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天帅动容


  “只是现在,你想取我一臂不可能”金甲男子深吸口气,盯着王林,摇头道:“你若能敲响十五下,金某在zhè里向天妖发誓,将自断一臂给你”

  “你若做不到,就给我闭嘴,若在聒噪,休怪老夫忍不■住会出手,把你了jié”金甲男子冷哼一声

  王林冷冷的的看了金甲男子一眼,此人修为很高,王林之前接太阳之枪时便已经知晓,此人的修为,应该是达到了问鼎中期的巅峰,距离问鼎后期,只差一丝

  虽说此人的修为比之nà玄副帅,只差一个境界,但zhè一个境界的差距,对于王林来说,却是很大

  zhè尚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此人修炼的功法极为霸道,王林之前接下太阳之抢时便立刻察觉到zhè力量的奇异 在他看来,zhè金甲男子的神通,与阳火有关,zhè种神通的强大,配合此人的修为,在等同境界之中,足以站在巅峰的一层,即便是寻常的问鼎后期,此人也敢一战

  除非是遇到封号问鼎,否则,他有此神通在身,想要败,很难

  当然了,与此人一战,白天与黑夜,也是差距极大若是白天且正午时分,nà么,必输无疑可若是午夜三天阴之时在阴气极重之地,战此人,相对就会容易一些

  收回目光,王林不再去看金甲男子,ér是落在了妖鼓上,他已经敲响了八下,第八声鼓鸣的反震之力,破开了近三千层生之烙印

  “即便莫厉海无法出战,我敲响了八下最多再敲一下,有资格进入前十,不应过于继续,否则的话,一旦受伤,却是得不偿失……”

  “不过,我敲响zhè妖鼓,其声却是引动了心神,zhè种感觉,只有在nà河道旁听琴音时才有同样感悟……莫非敲响zhè妖鼓,也是符合了道念不成……”

  “●敲响此鼓,不是道念,但此鼓的回荡之力,却蕴含了逆字,我敲去之力,乃是顺意,回弹,则为逆”

  “zhè一顺一逆,却是蕴含了天道变化……”王林眼中露出奇异之芒,盯着眼前的妖鼓,zhè一刻他不再犹豫◆,深吸口气,一拳击出

  “咚”第九声鼓鸣,响起

  回弹之力,好似洪水,疯狂的顺着王林右手,向他身体内冲击,zhè股回弹之力,便是逆之力,传递至王林全身,他的生之烙印迅的消散,一百、八百、一千、两千二、三千四……一直到三千六百多层生之烙印消散时,zhè回弹之力虽说弱了一大半,但仍然有一些继续冲击ér来

  三千七百多道生之烙印,在zhè一瞬间,自王林得到后,第一次,全部崩溃

  随着最后一道烙印的崩溃,nà回弹之力进入王林体内,势如破竹般在他经脉内游走王林的身子,如同处于暴风之中,头发剧烈的飘动,全身衣服向后吹袭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踏空退去,一步、两步◇
  suízhezuìhòuyīdàolàoyìndebēngkuì,nàhuídànzhīlìjìnrùwánglíntǐnèi,shìrúpòzhúbānzàitājīngmònèiyóuzǒuwánglíndeshēnzǐ,rútóngchùyúbàofēngzhīzhōng,tóufājùlièdepiāodòng,quánshēnyīfúxiànghòuchuīxí

  tādeshēnzǐ,búyóuzìzhǔdexiànghòutàkōngtuìqù,yībù、liǎngbù●、三步、四步……一直退到十九步,王林右腿向后一踏,整个人止住

  他面色异样的红润,少顷之后才恢复如常

  看到zhè一幕,金甲男子内心松了一口大气冷笑再次浮现脸上,他内心暗道:“此子绝不□可能敲响十五下,zhè才第九下,他就已经到了极限,我可以确定,第十下,是他的极限了”

  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在zhè时候还有心思议论,第九声鼓鸣,zhè个成绩已经过了第一妖将墨非,所有看到zhè一切之人均都明白,从zhè一刻起,王林zhè个名字,将在天妖郡内,大放异彩

  要知道妖帝对于有能力之人,不问出身,当年的天帅,不也是修士身份么

  没有人去议论,他们的目光,凝聚在王林◎身上,目不转睛

  莫厉海怔怔的望着王林,zhè短短的数月,王林的变化太大了

  “九下……我做不到……”莫厉海苦叹一声

  王林站在万丈广场中心,四周无数目光凝聚,对此,他没有任何○在意,此刻,他面色阴晴不定,眉头渐渐皱起

  nà妖鼓的反弹之力,经过三千七百多道的生之烙印消融,最终****的,不多他仙力运转之下,便恢复如常

  但在nà反弹之力进入身体的瞬间王林立刻从nà力量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zhè气息内,蕴含了一股不屈之气,蕴含了一股逆天ér行的霸道

  zhè妖鼓的反弹,便是因为zhè股气息的不屈与狂傲,一切敢于招惹者,都要承受其疯狂的回击,即便是天塌在身,也要把zhè天,生生的顶起,然后捅破

  zhè,便是气息内的意念

  “逆……”王林喃喃自语

  “我之前却是错了,以生之烙印抵抗zhè股逆意,却是无形之中,抵抗了自己心中的逆……”王林眼中露出奇异之色,他整个人,在zhè一瞬间,好似升华一般,他望着nà妖股,默默的望着

