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赵国所在


  连墨城的客栈,王林居住了三天,这三天中,陆续有前来拜访,王林一改冷漠的态度,一一接待,倒也认识了不少奇人异士

  这些元婴修士大都不是本城之人,而是专门来此参加秘市,王林与光头大汉的一战,立刻让这些人心生敬意,要知道修真界一切以实力说话,王林杀光头大汉所表现chū的轻描淡写,立刻让这些人心底震动,这才有了亲自上门的一幕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到了秘市开启的日子,这天一早,便有一个结丹期修士来到客栈,恭敬的递给王林一张秘市请帖,随后亲自在旁引路,来到了那店铺之外

  店铺的老者,看到王林后,眼中露chū极其恭敬之色,小心的把王林迎入店铺,随后在后院一道墙壁上打下一个,顿时那墙壁荡起水波纹络

  做完这些,他从储物袋内拿chū一套蓑衣,恭敬的递给王林

  王林站在原地,未迈步,而是神识向内一扫,立刻发现在里miàn别有天地,那是一处精美至极的阁楼,其内已然端zuò着七八位元婴修士,这些人均都身穿蓑衣,或是独自静zuò,或是彼此轻声交谈

  在王林神识扫入时,除了中一位正在闭目眼神的中年文士睁开双眼之外,其他人没有半点察此人,也是唯一一个没有穿着蓑衣之人

  那中年文士色如常,但眼中却是有一丝诧异闪过

  王林内心一秉,刚才他神识一扫,发现殿内修士大都是初期,惟独这个修士,表miàn修为虽是初期,但实际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的巅峰,距离化神,也只是一步之隔

  而此人不知修炼何种法,神识颇为强大,居然可以发现王林的神

  收回神识后王林接过蓑戴在头上二话不说迈步一踏进入那墙壁之中chū现时他已然身在大殿之内找到一个座位zuò下后闭目养神

  这般作为立刻让一些准备与之攀谈修士改变主意

  王林虽是闭目但神识却一直似有若无地盯着他斜角方向地中年文士在他刚才进入地一刻那中年文士地目光一直放在他地身上久久不散

  过了一会又有数个修士来此这些人中大都是头戴蓑衣把相貌遮掩甚至有地身体外还散着一层黑雾

  王林看到这里已然知晓这些人显然是顾忌让人认chū若是露chū交易地宝物会为自身招惹麻烦

  只是此地修士中也有不少并不遮盖样貌者显然是有所依持不怕暴露身份

  不过王林心底却是有个疑惑,区区一个连墨城秘市,怎么会有这么多元婴修士来此呢

  他四下一看,此大○殿座位,约有三十多个,难道说,今日秘市,共有三十多个元婴修士参加不成

  心底虽然疑惑,但表miàn上王林却是平静自如

  又等了一会,再没修士来此,此时,zuò在上首位置的一个身穿蓑衣者★○殿座位,约有三十多个,难道说,今日秘市,共有三十多个元婴修士参加不成

  心底虽然疑惑,但表miàn上王林却是平静自如

  又等了一会,再没diànzuòwèi,yuēyǒusānshíduōgè,nándàoshuō,jīnrìmìshì,gòngyǒusānshíduōgèyuányīngxiūshìcānjiābúchéng

  xīndǐsuīrányíhuò,dànbiǎomiànshàngwánglínquèshìpíngjìngzìrú

  yòuděngleyīhuì,zàiméixiūshìláicǐ,cǐshí,zuòzàishàngshǒuwèizhìdeyīgèshēnchuānsuōyīzhě,干咳一声,目光一扫,缓缓说道:“此次秘市,乃三城联合举行,所以人多了一些,不过诸位来此都是为了换取各自所需,想必应该会满载而归老夫先来”说着,他拿chū一个储物袋,向身前一倒,顿时从其内飞chū数个▲内丹以及几件法宝

  法宝之上,隐露锋芒显然是具备极大的威力

  “内丹为中品灵兽,诸位也知晓,这中品灵兽,已然相当于元婴后期的修为这几件法宝,均都是以中品灵兽骨材制作而成,威力倒也不错,◆●尤其是这个铃铛,是用副翼兽耳鼓制作,功效不凡这些东西,只换灵石”此人缓缓说道

  这些物品,飘在此人身前,若是有人看中,只需伸手一召,物品会立刻飞到其手中这种秘市,也不怕有人拿到物品后会耍赖,要□知道这大殿内,可是有着相当威力的阵法,若是抢宝而逃,那只是自讨吃

  这些事情,都是王林在这几日与人交谈时得知他此时一听对方说这次秘市乃三城共同举办,心底立刻明悟,此地定然是一处类似于空间裂缝地存在,三城之内,如同王林刚才进入的店铺一般的存在,定是有不少,这些修士,只需选择一处,便可被传送到这里

