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悼劫


  王lín一直盯着持有自己魂魄玉简的修士,在对方三人要捏碎玉简的瞬间,他二话不说张口吐出一道绿光,绿光一shǎn间,瞬息斩向对方

  绿光一出,顿时四周寒气逼人,与王lín性命相修的血炼□飞剑,在王lín修炼黄泉升窍决体内灵力异变后,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一丝“极”的含义,不知不觉中在飞剑上展现

  飞剑上的寒气极为霸道,四周花花草草被这寒气一冲,顿时变成冰晶,就连旁边的那些筑基初期◎□飞剑,在王lín修炼黄泉升窍决体内灵力异变后,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一丝“极”的含义,不知不觉中在飞剑上展现

  飞剑上的寒气极为霸fēijiàn,zàiwánglínxiūliànhuángquánshēngqiàojuétǐnèilínglìyìbiànhòu,yěsuízhīfāshēnglegǎibiàn,yīsī“jí”dehányì,búzhībújiàozhōngzàifēijiànshàngzhǎnxiàn

  fēijiànshàngdehánqìjíwéibàdào,sìzhōuhuāhuācǎocǎobèizhèhánqìyīchōng,dùnshíbiànchéngbīngjīng,jiùliánpángbiāndenàxiēzhùjīchūqī◆修士,也均都是在一瞬间身体变得僵麻,表皮肉眼可见的迅结晶化

  持有王lín魂魄玉简的修士,立刻吃了一惊,来不及捏碎玉简,连忙后退,但让他做梦也没想到,那绿色小剑居然嗡的一声,在他面前失去了踪影☆,一愣之下修士连忙祭出防御法宝,但已然来不及

  飞剑出现在对方身前一米处,绿光一shǎn,刺入修士喉咙,穿透而出,一道血箭飚出老远,修士不敢置信的捂着脖子,缓缓倒下

  王lín身子一跃,隔空抓住魂魄玉简,顺手扔入储物袋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用电光火石来形容最为恰当,此时其余两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已经捏碎了魂魄玉简,一股粉色的烟雾从碎裂的玉简中飘出,如同浪涛一般,成环形向四周●激荡而去

  尸阴宗弟子存放尸傀的棺材,一个个在碰到粉色烟雾的瞬间,立刻不约而同的从棺材内传出“呲呲”的声音,就如同是有人躺在棺材里,用双手指甲不断地刮着棺木一般

  再看那些筑基期的弟子◇jīdàngérqù

  shīyīnzōngdìzǐcúnfàngshīguīdeguāncái,yīgègèzàipèngdàofěnsèyānwùdeshùnjiān,lìkèbúyuēértóngdecóngguāncáinèichuánchū“cīcī”deshēngyīn,jiùrútóngshìyǒuréntǎngzàiguāncáilǐ,yòngshuāngshǒuzhǐjiǎbúduàndìguāzheguānmùyībān

  zàikànnàxiēzhùjīqīdedìzǐ,一个个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捏碎玉简之后,那两个筑基后期的修士,看都不看王lín一眼,以极快的度冲向即将溃散的巨门内

  二人一shǎn而入,紧接着,巨门彻底消散,化作点点晶芒,慢慢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lín二话不说,迅退出老远,遥望尸阴宗弟子所在的位置,沉默不语

  此时呲呲声越来越大,突然其中一个棺材盖子猛然间碎裂开,一双乌黑的手爪,直挺挺的冒出,并且随之传来厚重的喘息声

  慢慢的,一个全身长毛黑色长毛的干尸,从棺材内坐起,双眼散出绿光,它扭头打量一下四周,最后目光放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主人身上

  眼中露出嗜血的寒芒,它猛然间跃起,厉叫一声,一把抓住他的主人,鼻子狠狠的一吸,顿时那名筑基初期修士,身子颤抖起来,皮肤以极快的度萎缩,变成一丝丝白色的气体,飞快的钻入尸傀体内

  与此同时,那尸傀身上干枯的肌肉,立刻如同注入了活力一般,慢慢鼓胀起来

  没过多久,那修士已然皮包骨,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再看那尸傀,已然恢复了人形

  紧接着,尸傀再次一吸,修士惨哼一声,身子歪倒,气绝身亡,一缕黄色的气体,悠悠◆然从尸体上飘出,被尸傀大手一抓,直接塞进嘴里

  很快,尸傀的身体,迅改变,头发重长出,身体上黑色的毛发渐渐脱落,几乎是转眼间,他变的与之前修士一摸一样

  与此同时,一个接一个的棺材盖,▲陆续的碎裂开,一双又一双尸爪,从棺材内伸出,这些尸傀一出现,立刻跃起,冲向各自的主人

  并不是全部的尸傀都这样,大约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尸傀,在爬出棺材后,茫然的看着四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王lín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凡是吞掉修士的尸傀,最终全部拥有了差不多筑基后期的修为,看着眼前这十多个怪物,王lín头皮发麻,小心翼翼的后退

  就在这时,陆续的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之间那些吞噬完成的尸傀,一个个变成了各自主人的样子后,纷纷把目光投向剩余的那些尸阴宗弟子,不约而同的一拥而上

