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恶名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封岳丑陋的面孔难看之极,他万万没想到对方jìng敢调侃于他,心里怒火腾得一下,升了起来。(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n○bsp( )

  他当年虽然筑基未成,但依仗几件不错的法器和凶狠毒辣的手段,在各派的低阶弟子中可是凶名远扬!

  要知道,他因为结仇,曾把其他修仙者关在某黑屋内,一连折磨个三天三夜◇,让其日夜哀号不断,才将人杀死的凶残记录。

  一般的普通弟子,不要说见到他本人,就是听到他的名号,那yě是脸色煞白,lì即远遁而去。

  如此的恶名,本早应被那些看他不顺眼的筑基期修士,□寻岔给干掉了。但他倒yě狡猾的很,虽然对低阶修仙者凶恶无比,但一见实力远在他之上的人,马上就会闻风遁走,逃回到天阙堡避难,而天阙堡的人为了自己的威名,自然不会把他交出去。

  于是追杀他的人投鼠忌器,只能干瞪双眼,瞅着他逍遥自在。

  而等追杀的风头一过,封岳又会大摇大摆的出堡,接着残毒其他修仙者,如此一连几回后,那些高人yě只好捏着鼻子认了,懒得再过问此事!反正封岳yě知道轻重,不对有后台背景的人出手,不可能伤害他们的亲近之人。

  如此一来,封岳在七大派中,更加凶焰狂涨,恶名远播!yě使他本人越发的肆无忌惮,渐渐造成了惟我独尊、说一不二的骄狂心态!除了个别几位声名不在他之下的他派弟子外,根本就不把其他低阶修士再放进眼里了!

  可如今,韩lì这位才十一层的菜鸟,jìng说出了要杀他的话语,怎能不让自大惯了的封岳,勃然大怒!

  “找死!”

  气急了的封岳,再yě不肯让韩lì多活一秒,一点身前的小刀,此物就化为了一到黄虹,直飞向韩lì头颅,打算一刀就将对方的人头斩下。他自信,对方虽然顶了个蓝汪汪的水属性护罩,但在自己符宝一击下,绝对会罩破人亡。

  韩lì,可不会让对方如意。他不动声色的一抬手,一面黑色的小盾自脱手后由小变大,祭了出去,正好在两丈远的jù离外,将黄芒牢牢挡在了外面。

  小刀的黄芒和盾面上的黑光一碰触,就发出了“吱▲吱”的摩擦之声,虽说黄芒lì即就占据了上风,将黑光压的节节后退,但小盾yě不甘示弱的持续放出黑光,进行顽强的抵抗。

  如此一来,黄芒是一时半会,无法碎盾而入了。

  见此情景,封岳是一脸□zī”demócāzhīshēng,suīshuōhuángmánglìjíjiùzhànjùleshàngfēng,jiānghēiguāngyādejiējiēhòutuì,dànxiǎodùnyěbúgānshìruòdechíxùfàngchūhēiguāng,jìnhángwánqiángdedǐkàng。

  rúcǐyīlái,huángmángshìyīshíbànhuì,wúfǎsuìdùnérrùle。

  jiàncǐqíngjǐng,fēngyuèshìyīliǎn的意外,而韩lì则轻吁了一口气。

  封岳是没料到韩lìjìng会有件稀罕的顶级防御法器,韩lì则是为自己的推测正确而放下心来。

  他用这面飞天盾来硬抗对方的符宝,其实yě冒了不少的风险,若是对方符宝威能远在所料之上,那他早就被人头落地了。

  那日和“陆师兄”对抗时,jìng凭一件顶级法器青蛟旗就可和他飞剑符宝对峙了半天,封岳的小刀威力就算大上一些,自己这件飞天盾yě应该能抵挡一时半刻吧。

  出于以上考虑,韩lì才敢冒险一试。

  见自己暂时无忧,韩lìlì即“金光砖”符宝抓在了手中,准备祭出,一举将对方击毙!

  可还未等他调动身上灵力,开始施法驱使时,对面的封岳突然大喝一声:

  “贱人!你想往哪跑?”

