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妖神血海


  神zhī地第三关,这gè与寂灭界相连接的断层空间内,)置,蓦然间出现了一gè白色的光点,这光点迅变大,最终形成一道仿佛撕裂的口子,一道椭圆形的不规则缝隙,渐渐显露出来

  从缝隙内,突然伸出带有长长指甲,满是骨刺的双手指甲的颜色略黑,其上寒芒闪烁,看起来锋利无比,至于这双手,其上皮肤长满脓包,每一gè脓包内,都伸出一根细细的骨刺

  这双诡异的手掌伸出后,抓着缝隙四周,狠狠的一撕,顿时刺啦一声,本就已经不小的裂缝,蓦然间再次变大,形成一道高约十多丈的巨大裂痕阵阵红黑交错的气体,从裂缝内立刻散出,紧接着,一gè巨大的shēn影,从裂缝内走了出来这shēn影背部明显鼓起gè包,看似仿若驼子一般

  他shēn高十丈有余,其shēn体如同双手一样,长满了无数的脓包,其中有一些已经破裂,流出充满刺鼻气味的黑色液体一根根骨刺,从这些包内伸出,看起来,此人全shēn上下,几乎所有位置,除了双臂、双腿等肢体交错zhī地外,全部都是骨刺

  一些散乱的衣服布条,挂在他shēn上的骨刺上,看起来破碎不堪,再往上看,此人面部狰狞,其相貌居然与死在第一关的孟驼子,有七八分相似,只不过他的gè头,实在比孟驼子大上数倍不止

  在他的头顶,有两只成螺旋形状弯曲的长角,一丝丝蓝色电光,在这两角zhī间闪烁,看起来,此人气势庞然,宛若那来此九幽地狱的妖魔一般他驼着shēn子,走出裂缝后,右手在旁一捏,顿时那裂缝,立刻缩小,最终化作一gè光点,猛烈的闪烁几下后,消失无影

  此妖魔抬起头,遥望虚空zhī中的某处,喃喃自语道:“主人吩咐过,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第四关,此地所有人,都要死”shuō完后,他shēn子刚要向前飞去,忽然他鼻子一耸,望着东南角方向,又自语道:“奇怪,为何我会感觉那里有股让人极其厌恶的气息,恨不能立刻过去把散发这气息zhī人生生撕裂”

  此时在他的shēn边,蓦然间出现一条游魂,这游魂看了此妖魔一眼,便直接无视,从他shēn边游动而过此妖魔看都不看游魂一眼,只是紧紧的盯着东南角,shēn子立刻一闪消失,向着那让他憎恨的气息处,飞快冲去

  顺着此妖魔所前行zhī方向,在此寂灭界的灵一端,那里正是王林神识所在zhī处,他此时望着古帝被困zhī位,古帝头顶宝塔散发的光芒,覆盖的范围在一波又一波的游魂冲击中,越来越窄,从开始方圆近三十丈,锐减到现在的十五丈

  王林化shēn成为吞魂后,已经没有了任何凡人该有的情绪,有的,只是无尽的冷静与无情,他正要吩咐游魂再次展开冲击,蓦然间猛地一扫远处西北方向,通过被起操控的游魂☆,他感受到一股剧烈的神识波动,从那里迅传来

  紧接着,受其操控的游魂,以一种游魂zhī间特殊的方法,把所看到的一幕,传递到王林的神识中

  “这……这是……孟驼子”王林大吃一惊尽管对方已◎经改变不少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此妖魔zhī人就是孟驼子

  王林收回神识阻止了游魂进攻而是向着古帝传出一道神念

  “交出此地传承zhī物……”

  古帝一怔即便是千年前来这里时他也不曾听shuō这些奇异地生物会以神念传音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立刻以神识传念道:“前……前辈我……古某不知您shuō地传承zhī物是什么?”

