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最简单的天劫?不!


  妖灵之地外,东海之门,当初的入口处,这里的四周,是一piàn漆黑的虚无,远远看去,点点繁星笼罩,颇为璀璨

  就在这时,忽然在那至高无上的虚无zhōng,一道红芒,以任何修士,任何神通都无法达到的度,来临

  这种度,只有一个词语可以表达,那就是降临

  降临,已经突破了度的极限,甚至可以说,这已经不能用度来形容,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一切之地,皆可一念之下,降临

◆  红芒从至高无上的宇宙星空zhōng降临,它来此虚无,没有知晓其始点、所在

  这红芒浩淼降临之际,一股另万千生灵,宇宙洪荒为之颤刹的气息,瞬间,蔓延

  天运星工,天运子正在闭目打坐,●  hóngmángcóngzhìgāowúshàngdeyǔzhòuxīngkōngzhōngjiànglín,tāláicǐxūwú,méiyǒuzhīxiǎoqíshǐdiǎn、suǒzài

  zhèhóngmánghàomiǎojiànglínzhījì,yīgǔlìngwànqiānshēnglíng,yǔzhòuhónghuāngwéizhīchànshādeqìxī,shùnjiān,mànyán

  tiānyùnxīnggōng,tiānyùnzǐzhèngzàibìmùdǎzuò,为二百年后的计划”做着准备在这一刻…,他猛地睁开双眼,眼zhōng露出奇异光芒,遥遥看向虚空,他面色微变,右手掐诀,默默计算piàn刻,皱着眉头喃喃道“天劫降临天威干扰下,无法算清全部,但却算出,这天劫,落在妖灵之地,与我天运星有些关联奇怪”

  大罗星,大罗剑宗内,友尊凌天候站在一尊巨大的丹炉旁,双目开阖间,隐有明亮闪过

  “这一炉元元造化丹,尚需几味辅药”点在这时,他忽然面色一变,脚下一踏,整个人顿时消失在了原地,出现时,却是在了大罗星外的星空zhōng,他遥望远处红芒,眼zhōng露出诧异之色

  “天劫”他皱着眉头,脸工阴晴不定,仔细看了少顷,一直到天边余芒渐消,他自语道,“这天劫降临之地,是东海妖灵之地不好莫非那贪狼出了什么变故不成”凌天候眉间紧锁

  同一时刻,在天运星外极远之处,有一个星球,这星球从外看去,一piàn血色,这,是一颗血星

  血◎窄内,有一处血阁,一个红发红眉的男子,盘膝坐在其内,此人一身红袍,相貌英俊,看起来约四十岁左右,他正吐纳旬,忽然睁开双眼,其目内血芒,蓦然间散出

  他并未抬头,而是默默的感受天地之间那股冲击而◆过的余威,许久,再次闭工双眼

  “天劫降临妖灵之地,不知惜雪那孩子,现在如何”

  不仅是这三人,在天劫降临的一刹那,有众多的老怪,有所察觉

  任何地方,都无法阻止红芒降临,东海妖灵之地,虽说并未打开,但此刻,依然被红芒穿透,直接进入其内

  天妖郡,天妖城帝都内,万丈广场工,王林敲响第十五下鼓鸣后,他静静的站在妖鼓旁,其意境,正在以一股难以想象的度,进行着悦变

  问鼎,需要仙力yuán满,需要道xīnyuán满,二者全部达到yuán满后,便要开始融合,这种融合,便是问鼎

  这就是传说zhōng的,朝闻道

  这种融合,是道xīn与仙力的撞击,是灵魂与**的碰撞,是一种从人,到仙的进化问鼎的最大死劫,便是在这里,这种撞击,要么成功,成为问鼎修士,要么…便是死亡,没有侥幸这,便是夕死矣

  朝闻道,夕死矣

  即便是想修散仙之流,也绝对无法做到

  除非始终停留在婴变后期大yuán满,就是不去迈出那一步

  王林的道xīn,敲响第十五声鼓鸣,把悲伤全部宣泄而出,正在向真正的yuán满,飞的蜕变

  万丈广场四周,所有人,都沉就了,短短的一天时旬,王林,带给了他们太多的不可思议,王林的身影,注定烙印在了他们每一个人xīnzhōng

  就在这时,帝都的天空,雷霆与电蛇,顷刻旬消失,整今天地,幕然间,出○现火烧的红色

  放眼望去,天空的红芒,无边无际,好似笼罩了整今天空

  天妖城河面画船zhōng,那青年面色一变,随即苦笑起来,说道,“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这小家伙是修士,与我不同,当年☆我是在龙潭内集合长辈,祭祀古妖数年,才把这逆xīn掩盖,没有引起天劫

  不过,这对此子来说,倒也是一次考验,若是抗住天劫,他至少在问鼎境界内,再不会有天道干扰而且看这天劫的样子,似乎威力不是很*……”

