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不忘朱雀第一幕


  七级修真星天远星外

  血星

  浩淼的星空中,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此刻脚踏1把长约三丈的大剑,以极快的度飞行,zài她的身后,三个身穿彩衣的女子,紧追不舍

  “贱丨人,你叛离天水宫,偷走少主圣物,莫非认为自己真的可以逃脱不成即便这里已经是天运星的势力范围但wǒ五行星同样是七级修真星,你跑不掉”zài那紫衣女子身后,中一女冷笑道

  紫衣女子银牙紧咬,她此刻面色苍白,脸上原本存zài的紫纱,也早已经丢落

  “你身中少主盅毒,wǒ看你还能逃出多远”

  紫衣女子容颜凄苦,她tǐ内的盅毒已经发作,一路之上被她强行压下,本以为可以逃走,但没想到身边姐妹背叛,以至于把敌人引来

  此刻他已经是油尽灯枯,tǐ内盅毒再也无法压制,喷出一口鲜血,她面色加苍白,脚下大剑是轻晃

  她惨笑,身子一晃,操控脚下之剑直奔不远处一刻血hóng色的星球而去

  她身后的三个女子冷哼,加快度追击

  血色星球临近,紫衣女子冲破此星异风,直奔地面,zài地面上,一处血hóng色的阁楼,立刻展现zài她眼中

  zài那阁楼内,走出一个男子,此人hóng发hóng眉,穿着一身hóng袍,他站zài那里,看不出任何仙力存zài,可却又一股令人窒息的威严,笼罩天地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紫衣女子与其身后追来的三女,眉头一皱,平淡的说道:“滚”

  那三个彩衣女子面色微变,其中一个立刻说道:“五行星天水宫擒拿叛徒,还请前辈莫要插手”

  男子眼中冰冷之色一闪,大袖一甩,一股狂风出现,卷着三个女子直接扔出血星

  “你,叫什么名字”

  “紫芯,晚辈名叫紫芯,六级修真国朱雀星修士”紫衣女子怔怔的望着眼前之人,一扫之下便可把追击她的人卷走,这等修士,太过可怕

  朱雀星

  楚国,云天宗

  整个云天宗上下,此刻已经截然不同,楚国,被朱雀子周武泰提升至了四级修真国,虽说只是四级,但其势力范围,却是四级修真国中最大的一个

  甚至所有的五级修真国,来到这楚国,都要恭恭敬敬,走其是面对云天宗之时

  因为,凡是经历过那几百年风波的修士,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一个叫做王林的修士,以一人之力,zài朱雀星上掀起了从未有过的风暴

  云天宗zài成为四级修真国后,便拆掉了山门,而是倾全国之力,以上品灵石铸造了一个巨大的雕像

  这雕像,是一个男子,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他双目露出沉思,面容不是英俊,但却有出尘脱俗的气质,他右手掐诀,仿若思索

  一股可怕的威严,从这▲雕像内散出,笼罩天地之间

  这,便是云天宗的山门也是云天宗下无数弟子膜拜之物,是四级修真国楚国所有修士内心恭敬的存zài,同时,也是整个朱雀星,一个神话,一个传说

  云天宗下,此刻有一■老一少二人,正踏着阶梯,走向云天宗

  zài他们的位置,抬头就可以看到那高耸的雕像,少年一脸好奇,边走边道:“爷爷,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雕像么?”

  老者望着雕像,眼巾露出一丝追忆,许久,摸了摸少年的头,说道:“你可知道,这云天宗的宗主铁岩,为何能够化神?这楚国所有宗派的修士,为何视云天宗为尊?

  那些五级修真国的大人物,为何来到这里,为何要恭恭敬敬?这一切,便是因为这雕像之人”

  少年一怔,眨了眨眼睛,笑道:“真是奇怪,一个雕像也能让这些人如此恭敬么”

  老者轻叹,说道:“这雕像之人修道时旬虽短,但zài那几百年的时旬,却是引起了朱雀星的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有一些事情,zài他离开后才传扬开来传闻他二百年修道有成,乱修魔海,救hóng颜于云天宗震慑群雄,赵国内杀戮活天,大地成为血色,藤家一族全灭,整个赵国成为尸骸之地

  传闻他入仙界,斩hóng蝶,败柳眉,战乾风,是拜炼境宗遁天为师,驱雪域,灭巨魔老祖,zài仙遗族之战中是声名赫赫,朱雀幕内取朱雀晶,此人战群雄连连得手,第一个获得了朱雀晶

  他本可继承朱雀之位,但却被他拒绝,让位给了现●zài的朱雀子周武泰”

  少年惊呼,说道:“他居然拒绝成为朱雀子”

  “不然你以为,为何朱雀子周武泰,每遇大事之时,必定来到这云天宗默默注视这雕像,zàiwǒ朱雀星,此人出世之前,圣地◆●zài的朱雀子周武泰”

  少年惊呼,说道:“他居然拒绝成为朱雀子”

  “不然你以为,为何朱雀子周武泰,每遇大事之时,必zàidezhūquèzǐzhōuwǔtài”

  shǎoniánjīnghū,shuōdào:“tājūránjùjuéchéngwéizhūquèzǐ”

  “búránnǐyǐwéi,wéihézhūquèzǐzhōuwǔtài,měiyùdàshìzhīshí,bìdìngláidàozhèyúntiānzōngmòmòzhùshìzhèdiāoxiàng,zàiwǒzhūquèxīng,cǐrénchūshìzhīqián,shèngdì是朱雀山,但是zài此人离去之后,这圣地,是这云天宗”

  少年张大了嘴巴,他之前也曾听闻一些,但却不像今日这般详细,此刻内心蓬勃,…小脸激动,说道“爷爷,wǒ以后也要这样,他,他叫什么名字?现zài去了哪里?”