  在zhè一瞬,看台妖帅之中的天帅,再次微微睁开shuāng目,看向王林

  王林沉默许久,向前踏出一步,一步、一步,十九步后,他来到了妖鼓旁,王林并未立即敲起,ér是以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漆黑色,满是凹凸的粗糙鼓面

  一丝丝不屈的意识,缓缓的顺着王林手掌,钻入体内

  他慢慢的闭上了shuāng眼,zhè一刻,他整个人好似与zhè战鼓融合一般,其气息,缓缓的消散

  金甲男子眉头一皱随即冷笑起来,说道:“装神弄鬼,莫非碰触zhè妖鼓,便可敲响十五下不成,■若真如此,nà每日擦拭此鼓的下人,岂不是可以敲响百下以上荒谬”

  不仅是他有zhè个想法,就连南北看台上的妖帅,也是眉头微皱

  “此子在干什么?”玄帅颇为不解

  “zhè修士,◇难道可以与妖鼓沟通不成”妖帅中,有人轻笑

  “不是沟通,是在感悟,我当年敲响着妖鼓时,也曾感受过其内蕴含的气息,各位,莫非你们忘记了不成”妖帅中,唯一的一个女性,宇帅,轻声道

  此言一落,zhè几个妖帅纷纷面色凝重

  高架看台上的nà些文臣贵亲,此刻也无法保持安静,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妖将中,墨非眼中露出奇异之芒,他盯着王林,轻声道:“你,也感受到了nà股气息不成……”

  王林在闭上shuāng目的一瞬间,nà股不屈的气息,清晰起来

  zhè气息在他体内凝聚,王林的元神,也渐渐沉浸在内与zhè妖鼓,彻底的融为一体

  “鼓声之逆,不能去抵抗,ér是要与其相融,若明悟了zhè逆,nà么zhè回荡之力便无法伤及自己,反ér可以达到洗髓的目的”王林睁开shuāng目,眼中一片清明,他抬起右手, 又轻轻的放下

  “咚”第十声鼓鸣,在zhè万丈广场内,回荡

  王林的身体,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无法想象的冲击力,从nà鼓内传出,在zhè一瞬间,王林毅然的收回了生之烙印,使得nà冲击力,直接****

  冲击力在其体内疯狂的游走,一滴滴黑色的汗珠,从王林全身汗毛内泌出,在zhè黑色污垢离体的瞬间,一股只在筑基期时才有过的nà种洗髓的舒爽感,涌现王林全身

  只不过,zhè种感觉持续时间不长,****的nà股力量,便立刻不受控制的暴虐起来,游走中,王林面色苍白

  “洗髓此子居然借鼓音洗髓”众妖帅,顿时吃了一惊

  不仅是他们,妖将之中,传出阵阵惊呼,石萧看向王林的目光,杀机浓,他多次抬起手臂,犹豫许久,都再次放下

  金甲男子眼中寒芒一闪,内心冷笑,暗道:“洗髓……老夫跟随妖帝日久,早就听妖帝说过,zhè鼓音可以洗髓,但你修为不足,强行洗髓,只有重伤一途”

  妖帅之中的天帅,此刻半睁的shuāng眼内,露出一丝失望,再次合上

  “此子,不需再看了……”天帅在合眼的瞬间,内心叹息道

  王林面色苍白,但眼中却是明亮

  “zhè妖鼓逆力中,蕴含了某种意识,若我毫不保○留的与其融合,虽说也符合了逆字,但此逆,不是我王林之道,ér是zhè妖鼓之道

  我洗髓受伤,并非是修为不足,ér是道不同天下间,修士也好,生灵也好,只要是逆天修行,便拥有各自的逆

  z▲hè逆为一字,但根据个人感悟,却是分出大道无数我王林修道七百年,我,拥有我的道”王林shuāng目爆出一团精芒,他面色虽说苍白,但zhè一刻,却有一股意境临身渐渐的,他眼中精芒缓缓消散,取ér代之的,是一丝没落与孤寂

  他抬起右手,轻轻的,碰在了妖鼓之上

  “咚”第十一声鼓鸣,响起

  在zhè一瞬间,一股悲伤之念,随着鼓音,回荡整个广场,远远地传开,波及天妖城

  鼓鸣之中,蕴含的悲伤,就如同nà画舫中的琴音一般,动人心魄

  以悲入神,以神入念,以念敲鼓,以鼓传道……

  “鼓声含念……不可能,zhè不可能,此人怎么能做到zhè一点,zhè绝对不可能”金甲男子,第一次,面色彻底大变,他身子下意识的退后数步,呆呆的望着王林

  天帅,第一次彻底的睁开shuāng目,第一次,站起了身子,看向王林整个广场,能让他动容者,唯有王林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