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黑山毕图!|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九十一章 黑山毕图!


  正文]第九十yī章 黑山毕图!

  ------------

  深夜早已降临,如今天边泛着微弱的白芒,淡淡的月光洒落在丛林内的积雪上,起了冷冽的光,随着那嘎吱嘎吱的错luàn之声,乌山部迁移的人群,在这黎明前的夜里匆匆赶路。

  四周很是安静,除了踩压积雪的声响,几乎再无其他,那些乌山族人均都沉默,无论是老人,女子、还是拉苏,全部都在这夜里的迁移里,沉默了。

  距离之前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那场战争的惨烈程度,让所yǒu的乌山族人都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刻在了灵魂中,yī生不会忘记。

  离开前,不算阿公在内,乌山部共yǒu三十多个蛮士,如今,在那场大战下,只剩下了十四人。这十四人身上全部鲜xuè干枯,透出悲哀的同时,带着yī股萧杀,默默的守护着族人,向前走去。

  他们死去了十多人,可黑山部,却是付出了更多的代价,这与修为yǒu关,但更重要的是,入侵而来的黑山部,远远没yǒu不得不离开家园的乌山族人那股执着,那股叫做守护的勇气,yī次自爆,或许带给黑山部入侵者的,是轻蔑,但两次、三次、四次……却是给了那些黑山部之人,yī股发自心神的恐惧。

  乌山部是弱小,但这弱小里,却是存在了yī股强大!

  苏铭默默的走着,从方才那yī战后,这数个时辰里,他yī句话都没yǒu说,似本很开朗的他,本拥yǒu少年人冲动的他,如今,终于学会了沉默,而不是去咆哮。

  只是学会沉默的代价,其惨重的程度,让人心酸。

  苏铭知道,从这yī天起,自己的天真碎裂,离开了身体,从这yī天起,自己的快乐融化,消失在了xuè液中,从这yī天起,自己的泪水,也慢慢的被沉默取代。

  时间流逝,很快便天明,走了yī夜的族人,在那疲惫中没yǒu停顿,所yǒu人都咬紧牙关,相互扶持,近乎奔跑般,快速的迁移着。

  白天的时间,在这迁移中渐渐消散,途中部落的人实在无法承受这种疲惫,休息了小半个时辰后,便再次赶路。

  直至这第二天的深夜降临,直至那月光又yī次的洒落在丛林的积雪大地上,乌山部的族人,在那沉默中,快速的走着。

  “苏铭哥哥……”苏铭的耳边,传来yī个怯生生的带着柔弱的声音,他侧过头,看到了那身边被族中之人抱着的小女孩。

  看着小孩子那干净的双眸,苏铭的脸上,挤出了微笑,只是那笑容在其脸上的鲜xuè相衬下,看起来,似很是可怕。

  但那小女孩却没yǒu感受到可怕,而是睁着大眼睛,望着苏铭,犹豫了yī下后,抬起了yǒu些脏了的小手,为苏铭擦去了脸上干枯的鲜xuè。

  感受着小女孩那娇柔的手抚mō在自己的面孔,苏铭的心,在那滴xuè的痛苦里,yǒu了温暖。

  “苏铭哥哥不怕……彤彤也不怕……”那小女孩收回小手,在她的手上,沾了些xuè片,她望着苏铭,明亮的双眸里,yǒu小孩子很少拥yǒu的坚定。

  苏铭mō了mō这小女孩的头,没yǒu说话,而是看向了前方,那前方的路隐藏在丛林里,看不清未来在何方。

  雷辰在远处人群的另yī边,始终握着拳头,他的背后鲜xuè已经干枯,疼痛被他忽略,其目中yǒu嗜xuè,更yǒu悲痛,他不会忘记,昨天夜里的那yī战,若非是族中yī个长辈蛮士在重伤临死前自爆了xuè线救下了自己,怕是如今自己的尸体,会留在那处战场中。

  在他的前方,是乌拉,这个女孩面sè苍白,神sè带着浓浓的疲惫,她的左臂上yǒu干枯的鲜xuè,似抬不起来了,她的脸上,yǒuyī大片xuèròu模糊,使得其姣好的容颜,如今已经不再。

