第一百六十五章 夺舍


  赤目神雷已经飞到了近前,那古怪小人的脸上出一丝凝重,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轻轻一招,凭空就出现了一飞剑法宝。

  那剑造型古朴,剑柄还刻着许多奇特的符文,一看就bú是凡物。

  “疾●!”

  小人冲飞剑一指,那法宝顿时光芒大放,向着神雷迎了上去,趁着这个空隙,小人身形一晃,已bú见了踪迹。

  下一刻,他距离赤目老怪已bú足数尺。

  老魔大骇,伸出如tóng鬼爪般的右手狠狠的向着小人抓了过去。

  小人却bú以为意,嘴角边反而出一丝讥嘲,化为一道黄光,躲过老魔的手掌,从他的头顶钻了进去。

  然后赤目老怪仿佛犯了羊癫疯一样的浑身颤抖起来,脸上的表情更是显得狰狞扭曲,痛苦以极,而更加诡异的是他的身体表面,竟然出现了一青一黄两层光芒,闪烁bú已,就像是在争夺身体。

  夺舍?

  林轩和欧阳琴心对视一眼,脸上都出了骇然之色。

  所谓夺舍,顾名思义,是指修士法身被毁以后,元神尚且残留,进入他人身体,吞噬掉别人元神,从而获得新生的一种行为。

  然而此举有伤天和,故而条件非常苛刻。

  要么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要么至少是凝丹期,而且修炼的是一些极其罕见的特殊功法。

  须知,元婴期的老怪物一个个都有通天彻地的néng耐,有如陆地活神仙一般的存在,除非真地是运气差到了极点,否则就算是遇见数名tóng阶修士的围攻,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上古bú知道。::::但修真界最近几千年来,还很没有发生过元婴期修士,夺舍他人地身体。

  至于第二种可néng性。听起来容易一些,凝丹期修士确实会遇上法身被毁的情形,可问题是néng够进行夺舍的功法,实在是罕有无比啊,而且难练到了极致,一般人就算是机缘巧合得到了,也bú会去修炼的。

  所以夺舍虽然修真者人人都清楚,但发生的概率却低到了极处,可以这么说吧,仅存在于传说。

  然而天煞魔君……

  此人的际遇却与一般人大相径庭。néng以散修的身份,没有门派或者家族做为后盾的情况下达到凝丹期大圆满,古往今来,也bú过寥寥数人。

  听说此人bú仅天赋异禀,而且心智坚韧,修炼的“天煞魔功”艰难深奥,就是一néng进行夺舍的功法。

  故而赤目老怪才会如临大敌,然而使尽了浑身解数,依然被对方进入了身体。

  那一青一黄两层bú停闪烁地光芒。就是两人的元神在互相chán斗,争夺身体林轩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就清醒过来,现在可是灭敌的良机。

  神识微动,储物手镯中的吴钩就被祭了起来。

  林轩往上打●出一道法诀,顿时吴钩幻化成了一头狰狞的恶蛟。

  “去!”

  林轩手一指,那恶蛟立刻气势汹汹的像着赤目老怪扑了过去。

  趁他病。要他命,对方现在应该没有还手之力。正是灭杀此獠的好☆时机。

  见了林轩的动作,欧阳琴心也醒悟过来,连忙吸了口气,将伤势暂时压了下去,玉指连弹,波动琴弦,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天空中出现了一金色地箭矢。\\\\\\

  那箭长约两尺,尖锐无比。散发着惊人的灵力。

  而这时。赤目老怪那边的情形也发生了biàn化,只见黄芒在一阵狂闪之后。彻底压过了青光,占据了约三分之二的身体。

  然后老怪浑身的颤抖停止了,抬起头,看见像自己扑过来的恶蛟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在腰间地储物袋中一拍,一个六菱形的盾牌就被他祭了起来,挡于身前。

  嘭地一声,蛟龙撞了上去,却犹如蚍蜉撼大树,没有丝毫效果,林轩脸色一biàn,此盾牌是防御型法宝,与灵器bú是一个等级,吴钩绝没有可néng将它破掉。

  幸好这时,欧阳琴心也施法完毕,那金色的箭矢带着令人惊悸的破空之声,飞了过来……

  轰然相撞!

  盾牌上爆射出一团强光,伴随着滔天的气浪,林轩脸色一biàn,连忙将护罩打开,才没有被吹跑。

  凝丹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威力确实令人胆寒。

  然而光芒散开以后,那盾牌依然完好如初。

  这么坚固?

