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血祭与艳丽男子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家老祖和儒生等了一会儿,鬼灵门少zhǔ和燕如嫣走进

  “既然我们燕家已经答应了归附贵门,少门zhǔ还有什么指教吗?●”燕家老祖zhè次开口明显比上次温和多了,显然是忌讳到了燕家以后就是鬼灵门一份子的事情。(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燕前辈何必如此见外,既然我和如嫣小姐互下了生死咒,zhè也算是定下婚约了!燕前辈以后就称呼在下王蝉即可,不必叫什么少门zhǔ!”王蝉轻施一礼后,尽显优雅之风的说道。

  “zhè怎么行,你和嫣儿一日未曾完婚,在下怎可少门zhǔ如此无礼,毕竟现在的燕家也即将是鬼灵门的一员了。”燕家老祖面无表情的捻了捻下巴的短须,摇摇头反对道。

  鬼灵门少zhǔ听燕家老祖如此一说,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戒心还未曾去除干净,就不再勉强的笑了笑,另开口说道:

  “其实王蝉zhè次叫如焉小姐带在下,再和老祖见上一面,是想问一下老祖是准备如何履行约定,毕竟五天后我们六宗就将正式进攻越国了,到时燕家若不及时撤离此地,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zhè点请少门zhǔ放心,我们燕家虽然看起来族人似乎不少,但实际上有些血缘太远的外围族人,和没有法力在身的普通人,我们就会放弃掉的,毕竟将所有族人都一口气转移走,实在有些不现实!zhè点燕家还是很清楚的!”zhè次儒生抢先说道。

  “燕家能壮士扼腕,zhè样晚辈就放心了。毕竟燕家太多人一齐行动的话,不可能瞒过七派的耳目,到时走漏了风声就不妙了!zhè位是燕家有名的百密无漏玄夜先生吧,在下可是久仰大名了!”鬼灵门少zhǔ面具后的双目,打量了一yǎn儒生,轻笑一声说道。

  儒生见对方一yǎn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和外号,心里不禁一凛。但脸上,还是神色自若的含笑面对对方。

  晚辈找老祖可不仅为了此事,而是想知道燕家是打算如何处置现在堡中的二百多名筑基修士啊。他们可有不少是七派的中坚弟子!而燕家又必须在两天内立即迁走,到时被zhè些人撞见了恐怕大大不妥吧!”鬼灵门少zhǔ不动神色地说道,但话里的意思,却让燕家老祖和儒生脸色一变。

  “少门zhǔ的意思……”燕家老祖有些阴沉的说道。

  “zhè样吧,修炼血灵大法需要修士的魂魄进行血祭,才能顺利开始修炼。倒不如把堡内的zhè些修士,全部用我鬼灵门的阴火大阵把他们的肉身炼化,只留下魂魄好给如嫣妹子进行筑基如何?zhè么多筑基修士的凝厚魂魄,想必一定能让小姐把血灵大法第一层轻易地修炼成。”鬼灵门少zhǔ轻描淡写的提出了一个歹毒无比的建议。听得对面的儒生和燕家老祖,心里都升起了一股寒意。

  “不行,七派的人也就算了!其他各国的修士,可是接了我们给嫣儿挑选双修道侣的邀请,才会zhè么多人汇集在此地地。我们燕家绝不能做出zhè种触犯众怒的事情!”儒生心惊之后,急忙开口说道,生怕燕家老祖zhēn地答应对方的建议。

  “玄夜。你不用急!我还没老糊涂到zhè种地步!”燕家老祖阴着脸,冲着儒生一摆手说道。

  然后又对鬼灵门少zhǔ寒声道:

  少门zhǔ出地可zhēn是好zhǔ意啊!我们如果zhēnzhè样做了。恐怕天下虽大,但再也无我们燕家容身之地了。燕家是不会对堡内受邀修士zhǔ动出手的。但是七派的修士我可以派人将他们聚集在一处,至于如何处置他们以及能否拿下zhè么多人,就全看贵门的能耐了。”

  儒生听到燕家老祖如此一说,松了一口气。连声地称是。

  而鬼灵门少zhǔ闻听此言,目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有些不满的缓缓开口道:

  “zhè些修士的魂魄可是拿来给如嫣小姐血祭用的,收益地可是你们燕家的人。燕家却丝毫力都不愿出,zhè太说不过去了吧!”

  燕家老祖听了此话,微微一怔。但老奸巨猾的他,马上神色不变的说道:

  “可是嫣儿不久就要嫁给少门zhǔ,成为少zhǔ夫人了。人都要是你的了,阁下出力,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当然,等我们燕家正式◎归附鬼灵门之后,自然不会再对七派之人手下留情的。但zhè次七派弟子,不管怎么说还是我们邀来的。燕家若zhǔ动出手,肯定会在他国修士心目中落下个不堪的名声。当然若就zhè样放走他们,也的确

  当●。所以还是由少门zhǔ的人出手最好,zhè样我们燕修士能辩解一番。并且我想,凭借少门zhǔ身边的两大结丹期修士,不可能连数十名筑基期弟子,都擒不下来吧?”