  古帝shuō完内心泛起苦涩zhī味他自从修为达到化神期☆后已经有好久没有称呼别人为前辈了此时叫出这二字顿觉生涩

  蓦然间他神色一动立刻接着shuō道:“前……前辈shuō地可是进入此古神zhī地地传承物品?若真是此物您实在是找错人了它在一gè叫做六◎欲魔君地shēn上”

  王林沉吟少许,远处那剧烈的神识波动越来越近,通过一路上的游魂,王林清楚的把握了对方的位置,在与古帝交谈zhī际,他也操控游魂从中阻拦与攻击

  可对方shēn体极为诡异,任凭游魂如何扑向,都无法对其产生半点伤害,这让王林心底再次一惊

  至于古帝所shuō,那传承zhī物不在他shēn上,而是在六欲魔君那里,有关这点,王林并不相信,而且即便对方所shuō☆是真,以古帝等人的心性,不可能会毫无顾忌的进入这古神zhī地,否则进入这里后,岂不是要完全被六欲魔君牵着鼻子一般,毕竟对方掌握了进入与离开此地的关键zhī物

  有关传承zhī物的事情,王林当初■最早是听端木极等人所shuō,当时他们语意不详,事后王林心底分析,最终这才得出这gè结论

  古帝敢在第二关,与六欲魔君翻脸,其内定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王林神识波纹一散,顿时四周的游魂,又一次◎展开了攻击

  古帝一咬yá,神识传音道:“老夫虽然没有完整的传承zhī物,但当初进来此地时,曾分到一gè传承zhī物碎片,这碎片内记录了一套法诀,打出后具有传送功能,只是必须在每关出口的漩涡处□使用,才可被传送出这古神zhī地,否

  ,老夫现在也不用被困在这里至于那碎片,老夫T后,便已经捏碎”

  古帝此话不假,千年前他进入此地时,shēn为当初强者一员,自然清晰的看到了传承zhī物,是得到了那套手诀,这也是他当年可以逃离此地,并且这次仍然敢再来这里的原因

  当年得到这套手诀的修士不多,zhī所以没有别人逃出,正是因为这手诀的限制,必须要在每关的漩涡处才可施展

  如此一来,前两关闯过zhī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半途而废,错过了第二关出口的漩涡,进入第这三关后,此地太过庞大,寻找进入出口无疑是大海捞针再加上担心把那些奇异神识体生物吸引来,所以神识不敢散出太远,如此一来,寻找出口,无疑是难上加难

  这手诀必须要在出口才能使用,若是入口漩涡,那么没有任何作用,zhī前在第二关出口时,由于时间紧迫,古帝来不及在漩涡内打出这手诀离开,这才无奈进入了第三关

  “你只要把我带到第三关出口,我就以这套手诀交换”古帝目光平静,但内心却暗自揣摩,他不知道对方要这传承zhī物到底做什么用处,但此时若是不给对方一gè答复,四周的游魂定然会再次攻击,到时,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王林没有再次shuō话,而是神识一动,顿时四周的游魂,再次疯狂的展开了进攻,王林心底默默计算时间,他通过游魂zhī间的感应,察觉到孟驼子距离已经不远,大约两炷香后,便可来到此地

  游魂的攻击,在王林的催促下,加剧烈,同时王林为了加快时间,是神识散开,把远方位内的游魂也全部召唤而来,加入到进攻zhī中

  古帝面色苍白,他心底猜测,自己刚才的回答,显然不是对方所要的答案,古帝一咬yá,又服下数粒药丸,维持塔光不散

  但游魂的攻击几乎无始无终,就在古帝有些绝望zhī时,他再次传出一道神念

  “我把那套口诀给你,让这些奇异生物停止攻击……”shuō完,他连忙拿出一块玉简,放在额头少许后,捏在手中,心底忐忑看着四周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王林神识一动,游魂立刻向后散开,古帝松了口气,犹豫少许,一咬yá,把手中玉简扔出塔光zhī外

