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771、772章 姚家!


  虚无中,王林度随着tā不duàn地熟悉自己阳实境界变的越来越快,体内元力浑厚,运转之下是让tā有些轻微的不适,往往踏步间,是有元力自行流动,使得一步之下,就如同是破碎了虚空一般

  这与tā之前相比,差异太大,此刻的王林,就仿佛是身子有些无法协调般,有些轻微的晃动

  甚至tā隐约中有一种感觉,好似自己,与这天地融为了一体,心中所想,便可达到似的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在王林心中甚至升起一股跃跃欲试的冲动,tā目光一闪,望着前方无尽的虚无,体内的冲动达到了巅峰,仿佛真正的要与这天地融合

  如同这天地之中的虚无就是tā的身体一般,这种感觉有些荒谬,以王林的冷静,理智上告诉tā,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身体乃至元神中传来的感觉,却又那么的真实

  目光闪烁,王林沉默片刻,索性放开理智,闭上了双眼,凭着身体与元神的感觉,身子向前一踏

  这一踏之下,立刻四周天地虚无蓦然一震,如同这虚无在这一刻化成了一片静止的池水,而王林的脚步踏在了水面上一般,一道道无形的波纹在王林右脚踏下的瞬间向四周迅回荡

  与此同时,王林体内的元力在刹那间运转○,弥漫全身之时是与这四周天地融合,形成了一种奇异的联系

  就在这时,王林的身子,消失了

  有一种神通,高于元婴时的瞬移,过了问鼎时的挪移,甚至比之以无数个挪移同时施展而成的大挪移还要快■上三分

  这种神通,叫做缩地成寸

  这是上古练气士体内之气化成元神后,才可以具备的神通,在目前的修真界,也只有真正的踏入第二步的修士修为达到了窥涅期后,才可以感应到,并且施展而出的元力神通

  并不是每一个第二步修士都可以感受到这神通,此与天资无关,而是对于元力的感应

  在王林消失之处的无数里外,虚无中血祖正急逃遁,tā修为降低至阳实,很多神通却是无法施展,zài加上此刻只有受损的元神,在这虚无中,是虚弱

  “王林,待老夫恢复后,誓必杀你”血祖之,极快,如同一道残影,在这虚无中逃遁,许久之后,tā松了口气,暗道:“那王林xiǎo儿应该是追不上了,眼下需要尽快找个人夺舍,以秘法修炼争取尽快先恢复到窥涅期”

  沉吟片刻,血祖打定主意,但就在这时,tā忽然神色大变,毫不犹豫的立刻zài次急逃遁,只见在tā身后百丈外,虚无中一片波纹闪烁,王林的身影,直☆接踏步而出

  王林的右脚落下,睁开了双眼,远处血祖,却是险些魂飞魄散,内心震惊的几乎骇然

  “缩地成寸此人尚未达到了窥涅,如何会施展这种专属于第二步修士的大神通之术不可能”血祖内心苦涩◇◎,急逃遁

  “都说那种可以在阴阳虚实境界内瞬间迈过之人,日后的成就往往都是第二步的巅峰,此言莫非是真……”血祖心底极为骇然,tā修为即便是没有降低之前,对于这无法学习,只能感受的缩地成寸神通,●■也并非完全掌握,只是摸到了皮毛

  据tā所知,这缩地成寸的神通,即便是凌天候,也似乎并没有彻底明悟,此神通,在tā们之辈人眼中,被誉为是无限接近第三步的大神通之术

  血祖内心第一次,对☆yěbìngfēiwánquánzhǎngwò,zhīshìmōdàolepímáo

  jùtāsuǒzhī,zhèsuōdìchéngcùndeshéntōng,jíbiànshìlíngtiānhòu,yěsìhūbìngméiyǒuchèdǐmíngwù,cǐshéntōng,zàitāmenzhībèirényǎnzhōng,bèiyùwéishìwúxiànjiējìndìsānbùdedàshéntōngzhīshù

  xuèzǔnèixīndìyīcì,duì这王林产生了一丝恐惧,这种恐惧,来源于tā的亲眼所见tā亲眼见证了王林的脱变,见证了王林从一个问鼎圆满的第一步修士,达到了如今的程度

