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结丹(一)


  祖窍、气海、丹田,分别有一个寒丹,三丹合一,就是打破三穴的平衡,致使三个祖窍寒丹下沉,与气海寒丹融合,这就是初步融合

  若是做到这一步,接下来就是下沉到丹田,与最后一个寒丹交融,此三丹合一,有一定的几率可以突破至结丹期,形成真正的金丹

  wánglín静静的坐在石室地道内,在这不大的空间里,此时密布着浓郁的阴寒之气,他双目紧闭,神识归体,心神沉浸在体内祖窍穴

  他第一步要做的,是在体内破除祖窍,致使寒丹下沉

  三丹归一的难度很大,这一点wánglín之前只是略有所知,但此时他却深刻的体会到了其难度若用“很大”二字来形容,实在太过轻描淡写,实际上,其难度◎应该是难以想象的无比巨大

  单单这个破除祖窍,wánglín就已经静坐尝试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来,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冲刺,那祖窍四周有一股无形的阻碍,任凭他如何冲击,都无法撼动半分

  修●炼黄泉升窍决的要求是祖窍、气海、丹田三穴必须碎立三次才能结成寒丹,其难度随次递增第一次只能说有难度,这第二次则是难度很大,至于这三次,那就是困难无比,现在wánglín要做的事情,实际推算来说,就等于◎是让祖窍穴第四次碎灭这难度,可想而知多次冲击无果,wánglín改变了方略,他不在冲击,而是慢慢的磨耗,慢慢的,那层无形的阻碍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薄了不少

  不过这种以体内líng气不断摩擦☆所引起的疼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即便是笔墨也难以形容,每一次摩擦wánglín的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头大地汗珠挥如雨下,他身体外的衣衫,从坐下那一刻起就从来没有干过

  三丹合一若没有绝大地毅力,是不可能完成的,不过wánglín最不缺乏的,就是毅力,当年参加恒岳派测试时,他的毅力就颇令人动容在恒岳山地石阶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若不是资质缺乏,凭借当时的毅力,绝对可以被恒岳派看好并重点★培养,可惜,这一切现在早就随着恒岳派的覆灭烟消云散,一去不复返

  wánglín的毅力惊人,他忍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终于在经历了三个月的摩擦后祖窍穴破灭

  拳头大小地lán色寒丹,慢慢◇的从祖窍位置下沉随着它的下沉,一丝丝从其上蔓延出的细密散絮///如同一条条细线,延伸到wánglín的体内

  寒丹每下沉一分那些细线就多出一丝,最终寒丹下落在气海穴外,与内部的第二个寒丹仅隔一穴wánglín深吸口气,毫不犹豫的开始了第二次的摩擦

  又是三个月过去,气海穴终于在一阵啪啪声中,消散一空,与此同时两个寒丹猛烈的撞击在一起,wánglín只感觉身体“轰”地一声,一股恐怖地▲力量立刻从寒丹撞击之处产生,疯狂的在他体内爆发

  wánglín地面色,刷的一下立刻苍白无血,咽喉动了几下后,喷出一口血雾,这血雾刚一出现,竟然立刻变成了寒霜,挂在四周地洞壁上,形成一片片红色■的冰晶

  血雾喷完,wánglín身子一晃,储物袋内立刻飞出八块下品líng石,这八块líng石出现后撞击在一起,化作líng粉按照某种轨迹落在他身体外,形成一个诡异地符号

  这符号wēi一闪烁,便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把黑色的飞剑从储物袋内飞出,绕着wánglín转了一圈后,安静的飘在半空,魔头的虚影,在飞剑上一跃而现

