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557、558章 扭转乾坤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在姚惜雪的目瞪口呆中,三笔符文成形

  在这符文形成的瞬间,王林体内的仙lì,立kè自动运转起来,顺着他的手指,融入到了符文之中

  这三笔符文,若是单独看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此kè一笔一笔画chū后,在王林眼中,却是有一种完美的感觉,好似蕴含了某种天道的烙印

  阵阵jīn芒,如同万丈光辉,立kè从那符文之上闪耀而chū,照亮了四周的一切平台之上旋转地黑气,在这jīn芒的照耀下,缓缓消散在了虚无之中

  姚惜雪眼露极为复杂与震惊之色她之前虽说来这里数次,但每次均都是抓紧时间,不愿与这些石像纠缠,都是以其父赠送的血玉封印,以一种取巧的方法度过

  那些jīn色符文她虽说也都注意,也曾虚空画chū,但却因为始终没有把石像彻底击碎,自然也就没有如王林此kè般,吸收了石像内的符文

  仙lì融入符文内,王林的食指,却是不由得一顿,他此kè尽管神色如常,但却有种清晰的感觉,若是不能画chū第四笔,那么这符文的完美,将会立kè被打破,甚至崩溃

  第四笔,王林无法凭空画chū,他目光一闪,右手食指点在符文之上,身子猛,手指向前一弹,那符文立kè被他弹chū,直奔姚惜雪而去

  姚惜雪面色一变,身子立kè后退,与此同时她毫不犹豫的从储物袋内连续拿chū数枚血色玉简,在身前一一捏碎

  但见血光云涌中,一层层血色直接覆盖在了符文之上,这一幕极快,那些血光落在符文上,立kè消散,虽说如此,但却使得符文jīn芒略有黯淡

  熠错雪身子不断地后退,她额头香汗泌chū,一枚枚血色玉简不断从其手中甩chū,七息之后,那符文之上的jīn光,终于被血色覆盖,最终彻底的黯淡下来

  在血光中,符文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喇咐雪面色极为阴沉,她刚才把储物袋内足够使用上百年的血玉“,扔chū了近十分之一,那jīn色符文来临的一kè,她居然有种好似面对父亲一辈之人的感觉

  “王林”姚惜雪手捏血玉,待符文消散之后,立kè身子一闪,直接冲工平台,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神色如常,在姚惜雪来临的瞬间,他眼中寒芒一闪,右手一抹储物袋,顿时仙剑在手,横在身前,口中平淡的说道,“姚道友,那jīn色符丈chū现的太过突然,在下控制不住,若你为此想要与王某斗法,王某奉陪”

  熠猜雪阴沉的看了王林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内心暗道,“此人既然来了这里,除非可以破除全部封印,否则便是再无生机,此刹若是与他动手,白白浪费了时机”

  她冷冷的说道,“下不为例”说着,她身子向前一送,直接略过王林,在平◇台的另一方,踏在了前往第三处封印的尊龙之路上

  王林收起仙剑,在后不紧不慢的跟随,他望着前方的姚惜雪,内心却是极不平静

  “三笔符文,居然有这等威lì,按姚惜雪所说,此地共有十八层,若▲是每一层都有一个符文,那么就是十八个符文,若是把这十八个符文画chū,其威lì,将会如何这符文,到底是什么,莫非是仙术不成”王林深吸口气,右手虚空而画,瞬间便把三个符文画chū,可惜这一次,他体内仙lì却是没有任何异常,符文chū现后,便立kè消散,再、无之前的威lì

  王林眉头微皱,沉吟起来

  数日后,第三个平台,摇摇在目,这一次,姚惜雪直接冲chū,直奔平台

  在平台上,这一次依然还是那个石像,只不过其除了有第三目之外,在这石像的手中,还多chū了一把长剑

  熠皓雪一改之前封印,这一次,她毫不犹豫的展开自身神通,与那石像一战

  王林在平台外冷眼打量,姚惜雪的神通之术,大都与血功为主,其挥手间,往往血色先chū,神通展现

  与那石像的一战,没有悬念,以姚惜雪的修为,牛柱香后便有了结果,只不过石像虽崩溃,但却没有jīn符飞chū,姚惜雪面色加▲阴沉,她狠狠的一跺脚,右手向下一按,立kè那崩溃的石像,顿时化作碎末,消散一空

  王林目光一凝,内心暗道“这石像莫非是只有破解了其禁制,才会有符丈融体不成?”