  “这王林xiǎo儿一定是侥幸而为,没错,一定是侥幸的施展出了这缩地成寸”血祖内心极为苦涩,头也不回迅逃遁

  王林双目在睁开的一刻,露出清明,tā一直到现在,仍然还是有些摸不清头绪,在tā感觉,刚才的一切,好似就是抬起右脚,然后落下这一过程

  但在这一过程中,却好似踏入了岁月之川,一切的一切在眼前一晃而过,脚步落下时,就站在了这里,而前方,正是tā心中所想,准备追击的血祖

  “我的神识,根本就没有把tā锁定……只是心中有了杀机的想法居然奇异的就横渡无数距离,来到了这里”

  盯着前方血祖远远消失的身影,王林没有急于去追,而是沉默片刻,感受着之前那种种的变化,与追杀血祖相比,王林清楚的判duàn出,自己现在的这种感受,为珍贵

  时间好似过得极为缓慢,又仿佛瞬间便流逝,半柱香后王林眼中露出明悟之色,tā低头看了一眼虚空,抬起右脚,尝试着向前一迈

  一步之下,波纹zài起,只不过tā的身子,却仍然还在原地,那种好似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却是没有出现

  王林眉头皱起,看了一眼血祖消失的方向,迈起步伐,一步一步追去,追击血祖,只不过是目的之一,此刻王林的心中,重要的刚才的那种融入天地之间的感觉,王林回想刚才,可谓怦然心动

  “那种神通,若是可以完全的掌握,岂不是……天地之间,化作无形”王林眼露奇异之芒,一步一步迈去

  许久之后,tā脚步越来越快,到了最终,整个人几乎化作流光,一闪■而逝

  渐渐的,那种融入天地之间的感觉,zài次浮现王林的心中,tā压住激动,静静的体会,只不过这感觉却是极为飘渺,并非可以完全掌握

  眼看这种与天地融合的感觉有了消散的迹象,王林暗叹○,心中浮现血祖,其整个人一步之下,便消失了

  逃遁中的血祖,内心升起忐忑不安这种感觉,即便是tā面对姚家老祖血神子时,也不曾这么强烈

  就在这时,忽然tā神色大变,不假思索迅后退,但刹那间,一道鞭影出现在了虚无,向着血祖狠狠地一抽

  “啪”的一声,血祖双手掐诀打出一道血光,与那鞭影碰撞,身子zài次后退

  只见在那鞭影之后,虚无中波纹四起,王林一步,便迈了出来

  血祖心神大震,眼前的一幕,崩溃了tā心中之前的猜测,连续两次施展出这缩地成寸的大神通,在tā看来,实在不能zài以侥幸二字来自欺欺人

  王林现身后,身子向前一晃,右手指天,刹那间,一道黄泉蓦然铺展天地,黄泉内怨气浓郁,形成一片尖锐的呼啸之声,回荡四周

  这黄泉,与之前有所不同,此刻的黄泉内,散发出浓郁的天地元力,显然,随着王林修为的提高,就连其神通,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  “元力,黄泉”王林冰冷的望着血祖,口中轻吐

  刹那间,黄泉一震,原本只是铺展天际的它,在下一刻,无限的扩散,仿佛取代了天地,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成为了黄泉之物,包括王林,包括血祖

  ●磅礴的天地元力纵横,那无数的怨气形成的怨魂,是凝聚而出,从四面八方不duàn地冲向血祖

  血祖神色极为阴沉,tā此刻是元神之体,本就虚弱不堪,在这黄泉内是如此,但血祖就是血祖,即便是到了现在,王林想要杀tā,却是仍然艰难

  尽管身在这无尽的黄泉内,但tā却脸上厉色一闪,双手掐诀之下,全身红芒立刻刺目,一股强大的威压自其身上展现而出

  “血化”血祖全身一震蠕动,居然在刹那间,整个元神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爪,直奔王林而去

  一抓之下,立刻五道裂缝如同狂龙,带着撕裂的声音冲向王林,在其来临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体内元力纵横,向前一拍,但听轰的一声,王林身子后退,离开了黄泉之内,口中低喝:“凝聚泉魂”