  它先是看了wánglín一眼,脸上露出犹豫挣扎之色,但很快,wánglín隐藏在他体内的神识,发挥了作用,魔头蓦然间升不起半点反噬的念头,怪怪的在四周防范起来

  wánglín做完这些,脑袋一歪,一头栽在地上,他只来得及在昏迷前,摆下一个防御阵法

  说起这阵法,wánglín前段日子做了不少瞬发类的简易阵法,以备紧急使用魔头一边在四周徘徊,一边偷眼看倒地的wánglín,心底再次挣扎起来,暗道:“我要不要和他拼了?恩……他应该不是装的……不好说啊,这家伙太狡猾了……唉,我到底要不要和他拼了呢?可一旦要是没拼过,那后果……”魔头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连忙把这念头抛在脑后

  一天后,被他抛在脑后的念头,慢慢的又回来了,他目光闪烁,看着wánglín,心底再次挣扎:“和他拼了?这可是最好的时机啊,一旦错过,老子以后恐怕再没机会了……不行,这wánglín狡猾的很,他怎么可能不防备我呢,自己昏倒了还把我放出来,这解释不通啊”魔头狠狠的摇了摇头,盯着wánglín恶狠狠的继续想到:“我才不上当呢,你继续装”

  上去拼了的想法,又一次被他扔在了脑后

  又过了一天,魔头眼巴巴的望着wánglín,内心再次蠢蠢欲动,◇他低吼一声,心底暗道:“拼了,死就死,我看这家伙不像是装的,拼了,拼了,拼了”

  他双眼通红,身子迅扑出,向着wánglín扑去,防御阵法对他没有任何作用,被魔头直接穿过,扑到了wánglín□身上//

  但紧接着,魔头连连惨叫,身子呲呲的冒出青烟,隐有消散的痕迹,他一边迅后退,一边惨嚎道:“我就知道这家伙狡猾,怎么可能会不担心我反噬如此轻而易举的把我放出来,这天杀的,什么时候在我体内留下的神识,我……我以后可怎么活啊……”魔头捶胸顿足,哀嚎不已

  经历这把事后,魔头认命般乖乖的蹲在墙角,呆呆的望着对面的墙壁,脑子里悲愤不已

  在第三天,wánglín清醒了,他坐◆起身子苦笑不语,他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三丹合一的难度,两颗寒丹融合时产生的毁灭性寒气,是融合的关键所在

  这寒气不能让其宣泄离体,否则融合失败但若不宣泄他地身体则会承受不住wánglín面色阴晴▲不定,沉默不语

  究其根本,还是他的身体无法承受寒气,但wánglín很不解,在他之前修炼黄泉升窍决地前辈,是如何三丹合一的?远了不说单单说司徒南,他也修炼黄泉升窍决,他又是如何成功的?

  wánglín苦思不得其解,而且这点司徒南也从未提过

  “如何才能让自己的身体,可以承受那寒气呢?”wánglín喃喃自语,许久后暗叹一声,目光投在角落内地魔头身上

  魔头在wánglín苏醒后,就一直小心翼翼的偷眼看他,此时见wánglín目光扫来身子立刻一颤连忙说道:“我一直在护法,没有半点松懈”

  wánglín大手一伸抓住魔头扔进飞剑内,起身跃出了通道离开了石室

  在李慕婉的房外,wánglín向内看去李慕婉半趴在丹炉旁的石桌上,呼吸均匀,正在酣睡丝绸般的秀发被她随意的别再头上,落下几缕绕在耳间,俏脸wēi有红润,有种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地味道

  一身紫色的衣衫裙菲,穿在她的身上,好似画中娇娥般皓如凝脂,让人忍不住怦然心动此时此刻,一旁的丹炉冒出丝丝白气,这一幕顿有种仙容,般般入画之感

  再加上这石室内李慕婉女子精心的装扮,四周洞壁挂满一些她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青绿色藤支,那种般般入画的感觉,加浓上几分

