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七星岛 第五百五十九章 苦大师


  此同时,距离冰火岛约数十里的云海某处,方面大耳士,与那身穿红衣的妙龄女子,领着十几名筑基期弟子,正与几头云兽恶斗不止。

  除了剪刀鱼,霸王魔章以外,又有几头等级不一的云兽加入了战团,这让众rén暗暗叫苦,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好在这些rén训练有素,两位凝丹期的长老放出各自的法宝,分别挡住了最厉害的两头云兽,其余的筑基期修士,则每rén手中拿着一面蓝色的阵旗,晃动之下,一圈圈如海浪般的波纹,以他们为中心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与此相对应的,云兽虽然凶猛,却不懂得配合,各自为战,一时之间,倒也无法将众修士的防御攻破。

  “嗤!”

  红衣女子操◆纵柄尺许长的短剑,虽然并不起眼,却灵动异常,瞅准空挡,剑上寒芒大放,突破霸王魔章的护体妖光,血花迸溅,刺入了的左眼。

  眼见得手,女子脸上露出不自禁的神色,然而很快,就转为了骇然。

  □若是rén类,怕境界到了元yīng期,受此重创,恐怕也只有退却一途,然而云兽的凶猛强悍,却大大超出了她的意外。

  一只眼睛被弄瞎,疼痛难忍,可这而激发了魔章的凶性,八条黄桶般的触手狂舞不止,每一次挥动,所附带的灵压都让女子心悸。

  然这家伙张开大口,一团漆黑的墨汁从里面喷射。

  “二妹。快躲。”

  远处耿姓修士然变色。其实他便是不说。红衣女子也绝没有硬接地道理。浑身灵光闪动。已向后退去。

  同时一指。将一锦帕状地法宝祭出。

  而这是为了做万一地考虑女倒也心细。

  原本她见机得快。躲过怪物地反扑应该没有问题。可那魔章仅剩地眼睛中。却闪过一丝戾气。

  一股血腥地味道以地身体为中心向四周弥散出。

  “这是……嗜血术?”

  红衣女子目瞪口呆了。

  所谓嗜血术,顾名思义本是一种阴毒的魔道功法,施展此术的修士,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大提升修为。

  当然,后患也不小,不过面对强敌的时候对是一种十分有用的保命神通。

  只要对手不是太离谱,至不济也可以与敌rén拼个鱼死网破。

  不过除了rén类的魔修,据说还是一些妖兽的天赋技能,而且一旦施展,提升的空间往往比魔道修士更胜一筹。

  脑海中转过这些念头女子已是花容失色。

  三阶妖兽灵智未开,然而此刻,魔章脸上却显出一副很rén性化的狰狞之色。

  嗖嗖……

  的触手一下子变细了许多,然而与之相对应,长度却骤然暴涨,后发先至绕到了此女身后,与那口墨汁成了前后夹击之势。

  “二妹!”

  耿姓修士正与剪刀鱼火拼,但也分出一缕神识注意着这边的情景,显然他对红衣女子极是关心,然而双方相距甚远,根本就来不及出手救援。

  红衣女子处境堪忧而她并没有多少慌乱之色,双手各划了一个圆后檀口轻启,喷出一口精气。

  那精气离体以后速被锦帕吸收。

  此物虽谈不上珍稀,却也还是一件不错的护身法宝。

  立刻毫光大放为一面屏障,将女子遮挡。

  墨汁喷在其上。

  锦帕上面的灵光立刻像是遇见了克星一样,迅速萎靡,变得黯淡无光。

  “不好,这东西居然可以污浊我的法宝。”

  红衣女子脸色大变,但此时已不是心疼宝物的时间,她yǎo了yǎo牙,身体表面竟然冒出尺许长○的红色灵光,飒然化为一道惊虹,像上方逃去了,看不出此女姿色一般,诸般手段却是不凡。

  可惜为时已晚。

  魔章仅剩的右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早已蓄势,张口又是喷出一道墨汁。

  这回时▲间拿捏得极巧,女子躲无可躲,唯一的空当下方,魔章的触手有如怪蟒一般的舞动。

  难道自己要在这里陨落?

  女子心有不甘,然而却没有了应付的手段,脸白如纸,只能闭目待死。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光出现在了远处的云海,距离这里还有百丈之遥,然而速度却快得可思议,闪了几闪,就来到了面前。

  后发先至,居然抢在那墨汁之前,包裹住了女子。

  随后着墨汁喷了上去。

  很显然,那层白光不过是护体灵气而已,魔章恼恨这不速之客坏了自己的好事,想要将他一起腐蚀,可这一回,的神通变得不好使。

  “孽畜,居然敢在老夫面前放肆!”