  但她的目中,没yǒu放弃,依旧带着乌山部族人如今固yǒu的执着。

  后方,北凌与尘欣,他们拉着手,似永远也不愿分开,守护着人群,走去。

  阿公依旧还是在最后面,他头上的白发,满脸的皱纹,看在苏铭的眼里,让苏铭的心,更痛。他能看出阿公的疲惫。

  这第二天的夜,天中的月,并非弯弯,而是向着满月蔓延,但今天显然不是月圆之夜,或许,就在明天,或许,是在后天。

  随着部落的迁移行走,时而yǒu族人蛮士从四周疾驰而来,人数不多,只yǒu四人。这四人,是部落里派出的探查者,他们冒着生死,要将四周任何存在的变化,在固定的时间内赶回告知。

  若是他们没yǒu回来,则代表,出现了变故。

  时间流逝,很快又是yī个时辰,天空的漆黑,仿佛存在了yī股可怕的目光,正凝望这大地,望着乌山的族人,在那快速的行走。 ▲
  就在这时,原本应该按时归来的那四人,却只yǒu三人回来,而那后方探查之人,却是没yǒu丝毫踪影,苏铭全身汗máo竖起,目中lù出凌厉,转身停下脚步,同样察jiào不妙的,◎还yǒu其他之人,阿公目光yī闪,握紧了手中的骨杖。

  突然的,yī声微弱的轰鸣之声,从那后方隐隐传来,这声音传入所yǒu的乌山部族人耳中,让苏铭悲哀再浓。

  他知道,这是xuè线自爆。

  他知道,黑山部的追敌,再次来临!

  “不要停,加快速度迁移,所yǒu蛮士守护,边战边退!”阿公手中骨杖向着大地yī碰,左手抬起,向着部落上空yī挥,立刻部落上空天地再次扭曲,却见那之前出现过的乌山蛮像,又yī次幻化出来,漂浮在部落人群之上,散发守护的光芒。

  它随着人群的移动而飘行,yǒu它存在,只要其不破损,便可保其光芒下的族人平安。

  几乎就是那乌山蛮像出●现的瞬间,阿公猛的抬头,其神sèlù出这yī战前所未yǒu的凝重,双目透出森芒,直勾勾的盯着那漆黑的天幕。

  却见这漆黑的天幕,此刻突然剧变,yī片红芒凭空而出,与那黑s&●#232;融合后,看起来仿佛成为了紫,那红芒蔓延,如鲜xuè般瞬间就扩散了大半个天幕。

  yī个沙哑yīn沉的声音,在这天地间回旋而起,向着八方传出。

  “墨桑……”随着那声音的回dàng,yī股莫大的威压,从那天空轰然降临,这威压之力,在散落大地的瞬间,立刻让地面上所yǒu的乌山部族人清晰感受,甚至就连那乌山蛮像也都为之yī震。

  苏铭心脏怦怦加速跳动,这股威压之强,他只在风圳部的蛮公荆南身上感受过,这威压,是属于开尘!!

  这是开尘境对凝xuè境的yī种自然而然的压力,在这股压力下,凝xuè境蛮士将会全身气xuè不受cào控般的运转。

  但,随着这股威压的出现,随着那天幕上xuè芒的蔓延,随着那天空的月在这xuèsè下依稀成为了xuè月时,在苏铭的感受里,出现了此刻除了他外,任何人都不曾拥yǒu的yī种说不出来的感jiào。

  那种感jiào,如他在xuè火叠燃时看到的xuè月,甚至yǒuyī种让他极为熟悉的错jiào,仿佛此刻在那天空上隐藏的,是yī只巨大的月翼。

  这种让他难以置信的错jiào,使得苏铭心神yī震。紧接着,他看到了在那天幕上,在那xuè芒里,慢慢走出了yī个人。

  此人穿着yī身黑袍,身子干瘦,相貌很是yīn沉,他背着手,yī步步走出,站在那天空上,俯视大地。
◆   在他的眉心上,yǒuyī个月翼的图腾,那图腾活灵活现,极为bī真,如栩栩如生yī般,闪烁着妖异的红光。

  毕图!

  黑山部蛮公,毕图!!

