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谁杀我肃儿!(第二更!)|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九十四章 谁杀我肃儿!(第二更!)


  这一箭,上面带zhe苏铭的鲜血,在呼啸而出间,似有月光凝聚在了其上,远远一看,那似bú是箭影,而是月的血光。

  毕肃此刻刚临近雷辰shēn前,其yīn沉的狞笑还在脸上,但却刹那凝固,★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骇然的危机从shēn后蓦然来临,这危机出现的太快,让他根本就没有太多时间思索,在那一瞬间,箭临!

  但在毕肃的shēn体上,却是于此刻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血色雾气,这雾气直接凝聚成了一只月翼的样子,将毕肃笼罩在内,这月翼之雾,可以阻止一切开尘下的攻击,这一点,毕肃知道,是其阿公毕图亲口说出之话。

  可眼下,那箭在碰触这月翼雾影的一瞬,此雾气组成的月翼,却是发出了尖锐的嘶鸣,仿佛害怕那箭上的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刹那融化,使得那箭呼啸间,穿透这雾气,直奔其内毕肃。

  其xiōng口一阵剧痛,鲜血四溅中,那来临的箭矢,将其shēn躯穿透而过,落在了雷辰的脚下。

  毕肃shēn子颤抖,轰然落在了地上,他睁大了眼,如离开了水面的鱼,急促的呼吸,捂zhexiōng口,似要将那鲜血与生命堵住,bú让它们流逝,但那一箭蕴含了苏铭的怒与悲,更蕴含了其如今全部的修为之力,那是毕肃bú懂的伤。

  “bú……可能……阿公说……我bú?…”毕肃神色透出无法形容的恐惧,他bú敢相信这一切,他bú敢置信自己竟会死去,他的shēn体发凉,他的目中lù出了绝望。

  他bú想死,他害怕死,他还年轻,他还bú到二十岁,他是黑山的骄阳,他的人生bú应该是这样死去,他还要成为凌驾于风圳之上的最强者……他还要去将白灵归为自己的女人……让白灵那绝美的容颜,在自己的☆shēn下哭泣”…

  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死在这里,死的那么突然,死的那么让他意外,让他没有丝毫的准备。

  他睁zhe眼,倒在地上,那眼里能看到血红的天,血红的月○,还有那血红的雾气里,阿公毕图的shēn影。

  那是他这短暂的生命里,看到的最后。

  毕肃,死了!

  在其死亡的一瞬,黑山部的族长愣了,他神色lù出无法置信与恐惧,他恐惧的bú是鸟山,而是黑山妾公,他知道,蛮公毕图为人冷漠凶残,喜怒无常,族人在其眼里,根本就bú是平等,而是为奴一般,其唯一在意的,就是这毕肃一人!

  对这毕肃,毕图几乎凝聚了全部,如今毕肃……”死了……黑山族长面色立刻惨白下来。

  bú但是他愣在那里,其shēn旁的两人,也是愣住,面色瞬间被恐惧惊慌取代,甚至都忘记了去攻击。

  苏铭的shēn体,落在了地上,砰的一声,让其xiōng口的鲜血更多,但这疼痛,却是于苏铭的神色上看bú到,他的脸上带zhe微笑,那笑容,似xiàngzhe某个女孩子绽放。

  杀毕肃,是苏铭始终存在的想法,杀他,bú但是为了bú让其接近雷辰与南松,还有此人在风圳部落广场上看到白灵后,那目中lù出的贪婪。

  此刻,在黑山族长后面的丛林里,那又一波来临的黑山族人,呼啸而出,距离这里约有数百丈的距离。

  但就在这时,天空上的血雾内传出了一声似愤怒悲哀到了极致的嘶吼,那声音,属于毕图!

  “肃儿!”这声音如雷霆轰轰而起,震动大地,让这地面积雪爆开,让这地面bú断地颤动起来,随zhe声音的传出,那天空的血雾里,一个带zhe悲凄神色的shēn影,疯狂的冲出,他的目中只有那地面上一动bú动的毕肃。

  “是谁杀我肃儿!!!你们都要杀,整个鸟山部,全部都要死!!”毕图急速而来,带zhe滔天的杀机,但他还没等临近,一声冷哼从那雾气内回旋,却见阿公墨桑嘴角带zhe鲜血,右手抬起间,天地色变,其旁那鸟蟒咆哮而去,生生的将那毕图阻拦,使得其无法下去。

  在那毕图的嘶吼中,黑山部族长打了个冷颤,清醒过来,他心中一阵惊恐,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戴罪立功,否则的话,难以承受蛮公怒火。

  此刻的他,已然bú去在意那南松,而是猛的转头,死死的盯zhebú远处的苏铭,迈zhe大步迅速临近,他要杀了苏铭,以此在毕图面前立功,方可保住xìng命。

  他shēn边二人也同样反应过来,直奔苏铭而去。

  苏铭脸上依旧带zhe微笑,看zhe那临近的三人,他知道,自己成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血线自爆,为南松,争取到最后的时间。

  但就在这时,突然那远处的南松,猛的睁开双眼,其shēn颤抖间,从他的眉心处蓦然有一道裂缝出现,一个青色的光彩,从那裂缝内迅速飞出,在其飞出后,南松神色立刻黯淡,仿佛失去了生机一■般。

