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天劫


  林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一动,所谓归息,实际上就)Z在修炼中被外mó入侵,从而纠结在元婴之中,使得元婴无法离体,而身体却是处于一种仿佛睡眠的境界

  此为归息

  解决此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把修shì放在一处灵力隔绝之地,让其自行驱赶外mó,从而苏醒过来,外人若是帮助,除非是修为比之归息修shì高出数筹,甚至需要高出一个大的境界,否则的话,没有任何作用

  若是长时间归息的修shì无法自行苏醒,那么元婴就会被外mó生生浸透,则顿时烟消云散,肉身也会随之腐烂

  但一般来说,归息中的修shì,大都可以苏醒,只不过修为会有所降低罢了,但总比性命丢失要强

  这归息,在修真界,并不是很常见,最起码王林到目前为止,尚没听说,有处于归息状态中的修shì存在

  邱四平说完之后,立刻紧紧的盯着王林,想从其表情上看出一丝端倪,可惜,王林的神态没有任何变化,至始至终都平静自如

  王林沉吟少许,眼中红芒略淡,看了邱四平一眼,缓缓说道:“你是如何知道,有归息修shì存在的?”

  邱四平内心松了口气,王林只要问话了,那么就表示之前所说三句之约已然解除,邱四平一点都不怀疑,若是自己刚才这三句话没有打动对方,那么此人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杀死自己

  同是结丹后期,但差距却是极大,邱四平内心苦笑,他心中隐有不甘,在他看来,对方定然是身上有什么极为厉害的法宝,否则的话,不可能会具备如此的攻击力,可以让他连反抗之力都欠缺

  此时听到王林问话,他连忙说道:“道友,此事说来话长,不如我们坐下,待邱某为你慢慢细说如何?”

  王林看了他一眼略微点头

  邱四平立刻向前飞去他脚下出现一丝丝黑雾托着他来到了山峰顶端地亭阁

  待邱四平先行后王林身子向前一送轻飘飘地落在了山峰小亭之上袖子一甩石凳上吹起一股微风把其上地一些细微灰尘吹散后他掀起下摆坐在了上面

  他虽是后行但却与邱四平同时进入此亭邱四平尽管神态如常但内心却是一秉双眼瞳孔收缩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他知道这定然是对方地警告其目地是让他晓得即便是耍些手段逃跑也定然无法甩脱追击

  事实上王林地用意也地确如此他内心对邱四平所说之事颇为留意实际上现在只要是一切与结婴有关地事情都可以吸引他地注意力

  毕竟,王林目前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结丹后期,结婴是必须要考虑的、近在眼前的大事

  一旦他可以结婴成功,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杀回赵国,搅它个天昏地暗,杀它个血流成河,让赵国的天,变成血色,让赵国的地,变成红浆,让赵国的所有修真者,永远也不能忘记那血红的一日,让赵国他所有的仇人,以其鲜血,祭拜王氏祖先

  他要让藤家全族,上至老人,下至子孙,甚至凡是与其相关之人,全部……鸡犬不留

  他要让即墨老人,死无葬身之地,让其全部弟子,纷纷惨嚎数月而亡

  他要让那所有暗中帮助藤家之人,全部得到惩罚,全部都要为此事,付出让他们无法承受的代价

  重要的,他要把藤化元,抽魂、扒皮、剔骨、融筋、削肉总之用一切他能想到的方法,来偿还这四百多年的苦与恨

  邱四平右手一翻,手中多了一个酒壶与杯子,亲自倒了两杯后,拿起杯子,抿了一口,笑道:“道友,这是修mó北海,以cán云果酿造的美酒,喝上一口,回味无穷,道友不妨品尝一下”

  王林并未催促对方回答问题,而是看了那酒杯一眼,随后拿起仔细的观察,好像其内有着什么颇为有趣之妙物一般

  这酒杯内的美酒,成碧绿色,看起来倒也晶莹剔透,煞是美丽

  邱四平抿了许久,却发现王林好像对此事没有什么兴趣一般,于是苦笑,放下杯子,缓缓说道:“道友,此话若是别人来问,邱某定然不会诉说,但道友却是不同,你我都是结丹后期,怕是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结婴,成为那◎高高在上的元婴期修shì

  至于邱某之前所说的归息元婴,实际上其中之一,就是在下的师父”

  说完,邱四平目光盯向王林

  王林又看了杯子少许,这才放下,平淡的说道:“杀师么,没什☆么大不了,在下当年也曾干过”

