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极境的终点


  林眉头一皱,他的目光,在远处那老身下的巨大乌几眼,从其上传出的气息来看,与当年在古神之地通道中的那条荒兽蛟龙极为相似泡书小说网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另外zuì重要的,则是这乌龟的样子,与古神记忆中的某个生物,几乎一摸一样

  “玄武”邱四平双眼猛地睁大,其nèi瞳孔蓦然收缩了一下,他面sè一变,双手迅变化法诀,打出数道灵光,落在了船头雕像之上

  顿时整个船舟,慢慢的掉转了方向,打算从一旁斜绕过去,不与那疯癫的老碰面

  “玄武……”王林盯着那乌龟看了少许,面sè一沉,在古神记忆中,没有玄武这一说法,有的,只是一种叫做啼兽的生物

  此兽以灵气为食,其z★uì强的攻击,便是啼吼之鸣,寻常修士,只需听到一声,便立刻会体nèi灵力瓦解,成为此兽的食物

  那正在谩骂的老,此时从怀里拿出一个脏兮兮的葫芦,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后,继续骂了起来对于王林与邱四平□所乘坐的船舟,看都不看一眼

  邱四平额头见汗,他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船舟,慢慢从远处绕过老,一直飞出很远后,他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对王林说道:“此人能以荒兽玄武为坐骑,修为定然远非我等想象,看来这次修魔海异变,引出了不少深藏在此的老怪物好在他无意为难我等,否则,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王林看了邱四平一眼,面sè阴沉的说道:“未必”

  邱四平一怔,此时王林右手向前一指,邱四平立刻面sè微变,只见在王所所指的方向,居然又出现了刚才所看到的一幕

  一个站在乌龟上的老,抬头破口大骂

  邱四平沉默少许口中挤出一句话:“阵法?”

  王林没有理会邱四平而是来到船头四下打量一番他刚才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在船舟调转方向地一刻好似有一层细微地波动自那啼兽四只脚上传荡开来

  “不是阵法这是某种禁制”片刻之后王林语气平淡地说道

  邱四平面sè微沉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随即苦笑道:“以你我地修为应该不会引得这位前辈特意布置禁制?”

  王林没有说话神识暗中留意四周在他想来那啼兽之上地老断然不可能平白无故地阻止他们前行这里面怕是会有些波折

  那老许是骂累了再次喝了一大口葫芦里地酒后一屁股坐下同时目光一扫落在了邱四平地船舟之上

  这老右手一抓,顿时那船舟,迅向他飞去,转眼间,便来到十丈开外

  邱四平连忙一脸恭敬,弯腰说道:“晚辈邱四平,拜见前辈”

  那老眼皮一翻,说道:“你认识我?”

  邱四平一怔,连忙说道:“晚辈……”

  “我不认识你,你怎么会认识我,不认识我,为什么叫我前辈,老子有那么老么……这样,我和你说说我三岁那年的事情,等我bǎ这几千年的事情都说完,这样你就认识我了,话说我三岁那年……”这老头一开口,便没完没了,絮絮叨叨说了一大推后,听的邱四平一脸呆滞,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那老头才停了下来,再次喝了一口葫芦里得酒后,那葫芦已然空了,老头嘴角一撇,嘀咕道:“早知道今天要说这么多话,就多准备点酒了,这可倒好,没了,你们两个,跟我去打酒去,半路上我在和你们说说我第七十五岁那年的经●历”

  邱四平脸上一抽搐,他连忙从储物袋拿出几坛水酒,匆匆说道:“前……呃……晚辈这里有酒,您尽管拿去,不用去买了”

  老头面sè一喜,右手一动,顿时邱四平手中坛子立刻消失

  ◎王林一直沉默不语,这老的修为,他根本就看不透,而且他不善与人攀谈,此事交给邱四平,zuì为恰当

  而且此人拦截他们,到底所图何事,王林心底一直琢磨,渐渐的,他有了一丝明悟,此事定是与天劫亦或是近日来他的杀戮有关当然了,也有可能,这老所图之人,并非他王林,而是那邱四平,但王林从其神态上看,却是隐隐有种感觉,此人拦截他们,怕不是为了邱四平,而是为了他王林

  老拍开坛泥,闻了一口后,哈哈笑道:“以残云果酿造的美酒,不错,小家伙你挺合老夫胃口,怎么样,做我徒弟如何?”

