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杀戮剑诀


  就在这时,忽然那灰衣天运子,居然耶开了双眼,这是他,第一次睁开双眼

  这是一双灰色的眼睛,他kàn了王林一眼,没有说话,但其目光落在王林眼中,他却是元神蓦然一颤,耳边好似传来天威奔雷一般的声音

  “别来烦我”

  王林心神剧震,元神恍惚,许久zhī后,待他恢复清醒,抬头卡你去时,那灰衣天运子,却是拾取了踪迹

  “诡异”王林面色阴chén,chén就shǎo顷○,二话不说神识蓦然散开,再次寻找起来,此刻的他,放弃了继续查kàn其余天运子虚幻zhī影的禁法神通,而是钻心的寻找其这个诡异的灰色身影

  时间慢慢的过去,在王林的权利寻找zhī下,他又遇到了那◇灰衣的天运子三次

  每一次均是没有任何效果,那灰衣天运子总是一闪,便消失无影,任凭王林如何寻找,都无法找到

  一直到第六次

  准确的说 这第六次,并非是王林找到灰衣天运子,而是此人,找到了王林

  这一日,王林巳然放弃寻找,他准备学习那七彩神通,此神通,是他在这里所kànzhī后,认为最奇妙zhī法

  他静静的站在那施展七彩禁法的天运子身边,轻叹一声,正要决定zhī时,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如寒风一般吹来

  “你,是天运的弟子?”王林身体一顿,缓缓转过身,kàn向身后在他身后十丈外,那灰衣天运子,好似幽灵一般

  与此同时,那正在修炼七彩神通的天运子,蓦然收起功法,抬头kàn向灰衣zhī人,但却在灰衣zhī人一眼zhī下,立刻迅后退,好似极为忌隐一般,转眼间,便远远地消失了

  王林点头,说道“正是”“你为何,会来此地?”那灰衣天运子,声音依旧寒冷

  “选择禁法神通”王林从容道

  “禁法神通”灰衣天云子嘴角露chū一丝不屑,随后kàn向王林,说道:“以天运的性子,很shǎo会让人来此地挑选功法,他zhī所以让你来,恐怕,是为了我”

  王林目光平静,试探的问道:“前辈是?”

  那灰衣天运子,没有回答王林的问话,而是仔细的大量了王林几眼,平淡的说道:“把你的意境,施展chū来”

  王林眉头一皱,但立刻便放松下来,生死轮回意境,顿时从身体内扩散而chū,紧接着,在其天灵zhī上,散发chū黑白二色,这黑白二色迅交融,蓦然间,化作生死轮回画轴

  灰衣天云子目光罕见的爆chū一团精芒,略一点头,说道:“向我,进攻”

  王林二话不说,右手抬起,天灵zhī上的生死轮回画轴,瞬间chū现在其手中,他猛地一扯,直接打开,这一刻得他,就好似执掌了生死的轮回天道一般,目光冰冷,kàn向灰衣天运子,口中轻吐“生死,轮回”此话一chū,顿时生死画轴zhī上,那副黑白山水画zhī旬,一道道灰气,好似一条条苍龙一般,呼啸而chū,从画轴内冲起,咆哮zhī中直奔灰衣天运子而去

  此人双目蓦然间,露chū一道灰芒,这一刻,穿透了距离,直接落在了王林眼中

  至于那迅冲去的苍龙灰气,此刻,无声无息间,在天运子身前崩溃

  “生死轮回意境 ”灰衣天运子chén就shǎo许,kàn了王林一眼,又道“天运让你来此,目的,不外乎就是为了老夫的杀戮仙诀,他想要kànkàn你是否有这个机缘,杀戮仙诀,并非是仙术,而是从一不知品的仙术中模仿而chū,此仙诀,配合你的生死意境,倒也匹配不过你学我杀戮仙诀,却是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王林神色如常,平淡的说道“说”杀戮仙诀,chū手,不留活口,你若答应,我便传你”灰衣天运子,目光冰冷,缓缓说道

  王林chén就shǎo顷,微微一笑,摇头道:“我,不学”说着,他向此人一抱拳,转身离开

  灰衣天运子目光一闪,右手虚空一摆,顿时其手中蓦然间chū现一道灰气,这灰气,好似一把利剑,被此人随意一挥,但听尖锐的呼啸zhī声疯狂回荡间,这灰气立刻冲chū,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猛地回身,目光平静,盯向灰衣天运子

  那灰气,在王林回身的瞬间,自他身边一冲而过,直接落在了千丈zhī外,一个正在修炼的天运子虚幻▲zhī身上

  那虚幻zhī身,根本连闪躲zhī力均无,直接被这灰气冲入体内,随后立刻身子一颤,诡异的化作一片雾气,消失了

  与此同时,从那雾气zhī中,灰芒飞灰,落在了灰衣天运子身前,◇蓦然间,形成了一道灰色的复杂印诀,飘在半空

  ,此烙印,乃杀戮仙诀所化依靠杀戮获得生机zhī力,以生机zhī力徘徊身体四周,从而凝结生zhī烙印,此烙印越多,防守zhī威便越强老夫全身亿万烙印守护,即便是这天运星崩溃,也可安然无恙,此仙诀,你不愿意学?”灰衣天运子,平淡的说道:

  王林chén

  就shǎo许,说道,“为何一定要我学?”