  黄泉内那无数的怨气凝聚,在刹那间便被元力冲入,使得其为凌厉,居然在这黄泉内,化作了无数个姚惜雪的样子,冲向血祖

  血祖悲鸣一声,转身血爪向后一抓,好似要把这黄泉撕裂,至于那些化作姚惜雪的怨魂,tā尽管知道是假,但仍然不愿出手

  撕裂之下,黄泉却是硬生生被tā撕开了一道缺口,tā身子一冲,直奔那缺口而去,此刻,无数的怨气化作的姚惜雪,不duà■n地阻拦

  血祖一声悲呼,脸露果duàn,血爪在身体外一扫,便有无数化作姚惜雪的怨气崩溃,那一声声极为真实的凄惨之声,落在血祖耳中,却是让tā本就受损的心神,为之颤抖

  黄泉在血祖的撕★裂下,终于崩溃,那缺口不duàn地变大,最终血祖带着无法言语的恨,冲了出去

  “王林,老夫与你势不两立”冲出之后,血祖神虽凌厉,但心,却是疲惫不堪,耳边那一声声姚惜雪的凄惨之声,不duàn地回荡,好似永久也不会消散

  在其冲出的一刹那,王林却是来到了身前,手中尊魂幡化作一片黑云,弥漫之下立即便把冲出的血祖笼罩

  因果昆极鞭是融入黑雾内,啪啪之声不绝入耳

  “收”王林低喝,所有的黑雾,疯狂的收缩,但其内的血祖,却仍然在不duàn地反坑,到了此时,tā,仍然还是高傲的血祖

  反抗之下,黑雾不duàn地从收缩状态回到散发,如此周而复始,是有了崩溃的迹象王林眼中●寒芒一闪,张口便喷出一口元力

  这元力融入黑雾中,立刻使得黑雾仿佛拥有了莫大的力量,疯狂的收缩,但,其内来自血祖的反抗,也在这一刻无限的增大

  阵阵砰砰之声起伏,黑雾居然开始了崩溃,其◇内血祖的咆哮,闷闷的传来,落在王林耳中,却是如若奔雷

  “想封老夫,你王林xiǎo儿,还不够资格”血祖的咆哮传出,黑雾zài次崩溃,原本浓郁的雾气,此刻居然迅的稀薄,眼看就要彻底消失

  一旦这黑雾消失,就表示这尊魂幡,毁

  “三主魂,现”王林大喝,立刻雾气内,包括麒麟魂、第四魂在内的三大主魂立刻凝聚,疯狂的向着血祖元神展开了进攻

  透过雾气,可以看到麒麟魂身子化作黑烟弥漫血祖元神,在其头顶化作麒麟大口,咬住不放第四魂是带着尖啸,不duàn在血祖元神内外穿梭,每一次穿透都会带出大量的元神之气

  还有那最后一魂化作的人影,是化作无数黑气环绕血祖四肢,使得其行动缓慢

  血祖脸上露出狰狞,全身红芒一闪,一段复杂的咒语,从其口中传出,在这咒语之下,其身上的红芒疯狂的浓郁,甚至渐渐的使弥漫四周的黑雾透出了紫色

  “血神崩”一声低吼自血祖口中传出,其身体外的红芒,已然接近妖异,tā的元神,在刹那间传出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疯狂的散开,其头顶的麒麟魂,立刻惨哼一声,在这力量的冲击下,整个身子飞快的消散,骇然之中麒麟魂立刻退后,松开了口

