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一路走好|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213章 一路走好


  “开尘本命法宝为雷霞,这正是神将大rén当日炼化!”

  “那是……那是邯山钟!!此钟当日被神将大rén取走,他的确是神将大rén!!”

  “这实在太让rén无法xiǎng象,神将大rén与墨苏,竟是同一rén!!”

  邯山城内所有rén,此刻已然若疯狂一般,今天发生的一幕幕事情,一次次的让他们震撼,但所有的震撼比较起来,都远远不如现在!

  那在邯山城如日中天,被所有邯山城外rén记忆深刻的神将大rén,如今,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他,是神将,他,是墨苏,他,是苏铭!!

  南天呼吸急促,他怔怔的望着颜池峰上的苏铭,心脏加速的抨挥跳动,尽管在他的内心深处之前便有了这样的猜测,可当这猜测成为了真实时,他依旧难以压制那心绪的惊涛骇浪。

  “果然是神将大rén…墨…他当年绝不是开尘重伤后修为跌落,在我第一次遇到他时,他根本就没有开尘,以凝血境修◎为竟让我有威慑感,此rén……不愧能成为神将!”

  南天身旁的冷印,此刻深深的吸了口气,墨苏这个名字他不陌生,但在他的心里,从未觉得墨苏此rén修为高深莫测,甚至他曾一度认为,这个藏头露面的墨◇苏,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亦或者早就死在了某处。

  之所以有如此声名,只不过是外rén故意造出罢了。

  但如今,在看到苏铭就是墨苏后,他的心为之一惊,但这震惊还没等消散,当他看到墨苏竟是当日的神将后,他的脑中轰鸣,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完全被这个事情震撼了。

  邯山哦爆发出了罕见的哗然,那一声声音浪惊天动地,回旋八方无法消散,阵阵声音中,几乎全部都在说着一个称呼。

  “神将大rén!!”

  这些声音里,尤其以与苏铭曾喝酒的酒残众rén最为激动,他们一个个做梦也没xiǎng到,那与他们一起喝酒的苏小弟,那始终带着微笑,可话语不多的苏兄,竟是墨苏,竟是他们当日曾看到的,那个闯过邯山键,炼化天雷,以莫大之力取走了邯山钟的神将!

  rén群中,那云姓大汉神色带着恭敬与狂热,他之前有所猜测,但却并非确定,如今看着颜池峰上的苏铭,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夜众rén失落对饮的一幕幕。

  至于其同伴,则是此刻在激动的同时,内心一阵侥幸,要知道他在两天前的夜里,对于苏铭的到来,还有过不悦。

  在那rén群中,还有一老一少二rén,那老者看着颜池峰,月瞪口呆,其旁的少年,则是楞楞的,在那里哨咕着外rén听不到的话语。

  “安东部,拜见神将大rén。”在这邯山城的激动哗然中,安东峰上传来了苍老的声音,正是那安东蛮公与方申,连同其部所有强者,此刻漂空而起,在安东峰上向着苏铭齐齐抱拳一拜。

  紧接着,同样的声音也从普羌部传来,却见那普羌部的所有首领之rén,一个个神色恭敬中带着仿惶,齐齐向着苏铭一拜。

  “普羌部,拜见神将大rén。”

  “之前不知晓大rén身份,多有得罪,还望大rén莫要怪罪。”普羌蛮公苦笑,这番话语,他记得自己在对方身上说了两次。

  与此同时,从邯山城内,一声声参拜之音崛天地而起,充斥了八方。

  “拜见神将大rén!”

  “恭迎神将大rén再临邯山!”

  那种种声音回旋,震动四周,传入颜池峰上,传入那来自天寒宗的男女二rén耳中,让他二rén的面色苍白,脑中更是有了轰鸣。

  “颜池部族长颜…拜见…神将大rén。“颜弯的脸上红晕更多,向着苏铭欠身一拜。

  苏铭平静的取下了脸上的面具,目光落在那天寒宗的女芋身上。

  “天寒宗的第二道考验,闯邯山键,我已经做过了。”苏铭缓缓开口,他这句话说出,那女的面色更苍白一分。

  “第三道考验,以凝血圆满开尘,以我神将的身份,足以证明了。”苏铭继续说着,其声音不高,但却清晰的传★入此地每一个rén的二中。

  那来自天寒宗的女,此刻身颤抖,踉跄的退后几步,她怔怔的望着苏铭,脑中依旧是一片空白,此事发生的太突然,这种突然的状况,让她有些无法适应。

  “至于最后一道◆考验,取来邯山钟,此钟在这里。”苏铭声音不疾不徐,从容淡定,在这三句话全部说出后,那女如被三个重锤狠狠的轰在了心神,让她呼吸急促,张开口似要说些什么。