  姚惜雪看都不看王林一眼◆□,立就跃过平台,再次前行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旬一个月流逝,这一个月的时间,王林极为清闲,熠酷雪不给王林chū手的机会,她尝试了两次始终没有得到jīn符后,内心已经明白,自己的方法不对,回想王○林之前获得jīn符的过程,她内心已有明悟

  她对于那jīn符,极为忌惮,此kè为了防止王林获得,索性部自己chū手,她并非是打散石像,而以血玉封印,这个方法,就是她之前三次进入这里所用

  这一日,封印了第十一道石像后,在尊龙之路上,望着前方的第十èr道封印的平台,姚惜雪却是脸色变的严肃起来,她看向王林,说道,“王道友,第十èr道封印,与之前相差极大,需要你我èr人同时chū手,才有可能破除,这也是姚某邀请道友来此的目的”

  王林点头,前方的平台,与之前差异极大,这平台的大小,只有之前的一半,在其工,没有任何石像,有的,只是一扇巨大的石门另外,这平台四周,只有他èr人所在的这一条尊龙之路

  在那石门上,有一些模懈礴恢画,交错在…起,好似…张人脸

  姚惜雪与王林èr人落在了平台之上,就在这时,忽然那石门幕然旬缓缓打开,一股寒风从其内立kè吹chū,寒风所向,姚惜雪全身瞬间被血色包囊

  王林退后数步,一摸储物袋,禁幡在手,一绕之下,立kè把身子覆盖,那寒风吹动,王林身体外的禁幡顿时传来阵阵咔咔之声,但见一层又一层的寒冰,立刹在外凝聚,几乎眨眼间,王林的身体外,便被厚厚的冰层封印

  再看姚惜雪,其身体外同样是形成了一个冰雕,只不过这冰雕内,却是红芒大闪

  寒风过后,一道白雾从石门内飘洒而chū,在石门前凝聚在一起,立kè化作人形,此人年约三旬,面色冰寒,身穿白衣,举手投足间,带有一股仙风之色

  他chū现后,冷冷的看了一眼王林与就惜雪所在的冰雕,并未开口,但却有声音传chū

  “主人洞府,若无令牌,不得入内”

  姚惜雪所在的冰雕,其内红芒立就浓郁,好似热浪一般,从内至外,阵阵白雾从冰雕上立kè散开,几乎眨眼旬,冰雕便融化,姚惜雪从内走chū

  “你已来此多次,施展的是当年血君功法,念你是他传承后人,我三次留手,容你施展神通复活,但你却不知好歹,这一次,给我立kè施展复活神通滚开,否则,你将再无机会”那中年男子,声音虽说平淡,可却有一股威严散chū

  此kè,王林所在的冰雕,也渐渐融话,王林脸色从容,从其内走chū,冷眼看向èr人

  那中年男子目光平淡,看都不看王林一眼,他只是望着姚惜雪

  姚惜雪一欠身,说道,“前辈与先祖相识,何不网开一面,这洞府荒废多年,弃之可惜,不如成全晚辈”

  那中年男子收回目光,平淡的说道,“能接下我三剑,方有资格

  你èr人是一起,还是分开”

  熠酷雪目光一闪,说道,“我èr人一人接下一道,最后一道,同时接下”

  那中年男子眼中始终平淡,闻言èr话不说,右手随意向前一指,一道jīn光,立kè…在其手指尖上凝聚

  “第一个,上前接下,生,接不下,死”

  “王道友”姚惜雪看向王林◎

  王林微微一笑,退后两步,摇头道,“姚道友言谈不实,在下需要考虑”

  喇咐雪望着王林,说道,“有何不实?”

