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4章 鬼方!(第二更)|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4章 鬼方!(第二更)


  .“卓戈此子,结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朋友,bèi人所用……但此事毕竟是他做下的,就要为其所作所为负责!

  从此刻开始,卓戈不在是我鬼tái部族人,其生死,任由师叔择衡!”鬼tái蛮公话语平静,说完之后看了卓戈一眼,目中有了寒意,其袖子一甩间,卓戈跪在那里的身tǐ,立刻bèi风卷动,直奔苏铭等人而去,摔落在他们的面前后,bèi那黑色大汉狞笑中一把拎起。

  天邪子脸上有了得意,摸了摸下巴的胡须,干咳了一声。

  “大侄啊,你看师叔与你几个师兄出手没有分寸,这毁了不少你的屋舍……”

  “无妨,身外之物,大可重新修建,况且我最近也觉得这些屋舍有些破旧,还要多谢师叔帮我清理了一下。”鬼tái蛮公默山微笑,神色没有太多变化。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大侄儿啊,你几个师兄打伤了不少人,而且还死了几个……”天邪子一副为难的样子。

  “没有关系,那☆是他们修为不精,与旁人无关,即便是今天没死,一旦与巫族开战,也会死在那里,也算给他们一个教训了。”鬼tái蛮公依旧神色如常,含笑开口,似在他的身上,永远看不到怒气存在。

  但这样的人,即便是表★现的再好,也掩饰不掉其内心的险恶,苏铭在不远处望着这位鬼tái蛮公,他清楚的知晓,以此人的修为,自己与二师兄来临时。他必定是知道的,也一定是知道自己要找的是谁。

  但那个时候的他。却装作不知,甚至任由族人出手,直至苏铭等人走到了这里,直至天邪子的出现。他才不得不现身,有了这番话语。

  更是交出了卓戈,这一切,显然是对方对于师尊很是忌惮,亦或者这种忌惮在最早的时候还是迟疑与观察,可如今,随着此人的现身,随着此人的态度,显然是他有了判断。

  “师叔,晚辈这里还有一物送上。以此代表我鬼tái部对此事的歉意。”那鬼tái蛮公微笑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物,那是一枚木简,这木简bèi他拿在手中,右手在上划过几笔,写下了一行字迹后,恭敬的递给了天邪子。

  天邪子接过后低头一看,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不错不错。以后再有人说我是疯子,我拿出的证明里,又多了这么一个。”

  鬼tái蛮公默山含笑,向着天邪子一抱拳。

  “晚辈还有族中事情要处理,就不送师叔了,师叔若有时间。可随时来我部做客。”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苏铭等人,话语里更没有丝毫提及,仿佛苏铭等◇人在他看来是不存在的,亦或者是没有资格让他去在意,他唯一看重的。只有天邪子。

  “你太客气了,没事没事,快回去吧,我这就走了。”天邪子连忙把那木简珍重的收起,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正◆rénzàitākànláishìbúcúnzàide,yìhuòzhěshìméiyǒuzīgéràngtāqùzàiyì,tāwéiyīkànzhòngde。zhīyǒutiānxiézǐ。

  “nǐtàikèqìle,méishìméishì,kuàihuíqùba,wǒzhèjiùzǒule。”tiānxiézǐliánmángbǎnàmùjiǎnzhēnzhòngdeshōuqǐ,pāilepāixiōngkǒu,yīfùxīnmǎnyìzúdeyàngzǐ,zhèng◆要转身走向苏铭那里一起离去之时。

  苏铭目光一闪,向前走出一步。

  “师尊,弟子有话要说。”

  “啊?老四,有什么事?”天邪子看向苏铭。

  那鬼tái蛮公嘴角带着微笑,◇目中依旧是无视所有人,即便是此刻苏铭开口,也没有看去,一直望着天邪子。

  “弟子在方才的打斗中,丢失了一个口袋,里面有金色石币五百多个,还有一些其他的法器,当初是看到有个鬼tái部的族人将其拿走。

  此物,还请师尊帮弟子要回。”

  苏铭话语一出,还没等天邪子开口,那鬼tái蛮公就猛的一眼看向苏铭,这是他第一次,直视苏铭,其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但很快就又恢复如常。

  可其目中那刹那间的冷,却是bèi始终观察他神色的速度,清晰感受。

  “呀,还有这事?五百多金色的石币,这么多啊!”天邪子睁大了眼,回头看向鬼tái蛮公,神色有了严肃。

  “大侄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好了好了,快叫人把我弟子丢的口袋拿来吧。”

  鬼tái蛮公沉默片刻,大袖一甩,立刻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口袋,从里面直接取出来六百块金色的石币,那每一块石币尽管都不如天岚梦所增,但也相☆差不是太多,尤其是这数量之大,其价值之大,是苏铭从未见过的。

  “不用那么麻烦了,这里是六百金石币,这位师弟,你看可好。”鬼tái蛮公嘴角露出微笑,望着苏铭。

  “石币虽好,但这方圆范围内,都是北疆掌控,如今临近天岚狩巫,自然会时而外出采购,若有了什么意外……”说话的不是苏铭,而是一旁的二师兄。

  其话语没有冷漠,而是柔和,如春风吹过般,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苏铭立刻侧头看向了二师兄。

  只见此刻的二师兄,一扫方才的冷漠,重新变成了那总是喜欢在阳光下侧脸,让光芒映照在身上的温柔男子。

  他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向着苏铭点了点头,那俊朗的外表,那灿烂的笑容,还□有那不温不火的气质,让苏铭很难把他与方才的样子融合在一起,很难去相信,二师兄的真正来临。