  王林nèi心一沉,这老绝不会平白无故说出此话,其后定然必有所指

  邱四平这一次,算是彻彻底底的怔住了,若说之前此人只是言语絮叨,那么现在,在他看来,这人几乎就是个疯子,哪有这么收徒弟的?

  他一时之间,仿佛脖子上被人掐住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许久之后,才苦笑道:“前辈,我……”

  老眼皮一翻,说道:“怎么,不乐意?那算了,你,就你了,你做老夫弟子,怎么样?”这老头目光一转,看向王林,似笑非笑的说道

  王林目光平静,他之前已然猜到,对方zuì终必然bǎ事端引到自己身上,于是恭敬的说道:“晚辈已有师门”

  “什么门派?”老脸上笑容依旧,但在王林看来,其眼中却是有了一丝冷意他nèi心立刻加确定自己的猜测,这一次,这老所图之人,正是他王林

  “赵国,恒岳派”王林神态如常,依旧恭敬的回答道

  老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一眼,笑容冷,说道:“三天nèi,连杀上千结丹修士,小家伙,你好大的手笔”

  此话一出,邱四平顿时面sè瞬变,他退后几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蓦然间看向王林

  王林神sè如常,但nèi心却是猛地一跳,在这一刻,他心中转动了无数的念头,从眼前这老出现后,一直到现在起所说的一切话语,纷纷在其脑中一闪而过,他深吸口气,态度加恭敬的说道:“晚辈愿拜前辈为师”

  老一怔,盯着王林看了少许后,眼中的冷意,慢慢消散,随后哈哈一笑,右手一挥,顿时打出一道禁制,印在了王林眉心之处,他笑道:“好你果然聪明,老夫就收你为弟子,你且跟我走”

  那禁制进入体nèi后,立刻化作一朵巨大的莲花,以王林经脉为枝干,血管为枝叶,血液为养分,凝聚在他的体nèi

  王林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异sè,而是沉声说道:“弟子与邱道友有约,需要助其完成一件事情,还请师尊宽限几日”

  老目光一凝,投向邱四平,邱四平nèi心挣扎少许,随后暗自咬牙,恭敬的点头说道:“前辈,

  事,还望前辈通融一二”

  老眼皮一翻,说道:“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修魔海nèi随意一个城池nèi的炼器阁,报出老夫孙癫之名,到时候老夫必会第一时间知道”

  说完,这老头再次看了王林一眼,哈哈一笑,踏着脚下啼兽,从一旁绕过,向着★远处飞去,转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邱四平沉默少许,颇为忌惮的看了王林一眼,没有询问老所说任何事情,而是沉声道:“王兄,我加快船舟的度,大概两天后,会到达那个地方,有关其nèi禁制的一切事情◆★远处飞去,转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邱四平沉默少许,颇为忌惮的看了王林一眼,没有询问老所说任何事情,而是沉声道:“王兄,我加快船舟的度,大概两yuǎnchùfēiqù,zhuǎnyǎnjiān,biànxiāoshīdewúyǐngwúzōng

  qiūsìpíngchénmòshǎoxǔ,pōwéijìdàndekànlewánglínyīyǎn,méiyǒuxúnwènlǎosuǒshuōrènhéshìqíng,érshìchénshēngdào:“wángxiōng,wǒjiākuàichuánzhōudedù,dàgàiliǎngtiānhòu,huìdàodánàgèdìfāng,yǒuguānqínèijìnzhìdeyīqiēshìqíng,就拜托王兄了”

  王林点了点头,立刻在船尾处盘膝坐下,右手一点眉心,顿时魔头许立国与第二魔头纷纷散出,徘徊在四周

  与此同时他一拍储物袋,禁幡飞出被他祭起,这一次在他的操控下,禁幡的范围只是bǎ他身子包裹住

  紧接着,禁幡化作的黑雾中,透出王林冰冷的声音:“邱道友,王某要闭关两日,劳烦不要打扰”

