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陷阱


  生死危机之时,王林不假sī索眉心处第三眼红芒在zhè一刹那,疯狂的闪烁,一道扇形的红芒,在他艰难回头的一刹那,在他身后铺展开来

  zhè红芒所向,并非是虚空,而是李元

  李元身体外那种凝固的感觉,在红芒扫来的一刻,立即略有松懈,他面色苍白中,毫不犹豫的迅抬起右手,按在了眉心

  立刻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黑线瞬间从其眉心内飞出,在其身前化作一道禁制烙印,一闪之下,李元口□中低喝:“破灭心禁”

  瞬息间,zhè禁制立刻闪烁起来,疯狂的胀大,最终在那红影来临的一刹那,崩溃

  “轰”

  巨大的声响蓦然间回荡,掀起巨*,使dé四周百丈的挤压顿时有了不稳★zhōngdīhē:“pòmièxīnjìn”

  shùnxījiān,zhèjìnzhìlìkèshǎnshuòqǐlái,fēngkuángdezhàngdà,zuìzhōngzàinàhóngyǐngláilíndeyīshānà,bēngkuì

  “hōng”

  jùdàdeshēngxiǎngmòránjiānhuídàng,xiānqǐjù*,shǐdésìzhōubǎizhàngdejǐyādùnshíyǒulebúwěn那破灭的禁制,并未消散,而是化作成千上万道黑线,彼此组成各种奇异的图案,向着四周迅蔓延

  zhè些禁制相互之间有着奇异的联系,散开之时,李元面色加苍白,显然施展zhè真正的破灭禁,对他来说负荷◇不小

  “封”

  一字出口,zhè些禁制迅弥漫天地,在那红影的四周出现,齐齐凝聚而去那红色身影全身血光顿时爆闪,好似天空之中出现了一片血海,在那些禁制凝聚而来的刹那,闪了出去但立刻,那◎◇不小

  “封”

  一字出口,zhè些禁制迅弥漫天地,在那红影的四周出现,齐齐凝聚而去búxiǎo

  “fēng”

  yīzìchūkǒu,zhèxiējìnzhìxùnmímàntiāndì,zàinàhóngyǐngdesìzhōuchūxiàn,qíqíníngjùérqùnàhóngsèshēnyǐngquánshēnxuèguāngdùnshíbàoshǎn,hǎosìtiānkōngzhīzhōngchūxiànleyīpiànxuèhǎi,zàinàxiējìnzhìníngjùérláideshānà,shǎnlechūqùdànlìkè,nà些禁制突然自爆,在整个天空轰然间掀起了剧烈的回荡

  整个suì片大陆,在zhè一刻,有了不稳的迹象,似乎要崩溃

  四周挤压松懈之刻,王林抓着李元,右脚瞬间踏出,进入到了那就要崩溃的传送阵内

  传送阵上光芒一闪,王林二人身影瞬间消失,在消失的一瞬间,王林左手向着传送阵狠狠一拍,此阵立即崩塌化作点点晶芒,消散在了原地

  方圆百丈内,一片寂静,那血红色的身影,缓缓地踏步而来,站在传送阵消失的地方,整个人沉默下来

  许久,此人抬起右脚,狠狠的向着地面一踏

  一条巨大的裂缝,直接自此人脚下出现,如同狂龙一般蔓延,疯狂的在大地上扭曲起来,咔咔声中,zhè条裂缝自中间分开,而后再次分开,片刻中,大地几乎充满了狰狞的裂缝

  过了窥涅期的修为,冲破了雷之仙界的临界点,在zhè片大陆上如同风暴横扫,渐渐地,整片大陆的地面处处都是狰狞的裂缝,就连天空,此刻也出现了无数空间suì裂

  大地,崩溃

  雷之仙界此处suì片,在zhè血红色身影的一脚之下,坍塌,瓦解,大片大片的地面消散,引起了一系列连锁的反应

  天空中出现了空间裂缝越来越多,好似一张张阴森的大口,不断地吞噬着一切,地面suì裂,融入虚无,有一些被天空的大口吸入,不知去向

  半个时辰后,天,不再是天,zhè地,也成为了虚无雷之仙界的suì片,永久的崩溃了一个zhè剧烈的变故,使dézhè片大陆上为数不多的一些罗天星域修士,骇然心惊,一个个疯狂的冲出,想要离开zhè里

  死亡的恐惧,如同zhè雷之仙界suì片的崩溃,使dé他们魂飞魄散,争相逃命,只是,在suì片崩溃之下能逃出者,不多

  suì片的崩溃,是引起了一场漩涡,仿佛要吸走一切远远,可以看见一条条雷光铁链,在suì片崩溃之中,受漩涡扯动,向着漩涡中心凝聚

  zhè些铁链被拉的笔直,它们zhè一动,立刻便把各自另一端连接的大陆也牵扯,使dézhè整个雷之仙界,在zhè一刻,都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缓缓地移动起来

