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南宫惊变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韩lì往腰间储物袋望了一眼。(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在交还古灯后,虽然他没有提及什么。但那些慕兰法士送来材料时,却将那两件被夺的紫铖兜和花篮古宝,一齐送还了过来。

  看来这些慕兰人倒也清楚的很,要在天南长久待下去。他们这些高阶修士,自然bú能多得罪的。

  将这古宝送还的意思,也是为了bú想让他有什么怨言吧。

  毕竟像他这般年轻就有如此神通的修士,即使那些慕兰神师也有几分忌惮的。

  而一拿回古宝,韩lì就将紫铖兜送给银月了。

  虽然此女只有在以妖狐之身出现时,才能使用此宝。但此女最近几次lì功bú少。韩lìbú是刻薄之人,自然要有所表示了。

  这件紫铖兜此女用的非常顺手,当做奖励再好bú过了。

  bú知是否因为他们和慕兰人联手消息传开缘故,那些突兀人一时间却犹豫了起来。

  他们虽然往草原边上派来了大量修仙者,但是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击。只是默默的观察着天南和慕兰人的举动。近期bú会找麻烦的样子。

  但是突兀人越是作出这般样子,至阳上人和龙晗等人的心里就越发沉重。

  对方如此郑重,看来真所图bú小。多半真想打天南的主意了。

  眼看这种对峙可能是持久性的,天南各宗派弟子bú能长久耗在这里。当即一番商量后,就施行施行和当初九guó盟差bú多的轮值方法。

  所有宗门都派一些精锐弟子。轮流驻扎在紧挨慕兰两guó地方。万一慕突兀人发起攻击,慕兰人吃紧,这些人自然就可以前去支援一二。

  其余修士,则可以返回各自宗门了。

  韩lì身为落云宗长老。和那吕师兄自然事情bú少,几乎在大部分弟子都走净地情况下。他才得以脱身,能返回落云宗了。

  而吕洛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还要耽搁些时日。韩lì自然先踏上了回程。

  一路上,韩lì没有耽搁丝毫,直接用御风车来赶路。这让他缩短了小半路程。但一进入了溪guó后,韩lì就将此车收起。省的太过惹眼了。

  现在百余里的距离,对韩lì来说几乎转瞬间就到。

  当韩lì远远看到云梦山的影子时,脑中bú禁浮现出了南宫婉地花容月貌,脸上露出了欢喜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在落云宗某间罕有人知的密室内。韩lì望着银发老者,一字字吐道。脸上充满了暴怒前的煞气。

  刚一回到落云宗的他,尚未来及回到洞府内,却被银发老者半路拦了下来,并被带到了充满了阴寒之气的此密室内。

  在这里,韩lì大吃●一惊的见到了南宫婉。

  只是这时地南宫婉,化身为一个七八岁的女童,被封在一面冒着丝丝寒气地冰壁内,双目紧闭bú争,处于人事bú知之中。

  这让韩lì怎能bú惊怒异常。

  “咳!☆师弟若早回半个月就好了。南宫妹子在半个月前才出的事情。若是你在的huà,说bú定还能阻止此事发生。bú过。弟妹在短期内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体内中了魔道的封魂咒。只能用此法菜延迟此咒的发作了。”银发老者苦笑一声缓缓解释起来。

  “封魂咒?婉儿怎么会中这种阴咒地。这秘术bú是早就在天南失传了吗?难道是……”一听老者此言韩lì先是一怔。但马上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惊疑之色来。

  看到韩lì似乎猜测到了什么。银发老者并未追问什么,而是将南宫婉地遭遇,详详细细的给韩lì说了一遍。

  原来半月前的某一日早上,南宫婉像从前一样,去洞府附近的一座小山上采取天地阴露,用来修炼**轮回决。

  但没想到刚一到那里,却忽出现了一名黑袍男子。

  这男子二huàbú说,一见南宫婉过来。lì刻施展厉害异常的魔道功法攻击,连破南宫婉数件护身之宝。南宫婉见此,自大惊的长啸呼救。并极力往洞府方向逃遁而去。

  结果等银发老者和落云宗众弟子闻信赶来时,南宫婉已经躲避bú及,被对方朝眉宇间处轻轻点了一指,随即就翻身栽倒了。

  银发老者惊骇之下,lì刻率领所有弟子一齐出手,攻击那黑袍男子。

  那人见如此多落云宗弟子出现,也没有硬拼的意思,冷笑一声后,往地上丢下一个玉简,人就闪电似的飞遁离去,根本无人追赶上其人。

  银发老者也顾bú得其他,急忙将南宫婉救回宗内,并lì即救治。

  但这才发现,南宫婉中的竟是传闻中的封魂咒。这种早在天南魔道失传多年地禁制秘术。

  此禁制一旦被人强行种下,人地三魂七魄就被慢慢封印住。然后看被封印之人的修为程度,魂魄会在一段使时间后,渐渐在封印作用下消散掉。这个人也就成了行尸走肉一具了。

  这原本是魔道特有地一种对付仇敌的手段。称的上是恶毒异常!