  白光中,传来一老者的断喝,声音

  却给rén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接着惊rén的灵压冲天

  原本气焰万丈的魔章一下子露出了畏惧之色,发出一阵怪鸣之后就向后退缩。

  “想走,晚了!”

  从那白光之☆中飞出一道云霞,一个转折之后,骤然涨大,化为了一柄数丈长的厚背砍刀,呼啸着向怪物当头劈下。

  魔章自然不肯坐以待毙,将嗜血术施展到极致,从口里喷出更加浓密的墨汁,那些墨汁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朵◇亩许大的黑云,像砍刀迎了上去。

  声势似乎不小样子。

  然而却是徒劳的挣扎,砍刀势夹劲风,那魔云在面前有如纸糊,伴随着恐惧的嘶吼,魔章被一刀两段,变成了尸体。

  接着砍刀阵扭曲,化为了巨手,狠狠插下,在尸体中一阵翻找,取出了一颗色泽暗黑,拳头大小的珠子来。

  妖丹!

  见霸王魔章被屠,其他的云兽也不由得露出畏惧之色,们灵智虽然尚未开启,却也明白对方与自己有着太大的差距。

  阵咽呜,四散而逃,做鸟兽散。

  那白光中的rén似乎也没有追的意思,光华收敛,显出了一老者的容颜。

  中等身,然而那骇rén的灵压却表明这是一位元yīng期的老怪。

  也只有这样的高手才能举手投足间就灭了一头三阶云兽。

  然而此rén的容颜却与普通的修仙者大不相同。

  虽然修仙界有着驻颜奇效的功法大都适合女修,但一般说来,修为到达元yīng期,就算年纪已老,也应该童颜鹤发,精神矍铄,看上去一派仙风道骨。

  可眼前的老怪物却完全不同。

  那张脸看上去已不知有多大的年纪,如果要用一件事物来形容,就像千年的古树,皱纹与皱纹都重在一起了。

  而且双眼无神,看上去就像要随时倒毙在路上的那种,如果不是神光内蕴,灵气外吐,着实不会有rén相信这是一位到达元yīng期的老怪物。

  “苦……苦大师!”

  若非此rén相救,红衣女子早已魂归地府,然而此刻,她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到劫后余生的庆幸,甚至比刚刚还要苍白了两分。

  娇躯都在微微发抖,不过此女倒也玲珑剔透,强忍着恐惧,敛衽一礼:“多谢苦大师救命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

  耿姓男子与其他的筑基期修士也遥遥行礼,不过表情都十分恐惧。

  这老怪物怎么来了?

  难道异宝丢失不仅大小姐震怒,而且惊动了宫主,所以才派来了这老怪物?

  也难怪众rén忐忑,他们乃是七星岛九大势力之一剑幽宫的修士,宫主修为深不可测,百余年前就已进阶元yīng后期。

  宫内高手如云,当然元yīng期的究竟有多少他们也不清楚,但这苦★大师绝对是最令rén忌惮的一个。

  这倒不是说在元yīng长老中苦大师有多么出众,而是此rén素以残忍出名,俗话说杀rén不过头点地,可此rén却喜欢折磨对手。

  只要落在他的手里,不◇管你是凝丹期,筑基期,还是灵动期,他都可以很没有高rén风范的一一折磨,看着对方痛苦哀嚎取乐。

  至于为何会如此,各种传闻也很多,有的说他是天性凉薄,但更多也较为可信的说法是与他所修炼的功法有一定关系。

  此rén是罕见的由佛入魔者。

  所谓由佛入魔者,是指他本来所修炼的,乃是佛门神通,然而因为修炼出错,被心魔入侵,可却罕见的没死,反而境界暴增。

  这种情形,在修仙界十分罕见,但别羡慕,他并非是因祸得福,恰恰相反,被心魔控制以后,原先的苦大师可说已死,现在这个rén,却已性情大变,残忍好杀。

  据说他原本在一个寺庙出家,一夜之间,方圆数十里,不止是寺院,附近的其他门派,全都被血洗。

  修仙界虽然讲究弱肉强食,但做下这种天怒rén怨的事自然也免不了被追杀,但此rén却已进阶成为元yīng修士。

  他原先所在的不过一三级岛屿,自然没有高r○én能将他制服,反而招来的此rén的血腥报复。

  可怜那座三级屿,不止修仙者,连凡rén也跟着一起遭殃,此rén掀起的腥风血雨,将那里变成了一片修罗鬼蜮。

  好在事有凑巧,云海九大势力★之剑幽宫宫主恰好从此地路过,这位可是元yīng后期的大修士哦,施展惊rén神通,这才将苦大师降伏。

  对于别rén来说,一位已经入魔的元yīng期老怪自然危险无比,但以剑幽宫宫主的神通却不放在眼里,物尽其用,成为了他的一条忠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