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72章 雨中邯山链|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72章 雨中邯山链


  你……”你跟我来。”寒沧子拿起安东部的地形图,起了shēn。美丽的俏脸此刻更加红晕,就连耳根都红了起来,让人看去有一番异样的感觉。

  苏铭一愣,有些不明白眼前这女子是怎么了。

  寒沧子此刻芳心快速的跳动,当前从这另一个方向,走上这安东部的山峰,她背影婀娜,随着其走动可以隐隐看到其内的曼妙。

  苏铭下意shí的摸了摸鼻子,可摸到的却是面具,苦笑中站起shēn,跟着寒沧子走去,他还是想不明白,这寒沧子为何会如此表情。

  一路寒沧子默不做声,苏铭也没有说huà,二人从另一个方向走上山峰,没走出多远,前方山林内出现了一处山洞。

  这山洞很是隐秘,若非对★此地熟悉之人,均难找到。

  “这里无人回来,是我小时候无意中寻找到的玩耍之地,长大后时常会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此地也被我布置了一些天寒宗的防护,很安全。”在那山洞外,寒沧子没有回头,背对着苏铭,☆轻声说着。

  苏铭皱起眉头,打量了四周一眼,烙印之术散开,看着寒沧子没有开口。

  “你……你进来吧。”寒沧子再次咬牙,当前走入到了这山洞内,苏铭迟疑了一下,确定四周没有异常后,这才走入进去。

  山洞不大,如房间一般,只是有些漆黑,但在苏铭的目中,suī说不如白天般清晰,但也可以看清一切。

  “你带我到此地,来……”苏铭皱着眉头huà语刚说到这里忽然顿住,整个人下意shí的退后几步,呆呆的看着寒沧子,说不出huà来。

  却见寒沧子依旧是背对着苏铭,但她的双手在苏铭huà语时,竟解开了衣衫露出了绝美的背。且在苏铭这愣在那里之时,寒沧子shēn躯颤抖,把全部的衣衫都解开,展现在苏铭面前的,是一个完美的女子背影。

  那凹凸的曲线,那绝妙的肤色,甚至苏铭都可以看到寒沧子shēn上因颤抖ér起的细微绒毛,那背部的曲线在腰处惊心动魄的凹陷后又在其臀部夸张的起伏,勾勒出一幅让苏铭目瞪口呆的画面。

  “你……””苏铭再次退后,盯着寒沧子,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就是我的证明。”寒沧子颤抖着shēn子,转了过来双手抱着胸,眼角流着泪,但却坚定的看着苏铭。

  “方木shēn上的蛮种,你已经看到。在他shēn上,我没有说嘛……至于我这里,我被司马信种了情,但也只是在心中种了情。

  我可以把shēn体给你,尽管破不了他种的情但这是我唯一能让你相信的方法了。“

  苏铭沉默,目光在寒沧子shēn上扫过,许久没有开口。

  寒沧子默默地站在那里,流着泪,在等待着。

  “为什么选择了我?”半晌后,苏铭平静的开口。

  “因为我在你的记忆里,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事情……我相信,你能做到即便眼下做不到,但你以后一定能做到。”寒沧子执着的望着苏铭,其美丽的容颜尽管带着泪但却有让苏铭尊重的坚韧。

  “我如何相信你真的看到了我的记忆。”苏铭沉吟少顷,平静了被寒沧子突然的这一幕带来的冲击,恢复了冷静。

  “虚洞,四年,铁链,拒绝,二代蛮神头颅!”寒沧子轻声说了这一句huà,她不知道苏铭是否想起来什么,但她确信,自己的这些huà语,对方会懂其中的几个。

  苏铭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震动,看着寒沧子许久,猛的抬起脚步,走向这瑟瑟发抖,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随着他的走近,寒沧子闭上眼,等待接下来的一幕,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她没有完全说出的仇恨,她可以放弃一切。

  苏铭走到了寒沧子的面前,那淡雅的幽香钻入鼻间,似融化在了shēn体垩内,他看着这个与白灵完全不同的女子,耳边回绕她之前所说的约定,抬起右手,按在了这女子的眉心。

  寒沧子shēn子一颤,紧紧地咬着唇,一动不动。

  许久,苏铭抬起右手,默默地蹲下shēn子,捡起了她解下的衣衫,为她披在了shēn上,把那让人忤然心动的娇躯盖住。

  “不需要如此,我看到了司马信种在你shēn上的情,与方木的蛮同为一人……你的约定,我答应了。”

  苏铭在寒沧子的耳边,轻声开口,说完,他转shēn,走向这山洞的出口。

  寒沧子shēn躯颤抖,她猛的睁开眼,怔怔的望着苏铭要离去的shēn影,眼中的泪水更多,她没有想到,苏铭会在这个时候,走开。

  “天寒宗有你想要的地图,我接触不到,但我知道有!”她下意shí的开口,其huà语让苏铭的脚步一顿。

  “谢谢,我们天寒宗见。“苏铭没有回头,走到了洞口。

  “这一次天寒宗收取弟子,只选择了寒菲子,不会考虑其他人……就算是闯了邯山★链,也很难加入,你……”寒沧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huà她本不打算说的,可此刻,她还是说了。

