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未必么|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177章 未必么


  苏铭望着天空这虚幻的九头巨兽,看着那存在灵动的三个头颅里有两个头,mù中都存在的青衫身影,其冷傲的mù光,似与苏铭的双mù隔着天地,隔着遥远的距离,第yī次,触到了yī起。

  这青衫身影似嘴角露出了微笑,带着yī些轻蔑,渐渐随着这九头巨兽,yī起消失在了天空上,随着其消失,乌云依旧,雨水依旧。

  “未必么……“苏铭神色平静,他忽然读懂了那青衫身影mù中的含义。

  他不知道这青衫身影是谁,但苏铭知道,这邯山钟,并非有主,对方也没有获得完全的掌握,九头只占之二!

  当天空的这虚幻之兽完全模糊散去无形之时,大地上的人们,yī个个从茫然中睁开眼,不论修为强弱,连同那三部山峰的颜亲及蛮公等人,也是在此刻睁开了眼。

  他们很少有知晓发生了什么,甚至此刻的天空乌云弥漫,与方才没有丝毫不同,人群短暂的沉默过后,有哗然崛地而起。

  “刚才……怎么了!◆”

  “我感觉之前脑中yī片空白,只记得钟鸣回荡……”

  “不对,刚才yī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不可能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嗡鸣,当此地人群将mù光凝聚在古★钟下苏铭身上之时,他们看到的是苏铭的背影,苏铭低着头,黑袍盖住了他的容颜,看不清其相貌与神色,只能看到他背影似透着yī股说不出的感觉,yī步步走向通往第二层的石门。

  石门旁南天等人神色带着震惊,望着苏铭走来,方才那数息的时间,尽管他们是开尘强者,但依旧有了空白,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柯九思却是于苏铭来临中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神色有了敬畏。

  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他柯九思当年曾mù睹司马信鸣动此钟,最后尽管是三声,但却同样出现了让他及四周所有人,记忆空白的情景,他yī直记得,当年自己清醒过来时看到的是司马信默默的望着古钟的背影,那背影,如今在他看来竟赫然能与眼前这个神秘人重叠!

  南天呼吸急促,他知晓的虽说不如柯九思那么多,但却知道此钟只属于司马信可如今出现方才那诡异的记忆空白,这让他对于眼前这个走来之人,也同样起了敬畏之意。

  “与司马大人抢夺此钟……此人……”南天低下了头。

  玄轮沉默,神色极为复杂,他认出了苏铭,此刻苏铭在他的mù中,又多了yī份神秘,这神秘很厚重让玄轮下意识的选择了退后。

  “明明修为不如我,但却让我忌惮的墨苏……敢与司马大人抢夺至宝,且……似有所收获的墨苏……此人到底hái有什么隐秘,他此番闯邯山链,仅仅是为了进入天寒宗的资格么……好在他不是数月前那个凝血境圆满者……””玄轮犹豫了yī下,他发现自己竟有些不确定了。

  在此地之人的mù光下,苏铭平静的走过,在那通往第二层的石门旁他身影没有丝毫停顿,yī步迈入进去。

  这石门突然有强烈的光芒闪烁,与此同时在苏铭的身上那存在的三部令牌,也纷纷有了光芒辉映,yī闪之下,苏铭身影消失于此石门中。

  在苏铭踏入这石门之时,颜池峰上,颜鸾的身后走来yī个老妮,这老妈边走边咳嗽着,满脸皱纹,在咳嗽时脸上有了病态的红。

  在这老妪身边,有两个少女搀扶着她,神色带着担忧。

  颜鸾转过身,看向这老妈,立刻上前几步,亲自扶着老妪的手臂。

  “族长,蛮公yī定要来……我们……”其中yī个少女,连忙开口。

  “好了,你们退下吧。”颜鸾点了点头,扶着老姐走到了此山的边缘,这个位置,可以更好的看到邯山城。

  “鸾儿,刚才是有人获得了邯山钟的部分传承吧……”这老姐双mù透出黯淡之光,声音沙哑,透出yī股虚弱,似若不是百度求魔吧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颜鸾在旁扶着,就会挥倒了。

  “是的。”颜鸾沉默了yī会,轻声开口。

  “这口钟,已经存在邯山太久太久了……甚至当年的邯山部也是因此钟为名,邯山钟,hái是邯山老祖所名,实际上它的来由与名字,无人知晓。

  被取走也好,省的留在这里,日后终究是yī个祸端……”不管是司马信,hái是方才的那个人,谁能取走便取走,你,不要去参与。”

  “可是菲儿hái要进天寒……””颜鸾hái没说完,那老妪虚弱的身子转了过来,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没有说话,只是那么望着。

  许久,颜鸾低下头。

  “阿婆,我记住了。“

  “鸾儿,我颜池部只是yī个小小的中型部落,司马信我们惹不起,难道这个敢与司马信抢钟之人,我们就可以惹么?”

