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拿去炼丹


  场下密室内,李慕婉制作的七龙丹鼎,其上出阵阵,一道如同疤痕一般的裂缝,自鼎口裂开,瞬间便纵向而下*泡_书_*中文网*最小说章节*

  与此同时,一道五彩霞光,从那裂缝内扩散而出,光芒越○●来越盛,最终随着裂缝的变大,整个密室内,全部lóng罩在五彩霞光之中,这一刻的密室,仿若神界仙迹,霞光万丈,妙不可言

  又是一阵碎裂声,丹鼎表层,再次裂开数道缝隙,密室内的霞光,已然浓耀的刺眼◆,就在此时,一只晶莹剔透的手臂,慢慢的从丹鼎裂缝内伸出,向旁边一掰,顿时丹鼎轰然碎开,巨大的碎片散落满地

  一个白飘飘的男子,其身体时虚时实,似幻非幻,在碎裂的丹鼎之上飘然而起,整个人飘在半空,双眼紧闭,一动不动,一道道五彩光圈,在其背后缓缓出现,若是仔细看,可以现,此人身体在虚幻之时,其丹田之处,有一个与他一摸一样的小人,正盘膝打坐,这小人双mù紧闭,全身散五彩,看起来颇为神奇

  他的身体,在凝视与虚幻之间变换,一丝丝令人窒息的压力,从其身体上扩散而出,许久之后,他的身体渐渐不再虚实变换,而是慢慢凝实

  蓦然间,此人睁双眼,他田内的小人,也几乎是同时,睁开了双眼,其眼内没有瞳孔,代替瞳孔存在的,只有阵阵红色的闪电,那闪电,不单一的存在,而是一排排无数闪电雷云

  毁的威压,从其双眼红色闪电内,疯狂的宣泄而出,整个密室的五彩霞光,立刻消散一空,被逼地向上涌去

  此时的密室,一串串红色电光疯狂的窜动,急剧的穿梭,地面上的那些丹鼎碎片,顷刻间便化为飞灰,消散一空

  密室之上大殿内的那修士,他们在察觉异常之后,纷纷散开神识向地底探来,只不过在进入地下的瞬间,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撞击上,纷纷不由自主的收回神识,一个个脸上露出惊容

  在这一刻,整个云天山脉之上,风云色变,一股庞大地威压,从地底轰然上涌,似乎这云天山脉都为之一晃

  阵阵五彩云如飘渺般在天空出现整个大殿蓦然间轻颤起来

  此时殿内楚国各个门派、族地修士们一个个均都是面色大变其中有一些见识多广立刻从这五彩祥云上看出一丝端倪惊呼失声道:“这……这是有人结婴?” ●
  此言一出殿内除了一干元婴修士外所有地修士纷纷眼露不可思议之色要知道结婴是任何一个修士此生极为关键之事一般来说都需要有所属门派在其闭关间勤加守护以防出现意外

  而现在居然有人在这云天宗☆内结婴在大部分人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云天宗又添一位元婴修士

  四周地一些修真家族以及门派刚要抱拳恭喜之时司马云nán哈哈一笑说道:“恭喜云天宗又添一位元婴修士不知此人是谁在下是否认识?何不请来大家相识一番?”

  宋青与柳斐二人相互看了眼随后转身看向身后各宗长老那些长老一个个面色茫然绞尽脑汁搜刮记忆最终还是想不起来到底谁会在此时结婴于是纷纷摇头

  如此一来,二人均都面色难看,宋青面色阴沉,缓缓说道:“司马道友见笑了,在下对这结婴之人,也颇为好奇,若是一会请出后,定然有让诸位道友认识的机会”他声音充满一丝阴森之感,尤其是那个“请”字,是加重了语气

  此话一出,顿时整个大殿所有的修士纷纷为之侧mù,若是云天宗没有人正在结婴,那么这件事情,就变得有意思了

  同时,四周各个宗派、家族的修士,也均都多少心底有些惋惜,暗道那结婴之人实在不智,只怕今日既是其结婴之时,也是其身亡之刻

  云天宗地脸面,胜于一切,此人,死定了

  云天宗外宗宗主斐,是面色极为难看,他mù光充满寒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夫倒要看看,是谁有如此胆量,敢借我云天山脉结婴他地元婴,老夫要定了”

  柳斐沉着脸,袖子一甩,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殿内各宗派的所有元婴修士,纷纷展开神通之术,出了大殿这些人心中,均都是持着看热闹的心态,要知道云天宗身为楚国第一门派,这等热闹的事情,实在不多见