  鬼灵门少zhǔ闻言,深深的望了燕家老祖一yǎn,才低头思量了起来。半晌后他抬起头来,望了一yǎn始终未开口的燕如嫣,淡淡的说道:

  “既然老祖如此一说,那我们鬼灵门就来当zhè次恶人好了。zhè些修士的魂魄就当是王蝉给如焉小姐的聘礼吧!”

  “哈哈!少zhǔ的聘礼老夫就代嫣儿在将来收下了。嫣儿快给少zhǔ见过一礼,少门zhǔ的聘礼可是非同小可啊!”燕家老祖见不用燕家对堡内修士出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多谢少zhǔ的心意,如嫣铭记在心了!”绝色少女婉约的走前几步,轻施一礼、口吐芬芳的说道。脸上那种似羞非羞的娇艳神情,看的鬼灵门少zhǔ两yǎn不由得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如嫣小姐能早日修炼血灵大法,对王某也是一件好事,就不必如此客气了。”

  “请老祖想好后,把七派修士聚集的地点告诉一声晚辈,然后静等佳音就是了。现在,王蝉就先告退了。”鬼灵门少zhǔ风度翩翩的客气几句,然后向岳家▲老祖一躬身,人就告辞离去了。

  而厅内的燕家老祖和儒生却大有深意的互望了一yǎn……

  ……

  韩立现在感到头痛,而且非常的头痛。

  而zhè一切,都源自面前正对峙着三☆▲老祖一躬身,人就告辞离去了。

  而厅内的燕家老祖和儒生却大有深意的互望了一yǎn……

  ……

  韩立现在感到头痛,而且非常的头痛lǎozǔyīgōngshēn,rénjiùgàocílíqùle。

  értīngnèideyànjiālǎozǔhérúshēngquèdàyǒushēnyìdehùwàngleyīyǎn……

  ……

  hánlìxiànzàigǎndàotóutòng,érqiěfēichángdetóutòng。

  érzhèyīqiē,dōuyuánzìmiànqiánzhèngduìzhìzhesān位熟人和一位陌生人。

  熟人就是燕雨和丰师兄,还有几乎半躺在另一位陌生人怀内的董萱儿。而陌生人,则是一位长的艳丽无比的男子。

  “艳丽”

  韩立一看清楚zhè男子的面容时,zhè两个字yǎn立即套在zhè名男子身上。

  zhè男子长的实在太漂亮和中性化了,毫无疑问对男女的杀伤力,都是一样的强大之极。若不是其身穿男子服饰,就是将其当成个大美人,想必也不会让人感到惊讶的。但更让人惊愕的是,zhè人虽然生的如此特殊,但是一举一动之间,竟没让人感到丝毫不妥之处,一切都是那么的协调和得体。

  如果平常的时候,燕雨和丰师兄想必也不会对zhè样的男子生出什么恶感。但是如今,他们全都双目喷火的死死盯着zhè身穿紫衣的男修士不放。

  不光是因为董萱儿正被其半抱着,最zhǔ要的还是董萱儿正痴痴望着陌生人的绝美脸孔,一脸神情迷醉的样子。

  韩立左右看了一下○,眉头紧皱,同时心里破口大骂起来。他只不过在聚会后,想抄下近路返回客栈而已。怎么想到,在zhè么偏僻的小巷子里,也能碰到zhè么一场争风吃醋的好戏来。

  如今,他就是想躲也无法躲得掉了!
  毕竟那位红拂师伯在临走前叮嘱过他,要好好管束一下董萱儿。若是没见到,自可把董萱儿的荒唐行为当作不知。但是如今面对面的撞见了,若是一点都不问,似乎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更何况zhè两位彻底成了董萱儿裙下之臣的家伙,一见他出现先是一愣,接着竟满心欢喜的跑过来,急忙让他把董萱儿从那男修士身边带离开。

  因为怎么看,韩立的危险性都比zhè艳丽异常的男子,小到可以忽略的地步了。看来,他们把韩立当成了最后一颗救命草了。

  韩立一边听着已彻底打翻了醋坛子的二人满腹牢骚,一边仔细打量着艳丽男子及董萱儿的迷醉神情。

  据zhè二位讲,他们今日下午正陪董萱儿去几家有名的店铺买些原料和符箓时,谁知在一家店中正好碰上了zhè人。

  结果董萱儿一见此人,立刻如同犯了花痴一样,竟zhǔ动纠缠上对方,甚至动作越来越过火,直看的zhè两位也是同样的火气大升。最让他们差点吐血的是,zhè人见董萱儿缠上来,竟也毫不客气的马上就接纳了,甚至要把董萱儿带走。

  如此一来,zhè两位怎么会同意,就在zhè条小小巷中将zhè男子堵住,让其把董萱儿给留下。

  可zhè男子冷笑一声后,说只要董萱儿自己愿意他绝不会阻拦分毫,zhè话一下将zhè二位可怜兮兮的撩在zhè里了。因为怎么看董萱儿的神情,都是其zhǔ动对zhè男子投怀送抱的。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