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573、574章 杀戮仙诀


  隐藏悲伤的欢快曲乐传入王林的耳中,他脚步微顿,但却没有回头,一直向前走去

  午夜,一轮明月挂空,月光散落大地,好似一层柔纱披在了天妖城上

  莫府外,两个身影仿若大雕一般掠出,◇一晃之下化作烟渺,直奔洪牢而去其极快,在洪城之上跃过一处处阁楼yǔ街dào,少顷后,便来到了洪城之牢

  这洪牢,远远看去,其阴森yǔ杀怨之气,几欲滔天,形成一股妖焰,在夜空中燃烧

  在洪牢外,那两dào从莫府掠出的身影,凝化成形,这二人正是莫厉海yǔ王林

  二人刚一出现,前方洪牢外巨大的黑铁之门,蓦然打开了一dào缝隙,走出一个面色阴森的驼背男子,他从缝隙内走出,看了二人一眼,也不说话,只是抬手一召,便退了回去

  王林目光微不可查的一凝,那面色阴森的驼背男子,其修为,yǔ莫厉海一样,都相当于修士中的婴变后期大圆满

  莫厉海身子向前一踏,整个人闪入铁门缝隙中,王林在其后,不疾不徐的跟上

  铁门内,那面色阴森的驼背男子,打量了王林一眼,沉声dào:“莫兄说的便是此人?”

  莫厉海点头,说dào:“正是,一切拜托许兄了”

  许姓男子略一点头,说dào:“你走,我带他进去”

  莫厉海来到王林身边,轻声dào:“王老弟,保重,希望你修炼有成”说着,他身子一踏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许姓男子看了王林一眼,说dào

  “王林”王林的声音,很是平淡

  许姓男子不再说话,转身向洪牢内走去,王林抬起脚步,目不斜视,沉稳的跟随越是走进此地,这里的杀怨之气便越是浓郁

  那灰衣男子似乎对这□气息极为享受,他暗自打量王林,发现对方始终面色如常,内心略感诧异,随后一想,此人能让莫厉海不惜血本的送来,定然有过人之处

  洪牢分为两部分,地面之上,只是表层,在其地下还有一部分

  这●许姓男子行事干脆,直接带着王林进入了地下的洪牢,他二人行走在一条阴森的阶梯上,向下而去

  四周墙壁上,有一些幽幽之火在忽明忽暗中,使得这里为阴森

  初踏入这阶梯时,四周尚是一片寂静,但随着不断地深入,阵阵呐喊yǔ咆哮之声,渐渐从深处传出,这些声音中,透出的是一股股浓郁的杀气yǔ怨恨,这气息之浓,比之在外部所看,要多出十倍

  许姓男子故意放慢脚步,暗中查看王林,他深知这洪牢内的气息,几乎快要凝化成为实质,即便是一些修为yǔ他相当的妖将,也会产生不适,除非是如他这般在这里生活了数百年,每日吐纳之下早就习惯了这气息

  越看,他越是心惊,对方始终面色如常,以他的观察,此人不但不似假装,反而有种要yǔ这四周融入一体的感觉

  查看之下,许姓男子收起内心的小觑,他已经明白,此人,能选择进入这里修炼,定然有其过人之处,若再试探难免会有些过分

  这条阶梯,很长,少顷之后,二人来到了尽头,尽头所在之地,阴森昏暗,好似一个巨大的牢笼,被分割成了上千个单独的存在

  阵阵咆哮yǔ怒吼,夹杂着无数咒骂,在这里,轰隆隆的传来,这声音太大,若是寻常之人,怕是立刻便会被震的双耳嗡鸣

  许姓男子早就习惯了此地的一切,他阴森的说dào:“都安静一下”

  此言一出,牢笼内的声音,立刻一顿,一股压抑的气息,缓缓的凝聚

  在尽头处,有一间黑色的房屋,许姓男子站在房前,再次打量了王林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笑容在他脸上展现,阴森意味浓

  “王林老弟,这里,便是我负责的牢房,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我精挑xì选,于一月后问斩,所以,你可以尽情的修炼,即便是全都弄死了也没有关系”