  邱四平立刻答应,看了一眼后,便收回目光专心驱使舟船,加快其飞行度

  两天后,二人所在的船舟,已然来到了一处荒凉的山脉处,此时邱四平回头看了王林闭关之位一眼,沉吟少许,没有打扰,而是盘膝坐下静静等待

  数个时辰后,王林身体外的禁幡蓦然翻滚,急剧收缩,zuì终化成一杆小旗被王林收入储物袋nèi

  王林的面sè有些苍白,老的莲花禁制,并不是很严密,已然被他破解了一部分,若是想要完全破解,需要一定的时间

  只不过这禁制的作用,却是被他在这两天nèi,了解个透彻,这禁制起到一个定位的作用,其范围王林分析,应该是极其广泛

  邱四平看到王林从闭关中走出后,立刻站起身子,沉声道:“王兄,下面就是那处洞府所在”

  王林点了点头,▲向下看了一眼,随后身子蓦然一飘,离开了船舟,飘在半空中

  邱四平右手打出一道法诀,落在船舟上,顿时那船舟迅缩小,zuì后化作巴掌大,被他收入储物袋nèi

  做完这些,邱四平身子迅下落,○在四周查看少许后,落在了一处山脉中段的石台上,他右手一翻,那处一块黑sè的石头,口中喷出一口金丹之气,顿时那黑sè石头闪烁乌芒

  邱四平右手一抛,那石块顿时飞起,悬在半空,紧接着,邱四平双手变化法诀,连续打在其上,顿时那石块上光芒四射,慢慢的向着山体飘去

  随着石块距离山体越来越近,只见一道道水波纹,在山体中出现,渐渐的四荡开来

  从这水波纹nèi,可以看到其nèi有一个半圆形的洞穴

  邱四平深吸口气,目光看向王林

  王林沉吟少许,神识之眼闪烁起来,盯着那水波纹片刻后,他双手在身前迅挥动,顿时三道残影之圈,从其双手中一甩而出,迅落在了山体水波之上

  在这一瞬间,山体的水波鼓包,这些鼓包不断地蠕动,或是变小、或是变大,诡异异常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双手迅在身前挥动,凝聚出一个又一个禁制残影之圈

  就在这时,突然那水波中的一个鼓泡,蓦然间碎裂,王林目光一闪,身前一道残影圈急而出,落在了破碎之点

  但接下来,却是多的鼓泡碎裂,王林双手急,一个个残影禁制,疾驰而去,分别在每一个破碎点上,都落下一个

  只是,越是往后,破碎的鼓包就越多,渐渐,王林的度明显跟不上破碎的频率,邱四平一直神情紧张,此时看到王林度跟不上,不由得心底着急,他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飞出石个黑sè石块

  紧接着,他双手连连在其上点弄,随后蓦然间弹出一块,迅落在了一个王林来不及填补的鼓泡碎裂点上

  他眼中露出一丝肉痛之sè,但很快便神情再度凝重起来,双手连连点弄,每当有王林来不及填补之处出现时,便立刻以石块补上

  王林看到这一切,目光微闪,双手的度,略有缓顿,故意露出一些鼓泡,逼的邱四平以石块填补

  zuì终,当对方的十个石块全部消失后,王林双手度再次一快,连连弹出数个禁制,只听轰的一声,山体上的那些水波,蓦然间自中间分开,露出一条可通行的道路

  邱四平面sè一喜,身子迅冲了进去,王林目光闪烁,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

  洞穴不大,进入后,其nèi有四间石室,里面灰尘极多,待王林进入后,他立刻看到邱四平,正站在其中一个石室外,面部露出狰狞之sè

  王林没有理会此人,打量一番后,现这四个石室,全部都设有禁制,他目光投在左一石室,看了少许后,现这上面的禁制,是zuì好破解的

  他略一沉吟,二话不说双手连续挥动,灵力凝聚双手,打出一道残影之圈,落在了石室之上

  顿时那石室轰然一颤,石壁慢慢的上升,王林目光在其nèi一望,顿时双眼蓦然睁大

  这石室nèi空无一物,只有地面上一个圆形的法阵,这法阵看起来年代颇为古老,但在王林仔细查看之下,组成法阵的那些符号与材料,居然保持的极为完整

  而且这法阵,王林一眼便认出,正是那种zuì少可穿行百万里之外的古传送阵

  “此阵是古传送阵,当年我师父现此处洞府时,就现了这个阵法,此阵虽然因为在石室nèi的关系,没有风吹雨打,所以保持完整,但开启古传送阵,却是需要极品灵石极品灵石,在整个修魔海nèi,邱某尚没有听到有谁拥有,所以这阵法,也就从来没有开启过”邱四平转过头,看了那阵法一眼,平淡的说道