  一股药香隐隐传来,wánglín深吸一口,头脑立刻清晰几分

  他看了许久后,慢慢收回目光,转身看向下一个石室,这石室内一半的位置种植了大量的药草,另一半则放置了一些非炼丹类材料,其中蛟龙地半块头骨,赫然就在其中

  蛟龙地尸骨太长,尤其是头骨是巨大,若是全部用来布置九离尸骨阵有些浪费,所以这头骨,wánglín之前有一次出来让李慕婉留下一些

  吩咐了这事后,他便开始了三丹合一望着小半块头骨,wánglín沉吟起来,这头骨的颜色透出一股紫意,看起来不像是骨头,反而像是某种晶体,想必是蛟龙体内特殊地构造形成

  wánglín正观察着,忽然心神wēi动,转过身,没过多久,只见李慕婉朦胧惺忪的打着呵欠,走至石室外,她惊异地看了wánglín一眼,睡意顿消

  这段日子李慕婉的▲心境,在慢慢改变着,她开始常常胡思乱想,生怕wánglín对她兽性大发,毕竟修炼死咒术地人,往往都擅长采补元阴

  但后来,她发现这wánglín几乎每天都在闭关,李慕婉在这之前一直认为她哥哥李▲奇庆在修炼上极为勤奋,但看到wánglín后,勤奋这两个字,立刻在内心里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在她看来,wánglín已经是筑基大圆满的假丹修为,再进一步就是结丹期,可这结丹期又岂是那么好过度的,距李慕婉所知,火焚国几千年来最快结丹的修士,十七岁筑基大圆满,但是到结丹期,却是用了三十年的时间这人正是火焚国的始祖,第一个元婴期修士,把整个火焚国从二级,生生的提到了三级

  可她看wánglín的相貌,最多也就是二十许岁想要短时间结丹,根本就不可能当初wánglín对她说的,结丹后会送她离开,这话她心底苦笑了许久,暗叹等对方结丹,恐怕没有个几十上百年,无法成功心底是对wánglín产生了一丝讥讽,暗道若是想留人,直接说就是,何必故弄玄虚

  “你……你练功,到了瓶颈?”李慕婉犹豫了一下,望着wánglín双眼,轻声问道她的魂血掌握在对方手里,若是对方对她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这个问题,在她脑中已经思考了许久今日她看对方眉头一直紧皱,不由得想到了修炼死咒术需要经常吸纳三气,否则功法会停滞不前很容易出现瓶颈她心底计算,对方回来后已经陆续闭关数月这数月未碰女性,未杀人,现在很可能死咒术出现了瓶颈

  wánglín不知道李慕婉心里的想法,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

  李慕婉心里咯噔一下,退后几步,面色再次苍白,她挣扎了少许,最后暗自咬牙,惨笑道:“你……我只答应为你炼丹若是……我……我死也不会从命”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wánglín诧异的扫了李慕婉一眼,转身望着头骨,平淡的问道:“这蛟龙头骨,怎么是这种颜色?”

  “蛟龙体内一身是毒,这骨头变成紫色,不足为奇”她抿着红唇,低声说道

  “一身是毒?”wánglín一怔仔细的打量头骨一番

  “蛟龙生前体内剧毒一旦死亡,毒素却能改变身体变成至宝古书曾云,蛟生身毒蛟死身宝蛟龙最毒的是其骨髓,但当它死后最珍贵的也同样是骨髓”李慕婉声音越来越冷,表情渐渐平淡

  wánglín盯着蛟龙头骨,一语不发,脸上阴晴不定,沉思起来,他口中喃喃自语:“一身是毒……这蛟龙体内蕴含剧毒,自身为什么不受影响……”一丝líng光在他脑中闪过,这líng光来地快,去的也迅猛,wánglín刚刚抓到一丝头绪却又立刻迷茫

  李慕婉冷淡地扫了wánglín一眼,看到他眉头越皱越紧,露出苦思之色,忍不住说道:“这蛟龙生前体内都是毒素,血肉,骨头,五脏六腑甚至连唾液都蕴含剧毒,自然不会受其影响……”

  wánglín脑中闪电般划过一个念头,这念头越来越清晰,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眉头渐渐舒展开,最终久未言笑的他,蓦然间大笑起来,他大手一抓,蛟龙头骨立刻收入储物袋内