  灰衣天运子,冰冷的说道“你是天运送来的第六个,人老夫不喜欢七,但又与天运有承诺,所以,便传给你,若再墨迹,此事就罢”

  王林kàn了眼前zhī人一眼,忽然说道“你与我师尊,是何关系?”

  那灰衣天运子,冷冷的望着王林,右手一挥,一道灰气立削化作玉,简,飘在半空,随后身子一动,在王林面前,消失无影

  王林目露chén吟zhī色,shǎo顷,虚空抓住那灰气化作的玉简

  在他的手,碰到此玉简的瞬间,四周的七彩时间,蓦然一变,好似斗转星移一般,王林眼前一花,再次恢复正常时,却是在了山峰顶部,那宝塔zhī下

  在他的身前,天运子,眼露奇异zhī光,盯着王林手中的玉简,摸着胡须,笑道“杀戮仙诀,好”

  王林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皱起

  天运子kàn了王林一眼,笑道:“莫要多想,那灰衣zhī人,是为师年轻zhī时,修炼的第二元神,只不过当年为师阴阳虚实二意分化zhī时,却是由于一些事情,不得不把他分化而chū,他所修炼的杀戮仙诀,正好符合你所要求的生存zhī道”

  王林chén就,收起玉简,天运子所说,他并非全信,只不过王林心机深chén,此刻神色却是没有露chū半◎点端倪,点了点头

  天运子右手在虚空一抓,一道紫芒,立刻从虚无zhī中幻化而chū,形成一枚紫色的戒指,仔细的kàn了这戒指一眼,天运子扔给王林,口中说道“此戒,乃为师七彩zhī芒中,紫芒所化○,赐予你作为保命法宝,此宝,可抵抗问鼎后期修士全力一击两次,但你要切记,触犯一次门规,为师便会收回一次,触犯两次,此宝再无任何威力

  那被你杀死的紫系老二,便是因为这无数年来,此宝消耗了一次,另还触犯了一次门规,否则的话,岂能让你轻易取其元神不过kàn在其先chū手,多次招惹于你的份上,此事,为师便不在追究,但,王林,你要切记,没有第二次”

  王林接过此戒,没有带走手上,而是放入储物袋内,恭敬的说道:

  “谢师尊”

  天运子点头,袖子一甩,说道“禁法已授,法宝已给,你,回”说着,他转身,走向宝塔

  王林退后几步,猛地抬头,说道:“师尊,弟子想要下山历练”

  天运子没有回头,传来声音

  “我天运弟子下山历练,只有使者一途,你持我令牌,去赤宗星务苑,寻一六级以下修真国,担任使者去但,三个月后红星zhī日,东海zhī外独山zhī角,你莫要晚了”

  说着,天运子的身影,踏入宝塔zhī内,消失无影,一枚白色令牌,幕然间从宝塔内传chū,落在王林手中与此同时,一股柔和zhī力,从宝塔zhī上蓦然散开,推动zhī下,王林的身子,顺势而走,直接飞chū这山峰zhī上

  百里zhī外,王林身在半空,回头kàn了一眼这一白二黑三座山峰,目露奇异zhī芒,转身迅离开

  星务苑,在赤宗zhī上

  王林离开天运宗总宗zh▲ī后,没有半点停留,直奔赤宗

  赤宗山峰一圈圈赤色光环,不断地四下扩散,把这里的一切,笼罩成为好似一片血海一般

  王林的身影,直接破开赤宗zhī外,正要踏入zhī时,一声冷喝,从其内传◎chū

  “来人,止步”

  王林没有二话,直接把手中天运子的白色令牌向前一甩,其身影跟在令牌zhī后,直接冲入赤宗

  那冷喝zhī人,显然是kàn到了令牌,轻哼一声,但却没有阻拦,任凭王林直接冲入其内

  待王林进入后,虚空一晃,一个身穿赤衣的中年男子,其身影幻化而chū,他冷冷的扫了一眼王林消失的方向,口中喃喃自语道“紫系老七”

  shǎo顷zhī后,王林从赤宗离开,他目光遥望西方

  五级修真国灵岳国

  大大,耳根近日时间不稳,给大家造成了一些焦急的等待,在这里耳根道歉因为每次写完,耳根都要仔细修改,有时候修改稿子的时旬,甚至不shǎo于▲写chū来所以时间,就有了拖延,不过大家放心就是,不会断的,而且明天起,就会恢复到正常时间了

  给大家造成的不便,实在是不好意思

  月票上,这个月初期不尽人意,前面的书,每天很shǎo★,月票加的让耳根心惊肉跳,可我的书 每天六千,月票却追不上人家,被人拉了一倍,觉得有些委屈,请大家给俺一点动力,好么

  不过耳根也知道,大家已经尽力了,所以月票上,不强求,不会因为月票shǎo□,而乱了心情,月票,只是辅助,写好书,才是正道,这一点,请大家放心就是

  我会拿chū好的情节,让大家kàn的高兴,kàn的愉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