  如此一来,加稳妥的保障了交易者的安全

  等了许久,除了有一个蒙miàn修士以灵石换取了那件铃铛法宝外,其他修士无人再动,很快,便轮到下一人

  慢慢地,大殿内各种法宝、丹药、秘芨渐渐从众人手中拿chū,可谓是络绎不绝,这些东西,每一样都价值不菲,远非寻常修士可以获得

  即便是拿chū一样,放在炼器阁,都可以被放在最高的一层,卖chū天价殿内的这些修士,大都是只换不卖,往往最喜欢之物,便是种种炼丹、炼器材料,当然了,若是有成品法宝、丹药相换,则受欢迎除了这些,再就是灵石

  若是在修魔海雾气没散之前,灵石地消耗并不太大,所以价值渐渐偏低,只是作为平时打zuò所需之用

  但修魔海雾气消散后,妖兽泛滥,如此一来,在野外行走已然非常危险,所以,传送阵,便被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使用

  要知道传送阵分为两种,一种是古传送阵,它是上古时期修士所制作,留存至今,不但数量不多,而且大都有所损坏,可以继续使用的,并不是很多一旦开启,根据消耗不同,少说也能传chū百万里之外不过使用古传送阵,只能用极品灵石,如此一来,在修魔海,几乎没人可以使用

  毕竟极品灵石,几乎绝迹,即便是有人手中有此灵石,也很少会舍得用来传送

  另外一种,则是普通的传送阵,这种传送阵就简单了,每次使用,根据距离,消耗地灵石从十块下品到百块中品不等,虽说传送的距离,最多也是几十万里,但却物美价廉,是目前修魔海修士,最主要的穿行方式

  只不过如此一来,灵石大量的被消耗,渐渐的,灵石价值,便

  来

  交易了数人之后,轮到一个带着蓑衣地修士,他低着头,沙哑地说道:“鄙人物品不多,只是有一些上古典籍,若是诸位道友感兴趣,可以一换,只不过鉴于此物地特殊性,所以便不给大家近距离观看了”说完,他一拍储物袋,顿时其内飞chū七八个玉简

  这些玉简均都是颜色黯淡,甚至有一些已经有些碎裂,散发chū阵阵沧桑之气,显然具备了一定的年限

  在这些玉简之外,有一层青色护罩,显然是此人设置地某种法宝,用来阻止别人拿去查看

  “此为上古妖兽图录、此为上古修真界秘闻、此为上古传送阵构造图,此为……这些东西,只换内丹,最次也要灵级中品,五个内丹,换一枚玉简”这修士一介绍之后,便不再言语,静等人来问询

  四周诸人立刻人眉头微皱,暗道此人的价格,实在太贵,五个玉简换一个中品灵丹都有些不划算,何况反过来呢

  其实那蓑衣修士内心也暗叹,他本身就没什么能拿得chū手地东西,这些玉简是他在一处古修密府内寻到,那修也是极穷,整个府内,除了这些玉简,别无他物

  这蓑衣修士开始时,价格倒也不贵,只是参加了多次秘市后,一直无人☆问津,这才一气之下,直接要chū天价,在他想来,这些东西,若是放在无用处人手中,那是一文不值,但若是遇到那真正需要者,即便再高的价格,也一定会购买

  事实上,他猜对了

  王林在听到“上★wènjīn,zhècáiyīqìzhīxià,zhíjiēyàochūtiānjià,zàitāxiǎnglái,zhèxiēdōngxī,ruòshìfàngzàiwúyòngchùrénshǒuzhōng,nàshìyīwénbúzhí,dànruòshìyùdàonàzhēnzhèngxūyàozhě,jíbiànzàigāodejiàgé,yěyīdìnghuìgòumǎi

  shìshíshàng,tācāiduìle

  wánglínzàitīngdào“shàng古传送阵构造图”,尽管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砰然一动,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一直苦苦寻找的古传送阵玉

  他二话不说,右手蓦然一动,在那蓑衣修士一怔间,轻松的破掉了那些玉简之上的青光护罩,直接隔空抓住记录古传送阵地玉简,拿了过来

  那蓑衣心底一惊,隐藏在衣之下的miàn孔,立刻难看起来,他心知这青光护罩虽说不强,但能如此轻松的破掉,最起码他是做不到,而且他相信,即使是元婴中期地修士,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这一切,只能解释为,对方是元婴后期的修士

  到玉简后,王林神识一扫,立刻二话不说放入储物袋内,与此同时从其内扔chū五个中品灵兽内丹

  蓑衣修士抓住内丹,暗叹一声,没有追究对方强行破除青光之事,而是又等了一会,见无人问津,便把这些玉简收起

  在刚才王林chū手的瞬间,在场的元婴修士,有三人颇为留意,其中一人正是那中年文士,至于其他两人,则是带着蓑★衣,虽说看不清miàn貌,但从其抬头地瞬间,却是眼露精芒

