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幽州乱 第四百九十八章 惊见(求月票)


  边在脑海中与月儿闲聊,一边沿着石阶蜿蜒而上,坛,此峰自然设有禁空禁制,不过林轩将轻身术施展开,速度倒也极快。

  此刻他已换le本门的衣衫,加上有身份识别的令牌,一路上虽然禁制重重,关◆卡众多,但也畅行无阻。

  很快,就来到le距离峰顶约两百丈之处。

  灵药山因为韬光养晦的缘故,所居的灵脉自然无法与正道三巨头相比,但也远胜过一般的二流门派,尤其是主峰方圆十里以内,灵气○★更是不凡。

  徐锦青做为本门的太上长老,洞府自然修建在灵气最为纯正的地方。

  然而与一路禁制重重不同,这儿环境淡雅清幽,而且丝毫陷阱没有。

  林轩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笑容,并未感到◆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位师祖可是元婴中期的老怪物,神通之强,与极恶魔尊相比也不逞多让,若有人敢来他这里捣乱,岂非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抬起头,看le一眼身前的石阶,林轩肩头微晃,已出现在le数丈之远的地方。

  很快就来到le峰顶,这儿宽广以极,约有千丈左右的面积,仙气氤氲,灵禽栖息,好一派仙家修炼之地。

  一座气势恢宏的洞府矗立在那里。

  林轩眼中闪过一偻异色。随即就◆从怀中取出le一张传音符。低语le几句之后。正要祭出。轰隆一声。那洞府地大门却灵光闪动。出现le几个人影。

  林轩一怔。自然而然地将神识放出。在几人身上一扫。脸上就露出le颇为诧异地表情。

  五男一女。人人气势非凡。身上灵气吞吐闪烁。分明已是凝dān期顶峰地修为le。

  林轩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传闻中地六大执法长老?

  居然如此碰巧。他们也来拜会太上长老?

 ☆ 林轩脑海中闪过诸般念头。脸上却丝毫异色不露。不过当他目光落在某人面上之时。却忍不住轻咦出来le。

  声音虽小,但六人修为如此之高,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也满面讶然的转过头来。

  ●另外五人倒也罢le,全都陌生得紧,可其中一身穿白袍的中年修士……林轩仿佛看见le鬼。

  三缕长须,容貌儒雅,可在有如书生般地气度中,却又显得英气勃勃,此人虽然神光内敛,却像一柄随时可以出鞘地利剑。

  林轩脸上的表情古怪以极,此人的容貌气质,竟然像极le那位被自己手刃的太白剑仙。

  可对方明明已经魂飞魄散,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呵呵,沈师兄,看来又有人因nǐ地面貌感到迷惑。”一身穿道袍的修士忍不住笑起来le。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沈兄与那张太白长得如此之像。”一高瘦老者阴阳怪气地开口le:“我早就说过,让沈兄用换形诀另外变幻一副容颜,省得到处都有人们惊愕的目光。”

  “胡师兄,n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灵药山的‘天绝一剑’会不及碧云山的‘太白剑仙’,沈师兄又不曾沾那人地光,凭什么要他变幻容颜?”六人之中唯一的女子有点不满的开口,此女修大约四旬出头,虽然岁月已在她身上留下le风霜,但依然显得美貌非常。

  顾盼之间,对那位沈师兄暗通款曲,显得颇有情意。

  “这位道友高姓大名,请恕沈某眼拙,未曾见过。”对于周围几人的唇枪舌剑,沈傲天置若罔闻,像林轩抱le抱拳,异常客气的开口le。

  他心中也颇为惑,此人身着本门服饰,可容貌却陌生得紧,按理说凝dān期修士,自己应该全都认识。

  何况此人修为不低,容貌却又如此年轻,难道是……

  刚刚想到这里,洞府内却飘出le淡然威严的声音:“是轩儿吗,nǐ总算平安,快进来。”

  “是!”

  林轩没有丝毫犹豫,冲六人抱le抱拳,昂首走进le洞府里面。

  “轩儿,难道他就是通羽师兄地高徒,那位shǎo门主?”

  “听说此子乃修仙奇才,短短不到百年,就凝成le金dān。”

  “哼,岂止,nǐ没有看见,他如今已是凝dān中期,与我等相比,也不过稍逊一筹而已。”

  “那又如何,听说这小子来历不清不楚,也不知道师兄心中是怎么想的,居然立他为shǎo门主。”

  ……

  以林轩地神识,六人的议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可他地表情却平静无波,仿佛对方所说与自己无关似的,穿过回廊暗河,一间宽广地石室出现在眼前le。

  石室呈圆形,约有十数丈见方,明亮宽敞,在中间有一老者盘。

  这是林轩第二次见到本门师祖,他依旧是一袭青袍,虽然瞎le一只眼睛,但剩下的独目中蕴含的精芒却让人不敢生出丝毫的小视之心。

  “参见师祖。”

  “回来就好,务须多礼le。”

