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苏铭、叶望!(第四更求推荐)|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八十二章 苏铭、叶望!(第四更求推荐)


  人这一生,有长有短,有辉煌有低潮,这xiē道理苏míng不懂,他唯一懂的,就是自己应该这么做,部落,是他的家。

  那一拳的轰出,苏míng的右手发出了砰砰之声,那是他的gǔ头无承受,那是他的血肉正被撕裂的声音,那轰出的一拳,落在这房门的刹那,轰鸣之声惊天动地,似可让风云色变,让那漫天的风雪为之一顿。

  那房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崩溃,化作了无数的碎片,好似被一股风暴横扫,向外如一片片树叶般倒卷而去。

  轰鸣之声回荡八方,在那房门彻底崩溃的刹那,其外那冰雪蛮像,同样浮现了无数的裂缝,但竟没有随着那房门的崩溃而bào开。

  此刻在苏míng的面前,没有房门,只有那前方地面上的满地残片,可在他与外界之间,那弥漫了大量裂缝的冰雪蛮像,què是依旧漂浮在半空,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似化作了一道无形的光幕,始终不曾崩溃。

  仿佛那房门,只是承载了这无形光幕,故而才会如此难以轰开,如今房门碎裂,lù出了这里,真正的封印!

  但在其上,那光芒què是并非刺目,也非黯淡,显然它依旧强大。

  苏míng没有lù出意外,他早就能猜测到,阿公的封印,绝非如此轻易就能破开,几乎就是在那房门碎裂,这光幕显lù出来的瞬间,苏míng的身体就蓦然向前一步迈出,其身体上那一条血线还在散发刺目血光,乍一看,随着苏míng这一动,仿佛血光暴起一般,再次一拳轰出。

  这一拳,看似落在了虚空,但实际上què是轰在了那无形的光幕上,这光幕猛的一颤,其上光芒què依旧。

  苏míng红着双眼,不断地轰击,片刻后,当那光幕之芒已然黯淡到了极限之时,苏míng嘴角溢出鲜血,退后几步,他右手蓦然抬起,盯着那光幕,但抬起的右手què是向着右侧空无之处隔空一斩!

  斩三煞!!

  此术是乌山部落里,极为强大的蛮术之一,据说是传自那数百年前真正的乌山部!

  想要施展此术,重点不是修炼,甚至有关此术的修炼,极为简单,且苏míng很早之前,便时常在脑海内琢磨此术,可因不具备二百条血线,故而一直都无展开。

  此术难的,是对于血线的要求,唯有达到了二百条血线,才可进行第一斩!如今,苏míng血线二百四十三条,达到了凝血境第七层,这在他脑海内始终存在的斩三煞之术,第一次,被他施展出来!

  斩三煞,太岁中杀也!所谓三煞,又称三杀!

  天地间,绝胎养三方,绝为劫煞,胎为灾煞,养为岁煞!又可称为劫杀、灾杀、岁杀三术!

  乌山部落在很早的时候,不知从何处得来此术,深刻研究之下,全族震惊,天地间无时无刻都存在着三煞之方,但三煞虚无缥缈,看不到,触不及,它的存在,或许有,或许……没有。

  但经过那个时候强大的乌山部不断地研究,què是渐渐mō索出了规律,每天按照不同的时辰,这虚无的三煞会在不同的方位里,于是以此推衍出了这当年名震八方的乌山奇术,斩三煞!

  乌山部的先贤认为,天地有格局,三煞只是格局的一部分,但它的确存在,一切力量,都是存在这格局之内,故而一旦格局被打破,就可bào发出难以置信的强悍威力。

  至于其威力大小,则即便是乌山部,也没有研究出具体,此术也颇为诡秘,时而威力惊人,时而威力寻常,但即便是寻常,也足以杀人!

  故而流传下来的斩三煞之术,较为粗糙,○任何人只要血线足够都可以施展,但真正能mō索到此术精髓的,què是几乎没有。

  这是一种乌山部落族人,无理解的力量,他们只能借用,无掌控,甚至当年乌山部的一位蛮公曾留下话语,谁能真正的操控三煞□rènhérénzhīyàoxuèxiànzúgòudōukěyǐshīzhǎn,dànzhēnzhèngnéngmōsuǒdàocǐshùjīngsuǐde,quèshìjǐhūméiyǒu。

  zhèshìyīzhǒngwūshānbùluòzúrén,wúlǐjiědelìliàng,tāmenzhīnéngjièyòng,wúzhǎngkòng,shènzhìdāngniánwūshānbùdeyīwèimángōngcéngliúxiàhuàyǔ,shuínéngzhēnzhèngdecāokòngsānshà,谁就可以掌握八方格局!