  邱四平哈哈一笑,说道:“不瞒道友,在下之师,当年收邱某为徒,并未谋着什么好心思,他与我大师兄,都是元婴期修shì,二人当年在闭关之时,被我暗中做了手脚,现在算来◇,已然是归息长达三十年,我计算着,他二人已然处于被外mó消散之际,此时,正是我等夺取其元婴之时,到时候,他二人的元婴,你我兄弟一人一个,服下后结婴,定然可以增加极大的把握”

  王林眉头微挑,沉□吟少许,望着邱四平,缓缓说道:“不知此事与上古禁制,又有何关联?”

  邱四平闻言苦笑,拿起酒杯一口喝尽,这才叹气道:“我那师父闭关之地,实际上是一处古修之洞府,当年被他无意得到后,便据为己有

  我之所以可以在他二人闭关时做手脚,实际上却是早就准备了多年,对于那洞府的一些禁制,邱某研究了好久,这才可以成功偷袭

  可是,那洞府关闭之后,在下若是开启,却是极为麻烦,其内禁制太多,邱某没有想到,仅仅是触发了一个招引外mó的禁制,便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结果弄到最后,一无所得,颇为得不偿失”

  王林眉头微皱,沉吟起来

  邱四平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顿时手中出现了几枚玉简,他把这些玉简放在桌上,说道:“这里面是我从那里拓印的一些上古禁制的符号,道友可以看看,以道友的禁制之术,定然可以分析出其内真假”

  王林闻言,拿起其中一块玉简,神识一扫,片刻,他又拿起另外□一块,许久之后,全部玉简都被他一一看过,这些玉简内记录了一些上古禁制,通过这些禁制来看,属于一种防守类的禁制,应该是为了守护洞府而布置

  “道友,你看如何?”邱四平在一旁问道

  王林沉◇吟片刻,抬头看向邱四平,说道:“那两个元婴修shì,分别是什么境界?”

  邱四平立刻回答:“家师是元婴初期,至于邱某的大师兄,他只不过是刚刚结婴罢了,若是道友能打开禁制,那么家师的元婴,归你所有”

  王林沉默少许,沉

  :“此事在下无法立刻决定,待我考虑几日,再与你

  邱四平也不介意,点头说道:“本应如此,邱某也需要几日来准备一些法宝,道友,你我如今可谓是化敌为友,之前种种误会,邱某在此,向道友深深的道歉”说着,此人站起身子,退后几步,对着王林弯腰鞠了一躬

  王林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一直谨慎,此人此番做作,在他看来,倒也颇为拿得起放得下

  不过以王林的心机,岂能被对方这些表面现象所迷惑,他微微一笑,算是应过,起身一抱拳,说道:“道友,既是如此,那就定在七日后此时此地,在下告之答复”

  邱四平笑容可掬,点了点头,同样抱拳

  王林身子顿时一跃,化作一道长虹,消失在天边

  待王林走后,邱四平的笑容,顿时消失,目中闪过一丝寒芒,闪烁了几下后,他身子蓦然一动,向着与王林相反的方向,驰骋而去

  只不过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此山亭阁之旁,有一个完全透明之物,把他刚才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并且在他离开之时,此物悄然无息的紧跟其后

  时间不长,王林便回到了,此mó现在比之以往,绝对是听话了数倍不止

  他现在紧跟邱四平,不管对方度多快,他都能轻松的追击而上,一边追着,他心底一边回味刚才那个黑衣人的美味

  那黑衣人是个结丹中期的修shì,废了他一些手脚,这才把其吞噬,那金丹,既然主人没问,于是便被他暗自觅下,偷偷吃了

  他盯着前方的邱四平,内心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贪意,他心中暗道,若是主人能让把这个结丹后期的修shì打的半死,然后赐给自己,那就好了

  在他看来,此人颇为狡猾,几乎是不走直

  是绕来绕去,甚至时而还停下,紧盯后方,如此一来T|来倒也不难,看着对方这般行走,慢慢的,许立国居然心有所悟,他暗道,yuán来飞行也可以有这么多花样,老子算是学会了,以后和老二比试时□,老子也这么用一用

