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44章 虎子,不哭!|求魔_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44章 虎子,不哭!


  tā已经不喝酒了,在这几年中,tā不愿去喝酒,因为tā害怕醉,因为一旦醉了,tā会去想师尊,想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小师弟

  这种想念,对tā来说是一种折磨,会让tā在午夜里流泪醒来,会让tā看着四周的暗黑与孤独,茫然中,被孤独淹没

  tā也很少去睡觉了,不愿去做梦,因为在tā的梦中,tā害怕自己会沉浸在往日的快乐里,不愿醒来,若真的无法醒来,tā害怕第九峰出现意外

  tā不再去偷窥,因为tā已经长大,因为tā已经没有了那样的心力,因为这四周,除了tā之外,再没有了其tā人,若说有,唯有天空上,隐藏的天门

  那是tā痛恨之地,tā永远也忘记不了,浩劫之时◎,天门放弃了大地,使得无shù大地山峰的弟子不得不离去,流离失所,如今也不知生死

  看着那一座座山峰的崩溃,看着那天门的降临下,这片大地的所有势力归属,看着第九峰在这冰川融化下慢慢被淹没,tā◆◎,天门放弃了大地,使得无shù大地山峰的弟子不得不离去,流离失所,如今也不知生死

  看着那一座座山峰的崩溃,看着那天门的降临下,这片大地的所有势,tiānménfàngqìledàdì,shǐdéwúshùdàdìshānfēngdedìzǐbúdébúlíqù,liúlíshīsuǒ,rújīnyěbúzhīshēngsǐ

  kànzhenàyīzuòzuòshānfēngdebēngkuì,kànzhenàtiānméndejiànglínxià,zhèpiàndàdìdesuǒyǒushìlìguīshǔ,kànzhedìjiǔfēngzàizhèbīngchuānrónghuàxiàmànmànbèiyānméi,tā永远也忘记不了,那一天,大师兄闭关之地被淹没后,tā在那里流着泪,可却只能后退,直至tā的洞府也不在了,直至小师弟的洞府也被淹没时,tā哭了

  tā无法去阻止这一切,tā只能不断地退后,只能看着二师兄的屋舍也被淹没,看着那些花花草草,一一死亡,直至整gè第九峰,只剩下了百丈

  孤独的山峰,孤独的人,tā挣扎了shù年,tā不知自己还会挣扎多久,或许……没有多久了

  虎子流着泪,坐在山峰上,看着远处的天地,看着还波澜的海水,tā的泪水多,这泪水里有tā的委屈有tā的愤怒,但多的是tā的思念

  tā明白,若非是天门中的白素对第九峰有着特殊的感情,对那失踪的小师弟有着一种情,自己将会艰难

  tā也明白白素的力量很弱,即便是白素的父亲往昔在天门权势很重,但随着shù年前发生的一幕,让白素的父亲重伤,使得其权势也大范围的跌落

  那一幕虎子不会忘记,那一★幕,与一gè叫做司马信之人有莫大的关联,没有人能想到,即便是白素的父亲也没有料到在天寒窟中的司马信,竟在大地冰川成为了海洋之时,走了出来

  走出的司马信其修为极其强大如今已然成为了天门内的强者☆之一,tā的存在,是让第九峰,陷入到了艰难的程度

  虎子流着泪摸了摸自己的后背,tā喃喃着唯有自己可以听到的话yǔ

  “师傅我快坚持不住了……大师兄和二师兄去了东荒,小师弟,你在哪里……你可知道,我们的家已经快要没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九峰的原则么……”

  “伤第九峰一草一木者,杀”

  “伤第九峰仆从者,杀”

  “伤第九峰弟子者,满部蛮士皆杀”虎子喃喃,在说这些话时,tā的泪水多,tā的内心刺痛

  “这是我们第九峰的原则……可是,如果第九峰也都不在了,我们……还在么……”虎子哭着哭着,tā这样一gè大汉,在这孤独的山峰上,其哭声回荡

  男儿,是不轻易哭的,因为那哭声很难听,因为那哭声代表了软弱,但……如果到了极限时,那哭声透出的,已经是人生的绝望

  这绝望的哭声,它不难听,而是悲伤……

  虎子默默的哭泣,直至tā的身后,传出了一声叹息,传来了一gè柔和的,让tā熟悉的声音

  “虎子,不哭……”在这声音传来时,在虎子的肩膀上,多出了一只手,一只代表了温暖,让虎子整gè人一震,颤抖中回头时,看到的那一张,tā记忆中的面孔

  “小……师弟……”虎子怔怔的看着苏铭,tā脑中一片空白,tā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虚幻,tā的身子颤抖,tā缓缓的抬起手,按住了苏铭放在tā肩膀上的手臂,使劲的握住,感受到那真实的存在,虎子忽然向着苏铭,大声的吼了起来

  “你还知道回来”