  此刻的苏míng,便是如此,他抬起的右手之所以斩向右侧,正是因为此刻深夜,按照那斩三煞的原理,这个时候,天地格局的三煞,是在北方!

  而苏míng的右侧,正是北方!在他那右手斩落的一刹那,他身体上的那条重叠了的血线,绽放出夺目的血光,那血光内的血线,诡异的动了起来,按照此刻苏míng获得的传承之,环绕其右臂九圈之后,顺着其手,似脱离了身体,融入到了那虚无□之内。

  这也正是为何斩三煞必须要二百条血线的重点,因此术的诡异,血线会有瞬间似离开了身体,若是没有足够的气血,则很难完成。

  在这一刹那,苏míng有种奇异的感觉,似自己的右侧虚无,★仿佛全部景物都消失,成为了一片苍茫,自己那一斩的过程,似以血线形成了一把利刃,斩在这虚无里,仿佛斩开了淤泥。

  这是很诡异的感触,他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他懂的,只是施展!

  一掌斩落,那方才的奇怪感觉刹那消失,一切恢复正常,但与此同时,què见那苏míng前方的黯淡光幕,蓦然间剧烈的颤抖起来,若仔细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颤抖的不仅仅是这光幕,而是以苏míng为中心,他四周的八方,全部都☆在颤抖。

  可就算是这样,那光幕在颤抖过后,què是依旧存在,仿佛苏míng的一切举动,都起不到太多的作用,这毕竟是阿公布置的封印,其强悍的程度,绝不是苏míng吞xiē草药与蛮血可以破开的!▲

  苏míng身子一震,这是他第一次施展斩三煞之术,以他的修为,只能去斩一煞,其诡异的威力,让他心神震动,但当他看到那光幕后,神色渐渐起了发自内心的绝望,他已经想到了一切方,他已经展开了所有手☆段,可那光幕,què是如同天与地的沟壑,让人看得到,可què无跨越。

  苏míng面色苍白,似无力的踉跄退后一步,又一步。

  几乎同时,于苏míng退后的一刹那,他神色蓦然一变,清晰的◆●感受到,脚下的大地似在震动。

  那远在风圳部落外,在那平原上被封印的风圳山,此刻黑雾缭绕中,有一声野兽的咆哮蓦然而起,那咆哮透出愤怒,在其传开的同时,被封死的天地,突然剧烈的震动,轰然间,一道●巨大的裂缝被凭空撕开,lù出了其内,那耸立入天的风圳山。

  “还不是被老夫从内破开了!”在那野兽的咆哮里,传出了一个yīn森的声音。

  在此山显lù出来的一刹那,随着天地被撕开裂缝,似封印被触动,紧接着,远处的风圳泥石城,全城大地蓦然震动起来。

  泥石城修建的位置,与那风圳山的封印,存在了奇异的联系,此刻此山封印被强行破开,引动了这股联系,使得泥石城震动下,让所有人都心神一震。

  随着泥石城的震动,苏míng在房间内清晰的感受,这震动越加剧烈,到了最后,几乎大地在翻滚,苏míng立刻看到前方阿公的封印,竟在这震动下第一次出现了黯淡!

  他精神一振,口中低吼,在其吼声中,他的双目渐渐似有了明月的虚影,可如今这外面风雪弥漫,根本就不见月在,但苏míng的目中,那月影què越加清晰起来。

  几乎就是苏míng目中有了月影的瞬间,苏míng猛的冲了去,直奔那光幕而去,一次次的撞击下,在那大地的震动中,这光幕越加黯淡起来。

  片刻后,在大地的震动到了极致,似泥石城都要全城崩溃的一瞬间,那光幕轰的一声,直接碎裂开了大半,其上光芒完全黯淡,看其样子,似快要崩溃,此刻,苏míng身体一阵空虚,但很快,他左侧的虚无红芒一闪,似有一道红线凭空出现,钻入他的右手内,在他的身体上,那二百四十三条重叠化一的血线,再次浮出。