  就在这时,突然前方的邱四平身子一顿,度立刻缓了下来,他落在地上,四下看了看,此处四周是一片荒yuán,除了修mó海本身具备的雾气之外,别无他物

  他落地后,立刻冷○◇笑起来,喝道:“道友,隐匿了这么久,还是出来”

  mó头许立国顿时一怔,他此时就站在邱四平身后,对方这一声大喝,吓了他一跳,暗道不好,被对方发现了

  他立刻就要后退,但紧接着便停了下来■◇笑起来,喝道:“道友,隐匿了这么久,还是出来”

  mó头许立国顿时一怔,他此时就站在邱四平身xiàoqǐlái,hēdào:“dàoyǒu,yǐnnìlezhèmejiǔ,háishìchūlái”

  mótóuxǔlìguódùnshíyīzhēng,tācǐshíjiùzhànzàiqiūsìpíngshēnhòu,duìfāngzhèyīshēngdàhē,xiàletāyītiào,àndàobúhǎo,bèiduìfāngfāxiànle

  tālìkèjiùyàohòutuì,dànjǐnjiēzhebiàntínglexiàlái,因为此时,邱四平已然转身,目光紧紧的向他盯来

  许立国脸露凶色,暗道老子和你拼了,若是能吞下你的金丹,老子定然会强一些,而且即便是主人问起,老子也有话说,是他逼的,老子不吞不行啊,是他先出手的

  他正要有所行动,蓦然间再次一顿,此时那邱四平,居然转过身去,看向别处,口中依然喝道:“道友,再不现身,邱某可要出手了”

  mó头许立国心底大为疑惑,暗道老子就在这啊,你刚才不是看到了么,怎么还说我不现身呢?

  他心底一气,身子一送,再次飘到邱四平身前,距离对方,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许立国内心暗道:“出手,只要你出手,老子就把你吞了,即便是吞不了全部,老子也要吞一半,你快出手”

  可是,邱四平等了一会后,居然再次转身

  这一次,反应迟钝的许立国,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身子再次飘到对方面前,看了少许后,内心立刻破口大骂,心说你这个杀千刀的,根本就没发现老子,居然耍诈

  邱四平等了少许后,终于确定四周没人,而且应该也没人跟在身后,但他仍然不放心,盘膝坐地,静等时间过去

  许立国气呼呼的在一旁飘着,恶狠狠地盯着邱四平,内心挣扎起来,暗道自己到底要不要不顾主人责备,上去与此人拼了

  此人太过可恶,居然敢戏耍他伟大的许立国,这让他几乎不能容忍

  但考虑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强压下这口气,暗道现在关键时刻,若是自己犯了错误,定然会被老二过,还是等等,等以后自己地位巩固了,绝对不受这等鸟气

  时间一晃,便过去两天,王林在这两天内,没有离开洞府半步,他一直在不断地祭炼禁幡,在其上印下无数禁制,此时他身前飘着的那杆旗帜,其◆白色的旗面上,已经密密麻麻有了无数的黑点

  大致一看,怕是不下二三百个

  这里面,每九个禁制为一组,每组之间,绝对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其作用是缤纷莫测,其实这禁幡的制作,除了材料难得之外○,制作过程并不是很难

  甚至只要随便一个会使用禁制的修shì,都可以制作的出

  只不过,这里面的学问却是极大,若是寻常修shì来制作,那么打在旗帜上面的禁制,威力定然不会很大,如此一来,即便是最终制作出了,这禁幡也不会太过强大

  另外,这禁幡其实说白了,就如同是阵法一样,要看施法者自身的构思,若是施法者连续布置下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攻击禁制,其中每组之间,没有任何相同之处,那么最终若是成功,这禁幡,可谓是一件令所有人都感觉恐怖法宝,其上蕴含的攻击,实在是无法想象的强大

  反之,若是连续布置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防御禁制,那么以此幡来防御,效果依然如故,达到一种令人乍舌的地步

  同样的,若是单一属性选择的是困敌,那么达到最高品质的九十九万后,其这方面的威力,堪称恐怖

  所以说,这禁幡的制作,最终威力的大小,全看制作者个人的意愿,当然了,这话说来简单,可实际制作起来,却是难度比之登天,小不了多少

  举个例子,九百九十九个禁制,算是小成,其中每九个禁制为一组,也就是说,需要九十九组完全不同的禁制

  可若是想要走极端的单一路线,布置九十九种完全不同的攻击或者防御禁制,这本身就具备了一定的难度,只不过若是对于禁制研究极深,倒也不是不可能

  但若是第二个品质呢,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禁制,其内要有九百九十九组,其难度一跃提高了十倍,能制作单一攻击或者防御者,顿时变得凤毛麟角