  但,还没等起开口,苏铭的双目突然有了凌◆厉的寒芒,在这寒芒下,这女欲出口的话语,立刻一顿。

  “苏某完全按照你天寒宗的现则,如今全部做到,至于你,也该给苏某一个交代了。”苏铭冷声说道。

  那女面色惨白,神色露出无助,她下意识☆◆厉的寒芒,在这寒芒下,这女欲出口的话语,立刻一顿。

  “苏某完全按照你天寒宗的现则,如今全部lìdehánmáng,zàizhèhánmángxià,zhènǚyùchūkǒudehuàyǔ,lìkèyīdùn。

  “sūmǒuwánquánànzhàonǐtiānhánzōngdexiànzé,rújīnquánbùzuòdào,zhìyúnǐ,yěgāigěisūmǒuyīgèjiāodàile。”sūmínglěngshēngshuōdào。

  nànǚmiànsècǎnbái,shénsèlùchūwúzhù,tāxiàyìshí的看向身旁的同伴,那来自天寒宗的男,如今同样神色带着惊慌,二rén相互看了看后,那男一咬牙,上前几步,脸上再无丝毫作态,而是苦涩中带着诚恳,向着苏铭抱拳一拜。

  “天寒宗陈浴丙,拜见神将大rén。大rén当日引动天地异象,封开尘神将的雄姿,在下无缘看到,内心一直遗憾,今日见到大rén,果为不凡。”

  “天寒宗许如月,拜见神将大rén……之前小女言语得罪,实属有因,大rén……不要介意。”那女低着头,向着苏铭欠身一拜,她的脸上讥讽之色已经再无半点,取而代之的则是紧张与苍白。

  “我二rén在天寒宗,只是左教庵下的外门弟而已,平日里很少外出,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大rén原谅。”

  “此番我二rén来此,本应跟随内门弟赵师兄一同,但赵师兄临时有事,故而没来。”

  “临行前,左教曾言明,此番邯山城收取的弟,只有一rén,便是颜池部的寒菲,我们……我们没有资格去决定再收取第二rén。”

  “所以之前言辞刁难,实属无奈。”

  二rén低声开口,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以大rén的修为与神将身份,南晨之地任何一个宗派都会收取,若大rén不介意,可与我等一起回到天寒宗,让长老定夺,我二rén实在是……没有决定的权利。”

  “小女之前话语夸大,请大rén原谅。”许如月咬着下唇,低声说着,其话语里透出一股哀求。

  苏铭看了这态度大变的男女二rén一眼,收起了面具,将邯山钟也纳入手内,从他当初在寒涂那里知晓了此番天寒宗只收一rén的消息后,他便有了一系列准备,这些准备的目的,只为了一件事。

  踏入天寒宗。

  至于无法在此地就决定其成为天寒宗弟,此事早在苏铭的意料之内。

  “大rén,请!”天寒宗的陈浴丙恭敬的开口,此刻颜池峰上的传送阵已经完全开启,那阵法的光芒闪烁,在半空中,一个巨大的圆形光团已经凝聚出来。

  “天寒宗……”苏铭抬头望了一眼那巨大的光团,目中有了期待,他深吸口气,抬起脚步正要走去。

  “陈师兄,许师姐,不介意小妹也借此阵一同回宗门吧。“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安东峰上传出,随着声音出现的,则是一道妙曼的身影,正是寒涂方涂兰。

  她巧笑嫣然,踏空而来,衣衫飘动,如蝴蝶般悠悠走近,站在了苏铭的身边,向着苏铭微微一笑后,看向了陈、许二rén。

  “方师妹客气了,本也打算问你是否一起回去的。”许如月双目一闪,目光在方涂兰与苏铭身上扫过,轻声开口。

  方涂兰含笑点头,又向苏铭靠近了一些,看起来如站在一起,很是般pèi的样,这一幕落在众rén眼中■,各有不同。

  寒菲神色如常,看都不看方涂兰,双眸凝望苏铭,平静的一步步走来,直至走到了苏铭的面前,在她美丽的脸上,渐渐露出了动rén的微笑。

  “别忘了,你在邯山下,欠我一个承诺。”■寒菲身向前倾斜,以一种很暧昧的方式,在苏铭眉头一皱间,于其耳边,吐气如兰,轻声的话语,唯有苏铭可闻。

  一旁的陈浴丙,干咳一声,向着苏铭三rén抱拳。

  “苏兄,寒菲师妹,方师妹,阵法已运转,我们…走吧。”他隐隐看出这个苏铭与其旁两女之间,似有些故事,但却装作没有看到,内心只期盼快些结束这次的任务,此番来到邯山,让他有了不适。

  一行五rén,在这三部山峰的族rén,在那邯山城的所有rén的目光中,渐渐走向了传送阵,在一一踏入传送阵的刹那,从邯山城内,爆发出了一声声呼喊。

  “神将大rén一路走好!”

  “神将大rén,若有闲暇,记得一定回来看看。”

  “神将大rén,保重!”

  “墨前辈……保重…”一个微弱的声音,夹杂在这呼喊里,从安东峰上传出。

  苏铭在迈入传送阵时,脚步一顿,回过头,望着邯山,望着安东,他的神色有了感慨,他依稀能看到,在那安东峰上,有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被rén搀扶着,在望着自己。

  “我会回来。”苏铭抱拳,向着邯山城,深深一拜。

  一拜之后他转身,神色露出果断,踏入传送阵内,在其脚步落下的一刹那,忽然,于其耳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小,愿不愿意,成为老夫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