  老者一认出此禁制,自然心中惊然之极。可也一时手足无措,无法可解。

  但就在这时,南宫婉却自动苏醒了过来。在知道了自己中了封魂咒后,南宫婉虽然面色苍白无比,却马上想出了一个暂时救急的方法来。

  她决定用**轮回决的某种神通,将自己用寒气暂时封印起来。这种封印bú但让南宫婉身体彻底处于被禁制状态,而且连封魂咒的发作时间,也给大大推迟了。

  于是。出现在韩lì面前的南宫婉,就成了这般模样。

  老者将完这些huà语后,又从身上摸出两块玉青红简,分别递给了韩lì。

  “一块是对弟妹下手地黑袍男子留下的。另一块。则是弟妹对自己施展封印术前,给师弟专门留下的言语。师弟先看看吧!”这位程师兄叹了口气后,说道。

  韩lì阴沉着脸孔的接过两枚玉简,稍打量一下,就先看了下南宫婉给其留下地玉简。

  片刻后,将心神沉浸到玉简中的韩lì。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既有些担心,但又有些欣慰的样子。

  这让一旁注视着韩lì的银发老者。为之一愣。

  这枚玉简时南宫婉指名要交给韩lì的,老者并没有私自先去看一眼。毕竟在玉简上做些小手脚,让人发现被别人私自看过了。这是很轻易地事情。

  老者可bú会在这种小事上,做这种bú明智之事。

  随着韩lì的神通显露和名声渐起,韩lì在其心目中地地位自然以前bú可同日而语了。

  看完了南宫婉的玉简。韩lì深吸了一口气后,又低首看起另一块血红色玉简。

  但仅仅一小会儿后。韩lì脸色就阴沉无比起来。最后甚至恼怒之极的两手猛然一搓,一团紫火蓦然在韩lì手中爆发出来。这枚玉简竟在此火中瞬间化为了一股青烟,bú见了踪影。

  银发老者看到此幕,心中有些骇然。

  这些玉简虽然淡bú上精心炼制,但如此漫bú经心的就能将其化为了无有,他自问绝无法做到这种举重若轻的地步地。看来有关这位韩师弟的传闻,多半都是真地了。竟比元婴中期修士神通还大,他还真替落云宗招揽了一个了bú得的人物。

  就在老者心中暗自震惊之时,韩lì却略沉吟一下后,开口问道了:

  “程师兄。你也和那偷袭之人照过面了。bú找◎他长得什么样子。修为如何!看看是bú是,和我知道的是同一人。”

  “样子倒是看见了。长的倒还bú错。一个五官端正的年轻模样男子!至于修为,对方似乎施展了什么法术遮掩住了。师兄我神通太低,却无法▲看破的。bú过最起码也是元婴中期以上,否则bú会如此轻易的将南宫道友击败的。”老者bú加思索的说道。

  “年轻人?”韩lì目光闪动一下,有些意外了。

  “bú错!bú过对方有此修为,肯定也是和师弟一样,服食了什么灵丹妙药,或者修炼功法有驻颜奇效吧。但他十有**年龄比师弟大,毕竟像师弟如此年轻就能凝结元婴的,整个天下间,也算是少之又少了。bú过,师弟!他留地玉简我也看过了。竟然要师弟带着金雷竹法宝,去玄天峰见他。难道这人真是晋guó魔修?师弟真有金雷竹炼制地至宝?”老者忍bú住的开口询问起来。

  “是bú是那人,我bú敢完全肯定。但就算bú是此人,也应该是和这人有关联地。◇这人应该是晋guó阴罗宗的魔修没错,我原以为他们是想报复我在边界大战中的同门之仇的。但没想到原来是看中了我的金雷竹法宝。看来就是我没有击杀他们的同伙,他们同样还是会找上门来的。这一次,倒是我连累了宛儿▲zhèrényīnggāishìjìnguóyīnluózōngdemóxiūméicuò,wǒyuányǐwéitāmenshìxiǎngbàofùwǒzàibiānjièdàzhànzhōngdetóngménzhīchóude。dànméixiǎngdàoyuánláishìkànzhōnglewǒdejīnléizhúfǎbǎo。kànláijiùshìwǒméiyǒujīshātāmendetónghuǒ,tāmentóngyàngháishìhuìzhǎoshàngménláide。zhèyīcì,dǎoshìwǒliánlèilewǎnér◇。至于金雷竹法宝师弟倒是的确有一件的。”韩lì平静的说完这些huà,脸上怒意褪去,目中阴寒却更加凌厉一分。

  “这就难怪了。有金雷竹这等专门克制魔功的宝物。怪bú得他们会动心了。再加上他们又b●ú是我们天南的修士,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这样吧,bú如我请其他交好的修士一齐出手,来搜寻这人。我还bú信了。在我们落云宗势力范围内。他们这些晋guó魔修,还真能无法无天了。”

  银发老者也对黑袍人竟在落云宗山门处出手伤人之事,大感恼常。这句huà倒是出自真心的建议道。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