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69章 巫族血(第一更)|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69章 巫族血(第一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69章 巫族血(第一更)

  海秋部,是巫族大地上一个较大de部落,如今迁移dezhè些只是其部分而已,此队伍之长,远远看去连成了一片,密密麻麻间,yǒu大量de◇
  dìèrjuàn fēngqǐtiānhán dì369zhāng wūzúxuè(dìyīgèng)

  hǎiqiūbù,shìwūzúdàdìshàngyīgèjiàodàdebùluò,rújīnqiānyídezhèxiēzhīshìqíbùfènéryǐ,cǐduìwǔzhīzhǎng,yuǎnyuǎnkànqùliánchéngleyīpiàn,mìmìmámájiān,yǒudàliàngde庞大凶兽在地面上托着一处处样子独特de建筑与海秋部de族人,在慢慢de前行。

  天空上,数千秋鱼游走,如把天幕遮盖,阵阵呼啸之声回旋,更yǒu不少zhè样de秋鱼凶兽扩散开来,四下de巡逻一般。

  苏铭盘膝坐在一只万丈龟兽de身上,其四周盘膝坐着九个海秋部族人,zhè九人修为不俗,赫然全部都是央巫。

  他们把苏铭环绕在内,如包围一样,zhè是那绝巫男子de命令。

  在苏铭de身旁,躺着一人,此人正是那蛮族老者,他全身无法动弹,可神智却是清醒,对于方才亲眼所看de一幕幕,内心充满了震惊。

  他běn不信苏铭是摄魂,可事情de发展让他最终产生了迟疑,直至此刻完全de分不清,苏铭,到底是谁!

  苏铭一路沉默,盘膝坐在那里,神色如常,不露内心丝毫思绪,他所在dezhè尊龟兽是九只中de第二尊,前方那第一尊龟兽,便是那绝巫男子de座驾。

  在苏铭dezhè个位置,他可以看到远处那第一尊龟兽身上,背对着自己de那长发男子,此人de头发之长,是苏铭从未见过de,也是他所见,第一个绝巫。

  尤其是想到绝巫堪比de蛮族境界,苏铭de双目便会yǒu了收缩。

  “巫族yǒu多少个绝巫……想来一定不会多,如蛮族de蛮魂大圆满,也定然极少是一样de。”对于绝巫与蛮魂圆满zhè一层次,苏铭了解极少,zhè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了。

  “仅仅一道目光,就可以让蛮魂初期几乎崩溃……束手就擒,绝巫之强,怕是在整个南晨都算是最巅峰de一股力量。

  绝巫……就是不知此人叫什么名字,但想来,一定是在巫蛮两族,都声名赫赫之辈。”苏铭不动生死,打量着四周。

  zhè部落de迁移速度不快,当黄昏到来之时,迁移de队伍渐渐停顿,在zhè苍凉de大地上,一个个海秋部de族人熟练de布置了一处处兽皮帐篷,升起了篝火,一切井然yǒu序,没yǒu丝毫杂乱之感,仿佛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情。

  在黄昏结束,天空一片黑蒙蒙de时候,那一团团篝火将着四周映照,作为休息de临时部落,其范围依旧很大,最起码苏铭站在那里,举目远望之时,只能模糊地看到尽头,可具体zhè临时de部落yǒu多大,他看不清。

  天空de月渐渐从云中隐现,大地在那火光闪动间,尽管远处漆黑,但在zhè部落里,却是较为明亮,一些孩童在相互玩耍,时而传来嬉笑之声,渐渐地,随着海秋部de族人各自拿出了食物,更yǒu一些族人用篝火烘烤肉食,yǒu香味扩散之余,整个临时部落里,开始了热闹de声音。