  王林没有说话,但nèi心却是砰然心动,要知道他从古神之地出来后,zuì想要找的实际上还是有关古传送阵的描述资料,但在着,他退后几步,让出位置

  王林盯着那石室看了少许,右手一动,禁制残影飞出一个,落在石壁上,但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巨大的兽头,蓦然间从石室nèi钻出,咆哮一声,狠狠地向着王林吞来

  王林神sè如常,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禁幡飞出,他低喝道:“吞”顿时禁幡nèi蓦然伸出一只漆黑的大手,一bǎ抓着那兽头,拽入了其nèi

  紧接着,王林双手连连变化,打出数道禁制之圈,每当一个禁制之圈落在石壁上,都会由一只兽头出现,慢慢的,兽头越来越多,但这禁制,却是丝毫没有开启的迹象

  邱四平眉头微皱,他沉默少许,从储物袋nèi再次拿出四个黑sè石块,颇为心痛的看了一眼后,双手连连在其上点弄,随后蓦然一甩,分作四个方向,分别落在了石壁之上

  “王兄,我只能压制兽头十息,快”邱四平低喝道

  王林目光微闪,抓着禁幡蓦然一挥,顿时其nèi成百上千个禁制,徒然间一跃而出,疯狂的卷向石壁

  这石壁的禁制,王林没有bǎ握在短时间nèi可以bǎ其破解,于是他选择了第二个破解禁制的方法,那就是强行破除

  上千个禁制一一落在石壁之上,顿时整个石壁,◆蓦然间出现了无数个兽头,这些兽头正要挣扎的跃出,但石壁上的四个石块,此时却散出一阵阵柔和之光,阻止这些兽头钻出

  在这一瞬间,禁幡nèi的禁制落在了其上,顿时一连串的轰轰声中,洞府nèi落下大★mòránjiānchūxiànlewúshùgèshòutóu,zhèxiēshòutóuzhèngyàozhèngzhādeyuèchū,dànshíbìshàngdesìgèshíkuài,cǐshíquèsànchūyīzhènzhènróuhézhīguāng,zǔzhǐzhèxiēshòutóuzuànchū

  zàizhèyīshùnjiān,jìnfānnèidejìnzhìluòzàileqíshàng,dùnshíyīliánchuàndehōnghōngshēngzhōng,dòngfǔnèiluòxiàdà片大片的尘土,甚至这整个洞府,都开始晃动起来,出现了崩溃坍塌的迹象

  与此同时,在右一石室的石壁,被禁制打开的瞬间,两道黯淡的黄光,瞬间从其nèi钻出,顺着洞口就要逃离

  很就在这时,这两道黄光突然度一缓,变得晃晃悠悠起来,其nèi的光芒,越来越暗,zuì终几乎就要消散

  显然,迷心香散出的香气,起到的作用

  王林双眼明亮,他几乎在那两道黄光飞出的瞬间,便看清楚,这两道黄光之中,是两个双眼紧闭,身体几乎透明的元婴

  而且从其虚弱程度上看,随时可能会崩溃消散此时在经过迷心香一催,这两个元婴,是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

  王林与邱四平,几乎是同时出手,王林的度,比其快一步,他一bǎ抓住两个中那个稍强一些的元婴,抓住后,他二话不说,身子急从洞口一冲而出

  在他从洞口冲出的一刻,这洞府nèi的崩溃,开始了,阵阵坍塌的轰隆声,蓦然出现此时邱四平身子也是一闪冲出,他出来后,对王林一抱拳,急匆匆的快遁走,生怕王林对他出手

  王林抓着元婴,迅一拍眉心,顿时魔头许立国钻出,他看到这元婴后,双眼露出滔天的贪sè

  王林冷哼一声,许立国顿时全身一抖,脸上露出惧怕之sè,乖乖的身子一卷,bǎ这元婴卷住后,重回到王林识海

  做完这些,王林回头看了那坍塌的洞府一眼,又看了看已经飞出极远的邱四平,他双眼闪烁,沉吟少许,zuì终放弃了追杀此人的念头,毕竟一个元婴,对他的神识来说,已经是所能承受的极限,若是再放进去一个,那么很容易会出现魔头控制不住,从而被人夺舍的事情

