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怦然心动


  “真是麻烦”青衫老嘀咕一声,抬头冷yǎn看着赵传良,喝道:“老夫bú愿杀生,给我滚”其实八极魔君这话倒也bú假,他此时的确bú愿杀生,尸阴宗的神秘,在他yǎn中比之四、五级修真国还要可怕$$

  bú到万bú得已,他bú想与之产生没必要的仇隙,尤其最让他憋气的,是这打斗还并bú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一个与自己根本就bú相干,只bú过有利用价值的一个小辈

  赵传良盯着青衫老,瞳孔为之一收,刚才对方随意的一挥,便化解了自己的攻击,这让他暗自xīn惊,从火焚盟那里传来的消息,赵传良看了后,已经对此人评价一番,之所以把宗内元婴期都叫来,就是为了防止此人出面

  可现在一看,对方的修为尚在他猜测之上,赵传良沉默少许,沉声说道:“前辈,此人与我尸阴宗一件至关重要之事有所关连,我今日,必须要把他带走”

  青衫老暗叹一声,xīn道这小子怎么这么麻烦,你说你招惹谁bú好,怎么偏偏招惹这尸阴宗呢若是能选择,他真想大袖一甩走人,bú再参与进去

  可现在已无选择,相比较得罪尸阴宗,一旦他进入那地方有所收获,那么即便是得罪了,也没什么关系

  而且看马良那小子刚才的自己会出手,想到这里,他xīn底虽说恨意bú少,但却多多少少有一丝赞赏

  要说这修魔这人xīn底有些想法倒真是与常人有所差距,王林如此做法,八极魔君认为正该如此,若是换成他,也定然会这么做◇

  此时听闻赵传良话语八极魔君眉头微皱,看了王林一yǎn,bú冷bú热的喝道:“你又怎么招惹尸阴宗了?”

  王林扫了yǎn半空中来势汹汹的尸阴宗众人,平淡的说道:“bú知道”

 ◎ 赵传良目光如电,盯着王林,沉声道:“bú知道?焚金山脉上杀我尸阴宗弟子,你敢说bú知道?”

  王林yǎn皮一翻,说道:“我还是bú知道”说着,他看都bú看对方一yǎn,dāng着对方地面打坐吐纳起来,bú过暗地里,王林已经做好了若是青衫老bú出手,土遁进入修魔海的打算

  赵传良冷笑,看向青衫老沉声道:“前辈,此人杀我尸阴宗弟子bú说是把来我尸阴宗夺舍之人,四级修真国天罡国天罡宗弟◇子许lì国擒住,赵某花费了极大的代价,亲自去了一趟五级修真国从天地老人那里买下此事,定然bú会出错”

  青衫老面色有些难看阴沉道:“天地老人……”

  “天地老人修为通神,以之事就是这叫■☆做马良之人,杀了我尸阴宗弟子擒住许lì国元魂”赵传良说着,右手一挥,身子蓦然间消失在原地

  他身后的四个元婴期修士,也一同消失,出现在八极魔君身前至于赵传良,则是现身王林上空,手中一团黑色雾气●,蓦然间向下拍去,与此同时,阵法内的那些结丹期修士,齐声低喝,阵阵古怪地音符从其口中一一咏出,阵法迅晃动,以极快的度突然间四散开,lì刻把四周方圆万里之内,全部笼罩住

  八极魔君目中寒光乍现,他身子一晃,lì刻由一变二,分身凭空出现在赵传良与王林之间,张口一吸,雾气全部被其吸收口中

  “放肆”分身大喝一声,右手上突然出现一个翠绿葫芦,一拍之下,葫芦口的木塞lì刻掉下,一股庞大的推力,顿时从葫芦内宣泄而出

  四周可见一圈圈空气波纹从葫芦口内散出,这波纹越是扩散,范围就越大,赵传良dāng其冲,面色lì刻微变,身子一晃之下与那四个阻拦在八极魔君身前的元婴修士,连连瞬移后退,回到大阵之内

  青衫老yǎn内寒芒渐重,他声音低沉,缓缓说道:“老夫许久未开杀戒,以至于几个元婴初期修士都敢在我八极魔君面前放肆,今日这马良,若老夫lì刻去你尸阴宗,来个灭门”

  说着,他左手向上一抓,lì刻化作一只仿佛小山般的大手,如同捏碎孩童玩具一般,只听咔嚓一声,尸阴宗的传送阵,lì刻轰然碎裂,变成一股环形的能量波动,砰的一下向四周散开,仿佛滚滚云浪被推动一般,犹如万马奔腾,轰轰声中,传开老远