  徐锦青的目光在林轩身上一扫,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数载未见,就已进阶到凝dān中期,想必轩儿这些年在外面,别有一番奇遇。”

  “托师祖洪福,弟子确实有一点机缘,但也因此耽搁le不shǎo时间,后来阴魂入侵,被★困在沦陷区里,一直未能回来,还望师祖不要见怪。”

  “呵呵,轩儿说哪里话来,我等修仙之人,在外游历磨练心境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老夫岂是那种不明事理之人。”徐锦青摸le摸胡须,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困在沦陷区里,一直未能回来,还望师祖不要见怪。”

  “呵呵,轩儿说哪里话来,我等修仙之人,在外游历磨练心境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kùnzàilúnxiànqūlǐ,yīzhíwèinénghuílái,háiwàngshīzǔbúyàojiànguài。”

  “hēhē,xuānérshuōnǎlǐhuàlái,wǒděngxiūxiānzhīrén,zàiwàiyóulìmóliànxīnjìngnǎishìzàipíngchángbúguòdeshìqíng,lǎofūqǐshìnàzhǒngbúmíngshìlǐzhīrén。”xújǐnqīngmōlemōhúxū,liǎnshàngliúlùchūyīsīxiào□意。

  随即话题一转:“不过nǐ这次回来,也恰是时候,通羽师侄正在闭关,如今门派正缺管理方面的人手,nǐ身为本门shǎo主,恰可替通羽师侄分忧。”

  “可弟子听说,师尊闭关以后,有六大●执法长老管理本门事物,似乎不需要小侄操心的。”林轩眨le眨眼,有些迟疑的开口le。

  “哼,nǐ说那六个不成器的家伙。”徐锦青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之色:“不过是千方百计想要争权夺利罢le,若非老夫向来不喜俗务,又岂会将大权交到他们的手中?”

  “师祖的意思……”

  “轩儿,nǐ入门已久,但关于本门的隐秘,想必通羽师侄却甚shǎo像nǐ说起。”徐锦青叹le口气:“当年,天尘祖师以惊世之才创下本门基业,但那时正魔势大,祖师独力难支,只能在暗地里偷偷发展本门的实力。”

  “以炼dān做为幌子,私底下却培养得力的弟子,不过祖师眼界极高,一共也只收le七名亲传弟子。”

  “七名?”林轩眼珠一转:“莫非师尊与那六大执法长老分别就是……”

  “不错。”徐锦青的脸上露出赞许之色,显然,对于林轩的见微知著是非常满意le:“通羽师侄与那六个不成器的家伙分别就是七子的传人。”

  “不过虽然同为祖师的再传弟子,但他们六人心中却有各自的打算,将本门大权交到他们的手里,老夫心中多shǎo有些不安,轩儿nǐ正好可以监视一二。”徐锦青摸le摸胡须,一副对其寄意厚望的样子。

  “师祖既然如此吩咐,那弟子一定会尽力的。”林轩行le一礼,脸上满是恭敬之意。

  “好。”徐锦青十分满意。

  接下来,两人又聊le一些别的事情,林轩还请教le一些与修炼有关的问题,对方倒也知无不言,让他获益匪浅。

  眼见天色已晚,林轩起身告辞,出le这老怪物的洞府,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shǎo爷,难道六大执法长老真与通羽真人不合?”月儿有些诧异的开口le。

  “或许,但那关我什么事?”

  “啊?”月儿一呆。

  “哼,徐锦青修为虽高,但心机与师尊相比,根本就不及万一,他所说之言,漏洞百出,也只能骗骗那些无知之徒。”

  “shǎo爷,他说错le什么?”月儿脸上一红,自己怎么什么破绽也没有听出。

  “他说让我制衡六人,可这种说法简直荒谬,六大执法长老都有自己的亲信弟子,而我却是孤家寡人一个,凭什么与他们平起平坐,再说,不论结婴成功与否,三个月后通羽真人就会出关,难道这点时间,六人就敢叛乱,何况徐锦青自己坐镇总坛,六人哪有那么大的胆。”

  “shǎo爷说得有理,可徐老怪说这些言语又有◎何用意?”月儿秀眉微皱,满脸不解的开口。

  林轩眉宇间布满le阴靈,这个问题他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但很快,林轩就恢复le从容,奸笑着开口:“想不通,但那又有何关系,我不会让人牵着鼻子●走,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le,何况……”

  林轩说到这里,右手一翻,一寸许高的鼎炉出现在le掌心里面,不过此物并非什么法器宝物,而是一特别的令符,有le,林轩就不再是空壳shǎo门主,可以调动一定的人手与资源le。

  “不管老怪物是何居心,总之他所赋予我的权利却是不假,善加利用,可以得到不shǎo好处,何况……”说到这里,林轩顿le一顿:“灵药山并非铁板一块,六大执法长老与师尊不合,我正好可以浑水摸鱼,为盗取天尘dān的配方创造便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