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七星岛 第六百五十八章 噬魂蛇


  邙氏双雄乃孪生兄弟容貌自是没有多大差异只不过哥哥穿的衣服为黑色弟弟则是白色加上两人头顶又各带有一顶古怪帽子成名法宝则是哭丧棒所以修仙界里又有很多人称呼他俩为黑白无常。(全文字阅读尽在91**文学网)

  勾魂夺命倒也配合两人嗜杀残忍的个性。

  cǐ时兄弟俩转动着死鱼一样的眼珠冷冷的盯着那迎面而来的黑脸老者。

  “咯咯看样子阁下就是四房的长老了?”

  “不错!”黑脸老者点了点头:“我宁家与两位无冤无仇贤昆仲何必来蹚这浑水若是愿意就cǐ收手我宁家感激不尽必会重谢两位道友。”

  “咯咯。”邙氏双雄中身穿黑衣的哥哥开口了:“阁下也是凝丹期的修仙者见识怎么如cǐ浅薄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men既受了云鬼宗的好处岂有中途反水之理何况你宁家这次在劫难逃又拿什么酬谢我俩?”

  这邙氏双雄的声音沙哑以极就像用石头摩擦金属难听刺耳到了极处。

  “●我哥哥说得不错你可以去死了!”

  那身穿白衣的之人将手中.的哭丧棒一舞顿时阴风厉啸着刮过里面夹杂着厉鬼凄厉的嘶吼jǐ个斗大的骷髅头出现在了视线中。

  嘴巴一张一合乱嚼着冲过来了。
★   黑脸修士表情一滞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对方随手一击就有如cǐ大的威力。

  眼见骷髅距离自己只剩下数.丈之远他伸出手来猛的在后脑一拍jǐ缕红线从嘴里飞了出来。

  明晃晃亮晶晶cǐ人☆修炼的居然是飞针法宝。

  “去!”

  黑脸修士一点指那jǐ缕红线就与骷髅斗在了一.起。

  “哼有点意思!”

  见对方修为不弱邙氏双雄中身穿黑衣的兄长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他men可不会讲什么公平决斗以众凌寡正是拿手cǐ人将手一摆也将掌中的哭丧棒祭了起来。

  吼!

  一闷雷般的声音传入耳朵只见那哭丧棒在天.空中略一盘旋乌芒大放骤然化身成了一头数丈长的墨蛟。

  尾巴一甩急吼吼的冲向了对方。

  黑脸修士大惊.失色忙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张符箓来夹在食指拇指之间一口精血喷在上面。

  cǐ符顿时无风自燃符纸表面所绘的一头怪虎在火光中若隐若现仿佛有生命一般。

  “疾!”

  cǐ人冲符箓一点指那火焰猛的暴涨直径达十余丈火光中一双头怪虎昂然而立顾盼之间显得威猛以极。

  “咦兽符而且里面封印的还是三阶中品妖兽阁下倒真舍得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men兄弟俩么?”那黑衣之人冷笑一声双手法诀变幻不定墨蛟的体型又膨胀了数尺猛扑而至。

  身形未到先张开大口喷出一股浓密的毒雾双头怪物岂会示弱怒目圆睁仰头就回敬了jǐ道光波。

  轰!

  灵力四射火光中两头怪物已开始了近身肉搏牙撕爪咬激烈到了极处。

  这黑脸老者不愧是四房之以一敌二短时间内居然不落下风然而邙氏双雄威名赫赫又岂会是虚得刚刚不过是试探罢了。

  眼见对方已法宝尽出两人顿时不再保留连施辣手。

  这样一来情形顿时大不相同先是黑脸老者的飞针被那jǐ个骷髅用牙齿咬住。

  老者大惊失色忙双手掐诀运力回夺可惜晚了那骷髅眼中厉色一显大嘴咯咯咯的一阵乱嚼竟已将飞针法宝毁掉。

  感觉心神联系被掐断老者表情难看到了极点双目犹似要喷出火来飞针炼制不已cǐ宝他花费了两百年的岁月培养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威力同时心中又大感戒惧平时用之对敌总是无往而不利今日居然如cǐ轻易就毁在了对方的手里。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另一边那双头怪虎的结局也好不到哪里原本是势均力敌可那黑衣修士一连打出数道法诀以后墨蛟突然狂性大利爪一扬硬生生的拍在左边的虎上这一爪威力甚强那虎头顿时被拍塌了半边同时墨蛟张开血盆大口又咬住了妖虎的背部一撕一扯居然硬生生的将这三阶的妖魂撕裂成两半了。

  彪悍是唯一的形容附近的修士都看得呆住而黑脸老者的表情更是难看到了极处难道自己真要陨落在这里么?

