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如蝶


  此刻,在王林与红蝶所在之处的万里之外,周武泰疾驰而走,他修为不要婴变期,度不如王林,在后一直追赶

  刚才那弯刀疾驰而过的瞬间,ràng他为之心惊,那种度,他此生从未看到过囧

  正飞行间,忽然周武泰眉头一皱身影立刻停下,回头看向身后,之间在他身后的天边,一片红芒呼啸而来,密密麻麻翻滚云涌中,整个天地都被映衬出红色

  就连天空之上的那些次元裂缝,此刻都被这红云冲击下,一个个迅消散

  周武泰暗叹,立刻恭敬起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红云好似一只上古凶兽,从天空呼啸而过,在周武泰上空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其内传出:“进来”

  周武泰连忙称是,身子一动,化作长虹,飞入红云之内

  在红云内,但见一个沧桑的老者,身穿一袭红衣,背着双手,目光如电,看向远处他身子未动,但脚下的红云却是度飞快,向前飞行而去

  周武泰站在老者的身边,神态恭敬

  “周武泰参见前辈”

  这老者略一点头,目光向远处一扫其目光好似可以穿透距离,一眼之下,便落在了万里外,王林与红蝶交战之处,他沉默少顷,平淡的说道:“紫芯呢?”

  周武◇泰沉声道:“我与紫芯在途中遇到了王林,而后紫芯独自离开”

  老者轻叹,说道:“罢了,不去管她,你随我去此地灵山”老者说完,他脚下的红云,度快,向着灵山疾驰

  这老者,便是云雀子

  仙遗族利用虚祖头骨的符文凭借其十二叶的修为,暂时破除了朱雀mù的限制,把云雀子送入其内

  不过,若是虚祖在世,凭借修为或许可以完全破除修星之晶的禁制但仙遗族之人,毕竟是以头骨内的符文之力破解,自然无法做到完美,虽说把云雀子送来,可却有着时间山的限制,一旦过一定时间符文之力消散,云雀子就会被修星之晶内的奇异力量直接抹杀

  所以,他一进入此地,便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以最快的度疾驰,直奔此地中心位置灵山

  此刻,乾风在向灵山赶去,云雀子同样也在飞跃,除了他二人之外还有一些人,也均都陆续的来到了这里,向着朱雀mù的内部,最中心位置疾驰

  在这些人中,有仙遗族之人,也有□修士

  此时此刻,在灵山之上,却有一老者早就来此,此人相貌平凡,但双目内却是露出浓浓的血光在其肩膀上,蹲坐着一只小猴,一双猴眼红芒重

  这老者站在灵山顶部,在这里虚空之中有一扇巨大的门☆xiūshì

  cǐshícǐkè,zàilíngshānzhīshàng,quèyǒuyīlǎozhězǎojiùláicǐ,cǐrénxiàngmàopíngfán,dànshuāngmùnèiquèshìlùchūnóngnóngdexuèguāngzàiqíjiānbǎngshàng,dūnzuòzheyīzhīxiǎohóu,yīshuānghóuyǎnhóngmángzhòng

  zhèlǎozhězhànzàilíngshāndǐngbù,zàizhèlǐxūkōngzhīzhōngyǒuyīshànjùdàdemén,此们四周边缘,散发出阵阵刺眼的金芒

  这门高约百丈,直冲天际,在其上,此刻出现了一道裂缝,好似疤痕一般,极为触目

  老者望着此们,双眼红芒浓,他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微笑,盘膝坐地,打坐吐纳在其肩膀上的小猴,则是四下乱看,一双猴眼透着红芒不见,我自己加的

  再说王林与红蝶这里

  红蝶身前的那晶莹玫瑰,散发娇艳之韵,其上的红蝶虚影,正是红蝶隐藏极深的一丝神识,这才是真正的她

  他望着王林,眼中骄傲之色浓郁,轻声说道:“曾牛,出手……杀了我……这种失去了神智的生命,留之无用,我红蝶,宁死,不愿求生……”

  王林望着红蝶,与此女之间的一幕幕,在脑中闪过

  “天之骄女,却是落地如此下场,悲”王林轻叹,他在红蝶虚影身上看到的不是骄傲,而是一丝隐藏极深的悲哀,心之悲哀

  这种悲哀内,蕴涵了浓浓的痛苦,ràng人望之,内心不由一震

  ●“红蝶,我成全你……”王林目光一凝,手中战斧一挥,蓦然间他身子一跃而起,在半空中他低吼一声,手中战斧脱手而出,好似一道环绕闪电的流星,直奔红蝶轰然而去

  这一斧,带起了强大的气息在天空划过中,●虚空一震,好似要崩溃

  它劈向大地,尚未临近,地面便出现了一片片龟裂,风沙四走,崩溃碎灭

  红蝶抬头,望向巨斧,他身前的玫瑰花上,那一丝神识化作青烟钻入到了本体眉心,在这一刻,红蝶的双目,不再有战意,不再有空洞,有的,是一丝清明,一丝骄傲,一丝悲伤,一丝仇恨

