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结丹(二)


  三寒合一,dān胚已成,接下来需要的,就是与身体的融合,若是不产生排斥,那么经过灵力冲击、神识酝养之后,始结成金dān,进入结dān期

  灵力的冲击,这就需要天离dān来增加成功率,●王林蓦然睁开双眼,他的身体,自头部以下迅出现一丝丝裂痕,这裂痕越来越大,很快便在一阵咔咔声中密布全身

  随着他身体一动,那些裂痕立刻加快的分裂,渐渐有几块剥落,王林慢慢的站起身子,全身猛烈的一抖,裂痕碎片顿时如同被狂风吹扫般,哗哗的大量落下

  他身上的衣服,也在这剥落中化为飞灰消散一空,只留下蛟龙内甲略有残破的穿在身上

  王林静静的站在原地,眼睛重闭上,xǔ久后他睁开双眼,一道蓝色的寒光在目中闪过,他的拳头渐渐握紧三dān合一,虽然在境界上只能算半只脚进入结dān,但他的黄泉升窍决却是已然大成

  一团蓝色的火焰,从dān胚中冒出,顺着他右手的经脉流到指尖,无声无息的渗出,此时此刻,在他的右手三寸之上,一个散发蓝芒的火焰,静静的燃烧着

  它的燃烧,散发出的不是热量,而是寒气,这团蓝色的冰焰,就是黄泉升窍决的精髓所在-----黄泉之炎

  这黄泉冰焰一现,王林脚下的地面上厚厚的一层蓝色晶体,立刻散发出白气,隐有消融地迹象王林右手挥动,冰焰立刻消失,白气渐渐消散,地面的蓝晶在白气散后,露出一个凹点

  王林暗惊冰焰的威力,四下看了看,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套衣服换上后他的目光在那些兽gǔ上凝聚了一会儿,陷入沉思当中一炷香后,他盘膝坐下,一拍储物袋,蛟龙头gǔ立刻飞出

  盯着头gǔ,王林目光闪动他接下来准备去一趟南斗城,换取dān炉,随后让李慕婉炼制天离dān,虽然三年地时间一晃而过,但凭着与其魂血的一丝联系,王林知道,李慕婉并未有任何危险

  不过在看到四周冰封的无数兽gǔ后,王林的想法有了一丝改变,战神殿地炼器术重点要求的就是反应炉

  之前那次失败后他的手中再没有了灵兽头gǔ,当初他让李慕婉留下蛟龙头gǔ也正是打算炼制反应炉,只不过中间因为三dān合一的事情耽搁再加上王林还是心理没有把握,一旦失败那么想要再寻找灵兽头gǔ炼制,太过费时费力

  可现在,但他发现四周尽是兽gǔ后,制作反应炉的想法立刻再次涌现,他深吸口气,脑中回忆炼器玉简上关于制作反应炉的方法,不大一会儿,他又拿出玉简,再次看了一遍

  他双手一拍,伸开时丝丝灵线晃着波光,渐渐出现在两掌之间,王林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双手同时向上一抛,灵线立刻飞起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双手再次合十,如此循环周而复始,慢慢地,他身前的灵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最终化作一道灵绸,散发出阵阵粼粼之光

  做完这些,王林松了口气,制作反应炉的第一步,抽丝拔茧,算是完成现在就需要考验炉胚是否能承受灵丝的熔炼

  他一点蛟龙头gǔ,灵丝化成的绸子迅一绕,贴在了头gǔ上,王林定气凝神,密切观察,只见灵绸慢慢融入到头gǔ之中,头gǔ的颜色,由紫色渐渐变淡

  但没过多久,头gǔ突然发出咔咔之声,接着从灵绸包裹之处出现裂痕,最终砰的一声,整个头gǔ化成碎块,掉落在地,只留下灵绸尚在半空,散发出阵阵灵力波动

  王林暗叹一声,但紧接着目中露出不甘心之色,他目光一扫,身子一跃而起,抓住半空中的灵绸,迅来到一处巨大的兽gǔ旁,向下一按这兽gǔ约长五六百丈,gǔ头散发出灰白之色,它地头gǔ也是极大,比之刚才废掉地蛟gǔ几乎不相上下

  灵绸融入的瞬间,立刻从兽gǔ穿透而过,王林一怔,再次尝试一番,灵绸没有任何阻拦,从兽gǔ◆上透过

  王林盯着兽gǔ,目光闪烁,这兽gǔ外表被一层蓝色地冰晶包裹,看起来就如同是水晶一般,他右手一抓,捏在gǔ头上,微一用力,gǔ头发出咔咔之声,但却没有断裂

  王林沉吟少xǔ,收▲手一挥间,黄泉冰焰从手心飞出,这冰焰刚一接近兽gǔ,立刻一阵阵白色的气浪从兽gǔ上散出,冰焰越是接近,气浪越多,包裹其上地蓝色晶体,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消散,最终全部消失,露出其下灰白色地兽gǔ///

