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文思月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听了此女的喊声,韩立一怔,不由得将目光转到了此女的身shàng,并将剑光停了下来。(全文字小说阅读,尽zàiωωω.&nb★sp( )

  “你是妙音门弟子?”韩立神色平静的问道。

  此女是位年约èr十的少妇,脸如温玉,肌肤赛雪,如花的俏脸shàng满是惊喜之色,显得娇媚之极。

  “弟子文思月,参见韩长老!”这位动人之极的少妇,急忙飞到了韩立身边,恭敬的施了一礼。

  其双胸坚挺,玉臀丰满,身材妙曼婀娜之极。并且随着此女的娇声,一股醉人的幽香从此女身shàng传来。

  韩立却不动声色的shàng下打量了一遍,才慢悠悠的问道:

  “你怎会认识我,我以前有见过你吗?”

  他稍微有些疑惑,可以肯定此女是第一次见到。

  “韩长老不知,晚辈虽然从未拜见过前辈,但是门主早就将几位长老的画像挂zài了供奉堂,我等每次去总堂时都会见到的。”美貌少妇神情恭谨的说道。

  听了这话,韩立先是一怔,接着心里有些哭笑不得了。

  没xiǎng到那妙音门的三女,竟会做出这等事来。xiǎng必这也是对方对外宣传自己成了妙音门长老的一种方法吧!

  韩立心里有些郁闷,但脸shàng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色,反而一扭头忽转向了另一侧的那中年男子,并微笑着说道□:

  “文兄,这么多年没见,你还好吧!”

  中年男子自从韩立出现之后,就一脸的古怪之色,现zài听了这话神情就更复杂了。瞅着韩立的眼神。仿佛既有些羡慕,也有些自卑。

  “没xi◎ǎng到韩前辈还能认识zài下?文某即使zài妙音门中见了前辈的画像,还是好长一段时间不敢相信,恭喜前辈结成金丹了。”他嘴唇动了动后。露出一丝苦涩的说道。

  这中年男子,竟然是当初zài魁星岛和韩立有过两面之缘地青年修士“文樯”。

  现zài的他虽然五官依稀还是当日的模样,只是当初的白净文弱地青年。此刻已两鬓白发、,满面沧桑,眼看就要步入花甲之年了。

  “文兄不必前辈,前辈的称呼,我们当初毕竟相识一场,还是平辈相交吧!”韩立含笑的说道。

  他一眼就看出。对方还只是筑基中期地水准,此生是没希望进入结丹期了。

  一xiǎng到当初的那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这般容颜。韩立不禁唏嘘不已。

  其实就是文思月不喊住他,他也会停下的。

  毕竟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虽然和对方接触不多,但刚才飞过的时候,还是一扫之间就认出了文樯。

  而当初,对▲方给他的印象很不错,自然会顺手帮下,不会让他zài眼前身死的。

  文樯听了韩立此话。却连称不敢。韩立无奈也只能由他了。

  而一旁地少妇听了两人的聊聊几言,则小嘴微张的吃惊之极!

  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眨了几下,刚xiǎng要问些什么的时候,韩立却忽然扭头,口气一冷朝对面说道:

  “你们三个xiǎng到哪里去。本人让你们离开了吗?”

  原来对面三名修士,一见对方□来了位结丹期的帮手,早已惊惶之极了。

  但看韩立似乎根本没有注意他们,而zài那儿淡的正欢的样子,不由得心存侥幸地慢慢向后退去。

  现zài一听韩立此言后。几人神色煞白。互望了一眼后,●马shàng分为三个方向御器就跑。

  并且一边飞驰着。还一边zài身shàng放出了五颜六色的防护法器和各种护罩。

  “哼!找死!”

  韩立冷哼一声,面色一寒的抬手轻轻一弹,三道耀目的青色剑光脱手飞出,一闪即逝的出现zài了三名修士地背后。

  “噗噗”几声,几人身shàng法器和护罩如同纸糊的一样,被碗口粗的剑光一击而碎,接着惨叫几乎同时传来,三人连法器瞬间化为了漫天的营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妇和文樯见韩立举手投足地就灭了三名“毒龙会”修士,不禁为之色变,望向韩立地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敬畏。

  而韩立自己也暗暗的点点头!

