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即墨老人


  王林暗皱眉头,正要收回鞭蛇,突然一道红色的fēi剑虚影从小剑之上浮现而出,以越本体的度,瞬间斩下

  鞭蛇立刻一分为二,化作一块块黑色木条,从空zhōng落下

  zhōng年人目露杀机,右手一翻,打出一道红光,随后两指合并,对着王林一点,顿时fēi剑一摆,剑尖对准王林,散发阴森寒气,猛地冲去

  王林眉头一皱,抓起张虎向后一甩,与此同时身子迅后退

  此时fēi剑蓦然间红芒闪耀,虚影再次出现,微微一抖便从剑尖上吐出,王林只感觉一道电光微闪,那fēi剑虚影已然临近身前

  王林面色一变,右手一翻,从储物袋内抛出一块玉简,这玉简一出,立刻化作一道半透明的蓝色光幕,这光幕出现的瞬间,fēi剑虚影已然斩下,一阵青红之色交错闪耀间,青色光幕一颤,隐现蛛网裂痕,显然承受不住

  王林深吸口气,张口吐出一道灵气,光幕顿时色泽由蓝变青,半透明的状态也变的浑浊起来

  蛛网裂痕迅恢复,堪堪挡住了fēi剑的攻击,但玉简却咔的一声,出现了一道xì微的裂痕

  “咦?”zhōng年人眼睛一眯,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阴阳怪调的说道:“看来你并非凝气期第八层,不过即便你是筑基期,也休想在我这fēi剑之下逃命”

  说完,zhōng年人单手一指,面上露出凝重之色,那fēi剑微微颤抖,发出剑鸣之声,迅退后,再次射入剑qiào之内,这次下沉到五分之二的位置,颜色由蓝转变成黑,随着zhōng年人一声低喝,那fēi剑立刻出qiào

  王林眼zhōng寒光一闪,这是他修仙之后最艰难的一场战斗,对方修为与自己一样,但法宝却颇为诡异,交战时间不长,他就已经处于下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此时一看那fēi剑色泽变黑,显然威力增,由得自周鹏的防御玉简应该无法抵抗

  他不再犹豫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顿时一个古朴地玉符缓缓地升起停顿在王林身前这玉符一出现立刻散发出磅礴地气息

  这玉符正是刘文举送给王林地保命法宝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张口喷出一口灵气双手掐诀迅一指一个个微小地金色符号蓦然间在玉符上fēi快凸起

  王林神色未变冷眼盯着zhōng年人目zhōng杀机涌现

  zhōng年人眼zhōng瞳孔猛地收缩略一犹豫最后狠狠地一咬牙张口又吐出两个金珠金珠瞬间变成丝状钻入fēi剑之内

  此时那把黑色fēi剑颜色略带金点在半空盘旋一圈后带着强烈地呼xiào声破空般冲向王林一圈圈黑色地漩涡隐现fēi剑四周

  王林眼zhōng寒光越加浓郁,不顾冲来的黑色fēi剑,单手一指身前玉符,徒然间玉符上金色符号闪耀不断★,一个个符号从玉简上透出,排列一行,一共是九个符号

  此时黑色fēi剑破空而来,王林手掐法诀,只见三个符号迅一闪,成品字形出现在fēi剑四周,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电光,连接在三个符号之间,形成一□●个困牢,阻止住fēi剑的攻势

  那fēi剑如同困兽一般,发出强烈的剑鸣,在里面不断地冲来冲去,每冲击一次,三个符号都会金光闪烁

  zhōng年人终于面色大变,失声道:“这……这是丹宝?□

  所谓丹宝,王林从司徒南那里听说过,凡是由结丹期高手制作的法宝,统称为丹宝,自然的,若是由圆婴期高手制作的法宝,则称之为圆宝

  zhōng年人立刻眼露惧意,大手一抓,隔空抓住剑qiào,立刻向后退去

  王林冷笑,双手法诀一变,顿时剩余的六个金色符号,一字排开,冲向对方

  zhōng年人眼zhōng惧意重,一边迅后退,一边从储物袋里连续抛出数个玉符,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丝逃跑的机会

  这些玉符刚一出现,还没等发挥功效,便在这金色字符的冲击下,纷纷爆裂开,没有起到半点阻碍的作用

  zhōng年人露出绝望的表情,惊声道:“道友,在下是即墨老人坐下弟子……”

  没等他说完,金色字符已然临近,第一个字符闪电一般印在他的胸口,zhōng年人面色一红,胸口迅塌下,喷出一口鲜血

  第二个字符随之而来,zhōng年人七窍流血,胸口无声无息间被穿透

  第三个字符紧追印上,zhōng年人身体轰然间碎裂,连同他的储物袋,一起化作fēi灰,只有那把剑qiào,并未损耗半分,从空zhōng落下

  王林深吸口气,单手一指身前玉符,只见剩下的三个金色字符去势一顿,立刻退后,重融进玉符内

  另外困在三个字符zhōng的黑色fēi剑,随着zhōng年人的身亡,冲击的频率立刻降低,最终慢慢停了下来

  王林伸手一收,三个字符颤抖几下,其zhōng两个消散掉,只有一个收王林召唤,回到了玉符之上

  王林珍重的把玉符放回储物袋,这玉符本来只有一次攻击,但他闭关的这四年,在司徒南的指导下,把这玉符的攻击一分为九,虽然威力不如之前,但胜在可多次使用

  做完这些,他深呼口气,额头依然见汗,这种恶斗,是王林自修仙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次,他目光闪动,引力术化作大手,抓起剑qiào与fēi剑,拿在手zhōng仔xì查看

  “王林,刚才不是老夫不出手,而是我圆婴精华有限,不能随意浪费,再加上你毕竟日后需要独自成长,多一些生死之间的战斗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司徒南的声音,少见的严肃

  王林点头,没有说话,而是颇有兴趣的摆弄手zhōng宝贝

  “这fēi剑颇为古怪,刚才那小娃娃根本没发挥出它真正的作用不过相对于这fēi剑来说,真正的宝贝其实是那个剑qiào”司徒南解释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