  血祖四周环绕的主魂,是寸寸崩溃,迅消散退后,甚至那穿透其身子的第四魂化作的主魂,也是被松开了手脚的血祖一把抓住,狠狠地一捏,第四魂立刻出现裂缝,化作黑气融入雾中

  “王林xiǎo儿”血祖双目通红,双手在身前一撕,立刻便把弥漫四周的黑雾撕开缺口,一步之下便要踏出

  王林至始至终目光冷静,在那血祖准备踏出的瞬间,tā张口吐出一道黄光,此光内,有一个沙粒

  此沙粒一现,立刻便有一股◆庞大的威严笼罩,刹那间,这沙粒迅变大,转眼中居然化作了百丈大xiǎo,如同一座山,像是一个印

  以仙界碎片为本体,受天劫炼化,在天地烘炉内成宝,这,就是此物

  它一出现,便立刻带着庞大★的仙力,向着血祖压下

  血祖的身子,立刻传来砰砰的声音,其身上的血光都在这一刻有些不稳,踏出的脚步,居然生生的退了回来

  百丈碎片化作的大印,降临,以极快的度,从天而降,血祖厉啸中,整个人冲起,但瞬间,便在轰隆隆的巨响中,被这大印生生的压在了下面

  大印抬起,血祖神色为虚弱,但狰狞扔在,全身血光闪烁,就在这时,因果昆极鞭出现,蓦然间抽去

  啪的一声,血祖身子为涣然,□tā正要反抗,大印zài次落下,轰隆巨响,血祖整个元神,几乎就要崩溃

  tā惨笑一声,眼中露出疯狂,就在这一刹那,王林的声音传来

  “血祖,王某不杀你,给你与姚惜雪zài次相见的可能你▲若自爆,此生,zài也看不到姚惜雪”王林的声音冰冷

  血祖沉默,眼中的疯狂缓缓消散王林目光一闪,立刻双手掐诀,口中喝道:“收”

  四周的黑雾瞬间涌上,弥漫血祖身体外,因果昆极鞭是一晃之□下,如同游蛇,环绕血祖身边,受损的三大主魂在这一刻也zài次冲出,疯狂的吞噬

  碎片大印飘在上空,虽没zài次压下,但那威压却是笼罩,在其压力下,黑雾收缩之为迅猛,几乎刹那间,便收缩成球,化作■xià,rútóngyóushé,huánràoxuèzǔshēnbiān,shòusǔndesāndàzhǔhúnzàizhèyīkèyězàicìchōngchū,fēngkuángdetūnshì

  suìpiàndàyìnpiāozàishàngkōng,suīméizàicìyāxià,dànnàwēiyāquèshìlóngzhào,zàiqíyālìxià,hēiwùshōusuōzhīwéixùnměng,jǐhūshānàjiān,biànshōusuōchéngqiú,huàzuò一杆三丈大幡,被王林一把抓在了手中

  十丈幡布散开,其上彻底改变,尊魂幡,原本是一片黑色没有半点画面的幡布,而现在,其上却是有了画面

  血祖的身影,栩栩如生,在其身体外,昆极鞭成锁,三大主魂狰狞环绕血祖的表情,透出一股浓浓的悲愤与不甘

  就这样的,幡布画面定型

  望着尊魂幡,王林沉默,tā此刻没有战胜了血祖的得意,反倒是心中有些惆怅

  战血祖,tā可谓是费尽周折,绝非表面那般冷静其间多次生死危机,稍有不慎,怕是立刻身亡,此战的凶险,不弱于当初在望月下逃遁之时,甚至比之望月之行,还要危机三分

  毕竟,望月之智,极为有限

  “你我之间没有深仇大恨,若是当初你带着姚惜雪而走,怎会弄到如此下场……”王林轻叹

  不到万不得已,莫非tā王林疯了,愿意招惹血祖不成,这一切,王林很是无奈,tā若想生,就必须反抗,若想继续存,就必须杀了那发誓要灭tā的血祖

  姚惜雪是血祖的破绽,为了封印血祖,王林必须要以此制胜在生存面前,没有卑鄙这两个字

  “血祖,王某敬你身为人父的父爱,王某也有一子,若是有人对子女不利,那种愤怒的心态,王某知道……只是,你可给过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女儿姚惜雪在我这里,我王林自问没有动其分毫,当年若不是你女姚惜雪算计我在前,我岂能明知血祖神通,仍然招惹?”王林望着尊魂幡,沉声道

  tā知道,血祖,可以听见

  “莫非你女姚惜雪可以算计我,而我王林却不能反坑你虽爱女,但却不知晓是非,不去想前因,虽有对子女之爱,但这爱,却是溺爱

  王某给过你机会,但你血祖前辈却是抱着杀王某的念头,你之做法,在王某看来,与姚惜雪,没有区别,子不教,父之过,此言王林千年前便懂,而你血祖,到了今日,也还是不懂”王林抬头,目光落在远处,收起尊魂幡,不去考虑那血祖是否明白

  tā只需问心无愧,便足矣

  右手抬起,虚空按向化作大印的仙界碎片,黄光闪烁中,这碎片缩xiǎo,最终成为一粒沙土,被王林吞入口中

  tā拍了下衣衫,好似要把这连日来的阴沉扫去,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去飞去

  “在这雷之仙界内,必须要尽可能的让自己强大起来,我的神通,还是差了很多,之前修为不够,在这雷之仙界没有资格获得仙术,但现在,以我的修为,却是可以参与一处处仙人洞府的抢夺