  “我知道了。”苏铭走出了这山洞,看着天空的星辰与明月,离开了安东山峰。

  许久,寒沧□★链,也很难加入,你……”寒沧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huà她本不打算说的,可此刻,她还是说了。

  “我知道了。”苏铭走出了这liàn,yěhěnnánjiārù,nǐ……”háncāngzǐzìjǐyěbúzhīdàowéishíme,zhèjùhuàtāběnbúdǎsuànshuōde,kěcǐkè,tāháishìshuōle。

  “wǒzhīdàole。”sūmíngzǒuchūlezhèshāndòng,kànzhetiānkōngdexīngchényǔmíngyuè,líkāileāndōngshānfēng。

  xǔjiǔ,háncāng子从山洞内走出,她神色复杂,站在那里怔了半晌。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谢谢……””寒沧子喃喃。

  黑夜里,苏铭坐在他当年第一次来邯山城时所在的那座山峰,从这里看去,可以看到邯山城的轮廓。

  山风很大,呼啸的从他shēn旁吹过,将苏铭的头发吹起,在这漆黑的夜里,他独自一人默默地坐在此地,目光没有去看邯山城,ér是看着天空的星辰,在那闪烁的星光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寻找着什么。

  “天寒宗有我需要的地图,我一定要进入此宗。哪怕畏惧真相,也要找到地图,不能因畏惧对躲起……”

  “方木的伤,是我对方中的承诺,是这孩子数年里与我的机缘,哪怕因此得罪了司马信……”

  “寒沧子的约起……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特别的不是她的外表,ér是她的思想……

  我已经失约了一次,希望这一次,我能如约……”苏铭喃喃。

  “安东客家这个shēn份,不能再用了,否则的huà,会引起一些波折,寒菲子也会寻来,还有颜池族长颜鸾……

  寒沧子曾说,这一次天寒宗只会收取寒菲子一人,外人就算是闯了邯山链,也很难加入天寒宗……此事……需做详细的准备,如此一来,也必须要换个shēn份了。

  资格,要加入天寒宗,无非就是需一个资格ér已,这个资格,哪怕已经固定,但以不同的方式拿出,会有不同的效果。

  我需要一次震撼!”苏铭目光一闪,盯着邯山城后,普羌部的山峰,眯起了眼。

  “淬炼夺灵散的所有材料,都已经齐全了,天箍枝方才也被我种下,用不了几天,就可入药融合。

  如今所缺的,只有淬炼此散需要的死气……以死气淬散,散成一刻会有劫罚降临,尸代受劫,碎ér散成!

  此散,或许能成为我开尘的本命之物!”苏铭右手一番,立刻在手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珠子,这珠子,正是苏铭当年血火叠燃沉睡苏醒后,从普羌部的族人手中得到的死髓珠。

  看着此珠片刻,苏铭将其收起。

  “邯山链,要闯就需闯普羌部之链!闯此链,除了为加入天寒宗所需准备外,还有就是成功后,可以向普羌部提出一个要求。

  以死气淬散,若换了其他方法,锁住山峰的普羌不会同意,且就算同意也定需大量的波折……

  唯有闯邯山链,此事一举数得!“苏铭望着夜色中的普羌部山峰,他看不到此山顶部,那里被一片浓厚的雾气遮盖,看着看着,他目中有了果断。

  十天后的清晨,天空乌云密布,闷闷雷霆时ér传来,豆大的雨水,哗哗洒落,碰撞在山石上,猝落在大地上,邯山城内行人渐少,即便是外出也都带着斗笠,穿着蓑衣。

  这样的雨天,长久居住在这里的人都知晓,往往需数月才可过去,即便是偶尔的晴天,也持续不了太久。

  三部山峰在这雨中的清晨,一如既往的寂静,唯有三峰之上的三色雾气,依旧弥漫,笼罩四周,使得神秘如旧。

  在这一天,邯山城外,从远处走来了一个shēn影,他和很多人一样,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看不清相貌,只能看到斗笠与蓑衣下的黑袍。

  他默默的走来,走进了邯山城的大门,踩着积水,迎着雨滴,走在街道上,顺着山路,走到了进入第三层城阶的石门,尽管是雨天,但这石门外还是有几个三部族人站在避雨处,打着哈气,如往常一样贩卖着进入第三层的令牌。

  方林也在那里,他是第一个看到远处走来的这有些不同的shēn影,有了当年的那次经历,他已经谨慎了不少,他看着那shēn影缓缓走来,在进入石门前,那shēn影一顿,转头看了自己一眼,方林连忙脸上露出微笑,这是他当年经历了那次事情后,学会的微笑。

  紧接着,当那穿着很是寻常的蓑衣shēn影走入石门后,这石门立刻出现了惊人的波动。

  “开尘!”方林立刻精神起来,但他不知为何,在精神之后,脑中不断的浮现方才那个shēn影,隐隐觉得,在那shēn影一顿时,似乎有些熟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