  苏铭坐在篝火旁,看着zhè一切,若是不去看刺腾,他甚至会yǒu一种错觉,自己所在de地方,不是巫族,而是蛮族。

  无论是饮食还是居住de习惯,种种de一切在zhè两个族群上都是太相似了,除了神通de不同,除了术法de不一样。

  在苏铭恍惚之时,他看到在不远处de篝火另一个位置,正yǒu三个七八岁de小孩子,身上穿着兽皮,头发yǒu些散乱,正在相互嬉闹追逐,其中yǒu一个孩童,眼睛很大,面色粉嘟嘟de,看起来非常可爱。

  zhè孩童在前跑着,笑声透出欢乐,其身后那两个同伴则是追逐。

  “你们两个跑de太慢了,我数三个数,要是你们还追不上我,zhè个阿苏鼓可就不给你们玩了。”那跑在前面de孩童手里拿着一个圆形de小鼓,yǒu一个连接de把手,被他拿着,只是地面并不平,他zhè回头说话之时,脚底被绊了一下,整个人顿时摔倒。

  他zhè一摔倒,身后那两个同伴顿时就追了上来,三人在地上立刻嬉闹起来。

  可三人闹着闹着,却是传来了争吵之声,使得苏铭de双目,看了过去。

  “都怪你,把阿苏鼓摔坏了,都怪你!”

  “zhè是我阿爸给我做de,你陪我!”

  那三个孩童中之前摔倒de■小孩,此刻低着头,神情似快要哭出来,他手上之前拿着de那面小鼓,此刻破了个口。

  他身前另外两个小孩子,脸上露出委屈与愤怒,吵闹起来。

  孩童间zhè样de事情时而会发生,对此,四周d◆e巫族之人大都视而不见,与孩子de天真比较,zhè些巫族de成年人此刻内心是沉重de,因为他们用不了多久,便会加入到战争之中,或许能最终活下来de,很少很少。

  苏铭望着那三个孩童,看着其中一个孩子手中拿着de那面小骨,缓缓de站起了身,在他起身de一瞬,立刻四周那将其环绕de九个央巫顿时目光向着苏铭凝望而来,露出了警惕之意。

  对于zhè九人de目光,苏铭没yǒu去在意,而是迈步向那争吵de三个孩童走去。

  对于苏铭de举动,四周de九个央巫皱起眉头,其中一个在苏铭与那三个孩童之间de央巫,在苏铭走来时站起了身,盯着苏铭,正要开口之时,他眼前突然一花,待目中yǒu了清晰时,已然失去了苏铭de身影。

  此人一愣,随即猛de回头,一眼看到了在他身后,背对着他,走向那三个孩童de苏铭。

  随着此人神色de变化,其余八人也同样如此,一个个正要逼近苏铭之时,却见苏铭已然来到了那三个孩童de身边,停下身子,蹲了下来。

  “给叔叔看看,说不定可以帮你们修好。”苏铭带着面具,但目中de柔和与话语de轻柔,却是一样显露了出来。

  那三个孩童一愣,睁着大眼睛看向苏铭。

  “叔叔,你能修好阿苏鼓?”

  “是啊,zhè是我阿爸给我做de,都怪他给弄坏了。”

  “叔叔,你修修吧,是我不好,把它摔破了。”

  苏铭身后那九个正欲逼近de央巫,此刻脚步yǒu了一顿,他们听到了苏铭de话语,看到了苏铭de举动。

  苏铭从那孩童手中接过了zhè小鼓,看了几眼,目中在那一瞬间,yǒu了追忆,巫蛮两族de相似,使得zhè孩童de玩具也都几乎一样。

  比如zhè阿苏鼓,苏铭记得自己小时候阿公就做出来送给过自己。zhè是以兽皮做成de小鼓,在鼓de两边yǒu草绳拴着de小石子,拿着把手一转之下,那被草绳拴着de小石子就会敲打鼓面,发出了波动波动de声音。

  zhè是苏铭小时候,很喜欢de一种玩具,他看着手中de鼓,面具下de脸,露出了微笑,此骨de一个面破了,故而敲不出声音,苏铭抬起手,将那破开de兽皮撕下后,从身前那孩童身上de衣服拽下了一角,将其重新放在了zhè鼓面上,固定之后,拿着此鼓一转,顿时波动波动de声音,立刻传了出来。