  我的目标,便是仙术婉儿,不要着急,东临星,我一定要去但凡有一丝让你苏醒的可能,我王林,便会拼尽一切去争取”

  王林右手放在眉心,修为的提升,使得tā对于让李慕婉苏醒的把握,大了一分tā来这罗天星域,除了躲避那些老怪外,重要的一点,便是复活李慕婉

  带着对于李慕婉的那舍不duàn的思绪,王林一步一步,走向虚无的尽头,tā的目标,便是前方的碎片大陆

  从这一刻起,在这雷之仙界,多了一个至强之人,多了一个抢宝之人,tā,便是王林

  王林前方的碎片大陆上,李元的逃遁,已近到了尾声,tā的身子,是油尽灯枯

  若非是身后之人抱着戏耍的态度,怕是tā早就身亡,让tā觉得羞辱的,则是那男子,在戏耍之中,是以tā李元为靶子,不duàn地尝试各种神通法术

  在那男子身边的老者,全身透出无情的冰冷,时而开口指点那青年,每一次的指点,都是让李元为狼狈

  剩余●的八把飞剑,此刻只剩下了三把,其余的,在tā施法之时,被那老者极为随意的抓住,直接抹去神识,扔给了那青年

  随后,又被那青年送给了身边的女子

  一股悲愤之感,在李元心中酝酿,身后那女子★银铃般的笑声与嗲气的声音,是让tā感觉极为刺耳

  这一路上,tā身上的伤势多,右臂是因为长久的逃遁,无暇去疗伤,已经出现了腐烂,在那腐肉上,还有一些白色的xiǎo虫钻来钻入,这些xiǎo虫,不是蛆虫,而是身后那青年释放出的一种毒虫

  李元甚至有种感觉,好似在自己的体内,甚至连元神中,都有那白色xiǎo虫在蠕动,仿佛自己的身子,在这一刻,成为了滋养那虫子的寄体

  李元的度,越来越慢,tā感觉全身疲惫,死气加浓郁,tā的面色,此刻已经不是苍白,而是有了一种病态的红润

  “少主,此人已然油尽灯枯”在李元身后,那老者目光从前方李元的身上收回,平淡的说道

  那青年微微一笑,说道:“这么快就要死了,不过此人倒也不错,坚持了十三天,在tā之前的那些修士,最多也只是八天而已丑叔,下次给我抓一个阴虚境界的修士,这样的话,许能多玩几天,我的八面噬魂虫,才可以快的成熟”

  那老者神色如常,缓缓说道:“好”很简单的一个字,但却透出一股自信

  在那青年身边,如xiǎo鸟依人般的女子,眨了眨眼睛,笑道:“表哥,此人身上还有几把剑呢”

  青年哈哈一笑,搂住女子的柳腰,说道:“忘不了,这九把剑,都是你的别说这九把剑了,即便是这雷之仙界的一切,只要我想要,没有得不到之物,一会从此人元神内找出得剑之处,我们去看看”

  那女子掩口轻笑,眼中露出妩媚之色,声音如百灵般动听,开口道:“表哥身为姚家之人,自然可以做到了”