  “此地绝非十八层封印,若真的说是封印,也只有十èr层,进入这门,◇就是洞府”

  姚惜雪冷笑,她早就料到这王林恐怕会临时改变主意,此kè不慌不忙,说道,“王道友,姚某有一句话之前忘记相告,还望你不要介意,不过现在告知却也不晚,进入此地,感悟了jīn符烙印,那么便是获得了入府试炼的资格,一旦获取资格,就尘须要成功,否则的话,唯有死路一条话已告知,信不信在你”

  王林脸上阴晴不定,少顷之后看向姚惜雪,脸上露chū无奈之色,苦笑道,“姚道友有血魂丹,自然不怕,好算计”

  那中年男子冷眼看着王林与姚惜雪èr人,没有任何不耐之色

  “你若能助我进入洞府,自然不会生命之忧,我之前答应你的一切,也定然会实现”姚惜雪说道

  王林沉就,片kè后道,“事已至此,我可以chū手,但我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熠峭雪展颜一笑,道,“此地,是某个仙人留下的洞府,当年我父亲无意中从一妖帝口中得知,这洞府荒废多年,很多神通早已消失,只有这一丝府灵之魂存在,三道剑气,唯有修为达到了问鼎之后,才可全部接下好了,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了,王道友,请chū手”

  “问鼎才可接下,王某只是婴变中期,姚道友也太看得起在下了”王林沉●声道

  喇错雪面色一冷,寒声道,“王林,进不了洞府,我有血魂丹,可以复活,而你,…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那始终冷眼看向èr人的中年男子,忽然说道,“没错,进入不了洞府,你èr人今日,■都要死,想要生,唯有成功进入洞府”

  王林沉就许久,上前一步,沉声道,“前辈chū手”说着,他抬起右手,一指向天,顿时其体内被压制封印的魔念,立kè涌现,瞬间弥漫全身,这一kè,浓浓的黑雾,从王林身体内扩散而chū,几乎转眼间,他整个身子便被黑雾包囊

  这黑雾,在姚惜雪眼中看来,正是魔气

  “他一chū手便用chū与妖将一战的神通,显然是尽了全lì,如此一来,正合我的心意”姚惜雪早就已经算计好,王林的修为,在她看来只不过是婴变中期,即便是给了对方足够的仙玉,也断然不可能在三天时间,提升至婴变后期

  如此一来,以婴变中期的修为,即便是接下了一道剑气,也会身受重伤,再无任何威胁

  而她,凭借其父赐予的方法,有信心接下两道,如此一来,便成功的完成了那洞府之灵的要求

  以往她来此数次,费尽全lì,也只能接下两道,第三道,却是致命

  那身为洞府之灵的中年男子,看了被黑雾包囊的王林一眼,èr话不说直接一指弹chū,一道jīn芒,好似奔雷,快若闪电,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低吼一声,全身魔气立kè云涌翻滚,以极快的度,疯狂的向着他右手指尖凝聚,几乎眨眼间,他全身魔气大范围的消散,全部都凝聚在了食指

  一指之终chūjīn芒临近,相耳碰在一起

  jīn芒好似一把锥子,势如破竹直接劈开魔气,只是在这一过程中,那魔气同样迅的融入其内,不断地消融

  只是那jīn芒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实际上却是极强,破开了魔气,直接顺着王林的手指,立kè钻去其身体内

  王林口中喷chū一大口鲜血,其身体好似被一股大lì撞击般,立kè向后抛去,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有阵阵砰砰之声传chū

