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因果


  李元盯着王林,内心疑惑起来此人既然已经看明白了整个事情,为何还会胸yǒu成竹,此事透着蹊跷

  冷哼一声,李元没yǒu废话,直接踏出一步,落下之际右shǒu掐诀,一晃之下立刻出现了一道禁制,此禁制变化莫测,居然分出十八道只是这十八道禁制,却是在出现后,略yǒu崩溃,仿佛yǒu些操控不便一般,不过这种崩溃隐藏的极深,很难被发现

  蓦然间,十八尊虚幻雕像在李元身体四周由禁制凝化而出,如同十八尊虚无缥缈的仙神,齐齐向着王林电闪一般迈来

  这十八尊仙神雕像内,yǒu阵阵禁制之光闪烁,几乎刹那间,便把王林包围

  “这才是梅花***之术,你且看好了”李元眼中露出寒芒★右shǒu向前一点

  王林不慌不忙,神色如常,平淡的说道:“杀主之后人血脉,此等行径,为人不耻,丧尽天良李元,在你主石像下,祭献其后人之血,你可感受dào,你主石像内那悲伤的无奈你可敢回头,去▲◎看一眼你主子右shǒu的印决”

  “休想坏我信念,李某所作一切,都是为了让主复活,岂是你这小儿可以明白”李元眼中露出阴沉

  王林此刻内心已然确定了自己的猜测,那葛姓女子,正是这仙人石像●的后世子孙,李元的先祖,当年便是带着葛姓之人来此,不知出了什么变故,最终自己身亡,法器被那葛姓之人取走

  不过这里面,王林还yǒu一个疑惑,此疑惑,在看dào李元认出仙卫,并且知晓定身术之名时,内心豁然开朗,明白了一切的因果

  “你怕是连自己都记不得,自己是谁了……你,不是李元”王林声音透出奇异,说话之际四周十八尊仙神雕像呼啸而来

  王林一拍储物袋,立刻shǒu中多出一块山石,这山石出现后瞬间变大,形成一座小山,其上透出山石之魂的沧桑气息,被王林一拍之下,其魂散出,成环形向四周推开

  王林站在环形之中,眼内露出精光

  “李元,是李姓家族后人,一生为了解除家族奴印而存,而你,却反其道而行,并非是解开奴印,而是要凭借家族所yǒu族人的奴印,来使得你主人复活,这一切的关键,还是其后人血脉以血祭献,召唤沉睡中被封印之魂你,dào底是谁”

  李元目光冰冷,右shǒu掐诀,一指之下,十八尊仙神齐齐一震,化作十八朵梅花,环绕王林迅旋转

  带起一道以王林为中心点的漩涡,从其内传出阵阵可怕的气息

  王林神色如常,没yǒu半点慌乱,此刻右shǒu抬起,掐诀一摆,立刻便yǒu一道禁制残影幻化而出出,此禁制一晃之下,居然也是分出了十八个,但其中却是yǒu六个,处于虚幻之中

  一甩之下,这十八个禁制向四周飞起,印向十八朵梅花之上,旋转中的十八朵梅花,立刻一顿,与此同时王林一拍储物袋,其shǒu中立刻出现仙剑

  shǒu持仙剑,抬起之后,王林眼露冰冷,向下一斩

  斩罗决

  一剑落下,好似四周所yǒu都在这一刻凝固,任由这一剑降临

  “砰”“砰”“砰”……

  十八多梅花立刻便yǒu三朵,瞬间崩溃王林脚步向前一踏,走出了十八朵梅花形成的漩涡

  “你是仙人仆魂,随着奴印融入李家族人轮回之中,使得李家族人世世代代随你之愿,成为仙人奴仆

  不但你不是李元,就连数万年前你所说的李家搜集了三**器的先祖,也不是其本人,你与他,都是仙人仆魂化作奴印的轮回之身”王林目光如电,踏出后缓缓说道,声音斩钉截铁,回荡四周

  “所以,数万年前你第一次轮回之身,可以驱使葛家不得不遵从,数万年后的今天,你第二次轮回之身,同样可以驱使葛家遵从,因为你yǒu自以为的大义,那便是即使牺牲葛家一族,●也要你主人复活

  你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在下,只要是这世间生死轮回之道,便没yǒu我看不破之事”王林目光如炬冷声说道

  李元沉默,王林的话落在其心中,泛起阵阵涟漪,使得他身体内,忽然生▲出了一丝抵触,其脸上露出挣扎,王林目光一凝,他等得就是这个机会此刻一动之下,山魂融成雾团,抛出之后这雾团直奔不远处的石像而去

  与此同时王林一shǒu指天,一念之下其眉心鞭影闪烁在其身前因果之☆鞭顿时幻化而出,发出啪啪声响的瞬间,王林一步踏出,一把抓住鞭子,向前狠狠地一抽

  “砰”

  此鞭dù太快,它抽的不是肉身,不是元神,而是那的因果

  一抽之下,落在了挣扎之中的李☆biāndùnshíhuànhuàérchū,fāchūpāpāshēngxiǎngdeshùnjiān,wánglínyībùtàchū,yībǎzhuāzhùbiānzǐ,xiàngqiánhěnhěndìyīchōu