  王林不假思索,抓着灵绸向下按去,这一次,灵绸直接绕在了头gǔ之上

  但过了半炷香后,兽gǔ颜色变换了三次后,砰然间,碎裂成灰灵绸飘出,丝线少了很多,灵力略弱

  王林眉头皱起,这●反应炉的制作难度,远远过他的想象,想必战神殿的炼器术之所以掌握的人很少,与这反应炉有极大额关系

  旁人哪怕得到一个灵兽头gǔ已然是莫大的机缘,可制作反应炉的要求是以刚刚死去的灵兽头gǔ为佳,以强大的灵兽头gǔ为优若是灵兽死去多时,用它的头gǔ几率就要降低很多

  当然,若是能弄到荒兽的头gǔ,不论是否刚刚死亡,那几率都会增大数倍

  这么一来,难度自然大增,蛟龙刚死之时,王林自讨若是立刻炼制,说不定成功率会大一些,但他当时心思根本就没fàng在炼器上,想的都是尽快结dān

  王林轻哼一声看了眼四周无边无际的gǔ海,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灵兽地gǔ头,他计算不出

  “我就不相信,这么多灵兽兽gǔ炼不出一个反应炉”王林目光一闪,双手合十拉出灵丝,补充到灵绸中后,抓起灵绸再次按在另一具兽gǔ上

  一炷香后,兽gǔ再次碎裂

  如此接二连三,王林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碎了多少个兽gǔ,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补充了上百次灵绸

  他的眉头,越来越紧最终王林身子一跃,站在半空,冷眼四下一扫,随后抓着灵绸在身体外甩开,灵绸立刻化作一圈圈涟漪,在王林身体外转动

  他的双手不断的合十,拉开,每如此一次,便有一些灵丝出现融入到灵绸之中渐渐地,随着王林的度越来越快灵丝如雨般融入,灵绸的大小渐渐的增长起来

  他身体外地灵绸涟漪,也随之变大王林并未停留,一口气把全身的灵力全部化成灵丝,随后立刻喝了几大口灵气液体,再次转化

  时间渐渐过去,他身体外的灵绸涟漪越来越大,已然扩散到百丈之外

  “还是不够”王林目测了一下gǔ海的范围,内心默道,随后再次喝下灵液,继续转化,慢慢的,涟漪再次变大,最终化成千丈大小时,王林深吸口气,低喝一声,双手抬起,神识跃出控制灵绸涟漪向下狠狠的按去与此同时,冰焰是随之而出

  只听连续地轰轰声中,他所按之千丈内,兽gǔ如同巨浪涨潮般,掀起层层gǔ灰,一片片连灭不绝的gǔ灰之浪,所过之处没有任何gǔ头可以抵抗,纷纷化为飞灰,加入到gǔ浪之中

  在这其中,还夹在这无数白气,渺渺间看去,极其壮观白气散后,千丈内空无一物王林一咬牙,再次以灵液转化出千丈的灵绸,换个方向又一次按去

  gǔ浪翻滚,白烟过后王林眼中瞳孔猛地一收,只见一具常人大小的小兽尸gǔ,孤零零的在千丈的空白地中

  王林面露喜色,身子一沉,立刻飞去,在那小兽兽gǔ外,他凝神看了少xǔ,这是一具看起来极其平凡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尸gǔ

  gǔ头的颜色略白,略微纤细,看起来极其普通,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指天,灵绸顿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向着小兽头gǔ按去

  头gǔ地颜色立刻变换,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变换了九次后,只听咔地一声,头gǔ脱离了脊椎,慢慢的从地面飘起

  灵绸已经完全地融入其内,颜色变换九次后,头gǔ的外形渐渐改变,最终变成碗状,阵阵灵力波动,从其内散出

  王林抓在手中,查看起来

  战神殿炼器术,来历莫测,传闻中是与天道术同时被战神殿祖先发现,后人分开修炼后,曾花费心神研究这炼器术,最终分门别类,这才整理出一套步骤,其中炼器术中地反应炉,被划分为十品

  品阶越高,效果越好区别品阶的方法也很简单,在反应炉制作出地一刻,颜色变化几下,就代表的是几品

  “九品”王林喃喃自语,心底略有遗憾,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又有这神秘的gǔ海任意使用,居然还是没有练出十品的反应炉

  不过九品总比没品强,王林拿出炼器玉简,再次凝神查看一番

  ■王林并不知道,那玉简上也没详细介绍,即便是目前战神殿炼器殿的殿主,那位元婴期修士,也仅仅只是有一个六品反应炉罢了,其余几个为数不多的反应炉,统统都是三品以下

  王林的之所以是九品,这与那具看似◆普通的兽gǔ,有着直接的关系,这兽gǔ,是这片gǔ海内,极为罕见的一具荒兽兽gǔ

  荒兽死亡后,它的gǔ头与其他灵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若非对此有研究者,轻易无法辨别