  这三道青元剑芒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实际shàng却含了他不少地灵力zài其内。但能够对筑基期修士做到一击必杀,他还是很满意的。

  看来随着修为增长,这青元剑芒的神通还是大有用途的。

  “对了,这位和文兄都姓文,难道是……”韩立似乎xiǎng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回首冲文樯问道。

  文樯听了韩立此问,脸shàng略显尴尬的说道。

  “让韩前辈笑话了,思月正是小女。”

  韩立听了一愣,但马shàng哈哈大笑起来。

  “那我也要恭喜文兄了!这位思月道友年纪轻轻就已有筑基期的修为,说不定今后也能金丹大成呢?”

  听了这话,文樯也露出几分自豪之色,有些喜哄哄的说道:

  “不瞒韩前辈,思月的确是zài下的骄傲,只是区区èr十余年就筑基成功,我也对她寄希望很大。我是无法再寸进了,只希望她能够比我走的更远一些。”

  说着些话时,文樯瞅着少妇的目光满是怜爱之色。

  而文思月则被说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韩立则目中含笑的重新瞅了少妇两眼,微微点点头,这位文思月的确资质很不错。

  接下来,文樯和韩立分别说了一些双方的经历。

  虽说和对方并没有多深的交情,但骤见一位多年不见的故人,总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韩立一时兴起就多聊了一会儿。

  从对方话里韩立,听到了一名资质普通的修xiān者,zài乱星海大同小异的大半生经历。

  和韩立那日分别没多久,文樯的师傅就大限已到坐化掉了,而他zài魁星岛shàng混了数十年后,总算勉强筑基成功了,然后就开始zài各个岛屿之间到处闯荡游历,并zài此期间被妙音门的一名女弟子看shàng了,从而也加入了妙音门成了其中的一名外事弟子。

  从那以后,他就一直为妙音门处理些散杂事物。后来,这位文思月就出生了。而他的那位夫人,则zài女儿出生不久就得了一场怪病逝去。因为和其妻感情极好,他也不愿再续弦,就独自一人将文思月抚养长大,并很自然的让她同样成了妙音门的弟子。

  听到这里时,韩立叹息了几声。

  因为自己经历则简单多了,除了修炼之外就几乎没有□什么可讲的。这让韩立苦笑不已!

  但最终,韩立还是问道了他们父女èr人为何会zài此处和人争斗的事情。

  听了这一问,文樯顿时露出恼怒之色,而文思月则为之脸shàng黯然。

  ◆韩立不禁大为奇怪!

  文樯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缓缓的又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文思月成年后,她同样嫁与了一位看似前途无量的年轻修士,和其结成了双修道侣。但可惜这位年轻修士实zài福薄,新婚后不久,就zài一次和其他修士斗法中意外身亡了。从而此女成了一位未亡人。

  这样一来,独身而天生媚骨的文思月自然引起了一些门内男修士的窥视。但文思月却因为丈夫新死,根本没xiǎng过马shàng再另行嫁人的事情。于是一连婉拒了数名结成双修的要求。

  结果,不知不觉的得罪了一些妙音门的高层。

  于是,这次文思月被安排了一个吃力而危险的任务,竟被命令zài和妙音门一向不对头的毒龙会地盘内护送一批较珍贵的货物。

  这样危险的事情,文樯身为人父自然不能袖手不管,就只好陪着女儿一块走了一趟。

  结果原本应该保密之极的消息,不知如何竟被毒龙会的人知晓了。如此一来,他父女èr人zài一番追堵之下,还是zài此处被三名毒龙会的人追shàng,只好拼死一战了。

  若不是韩立恰好从此经过,后果肯定不堪设xiǎng。

  听了文樯一番气愤之极的言语,韩立摸了摸下巴,半天没有说什么话。

  他听的出来这位文道友话里的意思,恐怕颇有几分要自己为他父女做主的意思。

  可这毕竟只是其一面之词,他还不至于因为对方和自己有一点交情,就xiǎng也不xiǎng的胡乱插手妙音门的事情。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