  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鬼tái蛮公一眼凝望在了二师兄身上,其脸色有了瞬息的阴沉后,缓缓开口。

 ☆□有那不温不火的气质,让苏铭很难把他与方才的样子融合在一起,很难去相信,二师兄的真正来临。

  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鬼tái蛮公一yǒunàbúwēnbúhuǒdeqìzhì,ràngsūmínghěnnánbǎtāyǔfāngcáideyàngzǐrónghézàiyīqǐ,hěnnánqùxiàngxìn,èrshīxiōngdezhēnzhèngláilín。

  zàiqíhuàyǔchuánchūdeshānà,guǐtáimángōngyīyǎnníngwàngzàileèrshīxiōngshēnshàng,qíliǎnsèyǒuleshùnxīdeyīnchénhòu,huǎnhuǎnkāikǒu。

  “此事好办,若你们几个在天岚狩巫前,在天寒宗外出了什么意外,我鬼tái部,全权负责!”

  “这样啊,那我就敢说了,实际上,师傅,我也丢了不少石币……”二师兄温和的笑着。

  “啊?你也丢了,奶奶的,你们几个出来打架怎么把全部身家都带来了,好好好,这点很好。那个……老二啊,以后把这一点也写到第九峰的原则上!”天邪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二师兄似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那神色已然阴沉下来的鬼tái蛮公。

  “那个……我丢的不多,也是五百金石币,还有一把鬼叉,还有十件法器。还有一百多瓶疗伤的药液……不多,真的不多,其他的杂物算了,我也不小气了,那些就不要了吧。

  老四◎,你还丢什么了?”二师兄含笑,轻声说着,看向了苏铭。

  此刻的鬼tái蛮公,其神色越加阴沉。

  苏铭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开了很大口,可听了二师兄的话语后。才知道了什么叫做大口……

 ◇◎ “呃……我记得还丢了一百多块冰石,恩,还有凝骨草,三味枝,尘兰叶……”苏铭一共说出了数十种药草的名字。

  “还有七具开尘之兽的骨头,还有八个开尘傀儡的身tǐ,还有……”苏铭说着说着,有些不知□道还有什么了。

  那鬼tái蛮公的脸色之阴沉。此刻如化作了杀机一般,在那里冷冷的盯着苏铭等人,四周的鬼tái族人,也是一个个神色有了愤怒。

  “咳,老四啊,你这记忆不行。我明明记得你丢的口袋里,还有一把鬼叉啊。”二师兄在一旁干咳了几声。

  “对,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把鬼叉。”苏铭眨了眨眼,连忙开口。

  那鬼tái蛮公怒极而笑。但却深吸口气后,闭上了眼,片刻后睁开时,其▲目内平静下来,微笑的点了点头。

  “虽然我很好奇,那些七八具傀儡的身tǐ你是如何能放在袋子里……我也很好奇,我鬼tái部的独特宝物鬼叉,又如何能存在于你们的口袋里……

  但,既是你们丢○在了我鬼tái部,那么给你们就是!”鬼tái蛮公话语刚刚说完,突然抬头看了一眼远处。

  却见在那远处,有一个拿着大fǔ头的壮汉,正快速的跑来,他一边跑着,还一边大声呼喊着。

  “等等,等等……俺虎子也丢了不少东西。”

  二师兄微微一笑,其手心里有一叶青草,此刻青草碎开成为了飞灰。有好处的事情,他是不会忘记同门师弟的,比如虎子这里,就是bèi他巧妙的唤醒,告知……

  “我丢了一万坛好酒!!我就丢了这些,别的没丢,你还我的酒来!”虎子喘着粗气,跑到了苏铭的身边,向着鬼tái蛮公大声说道,那目中存在了深深的期待与渴望。

  鬼tái蛮公双手下意识的握紧,又沉默了半晌后,大袖一甩,转身向着雪原外,鬼tái部城池所在的地方走去。

  “给他们!!”其话语回荡,透出一股愤怒。

  可他话语刚刚传出,身子还没走出多远,天邪子在那里眼珠一转,咳嗽了几声后,向着鬼tái蛮公传出了声音。

  “那个……大侄儿?你看,我老人家年纪大了,记忆有些不太好,我忽然想起来了,我也丢了不少东西……”

  鬼tái蛮公脚步蓦然顿了下,背对着众人,看不见其神色,但却可以感受到一股怒意似冲天而起。

  似他已然无法忍受,可就在这怒意出现的瞬间,忽然的,一阵嘎吱、嘎吱若踩踏积雪的声音,从那雪原下传来,紧接着,有一个全身穿着紫袍,连头部都遮盖上的身影,慢慢的走出,走到了雪原上。

  “你们丢的一切,都可以给你们……但,我要与他单独……谈一谈……”这身影右手抬起,其手臂干枯若骸骨,手指如此,更有长长的指甲,其所指之人……正是不远处的苏铭!

  其声音沙哑,如穿透了岁月而来,在这天地间飘忽不定……

  “鬼方!”天邪子的神色一下子严肃起来,其衣衫更是从白色,在这一瞬间似有了要转变的迹象。

  ----------

  承诺了四更,就一定要做到,今天才知道这一句话的难度,当你身tǐ无碍的时候,不是很难,可当持续发着低烧时,说与做,需要挣扎与执着。

  我继续去写,求推荐票,此票已经没影了,让求魔升上来呼吸下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