  王林神识一扫,立刻发现这里有很多地方,都有禁制守护

  “多谢”王林抱拳dào

  许姓男子沙哑的笑了笑,说dào:“不用谢我,要谢,你就谢莫厉海,他给我十崩拳意的前三层功法,我才会让你进来”说着,他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一眼,转身走进黑屋

  “十崩拳意前三层……莫厉海这一次,的确是为我付出了很多”王林沉吟片刻,抬起脚步走向这巨大的牢笼内

  此地,成“井”字形,一排排牢房,整齐的排列,当王林踏入的一刹那,刚才的压抑,顿时爆发,咆哮yǔ呐喊,好似音波神通一般,疯狂的传荡开来

  王林神色如常,在一排排牢笼前走过,无数☆只漆黑的双手,从那铁栏内伸出,好似要抓向王林一般,yǔ此同时,阵阵恶趣的大笑,随之而来

  “哪里来的人,过来让老子摸一把,老子有十多年没有看到这么xì嫩的皮肤了”

  “你长得样子,和我○☆只漆黑的双手,从那铁栏内伸出,好似要抓向王林一般,yǔ此同时,阵阵恶趣的大笑,随之而来

  “哪里来的人,过来让老子摸一把,老子有十多年没有看到这zhīqīhēideshuāngshǒu,cóngnàtiělánnèishēnchū,hǎosìyàozhuāxiàngwánglínyībān,yǔcǐtóngshí,zhènzhènèqùdedàxiào,suízhīérlái

  “nǎlǐláiderén,guòláirànglǎozǐmōyībǎ,lǎozǐyǒushíduōniánméiyǒukàndàozhèmexìnèndepífūle”

  “nǐzhǎngdéyàngzǐ,héwǒ当年杀的那个婊子,真是一摸一样”

  “外来者,当年老子最喜欢杀你们这些外来者”

  在那铁栏之后,一双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林,露出阴森之光,这里面蕴含着各种情绪,各种**

  王林冷漠的看着这些人,这些人想必在多年前并非如此疯癫,在这里关押的时间长了,受到此地的杀怨之气侵袭,若是心志不坚,便会被其同化

  并非是所有的犯人都在咆哮,也有一些,始终坐在牢笼内,保持沉默

  “来的,你过来”在王林身边的一个牢房,一个全很漆黑之人,双手穿过铁栏,向王林召手,待发现王林看向自己时,他喉咙一动,一口浓痰吐出,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退后一步,避过这口恶臭的浓痰

  那漆黑之人哈哈大笑,眼中尽是嘲讽

  王林神色始终如常,看了一眼此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原本要走出的脚步,停了下来

  那全身漆黑的犯人,看到王林的微笑后,他不由得内心一颤,这笑容,他不知为何,看到后居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眼中嘲讽之色一滞但立刻,便被凶芒取代

  王林伸出右手,放在了此人可以碰到的位置,平淡的说dào:“来”

  那人一怔,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脸上露★出阴沉之色

  “来”王林又说了一遍

  此刻,四周喧哗yǔ咆哮之声,越加剧烈,在四周人的叫嚣中,那全身漆黑的犯人一咬牙,右手成爪,直接从铁栏内探出,向着王林右手抓去

  在其手伸出▲◎的瞬间,王林右手双指成剑,化作一dào残影,点在了此人手掌之上,yǔ此同时,一dào杀戮之气,顺着王林手指,飞快的钻入此人手中

  那犯人身子一颤,退后几步,全身抽搐,七窍之内留下黑色的鲜血,他★面部扭曲,好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此刻,四周犯人的叫嚣之声,加剧烈

  但就在这一瞬间,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此人口中传出,这惨叫好似一把利剑,穿透了四周的叫嚣之声,完全的压过

  ■这一刹那,四周之人全部停止了咆哮

  惨叫的声音并未停止,始终在持续,这声音中,透出一股浓浓的恐惧,王林神态始终冷漠,看着牢笼内那人倒在地上,全身抽搐,渐渐的原本就消瘦的身子,迅的枯萎,成为了一☆具干尸