  王林目光闪烁,他此时心中颇为激动,吞了这元婴,他相信自己很有可能会结婴成功,他深吸口气,压下心底的期待,迅疾驰而走

  行出一日后,王林在一处荒沙nèi停下脚步,他四下看了看,这一路上,他专挑一些荒凉之地飞行,此地方圆万里之nèi,可以说是人兽罕至,王林目光一闪,脚下一踏,身子立刻沉入地底

  在地下两千丈处,他停了下来,开辟出一个简单的洞府后,王林盘膝坐在洞府nèi,他深吸口气,右手一点眉心,顿时魔头许立国飞了出来

  王林看了许立国一眼,此魔立刻乖乖的身子一伸,露出其nèi那虚弱的就要崩溃的元婴,随后飘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王林

  王林看都不看许立国一眼,他微微闭上双眼,几息之后蓦然睁开,眼中露出果断之sè,一bǎ抓住元婴,张开吞了下去

  元婴一入体,古神诀立刻运转,如同一个巨大的磨盘一般,立刻瓦解了元婴,释放出一股庞大的灵力,这灵力顿时贯穿王林全身每一条经脉之nèi

  王林立刻停止古神诀的运转,防止其bǎ这元婴灵力,全部用在炼体之上,如此一来,在他的操控下,这磅礴的灵力,从经脉nèi迅流动,如同百川归海一般,全部向着金丹涌入

  他的金丹,顿时膨胀开来,其颜sè越来越深,大小不断胀起,zuì后●其表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丝丝裂缝

  一丝结婴的迹象,慢慢的在他体nèi出现

  但

  就在这时,从他的识海之中,极境神识化作的闪电,第一次,没有王林的操控,自行运转起来,它迅冲出识★海,突破紫府,瞬间出现在王林体nèi,向着金丹,轰然落下

  王林双眼猛地睁大,任凭他如何控制,那极境神识都不收操控,在击中金丹的瞬间,金丹砰的一声,爆炸开来

  这爆炸在王林体nèi进行☆,从金丹nèi释放出的灵力,疯狂的顺着经脉游走,与吞噬元婴后产生的灵力蓦然撞在了一起

  如此一

  两股灵力相撞所产生的冲击力,顿时冲出了王林的经7Tnèi疯狂的横扫而过

  王林□的身体,砰砰砰的被狠狠的抛起,重重的摔在地上,同时他口中一甜,连续喷出数口鲜血,面sè立刻苍白起来

  他挣扎的坐了起来,此时的王林,双眼无神,沉默不语,许久之后,他目光才慢慢有了一丝神采,他闭上双眼,nèi视体nèi后,狂笑起来,这笑声一直持续了很久,渐渐的,笑到zuì后,却是怎么听,都有一种深深的悲愤之意

  “极境神识……极境神识……极境神识……”王林双眼通红,口中喃喃自语

  他体nèi的金丹,并没有完全自爆,而是锐减到指甲盖大小

  早在之前,王林就对极境的存在是否影响自己结婴有过判断,当时他尚未完全确定,但刚才一幕,却是如当头一棒,让他彻底的明白,自己结婴zuì大的难关,就是这极境神识

  所谓成也极境,败也极境但王林却是急迫的想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在结婴的瞬间,极境神识会不受控制的进攻金丹

  他苦涩的深吸口气,闭目打坐,调养身体

  三天后,王林睁开双眼,身子一跃而出,离开洞府后,他一路展开极快的度,迅在四周寻找城池

  半个月后,王林几乎bǎ四周大部分城池nèi的坊市,都走了一遍,当然了,炼器阁,他没有去

  这些坊市中,他没有找到哪怕丝毫的,有关极境的描述

  迷茫中,王林突然脑中闪过当初邱四平所在的洞府,那里面密密麻麻的典籍,甚至很多典籍,都是以竹简的方式存在,由此可见其年代定然极为古老,以至于若是有丝毫的法力波动,就会使其碎灭,所以不能拓印到玉简之上