  这平台本就不大,此kè王林身子抛chū了石台,向着下方的虚无星空坠下

  那中年男子低头看了一眼王林消失的方向,抬头缓缓说道“第一道,算你破了接下里,是第èr道”说着,他右手再次抬起,又是一道jīn光,在其指尖凝聚

  王林的重伤,丝毫没有chū乎姚惜雪的预料,她不在意王林的生死,在意的,是如何进入这洞府内,至于她父亲言及的,不要与王林交恶,却是被她抛在了脑后

  实际上,在她的内心,王林的身份与修为,根本就不足以让她去结交,即便是此人有些不凡

  她神识一扫,在四周在没有发现王林的存在,内心仅存的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

  此kè,面对洞府之灵的第èr道剑气,她立kè右手一抹储物袋,手里chū现大把的血色玉符,就在这时,jīn芒从中年男子手中探chū,好似一条jīn龙,咆哮而chū

  熠错雪手中玉符立kè碎裂,大量的血光浓郁的散chū,立kè把jīn龙包囊在内,但那jīn龙却是势如破竹,蓦然间冲chū,其光芒虽说黯淡,但去势却是强猛,印在了姚惜雪胸口

  熠滑雪面色立kè妖异的红润,一口鲜血被她压下,她身子退后两步,看向那中年男子

  她来到这个石门之下,这是第四次,她深知,血符只能使用一次,在第èr次时,却是对那jīn芒没有任何作用

  她第一次来到这里,便是因为拥有血符,势如破竹连闯十一个平台,本以为十拿九稳,可血符却是在第èr道剑芒下失效

  “第èr道剑气,算你接下,现在,是第三道”中年男子说着,手指之工再次chū现jīn芒,没给对方片kè准备时机,jīn芒立kè一闪而chū

  kè咐雪尽管面色红润,但内心却是极为兴奋,以往她第三道剑气来临之时,已然是身受重伤之时,体内仙lì只存少许,根本无法抵抗

  但现在,由于王林成功的接下了第一道剑气,所以她此kè体内仙lì足够,虽说略有小伤,但却不影响她发挥神通

  对于接下这第三道剑气,她的信心,全所未有的充足

  “这洞府,是我的了”姚惜雪深吸口气,双手在胸前掐诀,迅变化手印,在那jīn芒临近的瞬旬,她喷chū一大口鲜血,这血液直接落在了jīn芒之上,与此同时她口中传chū阵阵低语,手中印诀度快

  只见那jīn芒被鲜血淋洒,发chū呲呲的声音,鲜血好似沸腾一般,云涌翻滚间化作一个个血色符文,如髓入骨般紧紧的贴在jīn光之上

  jīn光瞬间黯淡,只不过其上的血色符文,却也是彼此消融,那jīn光一冲而chū,直奔姚惜雪

  姚惜雪深吸口气,双手立kè停止掐诀,化作一片残影,在身前停止,紧接着,一个圆形的血色阵法在姚惜雪的手中凭空chū现

  在这一刹那,jīn光临近,碰在了她的双手之上的血色阵法

  砰”的一声闷响徐徐传递四周,血色阵法立kè崩溃,至于那jīn光司样涣散化作点点jīn芒,融入姚惜雪体内

  喇错雪再也控制不住,喷chū一大口鲜血,身子一晃,体内仙lì疯狂的运转,与进入体内的jīn芒交战

  这jīn芒一旦入体,便会造成极强的杀伤lì,对于经脉与肉身危害极大,唯有以仙lì抵抗,彼此消融之下,才可化解jīn芒之危

  “你与之前那男子若不死,便算获得了进入洞府的资格”那中年男子声音始终平○淡如水

  姚惜雪听罢,毫不犹豫盘膝坐地,运转体内仙lì,不断地与jīn芒消融,此kè她全身心的沉浸在其内却是没有发现,一道充满寒意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在其体内仙lì与jīn芒对□抗的最关键时kè,一道残影,以极快的度,从平台之下的虚无星空中好似流星一般奔雷而chū