  这玉简飞出后,立刻被王林的神识包裹住,他进入一扫,里面记录了一套详细的手诀

  古帝扔出手诀后,立刻紧张起来,他生怕对方收了玉简后,仍然不放过他

  王林沉默少许,四周游魂蓦然一动,再次轰然朴上,展开了进攻古帝惨然一笑,脸露怨毒zhī色,疯狂的依靠自shēn灵力,维持塔光不散

  只不过游魂实在太多,很快,塔光晃动起来,最终砰的一下,那宝塔承受不住游魂的攻击,从中裂出一道缝隙,一碎为二

  在这一瞬间,古帝shēn子突然一动,在原地消失,可惜,在十丈zhī外,古帝惨哼一声,现出了shēn形,无数的游魂扑到他的shēn上,以极快的度吞噬

  这时一gè游魂从古帝王shēn子内钻出,拿着一gè储物袋,飞到王林shēn边王林卷起后,迅离开

  这一次,他没有去找其他修士,而是向着自己隐藏肉shēnzhī处,急而去

  虚空中,古帝全shēn正迅的萎缩,其双眼睁大,面如死灰,在其体内,他的元婴不断地吐出婴火,阻止那些游魂吞噬,可是,只能阻止一时,无法让游魂退却

  即便他的本命法宝没有损坏,又或者其修为依然还是化神中期,他也没有办法抵挡这么多的游魂吞噬

  王林离开不久,那酷似孟驼子的妖魔,其整gèshēn子几乎化作一道流星,很快便来到了这里,他一眼就看到了古帝,眉头微微皱起,那让他厌恶的气息,并不在这里,他正要追寻,蓦然间shēn子一停,盯着古帝,双目闪动

  他大手一抓,古帝干枯的肉shēn立刻被他抓在手中,一抖zhī下,其内吞噬元婴的游魂,立刻被一股巨力从古帝体内甩了出来

  待全部游魂都甩出后,他右手在虚空一撕,一道空间裂缝立刻出现,此妖魔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把古帝扔了进去

  在空间裂缝出现的瞬间,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是一片血红色的世界,那里的地面,全部被血色浓浆覆盖,天空也是暗红色,如同一块被流淌出的血液浸湿的蓝布一般

  在地面的血浆中,密密麻麻盘膝坐着无数修士,他们的外形,与酷似孟驼子的妖魔极其相像,均都是头顶生角,角的数量,从一gè到四gè不等

  在这血色zhī地四周,竖立着一座座石锥,每一gè上面,都盘膝坐着一gè修士放眼望去,此地石锥极多,大小不等,最显然的,是远处一gè几乎通天的巨大石锥,其上端坐一gè红发修士,他低着头,看不清相貌,但那种狂傲睥睨的气势,却缓缓的散发出来

  古帝被扔进那里后,他体内的元婴毕竟还没有完全被游魂吞噬,此时立刻重接收了肉shēn,睁开双眼的同时,他面色立刻瞬间大变

  “赤火魔君……南狂吴败……天魔散人……你们……你们没死?”古帝大惊失色,他目光所

  ,这群密密麻麻的妖魔中,他立刻认出其中数人,这T千年前与他一起进入这古神zhī地,但却死在这里zhī人

  比如那赤火魔君,就是死在了第二关的禁制zhī山上,古帝亲眼看到他被紫色雷电轰击,全shēn化为飞灰,就连元婴,也没有逃离出shēn体

  还有那南狂吴败,他是死在了第三关,被成千上万的一拥而上,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立刻死亡殆尽

  至于那天魔散人,也就是六欲魔君的师傅,古帝当年一直紧跟他shēn后,亲眼看到,他在用传承zhī物打开通道,准备离开zhī时,蓦然间被一股极其古怪的神识攻击,没有任何抵抗zhī力,顿时死亡

  此时这些本已经死亡zhī人,却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由得让他心底一寒,蓦然间他一回头,从那正要合并上的空间缝隙内,一眼就看到了那酷似孟驼子的妖魔

  “孟驼子”古帝双眼瞳孔一收,这时,空间裂缝收拢,古帝心底警惕,放眼望去,此地修士众多,但很显然,这里的所有人,均都是无数年来,在这古神zhī地shēn亡zhī人

  “欢迎来到妖神血海……”一gè沙哑的声音,从这血色zhī地,缓缓的传来

  再shuō王林,他神识度极快,没过多久便横渡这第三关,只不过在半途时,他突然一顿,通过游魂的感应,他立刻察觉到古帝那里的异变,看到了孟驼子打开空间裂缝,把古帝扔进去的一幕,甚至那裂缝打开的瞬间,从其内散发出的红光,都被他通过游魂,看的清清楚楚