  接着,其身形一闪,人就已出现在了另一处的密林边,将一人堵在了那里。

  那鬼鬼祟祟想跑入密林之人,jìng是那黄衫女子。○

  原来,此女见自己这方没有胜算,再加上封岳的凶名在外,心中怕极,就趁着韩lì和封岳争斗之机,打算溜之大吉,逃之夭夭。

  韩lì将此女的行为早看进眼里,心里有些恼怒,但懒得去管。
  既然对方待在这里丝毫帮不上忙,那是否要走就由她自己了!

  不过,对方首先背叛了他(她)们间的联手,所以他不会阻拦此女的落逃行径,但yě不会再帮任何忙,让她自生自灭吧!

  韩lì冷漠的想要将此女忽视,可已怒火中烧的封岳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他早已因韩lì刚才的言语把黄衫女子一齐忌恨上了,见此女想溜,自然不肯让其得逞!所以才会飞身上前堵住了黄衫女的去路。

  韩lì的师姐一见此幕,吓的如同普通人一样扭头就跑,所有法术都忘了施展。

  封岳见此,丑脸抽动了几下后,身形滴溜溜一转,人就再次诡异的挡在了此女的面前,并且毫不犹豫的一抬手,将一只冒着黄光的大手,从她●的胸前直接插入了,再从背后透出,变成了一只鲜血淋淋的血手。

  黄衫女的尸身栽倒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再yě没了神采。她在临死前,yě许已后悔了冒失逃离韩lì身侧的举动,但这个世上可没◆○什么后悔药可吃!

  仗着早已知道对方没了法器和大威力符箓,而近身击杀了黄衫女的封岳,将手抽回以后,故意舔了舔手指上还在滴着的血珠,然后才狞笑着望向韩lì。

  只见躲在护罩内的韩lì,脸●色发青,嘴唇紧闭,虽然没有大声叫嚷,但已吓的六神无主这是肯定得了。封岳得意的想道。

  他以前对敌能轻易的取胜,其实大半是拜他恶名所赐。与他争斗之人只要一想到落入他手中的生不如死的后果,未战就先□害怕了三分,实自然就大打折扣,落败就成必然之事。

  如今封岳见韩lì功法虽然不深,但身上的法器着实不弱,便打算仍用这一套来恐吓对方,让其无法全力应敌,好让他大占便宜。

  现在看韩lì脸■上的神情,手段似乎已奏效了。心中暗喜的封岳,有些卖弄的脚下晃了几晃,人再次回到了与韩lì对峙的原处。

  韩lì脸色的确不好看,心里yě是说不上来的滋味。不过,他可不是因为对方的血腥手段而如此的◎,而是为其快似闪电的身法大感头痛。

  韩lì上次施用了一次“金光砖”符宝后,就已发现,这看似威力远超飞剑符宝的家伙,在真正应敌时其实是有极大的缺陷。

  它的破坏力的确惊人,基本上只要被◇它击中,低阶修仙者就绝无活路,即使身上有再多的法器与护罩护身,yě不会有多大改变。但是此符宝的弱点yě是同样的明显,它不但要吸取使用者大量的法力才可操纵驱使,并且其速度与灵活性实在让人无语。

  如果事先可以将对手缠住或者困住,此符宝自然会大建奇功,毙敌杀人那绝对是最佳利器。但是若干巴巴的仅凭金光砖自身去杀敌,那是想yě不要想的事了。除非对手的法力耗尽,否则随便几个加持术上去,都可让人轻易避开此宝的攻击。

  所以这“金光砖”符宝,根本不是和原先的飞剑符宝、封岳的小刀符宝相同的缠斗型法宝,而是纯粹追求大威力的宝物,和天阙堡结丹期高手的大印应是同一类型的东西。

  韩lì因为没●有了可困敌的法器与符箓,所以原先打算是用数枚金刃先将敌人缠住,然后再用金砖出其不意的进行偷袭。按原先的想法,这虽然不能保证肯定成功,但怎么yě应有一半的机会吧!

  但是现在看了封岳的身法后,韩★★lì知道这根本就是妄想之事了,凭对方展现的丝毫不下于罗烟步的速度,对方想临时脱离法器的缠斗,那是轻而易举的。

  韩lì心里极度恼怒,但yě有些纳闷。难道这封岳和自己一样,yě身怀某种江湖武功不◇成。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