  不用说第三个品质,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了,难度是个品质的百倍,如此一来,几乎世间罕有人可以掌握如此多的,完全不同的单一属性禁制

  至于最终的九十九万,难度提高千倍,这几乎就已经是传说中的法宝了,最起码在王林获得古神记忆中,最高品质的禁幡不是没有,但具备单一防御或者攻击的最高品质禁幡,却是从未出现过

  具备单一攻击或者防御的禁幡,最多,也只是第三个品质罢了即便是第三个品质,但其威力,却是比之寻常达到九十九万的最高品质,相差无几,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高出一筹

  所以说,禁幡制作简单,但若是想要获得强大的威力,那么就太难了

  王林制作的这杆禁幡,走的不是极端路线,它混杂了攻击、防御、守护、寻物、困敌等等大部分禁制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快的把禁幡制作出来,王林知道自己在这修mó海内,随时可能会遇到生死危机,所以,他必须要以最快的度来制作一杆禁幡,尝试其威力后,再决定是否应该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制作一杆单一属性的禁幡

  毕竟他储物袋内的墨间石,一共有三块,可以制作三杆禁幡

  王林定气凝神,双手变换,再次打出一道禁制,此时他神念微动,通过mó头许立国,察觉到了邱四平的举动

  邱四平,在静静的坐了两天后,身子蓦然一动,居然凭空在yuán地消失许立国一怔之下,立刻钻入地底,最终在地底深处,寻到了邱四平的身影

  在此处荒yuán之下,有着一座洞府,洞府内不大,但却隐藏的极深,许立国顺利的钻进洞府,其外部的一些禁制,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进了洞府,他立刻看到邱四平正在一处石室内翻阅典籍,此石室内几乎就是一处书海,四周密密麻麻摆放着无数典籍,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颇为古老,甚至不是以玉简形式存在,而是刻在了竹子上

  邱四平神态颇为凝重,他小心翼翼的翻看典籍,轻拿轻放,过了一会,他面色一喜,拿着一大卷

  到一旁的石桌上,慢慢的把竹简打开后,立刻凝神查

  许立国正要上前,但就在这时,石室内蓦然间出现一层柔和之光,把他阻拦在外这光芒一闪间,邱四平立刻抬头,神识横扫一圈,最终没有任何发现,他脸露狐疑之色,目光在四周闪动不止望个不听

  许久之后,他才重低头,继续查看竹简,只不过其右手,却是一直掐着法诀,随时可以攻击

  有那柔和之光阻拦,许立国无法上前,于是便在外面,不断地向里面探望,在他这个位置,只能看到,这竹简上写着几个小字:“上古禁制……”

  过了三炷香后,邱四平眉头微皱,合上竹简,脸露沉吟之色,随后他把绣简合上,重放在书架上,又在上面找了许久,最后拿着两块土灰色的玉简走出了此石室

  在旁边的石室内,他盘膝坐下,拿起一块玉简,按在额头之上,闭目沉思

  时日一晃,七天时间已过五日,这日午时,邱四平蓦然睁开双眼,手中玉简放在储物袋内,随后右手掐印,打出一道灵光,落在一旁的墙壁上,顿时整面墙壁发出咔咔之声,齐齐向两旁移开,露出其内一座凹形之台

  只见在那台上,摆放着三尊蜡像,正中间一人白发◆飘渺,双目怒睁,眼中露出阵阵威严之色

  在他两旁,分别站着一男一女,男的双目阴沉,面色古俊,看起来约二十多岁女的则是明媚皓齿,婀娜多姿,双眼隐露一丝哀伤之色,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颇为传神
  邱四平静静的望着三具蜡像,他的目光,放在了女子身上时,眼中露出一丝柔情,但当他看向那老者与男子时,目光却是露出深深的恨意

  “老匹夫,大师兄,我终于找到了擅长上古禁制之人,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可以再次进入那里与你们团聚,这一次,那件宝贝,是我的了”

  邱四平说完,顿时狂笑起来,其笑声中隐露一丝癫狂,最后他伸出右手,慢慢的摸向女子,在其脸上仔细的摩挲,口中喃喃说道:“我会让你重复活的,即便代价是整个修mó海,我也心甘情愿”