  那光彩一片模糊,出现后xiàng前一步迈去,其速之快,刹那就临近到了苏铭shēn前,xiàng看来临的黑山部三人一挥手。

  立刻轰鸣之声骤然而起,黑山族长喷出鲜血,shēn子倒●卷而去,另外两人,则是直接血肉崩溃,顿时死亡。

  那倒卷的黑山族长,在落地的一刹那,其后那十多个黑山族人已然来临,领头的,赫然是两个目光呆滞的黑衣大汉。

  “你们终于到了……”那光彩传出南松的声音,它漂浮在苏铭shēn前,在传出此话的同时,其双手抬起猛的xiàng大地一拍。

  这一拍之下,地面如波浪般瞬息起伏,砰砰之声回旋间,却见两只巨大的泥手,从地面上蓦然冲出,xiàngzhe那包裹黑山族长在内的十多个敌人直接并拢,在一声声闷闷的惨叫中,将他们困在了其内。

  那光彩转shēn,看xiàng苏铭的同时,右手抬起,竟脱离了其shēn躯,化作点点青光融入苏铭体内,使得苏铭那bú清的神智,立刻清晰起来,其shēn体的剧痛泛起暖洋洋的感觉,快速的恢复zhe。

  那光彩一下子黯淡,飘回到了南松shēn躯所在的地方,顺zhe其眉心裂缝进入体内后,在那裂缝愈合中,★南松睁开了眼,目中lù出疲惫,神色灰败。

  “这些黑山部之人bú是重点,蛮公之战,才是部落存亡的关?”毕图还没有施展的邪蛮之术,非常之强……快走,他要展邪蛮之术了!”南松站起shēn,一声低喝☆★南松睁开了眼,目中lù出疲惫,神色灰败。

  “这些黑山部之人bú是重点,蛮公之战,才是部落存nánsōngzhēngkāileyǎn,mùzhōnglùchūpíbèi,shénsèhuībài。

  “zhèxiēhēishānbùzhīrénbúshìzhòngdiǎn,mángōngzhīzhàn,cáishìbùluòcúnwángdeguān?”bìtúháiméiyǒushīzhǎndexiémánzhīshù,fēichángzhīqiáng……kuàizǒu,tāyàozhǎnxiémánzhīshùle!”nánsōngzhànqǐshēn,yīshēngdīhē后,带zhe雷辰等人,xiàng后疾驰而退,苏铭此刻伤势恢复了bú少,他知道是南松所救,来bú及道谢,他立刻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从天空蓦然降临,大地的积雪瞬间成了黑色,那些四周的丛林衬木,更是转眼干◆枯成灰。

  苏铭神色变化,迅速展开速度,跟上南松等人,帮助扶zhe雷辰与北凌他们,xiàngzhe从里内部落离去的方xiàng,快速跑去。

  在他们的shēn后,那丛林内瞬间枯萎,一缕◎★缕黑色的气息钻出,直奔天空而去,且那地面黑雪的màn延,也在xiàngzhe四周迅速扩散,似追zhe苏铭等人bú放一样。

  时间快速流失,bú久之后,当苏铭等人shēn后那黑雪bú再màn延之◇时,天空上传来了剧烈的轰鸣,整个天空都似颤抖,一股死亡的气息,蓦然缭绕天地之间。

  苏铭担心阿公,可此刻却bú能回头,与南松带zhe雷辰等人,疾驰而走,终于追上了前方赶路的族人,待看到族人们没有损伤,与之前分散开一样后,苏铭内心松了口气。

  鸟山部的族人也看到了苏铭几人的归来,神色悲哀的同时,也有了鸡动,他们悲哀的,是这些人之前留下的,一共九人,可如今回来的,只有五人。

  ▲睬首失去了双tuǐ昏mí,北凌重伤鲜血bú断从嘴角溢出,雷辰失去了右眼,神色满是疲惫,南松尽管如常,但那灰败的脸色,却是lù出了死亡的迹象。

  苏铭,全shēn鲜血,xiōng口处更是血肉模糊◇,若非是南松为他疗伤,怕是如今已经死去。

  在他们回来后,立刻部落里有凡医上前接过了昏mí的雌首,将其带入人群里,立刻救治,北凌护送其父回到了此地,坚持bú住,倒在了尘欣的怀里。

  “黑山部有外援相助……他们必定还有追兵,我祭献生命,无法将他们全部杀死,但却可困住这一批人,为部落争取时间……快走!”南松喘息zhe,看xiàng部落前方的族长。

  族长没有开口问询什么,而是lù出果断,带zhe族人们,用更快的速度,xiàngzhe前方迁移而去,但没走出多远,突然天空上轰鸣之声惊天,使得这天幕出现了大量的波纹扩散中,一条巨大的鸟蟒从天空落下,其全shēn多处破损,轰的一声落在了部落人群的bú远处,挣扎zhe似要重新抬头,掀起了大片的雪花之时,又有一个苍老的shēn影从天空坠落,那shēn影,被苏铭看的很清楚,正是阿公!

  阿公喷出鲜血,shēn子急速落下,在其shēn后,有一只巨大的血色月翼,狰狞的追击而来,那月翼后,则是毕图,其面色苍白,嘴角也有鲜血,神色lù出愤怒与杀机,随之逼近。

  似无人能救阿公,迫在眉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