  “你知道么,第九峰已经只剩下这山尖,师尊生死未知,大师兄去了东荒寻找师尊,也音讯全无,二师兄在焦急的等待中,也因担心,离开去了东荒

  我也跟着去,可tā不让,tā让我守护第九峰,让我在这里等你,好让你知道,第九峰还在,我们的家还在”虎子大吼,眼泪流下

  “二十年了,二十年你失踪了二十年,你还知道回来么?你还知道第九峰是你的家么?你知道师尊时常叹息,神色黯淡的看着巫族的方向的那一幕么

  你知道,大师兄为何提前出关,去了巫族大地么,tā不是为了其族,tā是为了找你

  你知道么,这些你知道么
▲   你知道二师兄在你走了后,你的洞府一切都被tā整理的如你没离开时一样,你洞府外的平台上,还有tā种下的那些花草,tā当时一边种着花草,一边回头和我笑着说,说这些可以好的保护你,让你能安心的在这平台●上修行

  因为tā知道,你喜欢坐在那里吐纳,这些你都知道么”虎子激动地站起身,向着苏铭不断地大吼,如同被压抑了很久很久的人,在看到了亲人之时,完全的爆发出来

  苏铭沉默,神色悲伤,tā望着虎子,耳边传来虎子愤怒的嘶吼,tā默默的听着,直至虎子说着说着,上前一把抱住tā

  “小师弟,我想你……大师兄也想你,二师兄一样想你,师尊tā老人家,临走时明显老了很多,我知道,tā去过巫族,tā去找过你……

  可tā没有找到你,小师弟,你去了哪里,你怎么才回来……”虎子抱着苏铭,哭声说道,其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句话yǔ

  “你怎么才回来……”

  “三师兄,我回来了……”苏铭抱住虎子,轻声开口,tā的眼中,也有泪水流下

  虎子的声音越来越弱,最终整gè人倒在了苏铭的身上,tā太累了,身体,心神,这shù年的时间,tā一gè人守护第九峰,不睡觉,不喝酒,默默地承受孤独,在这一刻,在看到苏铭的这一刻,tā整gè人放松下来,就这样在苏铭的怀里,闭上了眼,渐渐传出了让苏铭熟悉的呼噜声

  抱着虎子,直至虎子的呼噜声如雷鸣般越来越大,但苏铭却没有丝毫的不耐,tā的嘴角露出了微笑,这是tā的师兄,这是可以为了tā,去不顾一切的兄弟,也是足以让tā,为之付出所有的兄弟

  tā有些憨,但不傻,tā有些特殊的嗜好,但却真诚,tā有不好的脾气,但却可以站在师弟的身前

  因为tā始终认为,自己是师兄,自己要保护师弟

  同样的,tā也会站在二师兄的身后,因为tā认为,二师兄也会如此,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这,就是第九峰

  “师兄,我回来了……你不用一gè人去守护第九峰,我会让所有对第九峰有恶意之人,让tā们自重”苏铭的目中露出一股杀机,这杀机比在摩罗岛上时要强烈无shù倍

  毕竟摩罗岛,tā是为了别人,但在这里,tā是为了师尊,为了师兄,为了自己的家

  “我会让第九峰的原则,让所有人知晓”苏铭平静的开口,扶着虎子,回到了本属于师尊的洞府内,在里面,tā将虎子放下,右手抬起在其眉心一指,送出一股温暖的气息,这股气息将会滋养虎子,让tā这些年的疲惫,得到松缓

  tā太累了,tā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睡下一次了,此刻在这睡梦中,tā的嘴角流下涎水,有微笑显露,似在梦里,遇到了很开心的事情□

  默默的看着虎子,苏铭看着其脸上的沧桑,眼前浮现出的,是tā记忆中憨厚的身影,还有带着自己躲在大石后,去偷看二师兄的一幕

  “这第九峰上,要说聪明,我和你说,小师弟,不是我虎子吹牛,▲▲我最聪明了”虎子当年的话yǔ,那得意的神情,在苏铭的脑中浮现

  “我和你说,大师兄常年闭关……二师兄最有意思了,tā总是觉得有人偷tā的花草……”

  “别出声,今晚我带你去第七峰,去看☆看那些小娘子,我和你说,小师弟,你要机灵点,我说跑时,要赶快跑”

  “tā奶奶的,敢欺负你虎爷爷的师弟,老子带你入梦”

  “小师弟,快看天上,今天师傅穿的是花衫啊……”

  苏铭看着虎子,一幕幕记忆浮现,此刻虎子翻了gè身,似觉得这样爬着睡觉舒服一些,可在其翻身的一瞬,苏铭双目立刻一凝,tā看到,虎子的背后衣衫上,有一道道干枯的血迹

  走到虎子的身旁,苏铭掀开虎子背后的衣衫,看到了虎子的背上,有一道道翻着血肉的痕迹,那是……鞭痕

  密密麻麻,其中有那么几道伤口已经结痂,但多的,却是成为了褐色的疤痕,这所有的疤痕,让苏铭看到后,洞府内立刻寒冷下来,tā的双眼露出了无法形容的寒冷与杀机

  求yuepiao,冲第一,这gè月,要去冲冲冲求还有yuepiao的魔友,拜求(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