  血肉纷飞,腥风扑面,王lín二话不说,转身迅离开

  走出老远后,王lín面色阴沉的站在谷内一处密lín外,尸阴宗的毒辣,他算是见识了,若是自己在那修士没捏碎玉简前阻止了,恐怕自己现在就会成为那些怪物的裹腹之物

  冷笑几声,王lín深知这决明谷内危机四伏,赵国正魔两道的门派,几乎全部云集在此,有关域外战场的事情,王lín不打算参与,准备找到出口离开这里,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寻找阴寒之地,闭关修炼,提高修为

  于是接触修真界,王lín就越觉得身边处处危机,一个不小心就会送命当场,但既然踏上了修仙之路,若要想安全的走下去,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

  同时天逆珠子所需要的木属性材料,也是王lín目前放在心里的重点

  正思考着,蓦然间王lín猛地退后几步,唰的一声,一道黑光从他刚才站立之地一shǎn而过,与此同时一阵桀笑从密lín中传来

  “小子,躲的挺快”一个身穿华fú的青年,慢悠悠的从密lín内走出,面带笑容的盯着王lín,上下打量一番,又道:“哪个门派的?”

  王lín神色如常,冷言道:“尸阴宗”

  华fú青年一怔,笑道:“尸阴宗?传闻尸阴宗的弟子随身都会带着一口棺材,你的棺材呢?”

  王lín看了对方一眼,皱起眉头

  那青年冷哼一声,右手一指,一把黑芒出现在他指尖之上,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尸阴宗,留下你的储物袋”

  王lín眼中寒光一shǎn,神识一扫,发现密lín内还有三人,他没有说话,后■退几步

  青年看到王lín后退,脸上露出轻蔑之色,右手一点,顿时黑光一shǎn,对着王lín胸口心脏处射去

  王lín眉毛一挑,袖子一挥,引力术化作一只大手挡在身前,黑光撞击在大手上,□tuìjǐbù

  qīngniánkàndàowánglínhòutuì,liǎnshànglùchūqīngmièzhīsè,yòushǒuyīdiǎn,dùnshíhēiguāngyīshǎn,duìzhewánglínxiōngkǒuxīnzāngchùshèqù

  wánglínméimáoyītiāo,xiùzǐyīhuī,yǐnlìshùhuàzuòyīzhīdàshǒudǎngzàishēnqián,hēiguāngzhuàngjīzàidàshǒushàng,冲进几寸后,消散一空

  王lín冷淡的看了青年一眼,神识中发现密lín内的三人正飞快向这里逼来,他不愿与对方纠缠,迅后退

  青年脸上微怒,对方虽然与自己一样都是筑基初期,但他身后跟着三☆个师兄,其中有一个可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他们四人没有与天道门其他人同行,而是另有打算,准备暗自行动,趁这次机会杀人夺宝

  要知道这次的争夺赛,各自门派纷纷撒下大量法宝给筑基期弟子,以便提高实力 ■
  此时眼看对方是一人,青年不由得升起了杀人的念头,现在眼看王lín后退,他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顿时一把八寸长的尺子飞出

  这尺子通体翠绿,出现后立刻散发出浓郁的香味,青年深吸口气,二话○不说一点翠尺,顿时尺子一动,嗡的一声,一只硕大的黑色灵芝,从尺子上冒出,灵芝一出现,顿时脱离尺子,飘在半空

  青年表情凝重,快从储物袋内拿出一物,抛出,只见红光一shǎn,一只通体血红的毒蜂,以极快的度冲向灵芝,几口之下便把灵芝吞噬完

  它的体积,顿时大了几倍,犹如拳头大小,厉鸣一声,冲向王lín

  这一切说来缓慢,但实际上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王lín眼中寒光shǎn烁,绿色小剑瞬息一shǎn,出现在他面前,向着毒蜂冲去

  毒蜂嗡鸣一声,颇有灵性的在飞剑刺来的瞬间,向旁边一躲,但就在这时,飞剑蓦然间在原地消失,出现时已经逼近青年,电光火石间,从他胸口穿透而过,带起一腔鲜血

  华fú青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暴毙而亡

  青年一死,半空中的翠尺立刻失去了光泽,掉了下来,王lín引力术大手一探,抓住尺子以及青年腰上的储物袋,迅离开

  毒蜂在半空盘旋一圈,迅向王lín遁走的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三道人影迅冲密lín内冲出,这三人二男一女,其中一男面色阴沉,扫了眼地上的尸体,咬牙喝道:“追”

  此时此刻,远在赵国北部的边陲小镇,来了两个不之客,其中一人脸型枯瘦,身穿黑袍,双目开阖间阴毒之色shǎn过

  在他的身边,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修士,这修士年纪颇大,脸上皱纹极多,但却有种飘逸之气,从其身上散发而出,与黑袍老▲者的阴沉,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时他正站在镇外,手中拿着一面古色镜子,不断的打量,手中掐算不止

  “启明道友,算出来了么?”黑袍老者声音充满萧杀之气,冷声道

  修士眉头一皱,★说道:“藤化元,你既不知那人姓名,也不知长相,只凭借一丝诅咒之力,让我如何寻找?”

  那黑袍老者,赫然就是藤化元,他盯着修士,一字一字的说道:“启明道友,老夫不惜开罪无锋谷,取来域外战场的资格令牌,就是为了你的天算之术,你若能帮我找到那人的至亲,一切要求,只要我藤化元能做到,绝不皱一下眉头”

  修士沉默少许,叹了口气,说道:“罢了,我尽力就是,不过藤道友,冤有头债有主,还望你少生杀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