  这身影头戴草帽,整个人快若闪电,几乎瞬间便来到了平台之上,他没有半点停顿,左手虚空一抓,姚惜雪的储物袋立kè飞chū,与此同时他右手一指便点在了姚惜雪的眉心

  在这一瞬旬,姚惜雪猛地睁开双眼,其眼内露chū震惊,想要闪躲但却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指,按在了眉心

  一股摧毁性的lì量,顺着其眉心直接进入她的体内,势如破竹,顺着经脉而过,所过之处,其经脉寸断

  与此同时,她体内本就不多的仙lì被这摧毁性的lì量冲击,立剩涣散,再加上jīn芒之lì,司时发难之下,姚惜雪口中喷chū鲜血,身子一晃,整个人被生生抛chū三丈,落之时,一道灰气在其眉心闪烁,形成生之烙印覆盖全身

  姚惜雪嘴角鲜血止不住的流下,她嘶声道,“王林”

  想死,没那么容易”阴寒的声音,从▲那人影口中传chū这修长的身影,摘下头顶的草帽,他,正是王林

  喇错雪眼中震惊之色极为浓郁,王林的chū现,乎了她的预料,在她想来,此人即便是没死,也应该是身受重伤,断然不会如现在这般chū现○在这里解谊她之前神识扫讨,清晰的记得没有发现此人存在

  王林面色如常,望着姚惜雪,眼下一切,都是他暗自筹划而chū,可以说从发现这里便是此地的终点之后,他便有了想法

  冒险再次散发魔气,正是为了彻底的麻痹姚惜雪,使其认为自己已经chū了全lì,随后他借着那剑气入体的瞬间,毫不犹豫的震碎了体内凝聚的仙晶

  他之前在军营内地底,三天的时旬,把三分之一的仙玉化成仙晶存于体内,正是为了造成一种chū其不意的效果

  仙晶碎裂,大量的仙lì涌现而chū,若是在平常,这么多的仙lì涌现,他必须要立kè打坐吐纳,而且稍有不慎体内经脉就会被这大量的仙lì震碎

  可当剑气入体之时,这浓郁的仙lì,却是恰到好处的与之消融,完全的抵抗住了剑气的摧毁,直至把其彻底消融

  随后他立即按照之前的想法,拿chū当年云雀子赠送的草帽,暗自前来

  这草帽内蕴含大量的禁制,云雀子修为达到了问鼎中期,其法宝自然威lì强大,此帽的作用,便是隐藏神识,当年王林曾多次使用,效果甚佳

  除非是对方修为达到了问鼎,否则断然不会发觉

  这一切,又岂能是姚惜雪能知晓的

  “姚道友,咱们又见面了”王林手中拿着姚惜雪的储物袋,平淡的说道

  他的话语虽说之对姚惜雪,但余光,却是扫向石门下的中年男子

  只见那中年男子目光始终平淡,眼前的一切,在他面前好似不存在一般

  “你好卑鄙”姚惜雪咬牙说道

  王林微微一笑,骂他的人多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修真界的规则,王林始终铭记在心,他轻笑道,“姚道友给在下假丹,是隐瞒了进入此地的危险,王某只不过略有报复,不需这般夸奖”

  我父亲血祖若是知晓此事,你死定了,即便你是天运子的弟子况且,我来此之前,便已经开启了一粒血魂丹”姚惜雪面色苍白,没有任何血色

  “我为何要杀你,你有血魂丹可以复活,但要使用此丹,应该是以身亡为前提,我以神通封印你全身,你此kè体内仙lì半点均无,我看你如何去死”王林微笑道,他的笑容,看起来略有阴森

  姚惜雪面色苍白,她此kè全身细弱无lì,体内仙lì的确如王林虽说,没有半点存下,经脉是寸裂,她此kè的状态,本该气绝身亡,可眉心之上的烙印,却总是传chū一道道生机,覆盖全身,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生与死的循环

  在这循环之下,她的生死,却是停滞了

  “我只需把你封印,让你承受千百年的孤独,在生与死之间排徊,但却无法死亡,即便是你咬舌自尽,有你眉心烙印所阻,你也秀法成功如此一来,我看你如何以血魂丹复活”王林声音虽说平淡,可落在姚惜雪耳中,却使得她花容色变

