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11章 好一张绝美的脸|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11章 好一张绝美的脸


  nà声音并非人人可以听到,此地!人,除了苏铭听到后一怔外,就只有天邪zǐ可以听闻,其余者,没有资格听到,他们的修为,不够!

  但即便是听不到,可出现在苏铭身体外,这天地间的五峰乌山,却是形成了一种强烈至极的压迫,散出了让人窒息的威压。

  这股威压,远远超过了之前降临在普羌峰之时,此刻在这威压下,nà颜池部的七颜动之术所化蛮纹,轰然与此五打乌山碰触。

  轰鸣之声回荡八方,却见nà童zǐ身zǐ一颤,手中的鱼线直接断开,其身体更是颤抖中如被狂风横扫,烟消云散。

  nà金色鱼儿变化出的似龙如蟒之兽,此刻也在碰触五指乌山的瞬间,发出了凄厉的嘶吼,其身躯寸寸碎裂,最终崩溃开来。

  还有nà一层层勒来的溪水,此刻若沸腾,刹nà化作了一片白气,向着四周横扫,完全消散。就连nà葫芦也都出现了大量的裂缝,轰然间成为了无数碎片消失无影。

  最终,nà化作了凤凰的少女,也无法承受五指乌山出现后的威压,喷出鲜血,其凤凰之身逆转变成了少女,又在一片扭曲下,化作了一缕青丝,散在了天地间。

  乌山一出,颜池部蛮图彻底崩溃,天空的这种种异象完全消失,重新恢复如常,唯有nà五指乌山,还屹立在天空上,让人看后,心神震动,会有膜拜之意。

  颜鸾嘴角溢出鲜血,面色苍白中急急后退,在苏铭四周的其他颜池部的六个开尘强者,此刻也都是满身狼狈,神色带着恐惧,倒卷逃遁。

  至始至终,苏铭都没有主动出手,他只是在防御罢了此刻在众人退后的一刹,苏铭目中寒光一闪。

  其脚步向前一步迈去,他本就在速度上极为擅长开尘之后这一点更是暴增,即便是在空中,□这一动之下其身影如长虹,直奔其中一人追去。

  此人是一个老者,他后退中神色带着惊恐,第一眼看去苏铭还在远处,可紧接着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笼罩全身还没当他反应过来,一根冰冷的手指已然点在了他的眉心。●

  轰的一声,这老者喷出大口鲜血,重伤倒退。

  苏铭没有杀他,否则的话,此人必死无疑!

  收回手指,苏铭再次迈出一步留下残影的瞬间,远处一个中年女zǐ闷哼一声,在其眉心上出现了☆一个不深的手指血印。

  颜鸾心惊肉跳,隐隐起了深深的悔意,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苏铭,竟如此强大,其强大的不仅仅是修为,还有nà让她无法置信的山纹。

  在她看去,这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纹怎么可能有如此惊人之威!

  又一声惨叫传来是颜池部另一个逃遁中的开尘强者,在被苏铭的手指点在了眉心后传出。

  颜鸾急速倒退,可还没等她退出多远,再次有凄厉的惨叫传来她的○búnéngzàipǔtōngdeshānwénzěnmekěnéngyǒurúcǐjīngrénzhīwēi!

  yòuyīshēngcǎnjiàochuánláishìyánchíbùlìngyīgètáodùnzhōngdekāichénqiángzhě,zàibèisūmíngdeshǒuzhǐdiǎnzàileméixīnhòuchuánchū。

  yánluánjísùdǎotuì,kěháiméiděngtātuìchūduōyuǎn,zàicìyǒuqīlìdecǎnjiàochuánláitāde心颤抖,知晓此刻不是迟疑之时,在nà声惨叫传来的刹nà,颜鸾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

  其双手抬起在身前一挥。

  “请颜池蛮像!”颜鸾的声音带着一股尖锐,此刻的她尽管还是nà绝美的容颜,但却已经花容色变了。

  在其话语传出的瞬间,整个颜池峰轰然一震,大量的红雾凭空出现,赫然凝聚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这面孔是一个女zǐ。

  在这颜池部蛮像出现的同时,苏铭右手点、在了六人中的最有一人眉心,留下了血印后,将此人重创,这才转身,看向了颜鸾与其身后nà巨大的面孔,抬起脚步,踏着虚空,向颜鸾走去。

  此时此刻,颜池峰上nà来自天寒宗的男女二人,已然神色起了剧烈的变化,□他二人盯着苏铭,尽管还努力保持镇定,但内心却是有了强烈的波动。

  “这是什么纹!”

  “看其样zǐ是山纹,但山纹为凡纹的一种,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威力!”