  王林沉思少许,他此时尽管有了记录手诀的玉简,不过难保古帝做些手脚,所以为了安全起见,理应寻找端木极、汪清越、六欲魔君三人,以同样的方法来索要离开zhī法

  不过现在孟驼子的出现,以及那空间裂缝内散露出的红光,让王林有种极其可怕zhī感,他果断的放弃了寻找端木极与汪清越等人的打算,而是迅向着隐藏肉shēnzhī处飞去

  一路上他时刻通过游魂感应孟驼子的位置,发现他并未向自己追来,而是向着端木极与汪清越二人飞去后,他连忙加快度,很快便回到了存放肉shēnzhī处,魔头许立国与第二魔头,安静的潜在石块内,察觉王林神识回来后,立刻飞出

  王林神识一闪,钻进石块,回到了shēn体识海内,没过多久,他蓦然睁开双眼,神识经过这一路上的滋补,已然胀大了不少

  他shēn子一动,从石块内现shēn而出,紧接着,他没有任何犹豫,向着进入第四关所在zhī地飞去

  王林面色阴沉,孟驼子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尤其是孟驼子那妖异的外貌,是让王林有种心惊肉跳zhī感,最主要的,是那孟驼子居然无视游魂的攻击

  这才是王林下定决心立刻离开这第三关的最重要原因,王林知道自己修为与那些老家伙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若非此地为寂灭界,有着很多游魂,那么他万万不可能与这些人周旋,甚至连与zhī对持的资格,他都没有

  现在,游魂对孟驼子失效,那么王林的最大优势彻底丧失,一旦与对方遇到,只有死路一条甚至对方只要挥手间,就可让其灰飞烟灭

  王林对此有自知zhī明,别看他一路上尽管占据上风,■但这一切实际上,都是因为他善于借助外力而为

  若非孟驼子当年被飓风包围,他也不可能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可现在,外力已经消失,那么双方立刻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王林即便胆子再大,也不得不果□◎断的决定,立刻离开

  王林从来不是婆妈zhī人,心里有了决定zhī后,立刻没有任何踌躇,向着第三关出口位置,迅飞去

  一路上,他甚至连游魂都不吞噬,抓紧一切时间,急而走

  其实◆若是王林肯舍弃肉shēn,以吞魂状态飞行,那么他的度可以快,远现在,这也是他zhī前为什么神识离体环游第三关的原因

  刚刚走出一半,王林蓦然停了下来,他猛地回头,脸上阴沉如水,遥望端木极与汪清越二人所在方向,在刚才的一瞬间,他通过游魂的感应,清晰的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端木极与汪清越,二人在孟驼子的攻击下,没坚持多久,便被孟驼子撕裂开的一条空间裂缝内,突然伸出的一只巨大的妖魔zhī手抓住,没有任何的抵抗zhī力,便被生生抓了进去

  那妖魔zhī手上骨刺狰狞,充满一种邪异的气息,让人触目而畏

  王林脸上阴沉不定,他shēn子再次飞遁而出,这一次,魔头许立国与第二魔头,都被他收了起来,又喝了一大口灵液,以十二分的灵力催动,迅离开

  他能感觉到,那妖魔般的孟驼子,此时正以极快的度,向着他所在方向追击而来

  王林一路上急而行,他面色深沉,心底默默计算,若是按照现在的度,他应该可以在对方追来zhī前,赶到出口所在漩涡

  可就在这时,那妖魔般的孟驼子,不知以何种方式,全shēn充满了血红zhī光,度徒然增加了数倍,瞬间便把距离拉近,而且其度不但不减,反而越来越快

  王林立刻察觉到这一

  他心底一沉,按照这样的形式发展,只要再过一炷香T3会追击过来

  而从这里到第三关的出口,则需要接近两柱香,王林神识在四周一扫,通过游魂的感应迅在附近横扫一圈,他目光一凝,盯着远处某gè位置,心底浮现一gè大胆的想法

  他略一踌躇,二话不shuō迅改变方向,位置略有倾斜,迅遁走

  六欲魔君心底一阵繁乱,他神识不敢扩散太多,所以在这第三关,一直没有找到出口,这几年的时间,他已经找了好久,最终确定,出口十有定是在这西北方向

  其实这gè方向两年前他曾经来探查过,可这里游魂的数量实在太多,他即便shēn上有那等神奇的法宝,但也不敢贸然闯入,所以这两年,他往往是过去吸引大量游魂,一一消灭后,再慢慢前进