  天空异象,在瞬间,便被天妖城内所有人看到,尤其是万丈广场内的众人,是目光一呆

  天空的红芒,以极快的度,立刻凝化成为了大piàn的红云,这些红云沉甸甸的弥补天际,以帝都广场为zhōngxīn,不断地凝聚而来

  王林站在妖鼓之旁,抬头望着天空,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天道,无法阻止我的道xīn,但却可以降下惩罚,抹去我的存在……这,便是天劫么,出年在修魔海麒麟城时,我曾看到过,次,与那次相比,这一次,威力重……”

  红云凝聚,刹那间,便有一道红色的劫雷,在红云之zhōng化形,这红雷尚未落下,也没有任何气息散出,若仅仅是以欣赏的角度去看天空,这一◆刻,天空的景象,很美

  画船上青年,遥遥看向天际zhōng的红云内的雷光,松了一口气,轻声道,“以雷形出现的天之惩罚,有两种,看这样子,不可能是那传说zhōng的第二种,我有九成把握,这次出现□的天劫,是第一种,也是最简单的那种,王林这小家伏的运气不错”

  王林望着天空,这一刻,四周的一切,都被他全部忽略,他眼zhōng唯一存在的,便是那天空zhōng的红色雷光

  “我这一生七百余年,却是与天劫有些渊源修魔海外炼化禁幡,引动天劫,为李慕婉逆天改命,引动天道使者降临”这一次,我保留执念逆天而修,又引来了天劫”王林眼zhōng,目光平淡,可却有坚定拖含

  天空zhōng的红云,此刻定然云涌,疯狂的凝聚而来,整今天空,此刻就仿佛是一piàn红色的海洋,阵阵波浪全部向着zhōngxīn位置冲击,转眼间,红云zhōngxīn点的那红色雷光,瞬间闪耀,其光芒,照耀天地

  紧接着,一声声好似来自远古的咆口乎,从那红玉内散出,大地传来砰砰之声,与天空的咆哮相互融合,在这一刹那,红雷,从天而降

  它,就好似一道流星,从天空蓦然落下,直奔王林而去一股萧杀之气,○疯狂的弥漫天地,这杀气,是天之杀

  是天的杀机

  阳春之季的天妖城,在这一瞬间,雪刹漫天,飘落而下,这每一piàn雪花,都蕴含了天的杀机

  在这漫天雪花zhōng,红雷,呼啸而●

  整今天地,在这一刻,只剩下了一个声音,那便是轰隆隆的天怒

  整今天地,在这一刻,只有一道红色,那便是如血一般的雷劫

  整今天地,在这一刻,只有一道杀机,那便是比杀亿亿人还要浓郁的天之杀气

  天要杀人

  王林眼zhōng开阖旬,爆出一道精芒,他全身三千七百多道生之烙印,在这一瞬旬,疯狂的凝聚全身,与此同时他一拍储物袋,禁幡在手一抖之下,他身体四周顿时出现大量的黑雾,这黑雾zhōng,无数禁制妖异的闪烁

  “天,即便再怒,也不能抹去我的存在”王林长笑zhōng,右手蓦然向着天空咆哮而来的红雷指去

  这一刻王林的风姿,如同日月,他头发飘扬,身上衣服吹动,双眼内,露出不屈之色,这一刻的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一指下,他全身的黑芒,疯狂的冲天而起,其内蕴含的无数禁制,化作一股巨大的黑色旋风,迎击天劫

  红雷落下,与那黑色飓风碰在一起,这一刹那,无法想象的巨响,轰隆隆的在天地之间回荡,天妖城内,无数人,被生生震的双耳流血,被生生震的昏厥

  万丈广场,四周看客,同样如此,妖将之zhōng,虽说稍好,但却也全身妖力不收控制的运转,好似若不如此,便会在这劫雷之声zhōng崩溃一般

  唯有妖帅,才可以面不改色的抬头,看向天劫

  禁幡内所有禁制,化成的黑色飓风,悍然不畏的与红雷撞击,刹那间,飓风好似被一只大手从内部捏碎一般,崩溃

  红雷,从zhōng穿过,如司一把利剑,生生的把飓风从zhōng间分开,飓风寸寸崩溃,其内禁制,是化作虚无

  “天要杀人,我要灭天”王林整个人,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气息,他在那天劫红雷击溃禁制的刹那,右手抬起,寂灭指幕然闪烁而出

  这不是一道寂灭指,而是十道,百道

  王林左手一拍储物袋,大量的仙玉,顿时从储物袋内落下,在他脚下的地面工,形★成一座小山

  王林双脚站在小山之工,身后是那巨大的妖鼓,他抬头盯着天空,大量的仙力,顺着双脚疯狂的融入体内

  百道寂灭指,合为一道,只见一股粗越三丈的巨大黑芒,从王林右手之工蓦然冲出,直奔落下的红雷

  “我敢逆天而行,敢保留执念,便是要与这天斗,天劫,你即便可以击碎我的身体,但我的道xīn,你,击不碎”王林眼zhōng之光,在这,刻,穿透了红雷,直接进入那红云之内

  天空zhōng,幕然间,想起大的雷声,好似在回答王林的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