  王林说这话时,脑中却是不由得想到了当年在朱雀星,他修为被巨魔族老祖与雪域修士尽毁,成为了废人后,落难于一个山寨之上,从而在地下水牢内,发现的那具被封印●在那里不知多少年的女性骸骨

  “这世间之事,却是有轮回”王林内心就道

  他上前几步,来到姚惜雪身前,右手直接向其饱满的胸口摸去,姚惜雪紧咬双唇,眼中露chū浓浓的杀机有羞辱之色

★  这目光在王林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他右手直接深入姚惜雪胸口衣襟内,摸索之下,立kè…感受到了软玉之润

  不得不说,这姚惜雪是一个难得的美人,除此之外,其身份,也是让人心动的方面之一,堂堂血祖◎之女,平日里高高在上,今日,却是落难在此

  王林眼露似笑非笑之色,右手捏了捏姚惜雪胸前的软润,收回时,他手中拿chū了三个储物袋

  喇错雪眼中羞辱之色浓郁,死死的盯着王林,几乎咬牙切齿她修道多年,始终保持处子之身,从未与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姚道友,你我做一笔交易如何?”把储物袋收起,王林说道

  熠瞬旨雪盯着王林,一语不发

  “我打算封印你直至你寿元断绝,不过在这妖灵之地内,五百年已是极限,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给你减五十年,如何?”王林微笑道

  熠咐雪深吸口气,沉就少顷,冷声道,“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王林轻笑,说道,“你可以不◆答应”

  姚惜雪冷冷的看着王林,哼声道,“问”

  “你若说谎,我或许现在无法辨别,但日后总会有知晓,到时候,莫要怪在下不来给你解封印”

  “第一个问题,你为何如此急着进入这洞府■?”王林这个问题,问的极为巧妙,这个问题包含很广~

  姚惜雪把头一甩,看向那石门,石门下的中年男子,始终目光平淡

  “我就是想进去,没有原因”

  “这是你自找的”王林目光一寒,双手掐诀,打chū一道道禁制,这些禁制落,形成一个圆形的禁制之圈随着时间的度过,王林打chū的禁制越来越多,地面的禁制之圈散发chū道道黑芒

  做完这些王林虚空一把抓住姚惜雪,一甩之下便仍在了禁制之圈内,右手掐诀,轻声道,“封”

  一字之下,禁制之圈立kè收缩,飞快的把其内的姚惜雪包围,几乎瞬间,便形成了一个禁制之球

  王林右手一召,此鹅猪谢由大化小,飞入他的储物袋内

  做完这一切,王林转身看向石门下的中年男子,说道,“我是否有进入的资格”

  那中年男子神色依日平淡,缓缓说道,“你èr人共同接下三道步,气,自然有资格进入,不过洞府内的一切,主人临走前全部封印住,你若是打不开封印,却是无用”

  “这里是什么洞府?”王林没有急于进去,而是沉吟片刹后问道

  “主人的洞府”

  “你主人是谁?”

  “主人便是主人,何来是谁之说”

  王林看着那中年男子,少顷之后,说道,“那夕面的十一个平台之上的jīn色符文,是什么?”

  “护府神通,可惜主人封印后,却是没有了中枢操控,失去了神通,不然你èr人也进不来”那中年男子缓缓说道

  “除了我之外,若是还有人接下你三道剑气,你也会让其进入洞府?”王林目光一闪,问道

  若你能在府内破开一道封印,那便可获得洞府权限,能做到这点,这洞府会自动关闭,自然不会有■人再进入,除非你死了”

  “这洞府存在无数年,之前可有人进入里面?”王林再次问道

  “有,不过都死了”

  “我如何离开这坚?”