  其右手手臂上那鳞血矛,蓦然幻化而出,形成了一直血色的大雕,在一声嘶吼下,冲向那光幕。

  轰鸣之声在这一刹,惊天而起,那光幕颤抖中,在这大雕的冲击下,直接崩溃,化作无数残破的碎片倒卷,那冰雪蛮像完全的溃散开来,化作了无数雪花四散,卷动上天,似于天之雪碰撞,化作了一连串轰轰之声,回荡不断。

  苏míng,轰开了封印!

  他身子颤抖,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落在地面上,触目惊心。他身体上那二百四十三条血线重叠所化的血芒,此刻黯淡下来,仿佛无稳固,溃散中一一隐藏在了苏míng体内。

  苏míng神色憔悴,全身满是鲜血,披头散发,但他的双目内,què是依旧闪烁着光芒,这光芒,是执着,是坚定! ◇
  “我冲出来了!!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部落!!”苏míng深吸口气,他知道,这一次冲出,其主要便是那方才奇异的震动,可如今他来不及多想,身体猛的向前一步迈去,其速之快,几乎化作了一道长虹,在地面◎上疾驰而去。

  苏míng最凌厉的,就是其速度,他在不是蛮士前,便极为灵活,如今凝血境第七层,他的速度之快,已然到了一种惊人的层次。

  他冲出了乌山部的居所,冲出了街道,直接从那泥石城的城墙上跃起,此刻他心中的焦急仿佛火焰焚烧,让他不断地想要自己速度更快,再快!!

  在这种持续的bào发中,更因他之前的那吸收的一滴蛮血与体内那让人难以置信的大量罗云汁液,使得此刻的苏míng,他身上被阿公施展的隐藏修为之术,也出现了破绽,使得其修为,如今仿佛破冰而出的洪水,无掩饰全部。

  天空的雪,弱了很多,此刻只有零散的飘下,似这大雪到了尽头,似这天空的月,将要显lù出来。

  大地一片银色,但在这个夜里,这银芒què并非美丽,而是透出了一股萧杀之意……远处的天空,似隐隐出现了模糊的白边,仿佛新的一天,快要到来了。

  只是那破晓前的黑暗,不知何时才可以融化。 □
  整个泥石城,此刻一片哗然,众多的族人全部走出,带着恐惧与茫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此刻,还有一片片房屋轰然坍塌,如同末世。

  苏míng没有时间去理会这xiē,他疾驰而走,■□
  整个泥石城,此刻一片哗然,众多的族人全部走出,带着恐惧与茫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此刻,还有一片片房屋轰然坍塌,如
  zhěnggèníshíchéng,cǐkèyīpiànhuárán,zhòngduōdezúrénquánbùzǒuchū,dàizhekǒngjùyǔmángrán,tāmenbúzhīdàofāshēngleshímeshìqíng,shènzhìcǐkè,háiyǒuyīpiànpiànfángwūhōngrántāntā,rútóngmòshì。

  sūmíngméiyǒushíjiānqùlǐhuìzhèxiē,tājíchíérzǒu,几乎就在他趁乱跃出那泥石城墙的瞬间,忽然一股危机蓦然笼罩。

  “你不能走!”冰冷的话语传出,苏míng脚步一顿间,其身后的黑暗处,走出了一个人。

  一身红衣,存在了似可灼伤旁人的火热,一脸冷漠,带着从gǔ子里透出的尊傲,正是叶望!

  “奉蛮公之名,今夜,任何非风圳族人不得离开风圳城!你很强,不过气息很是紊乱,这片区域是我负责,你……不是我的对手。”叶望平静的望着苏míng,缓缓说道。

  苏míng猛的转身,盯着叶望,其双目血丝弥漫,透出狰狞与疯狂。

  其目光落在叶望眼里,使得叶望心神一震,这目光,他有xiē熟悉……

  ------------

  四更一万三千字bào发,新书期本不能如此更新,但至今为止,耳根已经更新了二十五万字,没有去太在意那xiē规则,只渴求推荐票这里,能达到更高!

  道友们,耳根急求推荐票!!!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