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目三宝


  既是天目派的镇山灵兽,也是该派闻名遐迩的三宝之一。

  所谓三宝,还有一样就是奇花异草,在天目派宗门所在之地的后山,有一座百花谷,此谷面积不大,然而却灵气充足,尤其难能kě贵的是,里面生长着很多上古时期的灵草奇药。

  虽然并非都很珍贵,但这些草料,在外面却大多已经绝迹,也就在这里,才多少存留了一些。

  至于最后一样宝贝,则是一对“流星环”法宝。

  此物也是天○目派的开山祖师,那对元婴期的道侣留下来的。

  此宝曾在两人体内用真元婴火培育了数百年,威力惊人无比,已经到了通灵的境地。

  原本作为修士的本命法宝,主人陨落后外人是不能动用的。

  除非慢慢用自己的真元将前主人的印记消抹掉。

  然而自两位开山祖师坐化以后,天目派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元婴期的修士,自然无法炼化此宝。

  按照常理,那对流星环也就成了一件祖师留下来的遗物◇而已。

  kě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那对双修的元婴道侣不仅功力通玄,而且极有远见,两人也曾预料到自己坐化后天目派有衰落的危险。

  修真界自古以来。大小门派起起落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门◇◇而已。

  kě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那对双修的元婴道侣不仅功力通玄,而且极有远见,两人也曾预料到自己坐化后天目派有衰落的危险。 éryǐ。

  kězhēnshídeqíngkuàngbìngfēirúcǐ,nàduìshuāngxiūdeyuányīngdàolǚbújǐngōnglìtōngxuán,érqiějíyǒuyuǎnjiàn,liǎngrényěcéngyùliàodàozìjǐzuòhuàhòutiānmùpàiyǒushuāiluòdewēixiǎn。

  xiūzhēnjièzìgǔyǐlái。dàxiǎoménpàiqǐqǐluòluò。yǒuhěndàyībùfènyuányīnjiùshìmén○内老一辈逝去。小一辈却尚未长成。出现青黄不接地时刻.00s.***首发

  如果只是一时地势微倒也不算什么。kě怕就怕出现落井下石地宵小之辈。所以除了在天目山外围布下威力无比地“云海裂光阵”。两□人还将自己地本名法宝留了下来。

  当然。他们自然知道此环外人无法使用。故而煞费苦心地在坐化地前一年。将魂魄分离出一部分。

  并将其血炼化保存在了一个玉瓶里面。

  后辈弟子。只要所练功法与他们一脉相承。并且达到了níng丹后期地境界。就kě以打开玉瓶。和两人地一缕残魂合体。从而凭着生前地印记使用那流星环法宝。虽然无法硬扛元婴期地修士。但抵挡片刻还是做得到地。

  也算两人为后辈留下来地一道护符。

  当然。此法不到万不得已,门派生死存亡的时刻,绝不能动用,那缕残魂的能量是有限地,仅够合体使用流星环一次而已。

  此乃天目派三宝,也正是因为有了祖师的精心安排,故而天目派传承了数千年,虽然也曾有起伏,也曾弱小过。却不像别的门派一样在历史的长河中灰飞烟灭了。

  林轩走到大殿的门口,那站在左边的黄袍修士眉头一皱,伸手拦住去路:“道友止步。这里kě不是筑基期修士能够进去的。“我明白,是níng丹期的前辈们在里面举行交易会是吧,不过在下也有资格参加。”说着递上自己的玉牌。

  那修士一怔,不能置信地打量了一眼林轩,然后,将玉牌接了过来,反复观看,验证无误后,重新抛给林轩:“原来是这样。恕在下莽撞了,道友请进就是。”

  他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羡慕,就如同当初周海宣布自己三人获得资格时的表情一样,林轩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则开始琢磨,这次交易会究竟有何特殊之处,为什么筑基期修士们一个个都显得重视无比地样子,甚至不惜以命相搏。

  其他被淘汰的人也都是又羡又妒。

  三人心中存折疑惑,但表面上。林轩却没有说什么,反正答案很快就kě以揭晓,他轻轻推开店门,神色淡然的走入其中。

  身后,两个天目派弟子则小声的议论的起来。

  “师兄,听说这次筑基期修士参加交易会的筛选严酷无比,几乎是以命相搏,这个道友仅仅筑基初期的修为而已,怎么kě能通过。其中该不会有猫腻吧!”

  “胡说八道什么。此次筛选,表面上虽然是周海师兄主持。但听说宁师叔也曾暗中把关,虽然不知道具体过程如何,但绝不会有错。”

  “只是,他筑◎基初期的修为……”

  “初期的修为又如何,现在虽然是与我等同阶地修士,但那仙缘若是落在他的头上,转眼间我等就要刮目相看了,若非我天目派的功法……此等好事哪能轮到外来的修士……”

  后面○◎基初期的修为……”

  “初期的修为又如何,现在虽然是与我等同阶地修士,但那仙缘若是落在他的头上,转眼间我等就要刮目相看了,若非我天目派的功法……jīchūqīdexiūwéi……”

  “chūqīdexiūwéiyòurúhé,xiànzàisuīránshìyǔwǒděngtóngjiēdìxiūshì,dànnàxiānyuánruòshìluòzàitādetóushàng,zhuǎnyǎnjiānwǒděngjiùyàoguāmùxiàngkànle,ruòfēiwǒtiānmùpàidegōngfǎ……cǐděnghǎoshìnǎnénglúndàowàiláidexiūshì……”

  hòumiàn○的话断断续续,林轩听得不甚清楚,但那两人只言片语的议论已让他心中一动。

  就在这时。

  “林大哥……”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那田小剑居然又从后面走了过来,林轩不由咧了咧嘴角,■但很快就神色如常:“呵呵,兄弟也到了?”

  “是啊,比大哥晚一点,我们一起进去如何?”

  “甚好。”

  林轩与田小剑一边谈笑,一边走进了大厅之中。

  眼前的大厅却是宽广▲以极,雕梁画栋,足有数千平方米,两侧各有六根需要数人才能环抱的巨柱,支撑住大厅地顶部。

  约有二十余名修士或坐或站的已经待在其中了。

  并且分成一个个小小的群体,谈笑风生,当然也不乏独■来独往之人,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则神色倨傲,似乎不屑与人来往。

  听见脚步声,众修士不由转过了头,顿时数十道目光落在林轩和田小剑身上,两人不由表情一僵,脚步也停了下来,额头上微微浸出了冷汗。 ☆
  任何一个筑基期修士被数十位níng丹期高手盯住恐偶是这种感觉。

  而那些níng丹期修士再看清楚两人的修为后也都不在意的转回了头,kě林轩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居然也有几人隐隐闪过一丝羡□慕……

  连níng丹期高手也是这种表情,此事太古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