  这干尸张着口,双目内尽是灰色一口灰气,从其嘴里散出,回到了王林指缝之内,只不过这灰气,比之刚才,要浓一些

  “还是一dào……”王林眉头一皱

  王林始终在观察,杀戮之气进入此人身体内后,立刻便疯狂的吸收此人全身生机,这生机包裹魂、血、肉等一切精气神

  “以杀戮之气杀人,只能做到养气,想要使其单独分裂幻化而出,却是少了一些东西……少了一些明悟……”王林沉吟片刻,看了一眼那干尸,此人生前修为不高,体内有了一些禁制,使其无法发挥全部的实力并非只有此人这样,在这牢狱内,几乎所有犯人,均都是如此

  惨叫随着此人的死亡而停止,但牢狱内,却是变得极为安静只不过这安静,却是在数息后,立刻再次展现开来,这一次,比之前,加暴虐

  王林走向下一个牢房,在牢房内关押之人,冲着王林露出一个嗜血的微笑,他舔了舔嘴唇,退后几步,远离王林,口中说dào:“小子,你是在修炼,你帮我一个忙,把我对面牢房的那个人杀了,我便全力配合你,如何?”

  此人对面牢房所关之人,是一个壮汉,他眼睛一瞪,吼dào:“老子还看你不顺眼呢,小子,你杀了他,我全力配合你反正在这鸟地方也关够了,老子早死早投胎”

  王林没有说话,右手虚空左右连点两下,这二人眉心,同时出现一点鲜红,不断地扩散二人几乎同时倒下,只不过他们的眼中,却是有一丝解脱

  从进入此地的一刻,王林便清晰的察觉到,这里的杀怨之气中,还蕴含着一股死气这死气,王林本以为是因为死人太多所致,但真正的行走在这牢笼之后,他蓦然发现,这死气,来源于被关押的一个个牢犯

  一心寻死但很多,却是没有自行了断的勇气

  二人倒下的一刻,王林目光凝实,仔xì查看,这二人他没有使用杀戮之气,他们的尸体保存完好,没有任何枯萎的情况出现

  但他们的身上,却是有一丝奇异的气息,消失了

  王林目光闪烁,他隐约感觉好像把握了一些东西,但仔xì思索,却又有些迷惑

  “杀戮仙诀,炼生机,化烙印,这功法我修炼至今,思索多次……总感觉似而非似,有时好似明悟,有时又感觉模糊……”王林右手一抓,那壮汉的身体被他抓住,临近铁栏旁

  王林蹲下身子,右手点在此人眉心血洞,仔xì的查看起来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许久之后,王林暗叹一声,站起身子,走向下一个牢房,随着王林的脚步,一◎个又一个犯人,死去

  每杀一人,王林都要查看尸体许久,仔xì的思索、观察

  五天后,这牢房内的上千人,死去了大半

  一股浓浓的死气,在这里弥漫开来,久久不散

  王林观察■了近千具尸体,内心渐渐有了一丝明悟,只不过这明悟,却好似飘渺,始终yǔ他隔着一层纱,看不清,摸不到

  “到底差在那里……”王林沉吟

  “因为你杀的不够因为你的杀心不足”许姓男子,从他所在的黑屋内走出,看向王林的目光,有了一丝不同

  王林抬头,看向许姓男子,没有说话

  “你修炼的功法,我虽说不知具体,但应该是yǔ杀戮有关,所以才要在这里修炼,不过,你还是选错了地方,这里的杀戮,你无法产生足够的杀心,如此一来,便没有杀气,我看你这五天所杀之人虽多,但多的确是放在了研究之上,有时候,研究了再多,也比不上彻底的融入杀戮之中,在杀戮中体会快感,体会那种杀心”许姓男子平淡的说dào

  王林目光一凝

  “我修炼的,是杀戮妖dào”许姓男子看着王林,说dào:“洪牢内,有狱将十人,这十人中,只有我修炼的杀戮妖dào,以杀炼心,以心化妖,你且看好,我的杀心”

  许姓男子说完,蓦然间其双目顿时阴寒,没有丝毫的杀气从其身上涌现,但王林却感觉,在这一刻,眼前之人彻底一变,虽说没有杀气,但王林却是全身汗毛一立,体内元神不由自主的随之而动,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立刻弥漫心间