  至于今日来此的正事,早就被人忘在脑后,与结婴相比,双修典礼实在是微不足道

  就在他们离开大殿出现在外的瞬间,广场上摆放地七尊夺天鼎,蓦然间出震耳的嗡鸣,紧接着,七鼎如同有一只大手在波动般,纷纷自行向着四周散开,面上在一阵阵巨大地咔咔声中,裂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缝隙

  一股股浓密地阴寒气息,从地缝沟壑内扩散而出,顿时整个大殿广场,立刻寒冷起来

  司马云nán尽管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一动,这气息,在他看来,绝不是等闲元婴修士可以散而出

  他侧mù看向他人,现在广场上的这十几个元婴修士,一个个虽说均都是面色如常,但眼中却是露出凝重之态

  柳斐冷哼一声,身子如同闪电一般,蓦然从地缝内钻入,与此同时他大喝道:“何方道友借我云天宗结婴,难道欺我云天宗无人么”

  他身子刚一沉入地缝之后,蓦然间,沟壑内传出一声惊呼,这呼声正是自柳斐之后,其声中蕴含强烈地恐慌之感

  如此一来,四周的元婴修,立刻一个个退后几步,凝重的盯着沟壑,仿佛其内蕴含着什么远古神魔一般

  孙镇伟之父,那个灰衣老,面色一变,不退反进,同时,那些云天宗的元婴修士,也纷纷上前,一个个从储物袋内拿出法宝

  此时,孙镇伟已经从大殿内跑出,他没有元婴修士的瞬移神通,自然慢上一分他心中那种心惊肉跳之感,越加强烈,已经到达了一定的极限,那种大难临头之感,已然迫在眉睫

  李慕婉则是慢悠

  后面跟着,她看着孙镇伟背影,mù中露出讥讽之色,沟壑,脸上闪过一丝柔情

  灰衣老正要探身查看,蓦然间察觉到孙镇伟走出,于★是喝道:“镇伟,你给我回去等着,此地不是你可来之处”

  “既然已来,就不要走了”一个冰冷的如三冬之寒的声音,从地底沟壑内,阴森的传了出来

  孙镇伟身子一软,险些瘫坐在地,这声音,他极为◆耳熟,正是近日来让他心惊肉跳的来源

  紧接着,一个白飘飘的冷峻青年,慢慢的从沟壑内飘出,其眉心闪烁紫色星芒,整个人如同是一块万年玄冰,在此人出现的瞬间,四周的空气,顿时冰冷甚

  在他地右手中,着柳斐的头,随着此人身子不断地升高,柳斐面色惨白,紧闭双眼地身躯,慢慢的也显露出来

  与此同时,孙镇伟其父灰老,立刻退后几步,紧紧的盯着此人,四周几个云天婴修士,也是mù光森寒

  四周宗派元婴修士,如司马云nán之流,纷纷mù露震惊之色,彼此沉默语,静看事态展毕jìng若是连柳斐都不是对方一合之敌,那么他们即便上去帮忙,也是于事无补

  宋青倒吸了口冷气,他动神色的右◇手在身后一挥,顿时一个长老悄悄地拿出一枚玉简,正要祭出时

  那峻青年,冷淡的扫了宋青与那老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宋青心底时一颤,他有种被人生生看透之感,这种感觉,只有面对宗内始★☆祖时才会拥有,他不由得心底骇然,面色苍白地退后几步

  至于那长老,是不济,手玉简险些跌落,一动也不敢动,他毫不怀疑,若是自己继续祭出玉简,那么后果会很严重

  宋青深吸口气,飞快的看了对□方手中的柳斐一眼,强自镇定的说道:“道友,此事误会,误会”

  这白青年,正是王林他mù光一扫,落在了李慕婉身上,冰凉的双眼闪过一丝柔情,张开左手,轻声道:“来”

  李慕婉嫣然一笑,身子▲向王林走去,一路之上,凡是阻拦在前的各宗元婴修士纷纷侧身让步,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为云天宗出头

  司马云nán深吸口气,mù光微微闪烁,他是一个野心极强之人,云天宗在这几千年来,每每都压浩然宗一◇头,这种事情,司马云nán尽管心中嫉恨,但却无可奈何

  那白青年出现地瞬间,他心中立刻想到了徐离的描述,内心已然十分确定,此人就是那来自修魔海地巨孽

  只不过即便是他也没想到,此人的修为,居然可以不动声色地便擒住柳斐,这让他心底不由得大为震惊

  最起码,柳斐的修为,他是看不透地,以此推测,面前这个年轻人的修为,他有些不敢想象但同时,他内心也是大喜,这年轻人越强,云天宗今日就劫数越大尤其是那柳斐,刚才还放下大话要此人元婴,现在却反被对方生擒活捉,云天宗的脸面,算是丢大了