  如此一来,度自然也就慢了,不过却胜在稳定,按照这么发展下去,早晚有一天,他可以进入第四关,成功传送到古神体内

  此时,他正引来了大批游魂,准备以手中那年轻人尸体一一消灭时,突然神色一动,他神识一直散开,虽shuō不敢散出太远,但方圆百丈zhī内,任何风吹草动,还是可以清晰的察觉

  只见一gè青年人,在百丈zhī外出现,六欲魔君一见此人,立刻一怔,但很快,便露出狞笑,喝道:“自投罗网”

  王林冷冷的盯着六欲魔君,度不减,反而快,他shēn边立刻显露出大量的游魂,这些游魂就◎如同护卫一般,保护在王林四周

  六欲魔君刚要有所行动,突然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盯着王林shēn边的那些游魂,心底一阵惊骇,这些让他小心翼翼的奇异生物,此时不但不伤害那小辈,反而露出保护zhī态,☆这让六欲魔君心底大为震惊

  于是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目光冰冷,盯着王林,他倒要看看,这该死的小辈,到底意欲何为王林在距离六欲魔君百丈外,shēn子停下下来,他刚才zhī所以让游魂在自己shēn边护体,正是为了给六欲魔君传达一gè不要轻举妄动的信号

  此时信号成功传达,对方果然没有贸然出手,王林暗自松了口气,有游魂在shēn边,他虽shuō不惧怕六欲魔君,可对方手中zhī物诡异的很,一旦纠缠起来,时间上定然来不及赶去出口,毕竟那孟驼子,已然就要来临

  王林看着六欲魔君,做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实际上心底默默计算时间六欲魔君眯起双眼,他没有王林控制游魂的手段,自然不知此时有一gè妖魔,正迅向这里赶来,所以看到王林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后,他心底虽然疑惑,但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冷笑

  若非顾忌到王林shēn边的游魂太多,他定然会主动出手,可现在,他不愿意多生枝节,于是傲然冷哼道:“这次暂且放过你,给你三息时间,给老夫滚,滚的越远越好”

  王林心底暗自数了几息后,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暗道:“就是现在”他立刻抬头对着六欲魔君一抱拳,shuō道:“多谢”

  shuō完,他立刻shēn子一跃而出,冲向西北方的游魂群中

  六欲魔君眉头一皱,正要详细琢磨,蓦然间面色一变,只见一道血红色的流星,迅从远处射来,转眼间便来到六欲魔君百丈外,现出shēn影,露出孟驼子那狰狞的高大妖魔zhī躯

  “你……你是孟驼子?你……你吃了婴变丹?”六欲魔君双目瞳孔顿时一收,他立刻判断出对方shēn上传出的阵阵气息,居然达到了化shēn后期,距离婴变,显然只差一步

  能短时间达到这等修为,只有一gè可能,那就是对方服食了婴变丹

  但几乎在瞬间,六欲魔君便把shēn前那年轻人尸体一横,盯着孟驼子,失声道:“不是婴变丹,你到底吃了什么,怎么会魔化??”

  妖魔孟驼子巨大的双眼,看了六欲魔君一眼,眼前此人,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并非首次出现,实际上无论是古帝,还是端木极,甚至汪清越,都让他有种熟悉zhī感,只不过任凭他如何回想,都没有半点印象

  不过很快,他便把这种感觉抛zhī脑后,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阴沉的shuō道:“我不叫孟驼子,我的名字,叫做妖神涂司”

  shuō着,他充满骨刺的右手,在虚空一划,顿时●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蓦然出现,裂缝内散出阵阵红芒,紧接着,一道高约十丈的血色shēn影从裂缝内钻出

  “此人交给你了,我去追下一gè”孟驼子shuō完,shēn子一跃而出

  六欲魔君呆☆呆的看着眼前zhī人,喃喃自语道:“师父……”

  --------

  实在写不动了,只能这些了……今天去医院复诊,大夫shuō比上gè月严重了,并严厉的告知,如果我还是这样不配合治疗,那么就不要来医院看了

  唉,我真怕自己有一天躺下后,醒来时发现下半shēn不能移动……因为今天大夫shuō,如不认真对待,任其发展,则会进一步引起下肢神经及肌肉萎缩,甚至导致瘫痪……(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