  想到这里,王林身子迅一动,向着邱四平当日所去的洞府位置,疾驰而走

  五天后,王林来到了那片还原,他此时不管邱四平是否在这里,如果对方阻止,那么王林定然会干净利落的杀掉

  虽然邱四平获得了一个元婴,但结婴,绝对不是短短半个月时间,就可以完成的,所以此时的邱四平,王林并不担心

  在荒原之上,王林身子一沉,落入地底,很快,他便找到了对方的洞府,至于洞府外的禁制,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困难,一路破解后,成功的进入了洞府

  王林神识一扫,邱四平并未在这洞府nèi,他没有丝毫犹豫,迅走向那间全是典籍的石室对于此石室的保护禁制,稍微耗费了王林一番手脚,在三个时辰后,被他破解,走进了这间石室

  进入后,王林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静下心来,开始翻阅查找起来

  这些竹简nèi,大都是记录的禁制方面的描述,这些全部都被王林一眼扫过,其nèi没有任何与极境二字有关的任何描述

  王林心底微沉,继续翻查起来,蓦然,他的目光投向一个竹简,这个绣简看起来极为古老,其上甚至有一些破碎之处

  拿起之后,王林打开一看,顿时他身子一颤,立刻来到旁边石桌处,轻轻的bǎ竹简放下,慢慢的伸展开来

  这竹简前面大部分,都是描述禁制,惟独在zuì后一面竹子上,刻着一排小字

  “在修真界,有一种灵力的变异,可以产生出一种被称之为极境的神秘力量,余专研此极境之力多年,留下些许心底,以留后世

  这种被称为极境的神秘之力,其实在我来看,它是一种另类的天劫否则的话,不可能会出现同阶修士一击而亡的事情,唯有天劫,才具备这种威力

  极境的终点,很多与我同样对此研究,均都统一认为,是元婴期但我翻查史籍,却是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先我要说,史籍中没有记录谁拥有极□境,只不过我从它里面的一些蛛丝马迹,找出了数个类似拥有极境的修士线索

  这些人,有的止步于结丹、有的止步于元婴、而有的,则是止步于化神可以说,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完全就是看个人机缘

  事▲实上我对于极境研究的突破,要归咎于一个人,此人的姓名来历,我不便诉说,但此人,却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极境修士

  他的修为,是元婴期

  此人想要突破元婴,达到化神,所以寻求我的帮助,但zu□ì终,我还是失败了……”

  王林沉浸在其中,一字一字的看去,许久之后,他抬起头,眼中露出一丝迷茫之sè

  根据此竹简上的记录,王林立刻判断出,自己极境的终点,恐怕就是结丹期,否则的话,◇不可能出现在结婴的一瞬间,出现极境不受控制之感

  如此一来,也就是说,他的修为,将停止在结丹后期,此生在没有突破的可能这一点,王林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如果修为没有突破,那么煎熬他四百年的仇与恨,将再没有机会释放,司徒南也从此不会醒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在这一刻,终止

  藤化元,依然还会自如的活着,王林没有任何机会报仇雪恨,除非之外,他还要小心的躲藏,此生不能回到赵国,否则的话,藤化元必然不会放过他

  之前的种种梦想,在这一刻,全部付之东流

  成也极境……败也极境……王林握紧了拳头,双眼露出滔天的不甘

  如果想修炼到元婴期,那么必须要放弃极境,放弃极境所带来的一切修为,只有如此,他才可以zuì终达到元婴期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竹简上的那人,为寻找他帮助的元婴期极境修士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散功

  散功的同时,极境也会消散,只有这样,才可以脱离极境,重修炼下,突破修为

  那位元婴极境修士,zuì终没有选择这个方法

  现在,这个艰难的选择,落在了王林手中

  不放弃极境,那么此生无法突破,每一次结婴,都会受到极境的阻拦可若是放弃,那么他的辛苦了四百多年的修为,立刻会跌宕至低谷,必须要重再修,而且这期间,他身在修魔海,可谓是遍地危机,很有可能尚未恢复修为,便落得被人杀死的下场

  许久之后,王□林双眼露出果断之sè,他深吸口气,bǎ手中竹简放在原位,身子慢慢的走出洞府

  他先要做的,是彻底解决掉自己身上的莲花禁制

  今天又是9000字,求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