  李慕婉一路走去,众人纷纷侧步,即便是宋青,也是面色青白变换后,强笑的让开道路

  惟独灰衣老,面色极为难看,李慕婉是他的准儿媳妇,此时居然被那人一字之下,就顺从的走来,这让他的老脸,立刻有些难堪

  但他心机颇深,此时尽管内心怒极,但面上却是很快便恢复如常,侧身让道路

  李慕婉一路走在这些修士之中,这些人以往若是看到她,尽管表面笑脸相迎,内心却是充满狂傲,言谈之中是颇有强硬之色,但今日,这些元婴修士,却是一个个心底忌惮,看向自己的mù光,也变得极为不同

  李慕婉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一个人,一个让他们害怕的人,一个让他们为之顾忌的人,一个可以轻而易举生擒柳斐之人,这个人,是他的男人,王林

  来到王林身边后,李慕婉如百花盛开般嫣然一笑,整个人站在王林身侧,这一刻,她心底充满浓郁的满足之色

  王林mù光一动,落在了孙镇伟身上,此时的孙镇伟,面色苍白,他盯着王林,以往地温就一扫而空,眼中露出怨恨之色

  王林口中轻声吐道:“死”

 ◇ 极境神识蓦然一动,顿时整个广场lóng罩在一股庞大的不可思议的神识,所有的元婴修士纷纷倒吸口冷气,体内元婴居然罕见的不稳,出阵阵轻颤

  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一样快,只见孙镇伟身子一颤,双眼◎涣散,慢慢的倒在了地上,抽动了几下后,便一动不动

  其父灰衣老呆呆的望着孙镇伟,双眼蓦然间红了起来,身子一跃而出,迅来到孙镇伟身旁,右手一拍储物袋,拿出数瓶丹药,只不过他地手,却是颤抖起来,最后把手中丹药一扔,抬头盯着王林,一字一字的说道:“为什么”

  王林右手一抖,手中柳斐顿时身子微颤,睁开了双眼,他面色苍白,体内修为被一股奇异地力量禁锢住,眼中充满了愤愤之色,低喝道:“要杀就杀◇,何必羞辱老夫”

  宋青心底焦急,暗道即不给始祖传音,他们也应该察觉到此地异常才对,为何到现在还没来

  他深吸口气,暗道现在唯有拖延时间,于是强笑道:“前辈,我云天宗不知李长老是前辈故□人,多有得罪,此事是我云天宗错在先,不如前辈进入大殿,我等赔罪如何?”

  以他的年纪,此时又怎能不知事情的原委,心底不由得暗道始祖实在多事,那李慕婉本就好好的,非要惹出这等麻烦,结果没想到李慕婉居然有这等朋友,至于孙镇伟之死,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一个外宗结丹弟子罢了

  “今日是王某与此人私怨,外人若插手,休怪在下无情”王林没有理会宋青与,而是指着灰衣老,缓缓说道

  灰衣老狂笑,他右手一拍储物袋,顿时从其内一跃飞出七把紫色飞剑,这飞剑一现,顿时散出滔天的剑气,以其元婴中期地修为,此时催动七剑,蓦然间向

  疾驰而来

  柳斐眼露不忍之色,但最终却是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之前在地底,他刚一出现,便立刻被一股毁灭性的气息lóng罩,体内元婴险些离体而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只需要对方一个意念,自己就会立刻死亡

  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即便是始祖,也无法让他有这种感觉,毕jìng,柳斐的修为,已然达到了元婴中期的顶峰,甚至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后期

  王林mù光平静不乱,对于那飞来的七剑,根本就无视,极境神识再次一动,其眼中久违的红色闪动疯狂而出

  这一切只不过是眨眼间,灰衣老便口喷鲜血,双眼散,从其天灵中立刻飞出其元婴,这元婴刚一出现,立刻头也不回的迅瞬移而逃

  王林mù光一闪,手一物袋,拿出一枚古铜色镜子,双手掐诀向上一抛,顿时那镜子闪烁青芒,紧接着一道青光从镜子上出,立刻照在了远遁而逃地元婴身上

  元婴惨叫一声,整个人被青光之中,婴体上不断地散出阵阵青烟

  王林一,那青光顿时收回,连带其内的元婴,被王林一把抓在手中,他看了一眼后,眼露无情之色,伸手一抹,化掉元婴神识,随手扔给李慕婉,平淡地说道:“拿去炼丹”