  打下去无疑死路一条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跑!

  他身形一转化为一道红色的惊芒激射像远方邙氏双雄的眼中闪过讥嘲之色这时候才想到跑晚了!

  兄弟两人同时将手一扬两条黑线从他men的衣袖中滑出弯曲曲的彷如灵蛇向着敌人追去了。

  遁之快令人目瞪口呆jǐ乎是一眨眼闪了jǐ闪就飞到了后面黑脸老者大惊他的法宝符箓已毁实在没有什么应敌的手段心急之下只能双手一掐放出了jǐ头尺许长的火鸟来。

  cǐ乃dì阶的五行法术威力也算不低了然而那两条黑线却视若无睹刺溜一声就将火鸟穿过没有起到半点阻挡的效果。

  “噬魂蛇!”

  老者脸上满是恐惧之色顾名思义这种魔蛇能够吞噬人的魂魄最是邪恶歹毒没想到竟被自己碰上了死于牠口中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三魂被吓掉了七魄然而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唯有闭目待死然而就在这时一只灰白色的大手凭空浮现后先至挡在了他的身前噗嗤一声已将噬魂蛇抓在了掌中。

  变起仓储邙氏双雄不由得一呆黑脸老者死里逃生更露出了大喜过望的表情来。

  cǐ人反应也是极快连忙身形一闪向后退去只见两条噬魂蛇拼命挣扎却丝毫摆脱不了禁制。

  “哪个家伙鬼鬼祟祟的gǎn破我兄弟法术却不gǎn出来见人么?”邙氏双雄瞠目大喝一边说一边放出神识搜索。

  cǐ事真有些奇了怪了cǐ人躲在一旁以自己兄弟之能居然都没有现异常难道cǐ人修炼有隐匿的特殊神通这可要小心了别被他偷袭了才好。

  “哼邙氏小儿仗着三脚猫的法术也gǎn来我雷阴山放肆?”伴随着闷雷般的声响原本空旷的天空之中诡异的浮现出了一朵乌云约有数亩轰隆隆的翻涌着。

  “这是什么?”

  众修士被异象所吸不由得都定睛望去然而就在这时一股磅礴之极的威压却以乌云为中心将整座苍月峰都笼罩了进去。

  除了宁家的弟子那些凡事进入cǐdì的外来修士无不感觉到了一股重若千钧之力修为低些的甚至站立不稳直接就这么跪下去了。

  同时心慌气短浑身直冒虚汗。

  邙氏双雄虽然不会如cǐ不堪但表情也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

  这种感觉他men不是没有过数年之前遭遇一元婴期老怪物就曾体验过的想到那一回之惊险兄弟俩事后还常常噩梦连连若非运气不错他men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可宁家虽声名远播却从没有听说有元婴期高手难道竟是他men花巨大代价从别的dì方请来了可怕高手?

  兄弟俩脑海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早知道就不来蹚这浑水可现在哪有那么容易全身而退只能凝神戒备。

  与对方的惊愕相反宁家的弟子全都大声欢呼了起来没落的四房虽然没有资格参与祖师祠堂之会但刚刚却也收到传音符大概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原本还有些半信半疑cǐ刻自然是完全抛开了疑虑。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men宁家可不认识什么元婴期老怪物cǐ刻这位来援的高手自然是老祖无疑了。

  于是众弟子不顾强敌在侧大声欢呼:“参见老祖。”

  好在那些人也被这可怕的灵压震呆所谓枪打出头鸟自然不会有人出手偷袭分毫。

  邙氏双雄听了心中却越的惊愕老祖?宁家的大长老不是走火入魔刚刚死了么?

  哪来的什么老祖?

  莫非……对方是故意传出的假消息所谓内乱根本就是设置的一个陷阱。

  两兄弟自作聪明的猜测然而却越想却越觉得对谱更加后悔收了云鬼宗的贿赂。

  当然他俩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镇静的那穿黑衣的修士对着云团行了一礼:“不知前辈尊姓大名还请示之何必多管闲事?”

  他心中还是抱了一分指望不信对方真是什么宁家老祖若是请来的帮手自己晓之以利就算不能拉拢至少也能放自己兄弟一条生路。

  “呵呵多管闲事也罢就让你men见见老夫免◆得死不瞑目。”乌云中闷雷般的声音传出接着开始剧烈翻涌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这也是林轩故意的他cǐ役的目的不仅要灭杀敌人还要在宁家修士中尽量提升尸魔的威望否则已他的性子直接就将对手给灭了□又何须搞这么多华而不实的噱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