  红蝶嘴角慢慢露出一丝微笑,这种笑容,极为开心,在她的脸上很少见

  此刻的她,就好似一个无邪的少女一般,放下了一切心灵的执念一股滔天的战意,从天空呼啸而降的斧子上宣泄而出,这一刻,好似有一个无形的巨人,正拿着巨斧,从天降临一般,疯狂的劈斩而下

  红蝶脸上的笑容虽美,但这笑容之中,依然还是有一股深深地○骄傲浓浓不散,这股骄傲,便是红蝶的全部

  红蝶一生,是在骄傲中度过,她此刻临死,依旧骄傲,傲意凌云嫣红如蝶…·战斧劈空而来,一股枉风,自斧予四周破空而出,顺着两旁疾驰传出阵阵轰隆隆的巨响,回荡○天地之间囧

  时至今日,红蝶的一生,不足三百年,她短暂的一生就如同那蝴蝶一般,尽管瞬间,但它的姜丽,她的傲气,却是ràng所有与她接触之人,终身难忘

  虽然她的傲气,使得很多人对她不喜,虽然她的绝情,使得很多人无法真正的接近,但她,是红蝶

  骄傲的红蝶

  战斧临身,只距离红蝶不足十丈,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自战斧上传来,此刻,如果红蝶想要抵抗,她有这个资格抵抗,如果她想闪躲,她有这个实力闪断,但,她却不抵抗,不闪断,她的双目,越来越明亮,其内,露出的骄傲,也越来越感

  只不过骄傲之中,却是有一丝遗憾,虽说隐藏很深,但王林,还是看到了

  在红蝶的眼中,她好似看到了师尊,师尊的音容笑貌,幼年时期的教导之恩,少女时期的慈祥与严厉并存的言话,这一幕幕,在她眼中浮现

  除了师尊之外,她眼中,还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瘦弱的少年,这少年眼十的目光,始终那么温和,只是默默的望着自己

  看到这个身影,红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眼中的画面始终在闪,最终,定格在了一个青年身上,此人眼中的爱意,极为浓郁,他为了红蝶,不惜偷取昆极鞭,不惜一如

  “再见了…”红蝶的美容,慢慢的凝固

  战斧,临身

  红蝶身前的玫瑰,立刻散发刺眼的红芒,花瓣一片一片的茫下,向着四周飞舞,最终,落在了虚控之中

  红蝶的嘴角,留下一丝鲜血,双目黯淡,只是其眉目之间,那股浓浓的骄傲之意,始终不散

  “明年花开之时,朱雀上会盛开一地的玫瑰,极北平原之中,会有一朵蓝色的玫瑰盛开,王林,那是我送你的礼物…·”

  失去了花瓣的玫瑰,只shèng下花蕊,在战斧临身之际,崩溃,化作飞灰,消散一空

  她的眉心,出现,一丝红痕,鲜血泌出,触目惊心

  “红蝶,你此生,有一劫次劫为生死一线,度过了,你此生平坦,若是无法度过,那么只能饮恨而终,师尊以毕生心血,为你算出此卦,万事小心…”

  “红蝶,你这一劫,怕是应在了这曾牛身上,曾斗,留之不得”

  红蝶双眼被鲜血流入,眼前一片红雾

  “师尊◆,你算出了红蝶的一劫,可惜,却是只算出了终劫之人,无法算出,那给予红蝶次劫的乾风…·”

  战斧呼啸,从红蝶身体内直接穿透而过,砰的一声,沉入大地

  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地大坑,一丝黑●烟,从其由散出,蔓延开来红蝶身上的铠甲,出现了一丝裂缝,一道道龟裂纹络,在其上蔓延,最终弥漫全部角落

  她,闭上了双眼,身子砰的一下,化作一片血雾……清风吹来,血雾缓缓的消散,化作点点血色晶芒☆,弥漫在天地之一代娇女,红蝶,身亡……“王林…帮我…杀了乾风…好么…·”

  王林身在半空,沉默,他抬头看向天空,依稀间,好似听到了杠蝶临走前,那一声传自心灵的神念…·嫣红如蝶…·虽是短暂,可却☆弥漫心间,使人一生难忘红蝶逝去,留下的只有一枚玉简,一把昆极鞭,这两样物品静静的飘在半空,散发出一股孤寂之色…·“乾风的意境,是无限的**,他吞噬一如,想要得到一切实际上意境,怎么可能会被吞噬,乾风x■ū要的不是意境,而是感悟意境时那一丝与天道沟通的感悟

  通过吞噬意境,获得不同的感悟,从而可以使得自己的意境不断地完善,最终达到圆满…·”

  王林拿住玉简,这上面,是红蝶这些年来,观察★ūyàodebúshìyìjìng,érshìgǎnwùyìjìngshínàyīsīyǔtiāndàogōutōngdegǎnwù

  tōngguòtūnshìyìjìng,huòdébútóngdegǎnwù,cóngérkěyǐshǐdézìjǐdeyìjìngbúduàndìwánshàn,zuìzhōngdádàoyuánmǎn…·”

  wánglínnázhùyùjiǎn,zhèshàngmiàn,shìhóngdiézhèxiēniánlái,guānchá乾风所感,记录而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