  普羌峰上,普羌蛮公与n◎□他二人盯着苏铭,尽管还努力保持镇定,但内心却是有了强烈的波动。

  “这是什么纹!”

 tāèrréndīngzhesūmíng,jìnguǎnháinǔlìbǎochízhèndìng,dànnèixīnquèshìyǒuleqiánglièdebōdòng。

  “zhèshìshímewén!”

  “kànqíyàngzǐshìshānwén,dànshānwénwéifánwéndeyīzhǒng,juébúkěnéngyǒuzhèyàngdewēilì!”

  pǔqiāngfēngshàng,pǔqiāngmángōngyǔnà瘦下来的男zǐ,二人相互看了看,都倒吸口气,神色露出了骇然,他们忽然有些庆幸,若是之前苏铭出手就是这样完整的山纹,他们……无法承受。

  “鸟……它的名字,叫做鸟……“普羌蛮公喃喃。

  安东峰上,一如既往的沉默,似对这一切事情早有预料bān,没有传出丝毫的惊呼。

  但这惊呼声,却是从邯山城内哗然而起,城内的所有人,在目睹了这一切后,心神震动,尤其是nà酒栈里与苏铭曾p起喝酒▲的数人,此刻更是激动不已。

  与这些激动的人比较,此刻的颜鸾,在看到苏铭望向自己的目光后与走来的举动后,心神轰鸣,她面色苍白没有了血色,身zǐ急急后退间,玉手抬起一指身后颜池峰上nà巨大的女z◎★ǐ面孔。

  立刻这女zǐ面孔蓦然一动,以极快的速度直接临近了颜鸾,从其身体上穿透,在身前直奔苏铭而去。

  苏铭神色平静,但脚步却是略有一顿,在他的目中,这穿透了颜鸾娇躯而来的巨大面孔,◎此刻睁开了眼,在其睁眼开的刹nà,这面孔样zǐ有所改变。

  她变成了一个让苏铭熟悉的,刻在了灵魂里的样zǐ,nà样zǐ,充满了一股野性的美,nà是白灵的脸。

  轻叹一声,在nà巨大的面○孔临近的刹nà,苏铭的身体外乌山再次幻化,轰的一声巨响间,乌山与nà女zǐ面孔碰触。

  层层波纹扩散中,苏铭的山纹消散,一起消散的,还有nà女zǐ的面孔。

  苏铭,在nà波纹里一步步走■出,他的神色一直平淡,一步步,向着颜鸾走去。

  “你输了!”颜鸾后退中尖锐的开口。

  “规则是任何一个开尘者,你只能出手一招!之前你已经出手一次,若再出手,你就输了!”颜鸾话语间疾驰后退,终于落在了颜池峰上,在她落地的一瞬,她的嘴角再次溢出鲜血,看向苏铭的目光带着惊恐,只是尽管惊恐,但其骨zǐ的高傲却不会因逃遁而消散。

  “你出手,就是输,不出手,也是输,因为我颜鸾,还没有败!“颜鸾呼吸急促,站在颜池峰的山顶其不远处正是来自天寒宗的男女二人,还有寒菲zǐ也在nà里。

  苏铭踏着虚空,一步步从远处走来,走到了颜池峰上,走到了这片他从未踏过的山岩,在他走来的刹nà,颜池峰上立刻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苏铭的身上寒菲zǐ是这样,其旁的nà来自天寒宗的男女二人,也是如此。

  还有颜鸾。

  苏铭望着颜鸾,望着这张美丽的脸,他还记得在邯山老祖闭关之地里,自己也曾与眼前这个女zǐ,有过一些交集。

  面对颜鸾的话语,苏铭没有开口,而走向其走去。

  颜鸾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在苏铭的走来中她竟内心有了如面临蛮公时的敬畏这与修为无关,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银牙一咬强行让自己不动,但双眼却是带着楚楚动人之意,看了一眼nà来自天寒宗的男zǐ。

  “你输了,获取我天寒宗入门资格失败,还不退下!”在苏铭走向颜鸾的步伐中,nà来自天寒宗的男zǐ上前一步,冷喝开口。

  苏铭没有理会这男zǐ,走近了颜鸾,直至走到了她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苍白的容颜,颜鸾也在看着他,目中的楚楚,足以让人心生怜爱。

  “好大的胆zǐ!”nà来自天寒宗的男zǐ,眼中寒光一闪,抬起脚正要走来之时,苏铭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聒噪!”

  nà男zǐ脚步一颤,脑中起了轰鸣,在他感受,苏铭的目光如同利箭穿透了自己的双眼,直接轰入心神,在他的身体垩内化作了nà两个字,如雷霆一bān卷动其意识,让他颤抖中清醒过来。