  “既然我的身体无法承受寒气,那么就让身体完完全全地变成寒气,如此一来,自然可以承受”wánglín深吸口气,转过身望着李慕婉,大步向她走去

  李慕婉面色越来越苍白,退到墙壁处,身子轻颤,惨然一笑,正要自断心脉之时,wánglín忽然说道:“我结丹之日,定是送你回洛河门之时”

  说完,他头也不回,转身走出洞府,身子一跃,冲出大阵,转眼间消失不见

  李慕婉完全呆住了,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种种念头如泉水般涌现,最后顺着墙壁坐在地上

  wánglín土遁之术全力展开,目标指向尸谷刚才李慕婉的话,为他拨开云雾,这一次,他有十足的把握,让三丹融合

  他度飞快,三天后,来到了尸谷外,驾轻就熟般露出身影飞了进去,一路从第一谷飞到十三谷,在十三谷外,他深吸口气,毅然的踏入而进

  十四谷内,地面一层lán色冰霜,wánglín踩在上面,一丝丝寒气从脚下传出,钻入他的身体中wánglín踌躇少许,猛地右脚轻踩,在土遁术的作用下,身子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随着下沉,阴寒之气越加浓密,大约沉下百丈后,wánglín不得不停了下来,他的身体已然冻僵,这庞大的地阴品质的阴寒之气,让他最多只能下沉到这里,若再往下,不仅是身体,即便是líng▲魂、神识,都会被瞬间冰冻成碎

  至于这十四谷地下到底有多深,最底层具体有什么玄妙,这一点wánglín无暇去猜测,他尽量保持自己的心跳,慢慢挪动身子成盘膝状

  “三丹不融合,誓不出谷”◇wánglín心中默道,深深的闭上了双眼

  春去秋来,时光如梭,三年一晃而过

  火焚国的火兽之灾,四级修真国派下人来,最终三个化神期高手,耗时九天,彻底收服了所有火兽,把这些火兽祭炼重合在一起,炼出一个中品líng级火兽,带回四级修真国

  líng兽之间的等级,有着森严的划类,分为异、líng、荒、仙四个阶位,每个阶位分为上中下三品

  被天逆珠子吸收地火líng,是半只脚踏入荒阶地次荒兽,若是按阶位排,应该是上品líng级巅峰它的子孙则统统都是下品líng阶上中下三品之间地差距有多大,由此可见一斑若不是那火líng正处于虚弱期根本就不可能被轻易吞噬

  要知道一个líng级上品巅峰,就相当于是化神大圆满中、下二品分别对应修士元婴大圆满、结丹大圆满

  那只死去的蛟龙,就是一只中品líng兽

  火兽之灾虽除,但火焚国实在支付不起清理境内燥热◇líng气地代价,只能静等时间流逝以此慢慢中和燥热地líng气

  与宣武国地战斗,一直在持续,只是过百人地战斗几乎很少发生,大都是几十人之间的小型斗法渐渐的,火焚盟站稳了脚步,割据了大约三分之☆一后实在没有余力继续前进,于是稳定了下来

  至于两国修士之间的斗法,也由开始地生死搏杀,最后演变成两国弟子赚取战斗经验的试炼地,这对那些之前开拓中,死在战场的双方弟子来说,这是一种颇为无奈的讽刺

  再说wánglín,沉入十四谷下百丈后,他便如老僧打坐般沉寂下来他的心跳慢慢的降低,随之而来地则是无穷无尽的极阴之气,从他的全身每一处位置钻入进去扩散到血肉之中

  慢慢的,极阴之气越积越多半年后,他的身体四肢血肉,已经变成了lán色,隐有晶化的迹象这半年,他的心跳,一共跳动了9837543下他的身体,下沉到一百八十丈

  又过了半年,他的躯干五脏六腑,全部被极阴之气侵袭,四肢地血肉出现结晶,双手双脚甚至已经彻底地变成了lán色的晶体,仿佛稍wēi敲打,便会化成碎块一般这半年,他地心跳下降到487659下他的身体,下沉到七百三十丈