  “墨桑,你不用等待荆南与文嫣了▲☆,他们……自身难保,更无暇来理会你乌山部的死活!”毕图yīn沉yī笑,看着大地上的人群后的阿公。

  阿公沉默,他的确在等荆南,但这yī路上荆南始终没yǒu出现,他心中隐隐yǒu些明白,风圳部,☆或许出现了变化。

  “南松,当年仅次于墨桑,惊yàn绝伦的你,逃到了乌山部后,依旧还是废物yī个,这么多年来,我始终在想,你阿爸死亡前,那神sè很值得回味,他哀求我,放你yī条活路,可惜,我本不想满足他,但还是被你逃了,南松,我黑山部当年的蛮子,我们……又见面了。”毕图微笑,但那笑容很快就扩大,最终狂笑起来。

  人群外,白发苍苍的南松,望着那天空上的毕图,没yǒu被其话语动了愤怒,而是把世间之事看透了yī样,轻叹yī声。

  “比起毒死上代黑山蛮公,追杀黑山老蛮公之子,贡献黑山部当年大半族人,换来邪蛮之法的你,我不如……”南松始终平静,但脸上的皱纹,却是yī下子仿佛更多了yī些。

  “当年的恩怨,今日也该了解了,墨桑,南松,我给你二人yī个机会,给你们yī个yī同与我yī战的机会!”毕图大笑,右手yī挥,立刻天地轰鸣,却见其身后那天幕上的无穷xuè光,顷刻间化作了yī团浓郁至极的xuè雾,那雾气翻滚间,竟化作了yī只巨大的月翼!

  这月翼翅膀张开,似遮盖了天空,遮住了月。

  “南松,毕图jiāo给我……我会拖住他,部落…◇…jiāo给你了!”阿公墨桑深吸口气,目光在族人中扫过,看着那yī个个沉默族人,似想要找出叛徒,但最终却是yī叹,每yī个族人都满身鲜xuè与疲惫,他如何去怀疑这些为部落而战之人,他看到了瞭首的悲哀,○◇…jiāo给你了!”阿公墨桑深吸口气,目光在族人中扫过,看着那yī个个沉默族人,似想要找出叛徒,但最…jiāogěinǐle!”āgōngmòsāngshēnxīkǒuqì,mùguāngzàizúrénzhōngsǎoguò,kànzhenàyīgègèchénmòzúrén,sìxiǎngyàozhǎochūpàntú,dànzuìzhōngquèshìyītàn,měiyīgèzúréndōumǎnshēnxiānxuèyǔpíbèi,tārúhéqùhuáiyízhèxiēwéibùluòérzhànzhīrén,tākàndàoleliǎoshǒudebēiāi,看到了山痕颈部那里yī道深深的伤口。

  “或许,真的没yǒu叛徒……”阿公收回目光前,深深的看了苏铭yī眼,其身蓦然而起,yī条巨大的乌蟒凭空幻化,与他yī同,如流星般直奔天幕。

  轰■鸣之声回旋天地,随着阿公的接近,那毕图大笑中,天空被红雾笼罩,将二人弥漫在内,看不清里面的究竟,但那轰鸣的声音,却是惊天动地。

  ---------

  今天是3月的最后yī天,是求魔上◆míngzhīshēnghuíxuántiāndì,suízheāgōngdejiējìn,nàbìtúdàxiàozhōng,tiānkōngbèihóngwùlóngzhào,jiāngèrrénmímànzàinèi,kànbúqīnglǐmiàndejiūjìng,dànnàhōngmíngdeshēngyīn,quèshìjīngtiāndòngdì。

  ---------

  jīntiānshì3yuèdezuìhòuyītiān,shìqiúmóshàng架前的最后yī天!下午还yǒuyī章更新,然后就是凌晨耳根的两章连爆!

  从明天开始,yuepiao这个可爱又可恨的词语,便要时常的挂在耳根嘴边,要继续和大伙经常的唠叨起来啦。

  订阅,很重要,求魔发布至今,从此之后的订阅数据,将代表了yī切,说实话,此刻很是忐忑,我不知道订阅会yǒu多少,也yǒu些害怕,可还是会认真的去等待,等待求魔第yī天订阅数据的出现。

  这个过程是24小时,对任何yī个网络作者而言,都是最难忘的二十四小时,我想不出订阅会yǒu多少,只希望,每yī个yǒu能力订阅的道友,哪怕你在外站或者是铁吧看书,请在订阅上支持耳根,设置yī个自动订阅,我算了下,以我的更新速度,yī个月,需要540----币,也就是五块四máo钱人民币,yī个月。

  这五块钱,你买来的是20万字,这20万字,需要耳根每天7个小时的时间,算下来,整月yī共是210个小时,没yǒu节假日。

  仙逆写了不到三年,写了近7000个小时,在外站与贴吧看,我诚恳的邀请您,在不影响生活的情况下,如果继续看着耳根的求魔,请加入进来,与所yǒu耳根感恩的魔君们yī同,订阅支持。

  我,需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