  阵法中除了那五个元婴期修士面无血色的闪躲开外,所有结丹修士,全部在这波浪中,身体连同身后地黑木棺材一同化为飞灰

  赵传良身子一颤,盯着青衫老,苦涩的说道:“前辈修为高深,但若与我尸阴宗为敌,实属bú智以前辈的见识,定然对我尸阴宗有所了解,但我可以告诉前辈,你所了解的,只bú过是冰山一角,赵某再次奉劝前辈,bú要与尸阴宗为敌,否则即便前辈是修魔内海七梅之城的城主之一,也难逃一死”

  八极魔君面色阴沉,尸阴宗他bú愿得罪,所以刚才这五人他没有下杀手,至于那些结丹期修士,他杀之前也以神识扫过,没有一个是被夺舍地肉身,所以才毫无顾忌的杀了干净

  “此人老夫有大用,否则才bú会管这等烦人之事,你等走,错过今时,老夫断bú会阻拦”青衫老眉头微皱,缓缓说道

  王林一直冷yǎn看着场面变捏碎传送阵时,他神色虽如常,但内xīn却是一震,这八极魔君先是拍碎火焚盟护山大阵,现在又是轻松捏碎尸阴宗传送阵,其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层次,王林xīn底猜测,隐约有了一个让他呼吸为之一滞地答案

  其实这答案他很早之前就有所猜测,从被对方在修魔海追击的一刻起,所遇一切事情,无bú显示出对方高深莫测的修为

  化神期

  这八极魔君的修为,很有可能是到了化神期,否则地话,bú可能轻描淡写般,做到这些事情

  在听到赵传良谈及修魔内海七梅之地后,王林lì刻留意起来,默记于xīn,他的双yǎn,在老衣衫底部地七朵梅花上看了一yǎn

  赵传良沉默少许,冷冷的盯向王林,缓缓说道:“马良,尸阴宗远你地想象,得罪了尸阴宗,是你这一生最大的错误”说着,他身子一闪,在原地消失

  他身边地四个元婴修士,也是冷冷的扫了王林一yǎn后,消失bú见

  王林沉默,dāng日若bú是尸阴宗弟子出手在先,且是使出了杀招,他也bú会杀死对方,而且dāng初若是放任魔头逃走,定会引起一系列没必要的麻烦,所以这才起了杀xīn

  可修真界,讲究的弱肉强食,尸阴宗就仿佛是一个庞然大物,它说你错,你就是错,是对,也依然是错

  王林深吸口气,他行事依然很小xīn了,可还是避免bú了惹下麻烦,这一切,其实说白了还是修为,若是他修为与八极魔君一样,那么即便是杀了一人,想必也没多大干系

  在这一刻,王林对于结婴之xīn,前所未有的坚定,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回赵国找藤化元也好,他必须要结婴成功,否则的话,这一切,只是镜花水月,一场幻梦罢了

  八极魔君回身看向王林,声音阴沉,开口说道:“小家伙,老夫这是第二次帮你了,●之前即便有些误会,也足够抵过,这一次进入那地方,希望你bú要玩弄一些没必要的xīn机”

  八极魔君现在对王林的xīn机,通过这几日的接触,已然有所了解,再加上之前的追击,此时在他看来,这马良端●是一个修魔的好料子,尸阴宗的事情他一听便能分析出dāng时的情形,通过此事可以看出,此人xīn狠手辣,胆大包天

  其在修魔海内,身中万魔百日诛杀令,把所有追杀之人硬是生生的杀到闻名变色,谈之xīn惊的地步,由此可见此人做事果断,冷酷无情

  在他刚刚追出修魔海时,此人居然敢留飞剑埋伏,是让他难得流血,可见其胆色过人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偏偏此人又会在火焚盟外借势压易举达到观看神道之术的目的,可见其xīn思慎密

  刚才赵传良出手之际,他区区一个结丹修士,居然隐有山崩于前而色bú变之定意,没有半点失神之色,冷静对答,毫无一丝慌张,可见其意志坚定

  除了这些,八极魔君是想到自己耗时三年,这才擒住此人,期间种种,唯有用狡猾如狐来形容此人,才为恰dāng

  此人xīn狠手辣,胆大包天,做事果断,冷酷无情偏又胆色过人,xīn思慎密,意志坚定,狡猾如狐……

  即便是八极魔君,仔细分析之下,也bú由怦然xīn动,盯着王林,目光闪动,隐有一个念头浮于xīn底

  到极限了,实在写bú动了,本打算9月第一天给大家一个惊喜,来个1万2千字,可实在做bú到了接下来还要构思情节,祝大家愉快,顺便把8月的保底月票,给耳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