  眼前之人,其身上多出了一股dào不明的气息,这气息没有外散,可却极为可怕

  “出窍之剑,寒气虽说逼人,也有杀气,但比之未出窍之剑,却是少了一层底蕴,真正的杀心,便是那未出窍之剑你若修炼杀戮,我可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你应该可以体会到真正的杀戮”许姓男子,缓缓说dào

  “条件”王林望着此人,说dào

  许姓男子眼中露出一丝赞赏,说dào:“帮我杀了妖将石萧你不用问原因,以我的杀心,正面我可yǔ之平手,但暗中杀他,却有十足把握,只不过,我受到限制,无法离开这洪牢,而他,此生绝不会踏入这里,所以,你帮我杀他,我帮你修炼杀戮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你要以所修杀戮,去杀他让他死在杀戮神通之下”许姓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至恨之芒

  “我若真的完成了杀戮的修行,你的条件,可接受”王林平淡的说dào,他并未把话说全

  “跟我来”许姓男子阴森的笑了笑,转身向远处走去

  “洪牢十狱,只不过是表面而已,天妖城的四大牢狱,其真正的作用,是为了妖帝提供杀戮之气喂食帝剑

  所以,在这牢狱的最底层,那里,才是你需要进入之处,也只有在那里,你方可感悟杀心”

  王林跟在许姓男子身后,走出了此地,顺着另一dào阶梯,继续向下行走这阶梯好似没有尽头,二人走在其上,路过了一个个牢狱,但许姓男子却没有停留,直接越过

  许久,随着王林的向下行走,一股浓浓的血腥之味,扑面而来,在这血腥中,是透出一股比上方强烈十倍、百倍、千倍的杀气

  阶梯所在的通dào内,前方不再是黑色,而是有血光映出

  “我带你进入这里,算是违反了此地的规矩,此事,你不要对外人说,即便是莫厉海,也不要提及这里,是帝君亲自打造,常年累积之后,蕴含的杀伐,可以影响人心,你进入后,不用去抵抗,只需收住心灵,体会那杀心的凝聚”许姓男子平缓的说dào

  王林沉默,少顷之后,看了许姓男子一眼,他能感觉到,这下面的确是杀戮滔天之处,在这里,应该对杀戮之气有极大的裨益

  他此刻尚未临近,右手指缝内的数dào杀戮之气其旋转的度就已经自动加快,这灰气隐约间,略有颤意,这颤意,并非是畏惧,而是杀念

  感受着灰气的变化,王林脚步一踏,进入了那血光通dào内,顺着阶梯,一步一步向下走去

  王林心机过人,这许姓男子所说,只听了两分,他之所以选择踏入这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出在杀戮之气的颤意上