  他深吸口气,收回右手,退后几步,再次打出一道灵光,顿时四周墙壁在咔咔声中慢慢合并

  王林盘膝坐在洞府内,通过许立国,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切,他沉吟少许,目光一闪,心中有了决断

  第二天深夜,王林在旗帜内打出最后一组禁制,顿时整个小旗,蓦然一动,其上黑点渐渐扩大,最后把正面旗帜全部包裹,此时的小旗,yuán本白色的旗面,彻底的变成了黑色

  一丝丝古老的气息,从此旗帜内散发而出,一个个禁制,在旗面上闪现不断,最终化作一个个淡金色的符号,从旗面上闪烁而出,绕着旗杆,不断地旋转攀爬,很快,整个禁幡,被那数之不尽的符号完全布满

  此时,仍然还有无数符号,从旗面内闪出,于是,一条由符号组成的线条,绕着禁幡四周,成圆形延伸开来

  与此同时,在修mó内海麒麟城之上,透过浓密的雾气,一直延伸到数十万米之上的雾气之外,在这上面,是一片星空

  此刻,星空之中,突然凝聚无数红云,这红云膨胀开来,越来越大,最后几乎达到了百里

  红云中,一丝丝污浊的气体,从其内缓缓的散出,其下的修mó海浓雾,一碰到这污浊之气,便立刻发出阵阵沙沙之声,就如同是一把火红的烙铁,碰到了冰雪中一般

  此时,修mó内海东部,一座以骷髅堆积的山峰中,蓦然走出一人,此人全身笼罩在一片死气之中,看不清相貌

  他抬起头,望着上方的浓浓迷雾,其目光仿佛可以穿透这迷雾般,看到了其上那一片红云,他口中喃喃自语道:“天劫?不可能,自从上古修真界毁于大灾难后,已经没有了天劫存在,现在的修shì,都是瞒天逆修,如何能引发天劫?难道有上古修shì没死?若真如此,那可是上好的补品啊”此人说完,身子蓦然一动,向着引发此红云之处,瞬移而去

  修mó海极西之处,此地有一处巨大的盆地,盆地中,居然存在着海水要知道现在并■非是雾气化海的季节,但此地,居然能有海水出现,可谓是极为不可思议

  这海水,此时剧烈的翻滚起来,从正中心位置,蓦然冒出多多浪花,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男子,踏着浪花,慢慢的升起,他盯着上空,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低声道:“天劫?修mó海内,什么时候还有这么热闹的事情发生了,这天劫的出现,怕是会把那些隐藏的极深的几个老怪物,全部引出来”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身子从海面飘起后,右手朝下一抓,顿时那盆地中■的海水,蓦然间发出阵阵轰轰之声,居然慢慢的飘起

  这一幕,极为让人震撼,盆地内的海水飘起后,此人立刻融进海水中,他在其内右手向前一指,顿时那海水突然间动了起来,夹杂着万钧之势,向前疾驰而去

  若是轮起度,却是比那些元婴期修shì瞬移,还要快上数倍不止,而且其越来越快,随着阵阵奔雷之声,转眼间消失无踪

  在修mó海,极南之处,一座普通的城池内的炼器宗店铺三层,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正拿着一根兽骨,滔滔不绝的对着一个筑基期修shì吹嘘

  “这位兄台,此物真的是一个宝贝,我再和你说说它第七十四个用处,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那筑基修shì,此时一脸铁青,若非是在炼器阁内不允许动手,那么他早就把眼前这个从一楼一直纠缠到三楼的老家伙一剑劈死这老头在他看来,也就是凝气期七八层左右

  尤其让他无法忍受的,则是这老头说话时,口水喷洒,这让他险些控制不住就要亮出法宝

  最后他实在气愤,一扫袖子,匆匆离开了炼器阁,可那老者居然还是纠缠,这筑基修shì眼看四周很多人都在看向这里,于是扔出一块下品灵石,拿起兽骨便头也不回的冷笑离开

  他已经打定主意,今夜定然要叫这个老家伙好看

  那白发老者,笑眯眯的捡起灵石,放在嘴边吹了一口,珍重的放在怀中,但就在这时,他面色蓦然一变,猛地抬头盯着云层

  我承认,今天的这9000字,是被读者“持续烤鸭”大大的三十把神器催票,生生砸出来的,如果是1万2,那我就放弃了,今天挣扎了很久,还是没有抵抗的过这个诱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陆n,章节多,作者,正版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