  李慕婉笑眯眯的一手过,乖巧地放入储物袋内,点头娇声道:“恩,这个应该可以炼制一枚高品质的灵丹”

  四周,一片寂静,不知何时,大殿内地那些各宗修士,已经走了出来,他们mù睹了刚才的一幕,纷纷不敢大声呼吸,恐惧的望着王林徐离也在其中,他看到王林后呆了一下,但很快○便低下头,心底极为震撼

  至于四周那些云天宗元婴修士,也均都是敢怒不敢言,望向王林的mù光,充满忌惮之色

  还有那些其他宗派的元修士,也均都是再次退后几步,与王林保持一定距离,他们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决不参与进去

  紧接着,在杀死灰衣老地瞬间,王林没有任何犹豫,他右手一抛,柳斐的身躯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制,身不由己的紧紧跟随,与此同时王林一把搂住李慕婉,身子如同闪电一般,▲瞬间一跃而出,冲向距离最近的云天宗长老

  那长老面色一变,身子立刻瞬移,只是,他身子尚在瞬移的状态中,便立刻感觉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冲入识海,仿佛一只大手在其内拨弄一般,顿时口喷鲜血从瞬移状态中☆现身,紧接着,他感觉腹部一凉,低头看时,其元婴已经被人生生掏走

  此时,王林的身影已经转移到下一人,这些元婴期修士,立刻纷纷后退,彼此祭出各种各样堪称强大的法宝展开了攻击

  元婴期,毕◎jìng不是等闲之流,他们有各自的尊严,若是单打独斗,或许会产生退意,但此时这么多人群攻一人,即便对方修为通天,他们也敢一搏

  当然,最重要地是,这些云天宗的长老们知道,始祖大人,很快就会来了

  只不过他们地法宝攻击,却是有所顾忌,毕jìng柳斐此时完全被禁锢在对方身边,如此一来,他们的攻击,就仿佛是被拴住了手脚一般,不由得为之一缓

  就在这时,在云天宗深处,蓦然间传出五股通天神识,如同流星一般的五道身影,疾驰而来,其,比之普通的瞬移,还要快上数倍

  几乎在瞬间,五人便来到了云天宗广场上空

  “住手”一声怒喝,从天边如同狂风一般呼啸卷来

  只不过,他们的虽快,但王林地度确却是快,他身影从一动之后,就没有半分停留,搂着李慕婉,一一劫杀云天宗元婴长老

  极境神识急闪动,王林眼中红色闪动疯狂云涌,顷刻间,云天宗的元婴修士,在措手不及之下,再被王林连杀三人,其元婴,被王林全部抹掉神识扔给李慕婉用来炼丹即便是有元婴逃遁,最终也逃不过青铜古镜地追击

  如此一来,包括柳斐、宋青在内的九个云天宗元婴修士,立刻身亡五人,至于柳斐,此时也是半死不活

  此时,云天宗的元婴修士,包括宋青在内,只剩下了三人这三人彼靠在一起,mù露惊惧之色

  实际上若是这些元婴修士,在王林一出现时便一拥而上,所有的法宝齐齐轰下,那么即便王林能杀死这些人,也定然会身受重伤,所以,王林刚一出现,没有立刻从地底离开,而是等人下来探查

  并借此机会以强悍的修为震慑全场,这也是他没有杀死柳斐的原因,现身后,他也没有立刻出手,而是以这种震慑力,让李慕婉来到身边如此一来,他便没有了顾忌

  这一次战斗,王林地mù的,还是震慑

  他等地就是杀死孙镇伟之父这个元婴修士的瞬间,给四周所有人带来地视觉冲击感,并且抓住了这一机会,展开了杀戮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这些元婴修士组成连手地攻击

  同时,柳斐也是他的杀,若是对方联手攻击,那么柳斐立刻会被王林当成肉盾用来抵抗

  与此同时,那句不杀外来,也是为了瓦解其他宗派插手此事的伏笔毕jìng在见识了他的实力后,那些其他宗派的元婴修士,一个个已经心惊肉跳

  杀了三人后,王林身子一顿,抬头望向天空,只见五个白苍苍的老,阴沉着脸,mù光中带着滔天的愤怒

  今天身体状态不好,写到3000字时想放弃,明天继续写,但准备时,看到月票加了将近7C票,耳根很感动,一咬牙,没有,而是把网页关上,继续打开文档,又熬了数个小时,把字数拼到了6000

  兄弟们,这个月,耳根真的很想拿到那一千块钱奖金,所以,月票请给我,现在距离前面,还差60票左右,谢谢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泡.书.*中文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