  “能引动杀戮之气的变化,此地,定可让我的杀戮仙诀成功”王林没有回头,身影消失在了阶梯深处

  “世间之事,有所取舍,想要得到◇,就要面临失去,此事,必须要做”王林顺着阶梯而下,走出了约一炷香后,前方血光大浓

  在阶梯的最深处,那是一片血色的世界,这里,很大地面上一层层浓郁的血痕,触目惊心

  放眼望去,此地看不◎到边界,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并非真的是在天妖城之下

  在这个世界,大地之上多的,是一处处血潭,每一个血潭之内,都有数量不等之人,他们半个身子沉浸在血潭中,闭目打坐

  在他们的身上,一dàodào狰狞的伤口,诡异的蠕动

  王林进入这里,他指缝内的五dào杀戮之气立刻飞出,环绕在他身旁,发出阵阵好似兴奋的呼啸之声

  王林深深的吸了口气,血腥的空气进入口中,立刻化作一股杀念,融入全身王林目光一闪,身子向前一踏,直接来到一处血潭旁边,略一犹豫,他踏入其内,盘膝坐下

  半个身子进入血潭的瞬间,从那血潭内立刻有一股股强烈的杀之气息顺着身体钻入,在他的全身散开

  每一次呼吸,王林体内的杀意便越弄,每一次吐纳,血潭内便会有多的杀息融入体内

  渐渐的,王林的双目,红了起来,他身体四周的五dào杀戮之气,是传出阵阵从未有过的呼啸之声

  王林的内心,杀机越来越浓,初始时他尚还运起仙力抵抗,但他略一沉吟,索性放开了仙力,只把心神包裹,任由杀念流转全身

  也不知过了多久,蓦然间,整个世界内,几乎所有身在血潭之人,全部睁开了双眼,阵阵难以想象的杀气,突然的爆发出来

  这杀气的爆发,立刻把这个血色的世界全部笼罩,紧接着,一个个血潭中人飞起,一声声充满杀机的咆哮yǔ呐喊,不断的传出

  这些人,毫无例外,全部都是双目通红一片 ●
  “杀”

  “杀”

  “杀”

  一声声咆哮,只见所有飞出之人,立刻向身边之人进攻,出手之际,便是杀机无穷,在这个世界,血潭之人极多,王林刚才神识一扫,这些人的数量,接近★数千

  此刻,阵阵厮杀上涌,杀气滔天

  王林双目一片血色,这一刻,他已经把心神紧锁,整个身体,好似不受自己操控一般,完全被杀念笼罩

  他整个人砰的一下,从血潭内飞出,仰天长吼一声,如同一dào血色的旋风,直奔厮杀之人而去

  一场杀戮,就此展开

  王林已经失去了意识,他全部融入到那杀念之中,出手之际便是杀招,寂灭指,化魔指,各种法宝不断地变化

  所过之处,往往抬手间便是人亡

  王林的双眼,已经是赤红一片,他此刻,只知dào一个,那就是杀

  在这里,他不杀别人,便会被别人所杀,这里,就是一个杀戮战场

  王林的全身,被鲜血染红,他好似不知疲倦,一路杀去,只要看见敌人,便立刻冲出,甚至于往往一些同归于尽的神通,也毫不犹豫的施展开来

  所有被杀之人,并非真正死亡,而是受此地阵法影响,会重在血潭内复活,这些人,实际上已经不能称之为是人,而是一个个提供杀戮之气的工具

  他们杀戮之间所产生的气,会被天空吸走,不知去向

  许久,这场杀戮渐渐结束,最终活下来的人,全身杀戮滔天,他们双目通红,没有任何理性存在,这些人,包裹王林在内,共有一百多个

  杀戮无声无息的结束,剩下的这些人,均都是全身杀气浓郁,每个人身体外都有三丈多厚的血杀之雾

  他们彼此看都不看对方一样,纷纷从半空散开,彼此寻找血潭沉入其内,每一个人,在选择了血潭之后,之前血潭内的复活者,都会立刻散开,把整个血潭全部让出,只给那一人所用

  王林双目血红,带着三丈多厚的血杀之雾,落在了一处血潭内,他身子刚一来临,血潭内本就存在的十多人,立刻纷纷站起,迅离开,他们血红色的眼中,居然也有一丝敬畏闪过

  王林独自盘膝在一个血潭内,闭上了双眼,许久之后,再次睁开时,其内血色却是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清明

  “那许姓之人所说的杀心,在我看来,就是杀戮之心,拥有了杀戮之心,才可以炼化杀戮之气若无杀戮之心,炼化杀戮之气极难,我之前那几次成功,只能说是巧合”王林深吸口气,再次闭上了双眼,整个人沉浸在了血色之中,感悟杀戮之心

  许久,在这血色世界,杀戮再次开始,所有人再次升空,又一次的杀戮,展开

  这样的杀戮,在这个血色的世界内,每天会上演数次,每一次,都会有大量的人死亡,同时又会有极少部分人,全身的血杀之雾越来越浓

  一天的时间,很快的过去,这一天内,共有四次杀戮,王林每次,都坚持到了最后,但,他身边的血杀之雾,最多只是拥有了数十丈,比起其他人虽说不少,但却有一个黑发之人,他身上◎的血杀之气,厚约上百丈

  他飘在半空,便好似一个王者一般

  最后一场杀戮结束后,那王者一般的青年,突然抬起头,冲天天空一震咆哮,其声音吼动下,身体外的血杀之雾,顿时云涌翻滚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划过一dào闪电,一条银色恶龙,蓦然出现,冰冷的目光,无情的看了下方一眼,随后猛地一吸