  “他叫做王林,…wǒ也不知他去了哪里,…不过这样的人物,zài任何地方,都不会平凡”老者叹了口气,苦涩的笑道“爷爷当年曾与他打过交道,恐怕他此刻,早就不记得wǒ是谁了…”

  少年正要说话,忽然一声虎啸从山下传来,这虎啸带着威严,居然另四周树木哗哗作响

  与此同时,一头巨大的黑纹老虎,从山下一跃而起,直奔山顶而去,zài那老虎身上,坐着一个女子,此女年纪约二十许岁,身穿白衣,衣角随风而动,仿若仙女一般

  此女相貌并非绝美,但却极为清秀,肌肤似粉,走其是一双美目流盼间,似蕴含了灵动

  “小白,快点”女子声如黄鹏,颇为动听

  她坐下老虎再次咆哮,直奔云天宗而去,zài顶端那雕像旁时,老虎身子一顿,落zài了一旁,大脑袋斜眼看了眼那雕像,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内心暗道“这小丫头太傻,干嘛非要去找这人,留zài朱雀星上多好,虎爷wǒ那么多母老虎1日后若是离开了,可怎么舍得不过这小丫头曾说zài朱雀星外,有多漂亮的母老虎,这倒是让虎爷有些为难”

  那女子怔怔的望着雕像,轻声道:

  叔叔”小茹儿已经结丹了,很快,wǒ很努力的,铁岩爷爷说了,只要wǒ达到元婴,他便把你当初留下之物给wǒ,叔叔,wǒ一定可以修炼到元婴期”

  一声轻叹,zài虚无中传来,云天宗内,走出一个老者,此人身子高大,一身道袍穿zài身上,别有一番威严

  他踏步间,便来到了雕像之下,先是冲着雕像深深的一拜,随后看向旁边的老虎与那女子,眼中露出一丝慈祥与溺爱,说道:“茹儿,修炼随心,若是一味的追求元婴,却是落了下乘,反倒逆水行舟”

  女子看着雕像,轻声道:“铁岩爷爷,叔叔当年从赵国离开,zài修魔海内不也是心存执念,一心达到元婴么,由此可见,随心之说不可取”

  这老者,正是铁岩,他当年受王林点化,突破了元…婴,达到了化神对于王林,他感激的同时,多的却是敬畏,当年王林留下的储物袋,他这些年来,始终一动未动,不敢去碰

  当年王林临走前平淡的眼神,他终生难忘

  周茹收回目光,望向铁岩,微微一笑,好似百合盛开一般,说道:“铁岩爷爷,wǒzài半路上遇到了朱雀子周叔叔,他让wǒ去朱雀山修炼,说是zài那里,wǒ修炼的度会快,今日,茹儿便走向您辞行的”

  铁岩明白,周茹的身份,zài朱雀星上,可以说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zài,说她是朱雀星的小公主也不为过,几乎当年所有与王林相识之人,或是畏惧也好,或是恭敬也罢,均都对这周茹,礼遇有佳

  甚至zài仙遗族那里,对于周如,也是极为客气,禁制任何修士踏入的仙遗族,周茄,是极少的例外

  可以说zài这朱雀星上,周茹,不会遇到任何危险,而且zài她身上,无论是周武泰,仙遗族的云雀子,甚至很多修为高深之人,都赠送了她众多保命法宝,等闲之人若真要与这个结丹期的小女娃动手,还真未必能赢

  除此之外,zài周茹的身边,隐藏看来自朱雀山,来自巨魔族族长叱虎等人安排的高手,随时保护,她,不会遇到半点危机

  zài这些保护的人中,还有来自云天宗之人

  沉吟少许,铁岩点头,慈祥的说道“好,你去朱雀山要静心修炼,若真有一日达到了元婴期,恩公所留之物,wǒ立刻拿出给你”

  周茹含笑,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雕像,一拍黑纹老虎的大头,说道:“小白,去朱雀山”

  小白咆哮,一跃而起,消失zài了天际之间

  “话说回来,虎爷wǒ这些年到是借了不少那王林的余威,以前看见虎爷就要抓wǒ的修士,现zài看到wǒ,立刻恭恭敬敬,罢了,看zài这点、的份上,日后这小丫头要是离开朱雀星,虎爷wǒ跟着就是”小白飞行间,嘴角流出口水,天知道它是为了这个原因,还是为了周茹曾说的外星空的老虎,这才下定了决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