  短暂的沉默之后,又有修士开始介绍自己的宝贝

  时间不长,轮到了王林,此时,四周顿时一片安静,所有的修士纷纷侧目,要知道行家一☆yī,suīshuōkànbúqīngmiànmào,dàncóngqítáitóudìshùnjiān,quèshìyǎnlùjīngmáng

  duǎnzàndechénmòzhīhòu,yòuyǒuxiūshìkāishǐjièshàozìjǐdebǎobèi

  shíjiānbúzhǎng,lúndàolewánglín,cǐshí,sìzhōudùnshíyīpiànānjìng,suǒyǒudexiūshìfēnfēncèmù,yàozhīdàohángjiāyīchū手,便知有没有,王林刚才的一抓,立刻让这些人明白,眼前这个身穿蓑衣的道友,修为不简单

  这些修士对于王林可以拿chū之物,不由得颇为好奇

  王林沉吟少许,一拍储物袋,从其内飞chū几个中品灵兽内丹,除此之外,还有几件他不用地法宝

  看到王林拿chū这些寻常之物,众人不由得心底略有失望,但在蓑衣下的miàn部,却是不露半分,毕竟这些人一个个老奸巨猾,对于神态方miàn地☆控制,已然登峰造极

  “换朱雀星地图,越全越好”王林语气平缓,徐徐说道

  此言一chū,顿时四周修士一个个miàn色古怪,许久之后,其中一人试探问道:“道友,以这些东西,换取地图,怕是●★很难换到,即便是连修魔海地地图,怕是也换不到”

  王林神色如常,说道:“哦?那以何物,才能换到地图?”

  那中年文士,此时温和一笑,说道:“道友想必是来修魔海时日不长,我为你解说一下,▲别说是修魔海了,在朱雀星上,任何一个修真国的地图,都是颇为贵重之物,毕竟朱雀星太大了,若是没有地图,实在极不

  至于修魔海,是如此,一副下等地地图,若是换算成上品灵石,最少需要十万块至于中等乃至上等,那基本就是有价无市,道友的这些物品,根本就不够

  不用说整个朱雀星的地图了,那几乎不是个人修士可以获得之物若是道友有等价之物,那么在下到是有一份修魔海地图,只不过这地图只是下等,其内很多地方并不是很全miàn”

  王林沉默少许,缓缓说道:“道友可有包括修魔海周边修真国的大范围地图?”

  中年文士苦笑,摇头说道:“这等地图,在下没有”

  “我有”一个zuò在角落里的蓑衣修士,忽然说道此人正是之前王林chū手时,眼露精芒者之一

  王林目光一凝,落在了此人身上

  “修魔海以及周边四块大陆,一百四十八国地上等地图,你chū什么价格?”那蓑衣修士,语气平缓,慢慢的说道

  此言一chū,四周修士顿时纷纷侧目,眼中是闪烁亮光,要知道上等地图,本就是已经天价,而且此人的地图,居然是连同周边四块大陆一百四十八国,这几乎已经相当于是整个朱雀星的十分之一了

  此地图的价格,绝对是贵地难以想象

  王林沉默少许,他手中目前有两个地图,其一是邱四平拓印,另外一个则是当初的战神殿宫装女子赠送

  宫装女子的地图,应该说是较为全miàn,但也仅仅是止步于修魔海,其中对于火焚国所在的宣武大陆最为详细,至于修魔海外围,则是稍次,一旦进入内海,基本上就是只有大概,甚至连一些传送阵都没有标示

  对于修魔海另一端的大陆,是连大概都算不上,只有一些简单地山脉勾勒,当初王林分析,这片大陆,应该是赵国所在,只是其上没有详细介绍,王林也只是猜测罢了,所以这才有贸然行动,而是寻找为全miàn的

  “你想要什么?”王林沉默少许,开口说道

  “道友,此事不急,不如一会散市后,你我密谈如何?”那蓑衣修士传音道

  王林看了此人一眼,点了点头

  众人一看,均都心知肚明,也就不再注意,只不过心中却是颇为好奇,王林到底会拿什么东西换取这等珍贵之物

  一个时辰后,秘结束,众人纷纷起身离开王林走chū大殿,在院内摘下蓑衣回到店铺,一个千娇百女修,已然在店铺内等候

  看到王林后,此女连忙上恭敬地说道:“前辈,家师说与您有约,让我带您去见他”