  又是半年,晶体蔓延到四肢,放眼看去,他地双臂双腿,全部成为lán色的晶体,甚至连里面地骨头都能清晰看到他的躯干,也开始出现结晶迹象心跳,半年跳动3865下身体,下沉至一千四百六十丈

  再过去半年,他的身体,除了头部外,全部成为lán晶,心脏已经被冰冻住,停止了跳动此时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三千六百七十二丈

  两年过去,第三年的中旬,wánglín的头部,慢慢的变成了lán晶在这一刻,wánglín生命的气息全无,真正的达到了黄泉升窍决的要求--黄泉之境

  他的身体,下沉到七千九百七十九丈,出现在一片深lán色的空间内,在他的四周,密布着无数巨大的líng兽尸骨,这些尸骨不知为何,尽管在这极阴之○地,肉身仍然消散不见,只留下一具具密密麻麻的骨海

  骨海内,毫无例外的,每一具尸骨的颜色,都是lán晶之色

  wánglín处在骨海之中,静静的坐了半年,这半年内,他用一个月的时间恢复▲心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恢复神识,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感应到三颗寒丹

  之后,祖窍寒丹与气海寒丹,慢慢的撞击在一起,毁灭性的寒气再次出现,这不过这寒气与wánglín身体内目前充斥的极阴之气相比,◇稍显wēi不足道

  轻而易举的,两个寒丹融合在一起,密不可分,渐渐凝结成一体

  紧接着,融合之后的寒丹继续下沉,来到了丹田穴,丹田穴外的无形屏障,仅仅阻拦了半柱香的时间,便立刻层层瓦解▲,全部破碎寒丹下沉,与丹田寒丹撞击,过刚才十余倍的寒气,立刻涌现,这寒气浓度极高,但仍然差上wánglín体内的极阴之气少许,慢慢的,三颗寒丹,完成了融合,交融在一起

  只不过它的颜色,并非金色,而是一种死气沉沉的灰色

  wánglín不知道,他所修炼的黄泉升窍决,因为天逆珠子的原因,再加上产生了极境,所以有了一丝不同,他所经历的难度,可以说从所谓有

  黄泉升窍决之所以被称之为结丹度最快,正是因为其反走捷径,先以寒丹融合形成丹胚,再以líng气冲击,最终化成金丹,进入结丹期

  他现在,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只差最后的líng气冲击,不过结丹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达到,这最后的冲击,并不是十拿九稳,它存在一定的失败率

  一旦失败,丹胚会立刻碎掉,只能从头再来

  下面的话,请大家看一看-

  接下来到了,之后的一系列情节耳根已经构思好,请大家拭目以待最近身体状态不好,坐时间长了,腰很痛,有时候站起来要扶着墙好一会,才能移动,本来以为是老毛病,养几天就好了,可昨天去医院,照完CT,医生说是腰间盘突出,属于腰5骶1间盘唉,我才30岁

  这和写书没关系,是我以前捞下的病根,不过现在每天写书,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真的有些吃不消,每天9000字我真的做不到,真的

  我只能保证,我每天6000字,不会少,如果我这段日子物理治疗有效果,我会多写的,我一定会的

  这本书,我没想过最终能保持在书前十,即便是进了,我想最后也会掉下来,尤其是现在后面三本,都是只差三十来票就追上来了本来之前挺不甘心的,这本书订阅还好,是我现在月票的几◇十倍,无奈连续大半个月的要票,效果甚wēi,我心也淡了,掉就掉,想必命运注定,仙逆前十无缘,既然命运如此,我也认了,我能改变wánglín的命运,却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毕竟还是凡人一个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