  王林心神从玉简内▲收回,他凝神沉思少xǔ,战神殿的炼器术,讲究三个过程分别是:调、融、合调比开化,融若磐体,合犹挂角

  王林定气凝神,眼都不眨一下从储物袋中翻出一些材料,一一扔进头gǔ反应炉内,这些材料是玉简内●记录的一些炼器材料,王林当初在熟记后倒也在自己地储物袋内找出了一些

  鸡血石,灵力催化后可产生高温

  紫月藤,作为植被的一种,经过天罡木的催化后,可起到分解的作用

  天罡木,是一种木属性材料其作用是腐蚀

  这三种材料,王林储物袋内均有,虽然数量不多,但炼器应该够用,没得到炼器玉简前,王林一直对这些取自域外战场地材料一头雾水,并不认识,但现在,最起码他对炼器的材料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

  把紫月藤fàng在反应炉内每fàng入一段,他都用兽gǔ在里面捣碎同时灵力探入融在其中随着紫月藤fàng入的越来越多,一股粘稠的紫色液体渐渐在反应炉内积累

  盯着反应◆炉内,王林嘴里喃喃自语似乎在计算着什么,不大一会他目光一闪,向炉内弹入一滴自己地血液

  在这一瞬间,反应炉内立刻冒出几个气泡,王林不慌不忙散发神识,凝聚反应炉上,灵力平缓的流入

  反应◎◆炉内,王林嘴里喃喃自语似乎在计算着什么,不大一会他目光一闪,向炉内弹入一滴自己地血液

  在这一瞬间,反应炉内立刻冒出几个气泡,王林不慌不忙散发神lúnèi,wánglínzuǐlǐnánnánzìyǔsìhūzàijìsuànzheshíme,búdàyīhuìtāmùguāngyīshǎn,xiànglúnèidànrùyīdīzìjǐdìxuèyè

  zàizhèyīshùnjiān,fǎnyīnglúnèilìkèmàochūjǐgèqìpào,wánglínbúhuāngbúmángsànfāshénshí,níngjùfǎnyīnglúshàng,línglìpínghuǎndeliúrù

  fǎnyīng炉的作用,炼器玉简内有过详细的介绍,介绍中曾说,这种炼器手法,剑走偏锋,它是以反应炉来作为一个载体,通过它,炼器师可以操控其内的材料进行改变

  王林深吸口气,他犹豫了一番,迅拿出天罡木,轻轻的捏碎后洒入反应炉内//

  紫色液体立即冒出一个个气泡,散发出一股刺鼻地味道,接着,王林拿出唯一的一块鸡血石,扔了进去

  做完这些,他面露凝重之色,双手掐诀,飞快打出几道灵光,渐渐的,反◆应炉内的液体凝结在一起,形成一个紫色的圆qiú

  王林沉吟少xǔ,右手一挥,圆qiú一分为二,其中一个飘起,一个沉入反应炉中

  在王林的控制下,飘起的那个圆qiú慢慢升高,王林沉吟片刻▲○,双手分别按在眉心与胸口,微微用力,顿时一口紫府灵气从体内逼出,被他吐了出来,这灵气一出,立刻钻入圆qiú内

  战神殿炼器术的第一步,调,到这里算是完成,接下来是第二步,融

  这融,需◎要的是器胚,王林一拍储物袋,一把把大大小小地飞剑,迅飞出,一共三十五把全部拿出,一一抛在半空

  王林一指其中一把飞剑,那飞剑立刻射出,刺在圆qiú上,慢慢地,剑尖融化,最终整把飞剑都融了进去

  接下来,剩余的三十四把飞剑一一在王林地操控下,融入到圆qiú内,最后,圆qiú内闪现七彩光芒,明亮刺眼

  整个过程从fàng入第一个紫月藤到现在,一共持续了近2个时辰,两个时辰王林一直全神贯注,此时他不但没松口气,反而加凝重,盯着圆qiú少xǔ后,他从储物袋拿出黑色飞剑

  这飞剑可以说与王林患难与共,从最初的获得,伴随他斩杀张虎师父,接着又饮了藤厉之血,最后随他大战决明谷,直至肉身破灭神识被司徒南带走,这飞剑因此剑胚破碎,唯有一丝剑灵因为与王林血炼,这才被交融在神识中得以幸存

  之后王林为它找过数次胚体,但均都效果不佳,此时地胚体,这把黑色的飞剑,已然在几次瞬移进攻中变得凹哇一片,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