  王林内心蓦一动,心底顿时警惕,但目光却是始终平静,看了此女一眼,此女已然并非处子,修为不过筑基后期罢了,只是其体内灵力亏虚,显然是常被采补造成

  王林心中已有分析,那蓑衣修士长采补之术

  在此女的引路下,王林到连墨城内一处不起眼的民居之所,那女子在门外停下,娇声道:“前辈请进,晚辈在外候着就行”

  王林也不废话,直接推门入,他神识早就散开,对于其内一望而尽

  见一个鹰钩鼻的老者,身穿红杉,端zuò在院内,旁边放着一套翠绿壶具,看见王林进来后,此人哈哈一笑,起身抱拳说道:“道友请,这是火焚国地上好炎茶,在下特意拿★chū用来招待道友”

  王林一抱拳,下摆一甩,zuò在老者对miàn,看都不看那茶杯一眼,而是目光平静的打量四周对方的修为他一扫之下已然看chū是元婴中

  那老者也不介意,亲自倒下两杯★茶水,拿起后抿了一口,眼睛投向王林,笑道:“道友高姓大名?”

  王林微微一笑,说道:“王林”

  “王道友,在下周武德”老者放下茶杯,温和的笑道

  王林神态一怔,看了此人一眼

  那老者看到王林表情,讶然说道:“王道友可是听说过在下?”

  “没有,只是道友与在下一位故友,名字一样,所以有些失神罢了”王林摇头,平淡的说道

  老者哑然失笑,但内心却是一秉,暗道此人这话是何意?难道是做chū这么一副样子来点弄自己?

  老者有些猜不透对方想法,但表miàn上却是哈哈一笑,说道:“哦,若有机会,在下倒想与此人结识一番”

  说完,他一拍储物袋,拿chū一枚玉简,开口道:“王道友,此玉简,就是我说的地图,我施展chū来,让道友查看一番,确定无误后,我们再谈就是”

  老者灵力一吐,玉简立刻散发柔和之光,紧接着,一副庞大地地图,蓦然间从其内闪现而chū,展示在王林miàn前

  这地图极为详细,甚至连每一个古传送阵的损坏程度都有详细地描述,除此之外,是有各方势力、门派、修真家族的介绍,对于其内地元婴以上修士,是有名有姓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古传送阵那里,居然有着对其所去方位,较为细致地介绍,仅此一点,此地图地价值,就徒然倍增

  让王林感觉心动的,是各方修真国背后的势力,也有一些简单的描述,甚至一些矿藏、灵兽◇□栖息之地,也有较为详细地记录,如此一来,这地图的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如果说这些是动心,那么让王林心底一震的,则是他清的看到,修魔海四周,并非如同战神殿宫装女子地图那般只有两个大陆

  ◇此地图上,清晰的描述,一共四块大陆,其中左侧一块,有一个很小地位置,写着一个赵字

  那老者右手随意点在地图其中一个位置,顿时地图消失,幻化成之前老者所点之位,这一片区域,不断地放大,展现在王林miàn前的地图,好似一个人在高空鸟瞰一般晰

  随后老者右手一挥,地图全部消失,重收回玉简之内,被他放在储物袋里,望向王林

  王林目光平静,望着老者,他现在已经有了杀人的冲动,只需杀了■对方,抢到此玉简,他便可以最快地度回到赵国

  老者立刻退后几步,神态凝重,口中说道:“道友,这玉简已经颇具年代,很容易碎裂,为了防止碎裂,在下已用神识与其连接”

  王林目光平静,缓缓说□道:“你要什么,说”

  老者一咬牙,说道:“只要你与我联手杀一人,此玉简我便给你”

  “什么修为”王林目中寒芒一闪

  “元婴后期大圆满,半神境界”老者飞快的说道

  王林站起身子,平淡的说道:“是现在么?带路”

  老者一怔,犹豫少许,立刻说道:“好,王道友请随我来”说完,他身子一闪,腾空飞起,王林紧跟其后

  二人转眼间便离开了连墨城,在城外三千里处,有一盆地,没过多久,二人便来到此地上空,王林神识一扫,内心立刻冷笑起来,他刚才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此人好似早就知晓自己一般,尤其是在店铺内那名女修,居然一见自己,便立刻上前,当时他就感觉此事大有蹊跷

  在那民居内,他以同名之言语试探,老者虽然神色如常,但以王林神识的强大,立刻察觉到对方心神稍微一乱现在一看,果然如自己猜测那般

  此盆地之下,有着一座阵法,其内隐藏着四个元婴修士

  “可惜,若是那光头修士没死,此地正好你六人组成灭遁诛杀阵”王林语气平缓,徐徐说道

  那鹰钩鼻老者顿时miàn色一变,就在这时,王林地极境动了老者根本就来不及捏碎玉简,眼中所见,尽是红色的闪电

  --------

  明天,就会离开修魔海,回赵国,**将起兄弟们,给我月票的,我请客吃法,真请,来牡丹江,我就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