  这一吸之下,此地所有人身上的血杀之雾,立刻纷纷脱离了身体,迅向着天空飞起,被那银龙○吸入口中

  那王者一般的青年,咆哮一声,身子冲出,直奔银龙而去,只是,在其刚刚飞起千丈高度,那银龙转过身,双目内银芒一闪,那青年的身子,立刻崩溃,血肉模糊,从天空落下,他的血杀之雾,被银龙吸收○随后,银龙消失

  在那银龙消失的瞬间,王林眼中露出清明之色,他明白,这银龙,恐怕就是许姓男子所说的帝君妖剑了,此地的杀戮之气化作的血杀之雾,便是这妖剑的食物

  至于那黑发青年,他虽死亡,可在一处血潭内,却是重复活,其杀气,全部消失,变得好似凡人一般,若要达到之前的高度,则需要再次攀升

  一天的杀戮过后,此地陷入沉静之中王林坐在血潭中,感悟杀戮之心

  “当年我学这杀戮◆仙诀时,那人曾说过,因为我的意境是生死轮回,所以可以修炼这杀戮仙诀,这一句话,我终于明白了”在王林的身体外,阵阵杀念气息从血潭内迅钻入体内

  “只是,还有一些xì节模糊……杀戮仙诀yǔ生死轮回☆◆仙诀时,那人曾说过,因为我的意境是生死轮回,所以可以修炼这杀戮仙诀,这一句话,我终于明白了”在王林的身体外,阵阵杀念气息从血潭内迅钻入体内

  “xiānjuéshí,nàréncéngshuōguò,yīnwéiwǒdeyìjìngshìshēngsǐlúnhuí,suǒyǐkěyǐxiūliànzhèshālùxiānjué,zhèyījùhuà,wǒzhōngyúmíngbáile”zàiwánglíndeshēntǐwài,zhènzhènshāniànqìxīcóngxuètánnèixùnzuànrùtǐnèi

  “zhīshì,háiyǒuyīxiēxìjiēmóhú……shālùxiānjuéyǔshēngsǐlúnhuí的关联……”王林沉默

  一夜过去,第二日,杀戮再次开始

  在这里周而复始,王林沉浸在了杀戮之中,他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其身上的杀念,越来越多,越来越凝重

  不断地杀戮,不断地吸收杀念,王林身心之中,渐渐感悟到了杀心

  杀戮之争,从开始的结束后有上百人飘在半空,一直到现在,王林一指杀了一人,其双目透出血色之芒,嗜血的一扫四周,整个天空,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五十人没有再彼此撕杀,而是各自散开,独自占据一个血潭,默默的吐纳此刻,王林一天杀戮后,其身体四周的血杀之雾,达到了五十丈厚

  时间又过,不知多久

  又一次杀戮开始,这一次结束后,王林仰天咆●哮,天空之上,只剩下不到二十人,王林身边的血雾,达到了七十丈厚,不仅是他,其余之人,也均都是数十丈

  一日,一日,在这血色的时间,即便是王林时而会露出清醒,但他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若非五dà●o杀戮之气被他全部化作生之烙印弥漫全身,王林相信,自己在这里,会死很多次

  有生之烙印弥漫全身,王林如虎添翼,在一场场杀戮中,渐渐脱影而出

  这一日,在当天的最后一场杀戮结束后,整个天◇空,只站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其中之一,便是王林他身体上的血杀之雾,浓郁散及数百丈,远远看去,他整个人就好似一个血色太阳一般

  在他的前方,之前最早出现的那个黑发青年,再一次攀上了高峰★◇空,只站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其中之一,便是王林他身体上的血杀之雾,浓郁散及数百丈,远远看去,他整个人就好似一个血色太阳一般

  在他的前kōng,zhīzhànzheliǎnggèrén

  zhèliǎnggèrén,qízhōngzhīyī,biànshìwánglíntāshēntǐshàngdexuèshāzhīwù,nóngyùsànjíshùbǎizhàng,yuǎnyuǎnkànqù,tāzhěnggèrénjiùhǎosìyīgèxuèsètàiyángyībān

  zàitādeqiánfāng,zhīqiánzuìzǎochūxiàndenàgèhēifāqīngnián,zàiyīcìpānshànglegāofēng,他身体四周的血雾,丝毫不比王林差,反而多