  那三个孩童立刻欢呼起来,小脸上露出了兴奋,接过了苏铭递给他们dezhè修复好de小鼓后,一个个相互连忙都看了看,带着兴奋,向着远处跑去。

  “叔叔,谢谢你,我叫阿布。”那之前摔倒弄坏了小鼓de孩童,向着苏铭挥了挥手,快乐de随着他de伙伴跑去了。

  zhè一刻de苏铭,没yǒu去在意巫族与南晨蛮族之间de血海深仇,没yǒu去在意双方于天岚城下,正进行不知会持续多少年de战争。

  他看着那天真de孩童,内心yǒu了轻叹。

◎  “没想到墨兄会帮zhè几个小孩子修了阿苏鼓,想来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过去de自己吧。”一个带着笑意de声音,于苏铭de身后传来。

  随着话语来临de,是一个穿着黑色衣袍,yǒu着一头及腰长◆发de青年,zhè青年皮肤白皙,眉心处yǒu一个秋鱼de刺腾。

  他de样子与其他de巫族yǒu些不同,要知道巫族de刺腾往往是在整个面部,而此人则是只yǒu眉心具备,其余de地方看起来,没yǒu丝毫刺腾存在。

  他是从远处走来,随着他de接近,那监视苏铭de九个央巫,神色都yǒu了恭敬,在zhè青年抬手一挥下,九人纷纷退后。

  “过去已经不在。”苏铭转身,淡淡de看了zh○è青年一样。

  “过去尽管不在,但当下却要把握,因为当下de行为,能决定未来。”青年微微一笑,同样看向苏铭。

  二人de目光在zhè一刻,yǒu了接触。

  “海秋部牙木,摄魂央●○è青年一样。

  “过去尽管不在,但当下却要把握,因为当下de行为,能决定未来。”青年微微一笑,同样看向苏铭。

  二人de目光在zhè一刻èqīngniányīyàng。

  “guòqùjìnguǎnbúzài,dàndāngxiàquèyàobǎwò,yīnwéidāngxiàdehángwéi,néngjuédìngwèilái。”qīngniánwēiwēiyīxiào,tóngyàngkànxiàngsūmíng。

  èrréndemùguāngzàizhèyīkè,yǒulejiēchù。

  “hǎiqiūbùyámù,shèhúnyāng巫。”青年含笑开口,收回了看向苏铭de目光,坐在了一旁de篝火处。

  “墨兄,喝酒么。”青年说着,其后立刻yǒu人快走几步到来,在他身边放下了两坛酒后,恭敬退下。

  苏铭坐在了旁边,摇了摇头。

  那青年拿起一个酒坛,打开后喝了一大口,长长de呼出一口气。

  “墨兄是从战场来de吧。”青年放下酒坛,似随意de说了zhè么一句话。

  “何出此言。”苏铭平静开口。

  “你身上yǒu我巫族血de味道,想来死在墨兄zhè位风蛮真神手中de巫族,绝不会少。”那青年声音平缓,可其话语de说出,却是在zhè热闹de部落内,如一股寒气直逼苏铭。

  -------------------

  连续三天de那种爆发,致使思路出现了严重de枯萎,今天坐在电脑面前,yǒu种一个字也写不出来de感觉。

  zhè种感觉从耳根写书以来,出现de次数不多□,但zhè是一个信号,我知道,如果我继续爆下去,继续强行去写,那么后果会很严重,不是我身体de原因,而是一段情节de崩盘。

  我食言了,没yǒu做到爆发,或许yǒu读者认为zhè几天de爆发都◇是存稿,我可以用生命起誓,三天十五更,没yǒu哪怕一个字,是存稿!!因为我发现,我就压根存不住稿子。

  今天会三更,最后一更是月底凌晨de惯例,běn月de食言de章节,我还是会补。

  算了算běn月多少更,加今天三更,82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