  “pēng”

  cǐbiāndùtàikuài,tāchōudebúshìròushēn,búshìyuánshén,érshìnàdeyīnguǒ

  yīchōuzhīxià,luòzàilezhèngzhāzhīzhōngdelǐ元身上,李元全身一震,迅后退

  “就连你存在的这肉身,都对你排斥因为,你之魂,不是李家之魄”王林口中低喝,眼露奇异之芒,再次踏出一步,一指点去

  定身术

  李元退后的身子蓦然一顿,此刻因果鞭再次抽来

  “啪”一声鞭响,李元身子再颤,其脸上的挣扎,几乎变成了狰狞

  王林正要继续,但蓦然间停下,因为李元脸上的挣扎,刹那间便消失无影

  “我,没yǒu错”李元身子迅后退,抢在山魂之前,右shǒu带着禁制按在了山魂之上,望着王林,缓缓说道

  仿佛在回应李元的话,不远处山峰顶端的石像,此刻崩溃的迹象越来越浓,那石像外的红焰内,所yǒu的怨气与白芒都已经尽数被石像吸收,就连那红焰,也开始了收缩,似乎最终也会被石像吸入体内

  “让主之魂解脱,入轮回转世我,没错没yǒu错哪怕主人之后全部死亡,我,也没yǒu错”李元声音越来越平静,他盯着王林,右shǒu从眉心抬起,一道黑线在其shǒu中幻化而出

  这黑线,与刚才困住仙卫之物,一模一样但同样的,这黑线出现的一刻,在其上便yǒu了轻微的崩溃,仿佛此物并非圆满一般

  王林注意dào了这点,神色从容,刚才的两鞭,已然把这李元内心打开了一道缺口,此人的确如自己内心所想,只是一缕留在了奴印之中的残魂

  “我虽不知数万年前你第一次轮回之身为何最终失败,但显然,这一次你的把握也不□是十足否则的话,若真yǒu十足把握,岂能半路上看中了许某

  你所看中的,不是许某的定身术,而是……它”王林右shǒu一甩,因果之鞭在半空中若隐若现,发出啪啪之声

  李元眼露奇异之光,盯■□着王林shǒu中的因果之鞭,缓缓说道:“你很聪明……没错,我要的,就是这蕴含了轮回与因果的意境法器若无它,我只yǒu七成把握,若yǒu它,我yǒu九成”他说着,右shǒu向王林一指,那条黑线立刻首尾相◎□着王林shǒu中的因果之鞭,缓缓说道:“你很聪明……没错,我要的,就是这蕴含了轮回与因果的意境法器若无它,我只yǒu七成把握,若yǒuzhewánglínshǒuzhōngdeyīnguǒzhībiān,huǎnhuǎnshuōdào:“nǐhěncōngmíng……méicuò,wǒyàode,jiùshìzhèyùnhánlelúnhuíyǔyīnguǒdeyìjìngfǎqìruòwútā,wǒzhīyǒuqīchéngbǎwò,ruòyǒutā,wǒyǒujiǔchéng”tāshuōzhe,yòushǒuxiàngwánglínyīzhǐ,nàtiáohēixiànlìkèshǒuwěixiàng连,成型了一个圈,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身子迅后退,内心没yǒu半点慌乱,他之前的一系列举动,其中yǒu一大半,是在验证心中最后一个猜测

  一旦这个猜测被证实,他便yǒu十足的把握,可以离开此地

  这个猜测,在王林听dào李元对因果之鞭后的回答时,他内心终于确定在那黑线所化之圈来临的瞬间,王林后退之快

  “既然你数万年前第一次轮回之身最终失败,那么如今第二次,你依然还是无法成功”

  “这一切,是因为你的主人,自己不愿”

  “住口”李元情绪第一次如此巨大的波动,他眼中露出杀机,身子向前一迈,右shǒu一挥之下,立刻在其shǒu心之上再次出现了三条黑线■,交错之下形成三把利剑,直奔王林冲来

  王林朗声一笑,张口之际一道白光从其口中吐出,在其身前化作一面屏风,此屏风内yǒu山河之画,露出浩瀚之威

  这山河屏风,王林是第一次使用,即便那李◆元见识他与那阴虚修士的一战,也绝不会知晓yǒu此物存在

  山河屏风一现,立刻在王林四周的天空之上,出现了山河之画,此时的王林,宛若是画中之人,那冲来的黑线圈,立刻融入进了山河屏风内,好似在那画●幕上多出了一个墨点般,dù缓慢的向王林移动

  “数万年前你同样带着如今的三样法器,同样yǒu葛姓族人血脉元神,为何没yǒu成功,正是因为你的主人,自己都不愿意以如此方式苏醒,你身为主仆,真的没○错么”

  王林的声音从山河内传出,浩浩荡荡如同雷鸣,弥漫天地之中,这声音太大,轰隆隆之际一字不落的传入李元耳中

  李元身子颤抖,脸上的挣扎之色再次出现

  王林目光一闪,因果之鞭一指之下立刻闪烁而出,虚空向着李元再次抽去

  “你回头看一眼,你主人石像的双眼下,是什么”王林目光如电,大喝道

  因果之鞭破空而来,抽在了李元身上,使得他整个人身子剧震,但此刻却好似yǒu一股无穷之力牵引,使得他,回过头去,看向身后山峰顶端,主人的石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