  此刻,天空之中再次出现银光,银龙出现,其冷漠的目光,向下扫来,落在了王林yǔ那黑发青年身上,随后猛地一吸

  那黑发青年再次咆哮,身体猛地冲出,直奔那银龙而去,那银龙眼中难得的露出一丝嘲讽,巨大的爪子,向下一按

  这一刻,居然有种好似天坍的感觉,那黑发男子全身传出砰砰数响,整个人顿时化作一片血肉,但在其化作血肉的瞬间,他身体外的血雾,立刻分出一丝,融入他的体内,随后,此人身亡

  yǔ此同时,地面的一处血潭内,黑发青年复活,他全身杀气消失,整个人默默的盘膝而坐,看都不看天空一眼

  此时,那银龙把目光放在王林身上

  王林毫不犹豫,散出血雾,身子落下,只留血雾在半空被银龙吸走,银龙消失,王林身子落地

  他望着银龙消失之处,眼中渐渐露出清明,随意的走到一处血潭,其内数人,立刻起身,迅离开

  王林独自坐在血潭中,眼中始终保持清明,他的嘴角,渐渐露出一丝笑意,这笑意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了大笑,他的笑声,在这血色的世界内回荡,此地之人,无一人向他看来,均都在吸收杀念

  “杀戮仙诀,以杀念夺人性命,炼生机为烙印此为由死至生,符合轮回之dào,取一人之死,成就一dào生之烙印

  这实际上,就是生死轮回生yǔ死之间的转化那银龙吸收杀雾,也是这样,为的,便是化作体内生机,实际上这血色世界内的阵法,同样也是这个原理……原来,是这样”王林眼中露出明亮之芒,他明悟了

  在他明悟的瞬间,五dào灰色杀戮之气,立刻从他身体外的生之烙印内幻化而出,迅凝聚而来,在其胸前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dào灰色的气旋

  这气旋急旋转,渐渐融入王林胸口,消失不见,在这一瞬间,王林整个人的气势,蓦然一变,一股从未在这个血色的世界出现的杀戮气息,在王林的身上,爆发了

  在这一刻,血色世界内血潭中所有人,同一时间睁开双眼,纷纷看向王林

  “杀戮之气”王林的声音,回荡在这血色世界内

  在其杀戮仙诀的气息扩散的瞬间,距离王林最近的几个血潭内,立刻传来阵阵砰砰之声,但见一个个不知死去多少次又被复活之人,身体顿时崩溃,一dàodào灰气,从其崩溃破碎的肉身内散出,形成了一dàodào杀戮之气

  瞬间,便有上百杀戮之气幻化而出,好似一dàodào灰色的游魂,环绕在王林四周

  这,并没有结束,紧接着,以王林所在之处为中心点,一个个血潭内,所有的人,全部身子崩溃,化作灰气

  整个血色的世界,在这一刻,开始了大范围的崩溃一dàodào灰气,疯狂的凝聚而来,化作一dàodào杀戮之气,盘旋在王林四周

  凡是崩溃之人,均都没有复活,他们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死亡,他们所有人,均都是在崩溃的瞬间,眼中露出了无数年来第一次清明,这清明之中,隐有一股解脱之意

  整个血色的世界,一阵阵砰砰之声,一dàodào灰气云涌间,远处血潭中那个黑发男子,蓦然抬起头,其眼中一片血色,其身是出现了一层淡淡的血杀之雾他低声咆哮,咬紧牙关,硬是成为了此地,唯一一个没有身体崩溃化作杀戮之气之人

  三千七百九十二dào灰气,在天地之间环绕这王林飞舞王林的身子,从血潭内站起,这一刻,这个血色世界内,只有他yǔ那黑发男子二人

  天空之上蓦然间传来一震霹雳,那电光划过中,再次化作银龙,此龙去而复返,巨大的双目,盯向王林,一股杀机,涌现而出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