  林轩心中一沉,欧阳琴心的表情也很难看。

  “碧云山的欧阳仙子,咦,还有你这小家伙,上次放过你,bú赶快回去,居然还敢来这里,好吧,一会我会让你们两人死无葬身之地!”

  一阵怪笑的声音传了出来,林轩抬起头,只见黄芒正迅速蚕食着绿光,果然还是天煞魔君的神识较为强大,夺舍掉赤目老怪地身体只是时间问题。

  欧阳琴心咬了咬牙,也bú多言,玉指拨弦,各种攻击bú停闪现,狂轰着那面盾牌。

  林轩见了,虽然自己地实力,远无法和凝丹期的高手相比,但这时候,多一点力量也是好地,于是也驱使吴钩进攻。

  转眼过去了一刻钟。

  那面盾牌的光华已黯淡了bú少,甚至表面已被轰得凸凸凹凹,但看其灵性未失的样子,想要将其打烂,bú是一时半会儿néng够办到。

  而这时,绿光已经退到了小腿以下,被吞噬tóng化是迟早的事。

  林轩和欧阳琴心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退意。

  虽然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寻找天煞魔君的元神,近而抢夺天尘丹,可情况有biàn。

  对方实在太诡异了点。

  bú仅元神可以幻化出那类似于元婴的古怪小人,而且还轻易将凝丹后期的赤目老怪夺舍成功。

  须知,夺舍乃是逆天之举,艰难无比。

  别说凝丹期修士,就是那些元婴期的老怪物,要进行夺舍,成功率也低得吓人。

  而且通常情况下,夺□舍的对象都是法力远逊于自己的修士,这样,由于双方神识相差太过悬殊,才有可néng成功。

  而赤目老怪已经是凝丹后期,与天煞魔君相比,差距也仅有一线而已,按理,对方成功的几率,bú足万分之一,可☆□舍的对象都是法力远逊于自己的修士,这样,由于双方神识相差太过悬殊,才有可néng成功。

  而赤目老怪已经是凝丹后期,与天煞魔君shědeduìxiàngdōushìfǎlìyuǎnxùnyúzìjǐdexiūshì,zhèyàng,yóuyúshuāngfāngshénshíxiàngchàtàiguòxuánshū,cáiyǒukěnéngchénggōng。

  érchìmùlǎoguàiyǐjīngshìníngdānhòuqī,yǔtiānshàmójun1xiàngbǐ,chàjùyějǐnyǒuyīxiànéryǐ,ànlǐ,duìfāngchénggōngdejǐlǜ,búzúwànfènzhīyī,kě现在的情形,似乎是轻松无比……

  bú知道这其中有怎样的隐秘。

  总之,林轩和欧阳琴心都bú敢拿正常的逻辑与衡量眼前这个怪物了。

  他既然néng灭了赤目老怪,肯定更难chán。

  天尘丹固然好,但有命才néng享用啊,两人bú约而tóng的化为一青一红两道遁光,像远处飞走。

  片刻后。

  赤目老怪终于完全安静了下来,他身上的青光已经被黄芒吞噬掉,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声音却与赤目老怪完全bútóng:“bú错,bú错,比刚才那具身体好多了,到底是凝丹后期的修魔者啊,虽然bú及本魔君以前的法身,但相差却也bú多。”

  随后,他面色阴沉的望了一下林轩和欧阳琴心飞走的方向,身形一转,化为一缕黄芒,迅捷以极的追了上去。

  原因无他,必须杀人灭口啊,否则自己冒充赤目老怪,瞒过正魔两道,悄悄溜走的计划就会落空。

  刚才的夺舍看似轻松,其实却凶险以极,自己虽然有异宝在身,可以提高成功的几率,但夺舍毕竟是逆天之举,而且严格说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也是自己néng施展的最后一次夺舍。

  都怪正魔两道的那些家伙,当初自己偶然发现了天尘真人的异宝,获得了灵药后意气风发,bú想消息走漏,陷入了正魔两道了围攻。

  在十几个tóng阶修士的联手阻击下,肉身被毁,使尽浑身解数,才让元神逃了出来。

  然后便一路逃亡进了奎阴山脉,这儿有一处自己的秘密洞府,bú曾想,半路上却遇见了一头月魔蜘蛛。

  虽然这仅仅是一头二阶妖兽,然而月魔蜘蛛却有一天赋的本领,néng够吞食魂魄,恰恰自己那时最虚弱,又一时没有注意,竟被它吞入了腹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