  只不过,zhè一切的作俑者,却是根本就不在意zhè一切,哪怕雷之仙界就此全部崩溃,他也不会动容,他要的,只是自己的女儿

  “王林小儿,下一次,你跑不掉”红色的身影转身,一步之下便消失在了虚无中

  此人正是血祖,自从来到zhè雷之仙界后,他●不寻宝,不寻仙术,只是以自身最快的度,在一处处suì片大陆游走

  每来到一处suì片大陆,他便立刻神识散开,横扫一圈后离去

  天空一片昏暗,时而有一些禁制之光闪过,从地面上抬头看去,可★以发现zhè天空,并不高,黑压压的一片笼罩下来,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地面上,一处处小山起伏,形成几个高低不平的山谷,四周,一片安静

  只有天空中,时而成弧形裂开的裂缝,散出一丝丝阴寒后,又缓缓地收拢,在zhè一过程中,会有尖锐的呼啸回荡

  zhè,便是此地唯一的声音了

  一处十丈高的祭坛,成褐色立在地面上,众多的台阶,也有了破损,存在了很多裂缝,其中有几条,甚至一直延伸至了祭坛顶端

  此刻,在zhè祭坛之上数丈的平台内,一阵光芒闪烁,出现了两个身影

  王林迈步走出,面色极为阴沉,心绪之中一直到此刻,都有些晃动,刚才的一幕,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若非是有zhè第三眼的神通,怕是刚才,就要不妙同样的,若是没有李元的破灭禁制,即便是传送阵就在眼前,也无法逃掉

  “血祖……”王林皱起眉头

  此刻李元也从传送阵内走出,他刚一出现便立刻嘴角流血,盘膝坐在地上立即吐纳

  王林沉默中,盘膝坐下,为李元护法与此同时神识略一散开,观察四周

  少顷之后,他收回神识,面色加阴沉,此地天空时而出现的裂缝,可以吞噬神识,一旦神识散开,便立刻会把那些裂缝吸引而出

  “虽说如此,但zhè里倒也安全”王林默默的望着远处的山谷,内心沉吟起来

  “血祖居然来到了zhè罗天星域……他刚才一出现,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出手便要将我生擒,显然是准备搜我魂,找到姚惜雪的下落……”王林摸了摸储物袋

  “若我把姚惜雪交出,zhè血祖,会不会继续追杀……”王林沉吟中仙卫从身后踏出,为李元护法,他则一挥手,阻隔了四周,随后一拍储物袋,立刻一个禁制光团飞出,落地后瞬间变大,成一人多高,如莲花般开枝而散

  禁制光团散开,姚惜雪一头长发盖肩,盘膝坐在其内,百多年的禁锢,使dé她颇为憔悴,此刻睫毛一颤,微微睁开双眼,目中在看到王林的一刻,略有恍惚,但立刻便被清明取代

  其目中看不出喜怒,只是平静的望着王林,许久,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平淡的说道:“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父亲血术的残余◎……而且,我还感受到了你的害怕……”

  王林盯着姚惜雪,没有说话

  “你是想放我么?还是要哀求我,去帮你向我父亲说,不要杀你……王林,我说的对么……”姚惜雪嘴角的嘲讽,为浓郁

 ○■ “我可以让我父亲饶你之命,因为我不会让你就zhè么死去……”姚惜雪眼中平静消散,露出深深地恨意

  王林略一皱眉,平淡的说道:“zhè么说,无论是放与不放,王某的下场都是一样了……”

 ◇ 姚惜雪望着王林,冷声道:“你不敢杀我,杀我,即是放我若是把我封印在某处,你要面对我父亲永久的追杀,终有一日,被我父亲找到你,我一样可以脱困”

  王林盯着姚惜雪,眼中寒芒渐渐浓郁,右手抬起,立▲刻打出几道禁制,落在了姚惜雪身上,禁制光团顿时收缩,形成光球,被王林抓住后,收入储物袋内

  他站起身子,遥望远处,目中露出sī索

  “放……还是不放……不取决我,而是在血祖”王林眼中露◇出凌厉之色,随即心神一动,散开了四周的禁制,看向吐纳之中的李元

  片刻后,李元缓缓睁开双目,长吐一口浊气,眼中露出骇然,开口道:“许兄,那人是谁”

  王林暗叹,退后几步向李元抱拳,说道●:“此事是在下连累了李兄,那人道号血祖,修为深不可测,我与他有些纠隙李兄,待你我二人从此地离开后,你先行,以免再受到牵连”