  “阿婆,我是担心天寒宗,司马信毕竟是天寒宗极为在意的弟子……菲儿hái○要加入天寒宗,我若是此刻无动于衷,我……”

  “你hái是太年轻了……“老妪抬起颤抖的手,拍了拍颜鸾的肩,其黯淡的双mù里,有岁月留给她的睿智。

  “你可以说司马信是天寒宗的弟子,但你★能说,天寒宗的弟子就是司马信么?”老呕转过头,mù光深邃,望着邯山。

  “过……“颜鸾yī怔,有些懵懂。

  老妪轻叹,没有去看颜鸾,轻声开口:“换yī个说法,你可以说颜池部是南晨之地的部落,但你能说,南晨之地的部落,就是颜池部么……明白了么?”

  颜鸾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老婆子我为了天寒宗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四层空间传送法,足够保我颜池部千年不衰了,此人不要去招■惹,他要闯邯山链,我们欢迎。”老妪说着,神色有了疲惫。

  与此同时,在安东部山顶,安东蛮公mù光闪闪,他的神色变化不定,似在犹豫迟疑,更是时而去看颜池峰,见颜池峰yī直平静,他mù中有了决断。◎■惹,他要闯邯山链,我们欢迎。”老妪说着,神色有了疲惫。

  与此同时,在安东部山顶,安东蛮公mù光闪闪,他的神色变化不定,似在犹豫迟疑,更是时而去rě,tāyàochuǎnghánshānliàn,wǒmenhuānyíng。”lǎoyùshuōzhe,shénsèyǒulepíbèi。

  yǔcǐtóngshí,zàiāndōngbùshāndǐng,āndōngmángōngmùguāngshǎnshǎn,tādeshénsèbiànhuàbúdìng,sìzàiyóuyùchíyí,gèngshìshíérqùkànyánchífēng,jiànyánchífēngyīzhípíngjìng,tāmùzhōngyǒulejuéduàn。

  “邯山三部里,我最敬佩的就是颜池的蛮公,这个老婆子或许没有惊人的心机,但她的睿智,在yī些大事上往往可以起到关键的作用,她不动,我们不动!

  邯山钟,谁能取走,就是谁的,此钟本就不●是我们三部,想清楚这个问题,就可以坦然了。”安东蛮公似自语,又似对身后的安东族长与战首等人说着。

  普羌部,也是yī片沉默,对于这个问题,三部有着惊人的相似,不闻不问。

  此刻清晨只有残余,但雨水依旧很大,哗哗落在山峦间,顺着山石流淌,使得地面很滑,这是苏铭第yī次踏入邯山城第二层,站在这里,他的身后就是阻隔了第三层的石门,他的前方高处,是邯山城的第yī层,也就是邯山之顶,那里距离此地已经不远,第yī层上空无yī物,唯有三条锁链从那里蔓延,与三部山峰连接。

  “邯山链……”苏铭双眼有了精光,抬起脚步,yī路始终不疾不徐,走过这安静的第二层,顺着蜿蜒的山路,在半柱香后,他□站在了这邯山城的最高处!

  这里山风呼啸,狂风扑面,吹动苏铭的衣衫舞动,但却无法吹开其遮盖了面部的衣袍,在这风中,与山顶连接的三条铁链摇晃着,下方就是万丈深渊,那风刺骨,其内hái有雨滴弥漫,○苏铭站在那里,深深的呼出yī口气。

  他不知道若开尘强者闯邯山链,yī旦失败跌落深渊是否会死亡,但这邯山链能存在多年,想来绝非简单,即便是开尘可以踏空飞行,也会有九死yī生。

  站在这里,苏铭遥望远处,双mù所看的尽头,hái是乌云滚滚,似天地相连,不分彼此,雨幕如盖帘,使得yī切都模糊不清。

  天空上,时而有雷霆轰轰而过,hái有那白天里有些难以清晰的闪电,时而在云层中露出yī裁,若始终盯着,会有双mù似闪动之感。

  “开始闯邯山链了!”

  “此人会选择哪yī个部落的邯山链?我看很有可能是颜池!”

  “不管他闯哪yī部之链,我想知道的是他能否成功,九段铁链,他能走到第几段!超过七段,就算成功了!”

  “以往天寒宗选取弟子,资格获取的标准,需踏入第八条邯山链上,虽说也有个别不同,但能走到第九条铁链者,实在是太少太少。“

  “第九条算什么,据我所知,如今开放的所谓九段,实际上只是真正的邯山链的第yī各罢了,真正的邯山链,是与八座山峰连接,至今只在千年前出现过两安百度求魔吧更新,耳根书迷官方yy:3943]的完整之链!”
◎   雨水虽大,可却阻挡不住人们的关注,苏铭站在山顶,在他的前方,是与颜池部连接的铁链,他的右侧铁链,则于安东部山峰遥遥连着,在其左侧,那条被雨水冲洗下,hái有水流不断滴落的铁链,于普羌山相连。

  铁链,三座不同的山峰。

  苏铭站在这里,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数年前,自己第yī次来到邯山城,他站在第三层中,抬头看着站在山顶的和风。

  那yī幕映在他的脑中,久久不散。

  “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真快……”苏铭喃喃,他深吸口气,看向了普羌峰的铁链,mù中有了精光,身子向着左侧的铁链,yī步迈去!

  咳……有yī本女频的书,是耳根必须要推荐的,作者与耳根同城,◇是个美女,书名仙路悠然,拜托大家yī定yī定要去收藏支持yī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