  颜鸾身zǐ颤抖,她深吸口气,强行要让自己镇定,可她面前的这个男zǐ,却是如山一bān,让她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下,有种窒息之感。

  “好一张绝美的脸,…”苏铭望着颜鸾,许久之后轻声开口,他的右手抬起,在颜鸾的脸上,轻轻一抹。

  “真的不想认输么?”苏铭柔声开口,脸上露出了微笑,其烙印之术已然顺着其手,散开融入到了颜鸾体垩内。

  颜鸾身zǐ剧烈的颤抖,这种颤抖不是因其身体,而是其心,她的双眼渐渐有了迷茫,这种迷茫,在她的身上极为罕见,尤其是因一个男zǐ而生的迷茫,更是从未有过。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她的灵魂中滋生,似被强加进来,容不得她反抗。

  “我……认的………放过………我……”颜鸾咬着唇,双目起了挣扎,在nà迷茫中出现了恐惧。

  苏铭望着颜鸾,片刻后收回了目光,转身看向nà来自天寒宗的男女二人。

  “此地除了你们,所有的开尘者都已经认输,你们二人,算在内么。”苏铭平静的开口,在其目光下,nà男zǐ面色有了苍白,想说什么,但却没有开口。

  “阁下修为高深,我二人自叹不如,这进入天寒宗的资格,阁下已经具备了。不过……””说话的,是一旁的nà来自天寒宗的女zǐ。

  这女zǐ望着苏铭,双目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缩。

  “不过,你获得的只是入门的资格,还需经历考验才可。”

  “什么考验。”苏铭平淡的说道。

  “第一个考验,实际上也并非考验,而是验证阁下的身份,我天寒宗的入门规则改了,不接受在招收弟zǐ时,新进入各个部落城池之人。

  所以,阁下在这第一个考验上,失败了。”nà女zǐ微微一笑,轻声开口,目中依旧还存在了一丝讥讽。

  她不怕苏铭发怒,她身后站着的是天寒宗,若对方敢对天寒宗弟zǐ出手,将会在南晨之地没有生存的余地。

  “阁下修为不俗,还是等下次天寒宗招取弟zǐ时,提前几年到来为好,免得获得了资格,却输在了考验上。”nà女zǐ依旧微笑,言语不疾不徐。

  “我亮得这个规则,似没有在以前出现过。”苏铭皱起眉头,看了nà女zǐ一言。

  “的确没有,不过此番招取弟zǐ,是我说的算,我说现则改变,就是改变了。”nà女zǐ笑容如常,讥讽的神色里,带着一丝高傲。

  苏铭沉默片刻,冷冷的望着这个女zǐ。

  “不知墨苏,够不够通过这个考验。”苏铭说着,右手在怀里取出了nà张名震邯山的漆黑面具,将其戴在了脸上。

  在这面具被他戴上的一刹nà,苏铭整个人的气息蓦然改变,从之前的如山一bān,顿时化作了诡异至极,似有一股黑气从他身上散出,缭绕在四周,使得这颜池峰一下zǐ就有了阴森。

  “寒菲zǐ,好◇久不见。”带着了面具,苏铭的声音有了沙哑,这沙哑的声音,传遍八方,正是属于墨苏之声!

  在看到苏铭裁上面具的一刹nà,寒菲zǐ娇躯一震,怔怔的看着苏铭,呼吸都疾驰起来。

  颜鸾更是险些失声惊呼,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男zǐ,这让自己不得不恳求其放过自己的男zǐ,竟然……竟然是她在邯山老祖闭关之地里,看中的准备收为面首之人!

  “你,“……你……”颜鸾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其目中露出无法置信。

  整个邯山城,在此刻彻底的沸腾起来,阵阵哗然之声惊天回旋,nà被无数人寻找,被誉为最神秘的开尘者墨苏,此刻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了此地,这种震撼,足以让人心神撼动。

  “天……他竟然是墨苏!”

  “难怪安东部认输,此人曾是安东部的客家,他………他竟然是墨苏!”

  “在邯山隐秘之地一鸣惊人,从未有人见过真容的墨苏,是他!”

  邯山城内,南天完全的愣在nà里,他怔怔的看着颜池峰上的苏铭,半晌说不出话来,因为此刻的他,隐隐有了一个让他感觉到颤抖的猜测。

  “墨某来到邯山城已多年,不知这个身份,够不够资格。”苏铭看向nà天寒宗的女zǐ。

  本章姓4000字,今天还欠2000字,估计今天是写不了了,不过月底前,总是会补上,请大家监督,见谅。

  原因就不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