  李元沉默,苦笑道:“许兄,那人修为绝不是寻常的第二步修士,我破灭禁◆虽说只修炼到了第四层,但不惜以心禁施展,却是仍然被此人躲过恐怕此人即便不是suì涅期,也应该是净涅修士……zhè种修为,在罗天星域完全是顶尖的存在,你……你怎么招惹了zhè样的人,唉……若是我破灭禁可●以达到第七层,便有点把握封印此人”

  王林神色平静,缓缓说道:“李兄,我们还是先在zhè里寻找出口,离开此地再说”

  李元叹了口气,沉吟片刻,说道:“此人修为虽高,但我们不去招惹,而是▲躲避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办法,罢了,此事稍后再说,先听你的,寻找出口”

  他说着,站起身来,看向四周

  “zhè里神识不能外散,会有空间裂缝吞噬”王林缓缓说道,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山谷

  李元眼露奇异之色,身子一动,从祭坛上落下,抓起一把此地泥土,仔细的看了一眼,随后上前几步,从一处树木上摆下一截树枝,放在嘴里添了一下,眼中奇异之光浓

  “许兄把你傀儡借我一用”李元身子慢慢的飞起,在半空中立刻便有空间裂缝出现,仿佛要吞噬一般

  王林目光一闪,看李元举动,似乎对此地有了的发现,他心念一动下,仙卫傀儡立刻全身金光一闪,拔地而起,来到李元身边

  若是有裂缝出现,仙卫便立刻一拳击在虚空,形成漩涡使dé裂缝散开,效果虽说不好,但却也有作用

  随着李元越飞越高,空间裂缝渐渐多了起来,仙卫傀儡几乎形成了一道金色的旋风,在李元四周环绕不断,发出轰隆隆的挥拳之音

  李元升至半空,他目光一闪,看向远处,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其内甚至还有一丝不敢置信

  就在zhè时,忽然在其下方,一道比之寻常裂缝要大出数倍的巨大裂缝蓦然间出现,张开后其内传出疯狂的吸力,如同一张阴森之口,立刻向着李元吞去

  李元面色一变,此刻其身边是有大量的裂缝出现,缝隙一多,即便是仙卫都有些忙不过来,一时之间立刻陷入危机

  王林身子向前一迈,腾空而去之时一拍储物袋,立刻山河图屏风出现,化作一片山河在zhè天空铺展开来,把绝大部分的裂缝立刻盖住,借此机会,王林如闪电,隔空一把抓住李元,立刻拽回

  在其身下那裂缝吞来的瞬间,二人连同仙卫回到了地面

  此刻天空上的画幕,仿佛被撕开了无数小口子,出现了破损,王林神色凝重,右手一收,天空山河图消散,屏风回到了他的手中,被放入了储物袋内

  “许兄,你可知道zhè里是什么地方”李元脸露激动,眼中仍然存有不敢置信之色,他深吸口气,兴奋的说道:“许兄,仙人很少使用储物袋,一般来说,往往都是自己开辟一片空间,zhè空间在仙人死后,不会崩溃,但却很难再次开启”

  王林一怔,随即动容,沉声道:“李兄的意sī,是说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仙人的储物空间?”

  李元哈哈一笑,眼中为兴奋,点头道:“没错,定是岁月久远,再加上zhè仙人所开辟的空间本就不算稳固,如此才会出现了一些裂缝,否则的话,我们也不可能进来

  此地的泥土,根本就是从外界移开,就连zhè山脉树木,都不是zhè里生长,而是从外界收入”

  王林眼中露出奇异之光,缓缓说道:“李兄,此地若是崩溃的话,是否连同其内的一切,全部都会suì灭……”

  李元一怔,点头道:“没错,zhè里并非是外界suì片大陆,一旦崩溃,那庞大的力量瞬间便会把其内的一切都瓦解,不留半点,不过许兄放心,若无外因干扰,此地不会○崩……你……莫非你……”李元说道zhè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倒吸口气

  王林眼中寒芒一闪,轻声道:“如此,或许……我可以设置一个对付血祖的陷阱”

  
○崩……你……莫非你……”李元说道zhè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倒吸口气

  王林眼中寒芒一闪,轻声道:“如此,或许……我可以设置一个bēng……nǐ……mòfēinǐ……”lǐyuánshuōdàozhèlǐ,hūránxiǎngqǐleshíme,dǎoxīkǒuqì

  wánglínyǎnzhōnghánmángyīshǎn,qīngshēngdào:“rúcǐ,huòxǔ……wǒkěyǐshèzhìyīgèduìfùxuèzǔdexiànjǐng”

  
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