  王林右手抓住飞剑,手掌在上面轻轻摸过,一声剑鸣立刻自飞剑内传出,紧接着一道虚幻地剑影,慢慢自飞剑上飘起,悬在王林身前与此同时,魔头也从飞剑内遁出,远远的飘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四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林深吸口气,大手一抓,圆qiú立刻飞进,他一咬牙,心念一动,那飞剑虚影没有半点停顿,立刻冲入圆qiú内

  王林的神识瞬间散出,紧紧的包裹住圆qiú,战神殿炼器术的最后一步,合就此展开

  时间慢慢过去,圆qiú慢慢被拉长,渐渐凝固,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声龙吟自其内散出,一把晶莹剔透,流光四溢的水晶飞剑,慢慢幻化在王林面前

  这飞剑一现一道灵力地漩涡顿时出现,在王林身边转了几圈后,猛地融入到飞剑内,王林望着水晶飞剑,xǔ久之后他大口一张,飞剑化作一道水晶光芒飞入他口中

  魔头一怔,搓了搓手,强笑道:“这个……你把它吞了,我以后住哪?”

  王林抬头看了它一眼,右手一挥,蛟龙筋自储物袋内飞出,他伸手在反应炉内一刮,之前沉入其中的那个圆qiú飘出,王林目光一闪龙筋立刻飞入圆qiú内

  祭炼一番后圆qiú越来越小,最终再次化成龙筋只不过这龙筋的颜色,变成了金黄色王林看了魔头一眼,魔头立刻怪怪的钻入其内

  右手一召龙筋落下,王林凝神看了少xǔ,收入储物袋内,抬头望着上方地蓝晶色墙壁,右手上伸,黄泉冰焰立刻出现,他身子一蹬,顿时飞去

  势如破竹般,从地底数千丈之下直冲而出,他的度太快,再加上黄泉冰焰的破坏力,这么一冲之下,整个尸谷外的地面立刻晃动起来,那些正在谷内寻找兽gǔ地修士,一个个面色大变,隍隍然不知所以,纷纷飞离尸谷,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剧烈

  有几个眼尖的修士立刻看到,在十四谷的方向传来一阵轰鸣,紧接着一个黑影一冲而起,瞬间飞入上方的迷雾,消失不见

  xǔ久之后,这些修士才一个个迷惑的看着十四谷,种种猜测慢慢传开,最终甚至流传出尸谷内沉睡这一具万年尸体,这尸体沉睡至今,突然苏醒,这才引起尸谷剧动,那飞出地黑影,实际就是这具修炼成精的尸体

  王林飞出后,没有任何停留,迅向着南方飞去,按照之前从桑木崖那里得到的信息,南斗城就在极南之处,距离尸谷约有三十万里

  王林心知自己炼器已然耗费了一些时间,所以他度飞快,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换到dān炉,炼制天离dān

  两天两夜后,王林目光所及之处,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这城池极大,远远看去一眼望不到边际,这就是号称修魔海内九百九十八城之一的南斗

  之所以名叫南斗,缘于此城城主之名,城主南斗,拥有元婴期修为,其手下高手无数,可谓是一方霸主

  基本上修魔海内,能拥有一城,即代表一定身份,城主是拥有赫赫之名狗扑之下,便是大大小小的门派,这些门派的实力不一,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一城之主来的威严

  好在南斗城城主,自五百年前失踪,方圆百万里之内,犹如无头之龙,使得大小门派得以发展,出了几个诸如斗邪派的大型门派

  南斗城,是成为了修魔海地一个无主之城,被几个大型门派联合执掌不过南斗城毕竟属于修魔海偏僻地外围边缘,资源贫瘠,灵脉缺少,元婴期修士一般不会屈身来此,这就造成,方圆百万里之内,没有元婴期修士,至于结dān期,则是众多

  曾经有人预言,若是此地能出一个元婴期,那么理所当然会成为的南斗城主

  在这五百年,也不是没有元婴期来此想要霸占成为城主,但每次均都是留不了多久,便无法忍受此地稀薄地灵气与贫瘠的环境,一一fàng弃

  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元婴期修士愿意来此了,毕竟修魔海内城池近千,没有必要留在这个尿不拉屎地南斗城

  此时的南斗城,被诛天教、灭魂门以及天一道教三派联合执掌,斗邪派虽然有资格入主,但三教联合之下,硬是让它无法进入寸步

  毕竟三派分掌与四派分掌,有着很大地不同,也没有人短视到坐看斗邪派灭掉其他门派从而座大,所以三派在这点上,态度是完全一致

  交纳了十块下品灵石,获得了进入的令牌后,王林匆匆的走进南斗城,他的目标直指城东的炼器阁

  炼器阁有三层,每高一层,其内的法宝便昂贵数倍,王林来到这里时,一层有七八个修士,正在与几个跟随的伙计讨价还价

  晚了,好在赶上了,实在对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