  “破开一道讨印,自然可以离开”

  王林沉就,他知道再问,这洞府之灵也是不会多说,沉吟少顷,他不在废话,直接踏入石门

  石门内,展现在王林眼前的,是一处好似凡人皇宫一般的阁楼群,他所站之处,便是这皇宫般建筑的大门内

  一股淡淡的仙lì,在四周弥漫,王林深深的吸了一口,通体一阵清爽,他上前踏chū一步,但立kè便神色一动,低头看了看地面

  地面上,由清色的石块铺成,极为平整,王林蹲下身子,右手摸下地面,立kè…,他脸上露chū古怪的表情

  “仙玉、””

  王林展开神识,一散之下,他立kè察觉到四周几乎所有位置都存在封印禁制,他神识几乎刚一散开,便立kè收回

  “此地所有建筑,居然都是以仙玉组建”王林对于仙玉极为敏感,此kè触目所望尽是仙玉,他不由得深吸口气

  “可惜上面有极强的禁制封印,否则的话,定要把这些仙玉都挖chū来”王林看了一眼脚下的仙玉之路,脸上露chū可惜之色

  在他前方百丈外,有一个巨大的丹炉,这丹炉盖子上有一些手臂粗细的小孔,阵阵白烟,从小孔内散chū,徐徐升空

  丹炉在向前数百丈处,则是一座三层阁楼

  王林身子一动,向前走去,在那丹炉旁,他停了下来,顺着丹炉上的小孔,向内看去

  丹炉内只有在炉底,有一滩水清,那飘散而chū的白烟,正是从这水清内散chū

  “我并非是进入此地的第一人,这丹炉内,说不定之前就有丹药存在,被之前进入这里的人取走”王林目光一凝,看向这丹炉六在其上,有一道禁制封印,只不过却处于残破的状态,显然是早就被人破解

  仔细的看了一圈,王林向前走去,在那阁楼之前,王林停下,打量一番,这阁楼之上也有封印,甚至下面的三阶台阶,每阶之上都有封印~“这是一个整体的封印,一旦禁制落下,便可化成无数,使得这楼阁内外一切物品,都自成禁制这种封印的手法即便是上古时期,都很少chū现,根据我看过的一些典籍记录,此法传闻是仙界之法

  也称之为仙禁”

  王林看了看四周,喃喃自语道,“此地洞府里里外外,都是仙禁,这里,莫非真的是某个仙人之府不成”

  王林想到这里,为谨慎,虽说眼前阁楼的禁制封印早就已经被人破除,但他仍然谨慎的查看之后,才会踏chū一步

  阁楼三层,王林在其内仔细的观察之后,才会迈步,如此一来,便耗费了不少时间,虽说如此,可通过观察,王林却是把这阁楼的禁制,看了个彻底

  这阁楼内空无一物,即便是桌椅,都没有留下半个若不是地面上有一些之前放置桌椅的痕迹,王林一定不会想到,这些桌椅是被前人破开封印后取走

  “仙人洞府,即便是桌椅■,恐怕也不是凡物,被人拿走,也在情理之中”王林自嘲道

  这三层阁楼内太过空荡,王林一无所获,这阁楼内的禁制,几乎全部都被人破开,不过随着王林的观察,他却是发现,这些禁制破除的痕迹表明,并非是同●一人所破解,这阁楼内,至少有三种不司的破解之法

  其中有一种方法,使用的上古禁制,极为精妙,所破封印往往散开后组成一朵好似梅花的样子,这种手法,王林曾在一些古籍上看到,名为梅花十八禁

  在阁楼内,以这种手法破开的禁制,占据了一大牛显然是同一人所为

  这禁制,在上古修真界名气极大,但却颇为讲究嫡系之分,外人绝不会学到,即便是嫡系弟子,也根据身份不同,最多学到九禁唯有掌门,才可完整的学到十八禁

  正要离开,忽然王林目光一凝,落在了地面上原本放置桌椅的痕迹上,神色一动

  耳根是个很纯洁的男人,我生生把特花十八禁,改成了梅花十八禁纯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