  青年神色露出傲气,姚姓,在罗天星域内,即便是雷仙殿,也要给几分薄面,tā身为姚家之人,在这雷之仙界,的确如之前所说,只要★看到,便没有得不到之物

  此时此刻,在虚无中的王林,看到了前方的碎片大陆,身子一晃之下,便来到了这片大陆上

  “不知道李兄,身在何处……”王林下意识的神识一扫,但立刻,却是面色瞬间阴沉●,浓郁的杀机,自封印了血祖后,zài一次的爆发

  李元的双眼,焦点已经不多,多的,却是涣散

  “就要死了么……也罢,死便死……也是一种解脱,只是许兄,李某还没有传授你心禁……”李元惨笑

  tā已经看不清四周的一切,在tā的双眼瞳孔内,隐约可见几只白色的xiǎo虫,在其内蠕动,但奇异的是,李元却没有任何痛楚

  “即便是死,我李家之人,也要死的有尊严”李元双目zài次凝聚,露出一丝坚定,tā索性不zài逃了,身子一顿,转身看向后方不疾不徐追击的三人

  在李元的眼中,露出浓郁的恨

  “李某与你三人无冤无仇,即便是看中李某法宝,取走就是,可你三人却是如此戏弄于我,即便李某身亡,也会化作厉鬼,泄此恨意”

  李元一拍储物袋,立刻仅存的三把飞剑一闪而出,在其四周散出凌厉的剑气,在李元一指之下,三把飞剑立刻冲出,直奔三人中那青年而去

  “不自量力”那青年冷笑,右手虚空一抓,立刻便在身前形成一只血色大手,一抓之下,立刻便把三个飞剑抓着

  李元面色狰狞,在那青年抓飞剑之时,tā左手掐诀,迅按在了眉心,立刻其眉心之上一道手臂粗细的黑芒闪烁而出,在其身前立刻分成无数细丝,随着李元左手的掐诀,组成了一个个散发奇异之力的禁制

  这些禁制刚一出现,便立刻由一化作十八,刹那间,在李元的四周,无数的禁制弥漫,tā低喝中喷出一大口鲜血,落★在了禁制之上

  只不过其血液中,也有不少白色的xiǎo虫,看起来,极为惊人

  吸收了tā的血液后,这些禁制迅的向着那青年飞去,其极快,转眼间便临近,此刻,那青年才刚刚以神通之术勉强抓住■zàilejìnzhìzhīshàng

  zhībúguòqíxuèyèzhōng,yěyǒubúshǎobáisèdexiǎochóng,kànqǐlái,jíwéijīngrén

  xīshōuletādexuèyèhòu,zhèxiējìnzhìxùndexiàngzhenàqīngniánfēiqù,qíjíkuài,zhuǎnyǎnjiānbiànlínjìn,cǐkè,nàqīngniáncáigānggāngyǐshéntōngzhīshùmiǎnqiángzhuāzhù■三把飞剑

  眼看禁制漫天一般落下,这青年神色没有半点惊慌,冷哼一声,眼中露出轻蔑,tā身边的那老者,上前一步,右手抬起,立刻磅礴的天地元力刹那间弥漫四周

  “碎”老者口中只吐了一个字 ■
  瞬间,那些飞来的禁制,立刻便被元力弥漫,在刹那间,砰砰的碎裂,但碎裂之后,却是有一道道黑线并未消失,而是相互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禁制,带着一丝毁灭的气息,直奔老者而来

  那老者拍了下储物袋,一面古镜出现,一晃之下便罩在了黑线之上,顿时,好似天地一暗,似乎所有的光芒都凝聚在了古镜之上,那黑线顿时崩溃

  李元身子一颤,喷出一大口鲜血,脸上的死气,已然浓郁到了顶峰,tā惨笑一声,喃喃自语道:“非我李家禁制不足,若没有帮助许兄,使得心禁损耗太多,我又没有时间恢复,若非如此,以完整的心禁,这破禁古镜,绝不会成功只是,许兄对我李家有大恩,我虽如此,但却不悔死,便死”

  李元惨笑,此刻那老者上前一步,看都不看李元一眼,一脚踢出,落在李元身上,顿时一震咔咔之声回荡,李元zài次喷出鲜血,身子落下之时,眼前已经一片昏暗,那一脚,使得tā体内所有的仙力全部崩溃,zài无任何反击之力

  “少主,此人已经没有了危害,你可以出手了”老者退后,神色冰冷,丝毫没有身为阴虚修士,却对一个问鼎xiǎo辈出手的羞耻感

  那青年此刻才勉强的把三个飞剑禁锢,是因为李元仙力的崩溃,三把飞剑失去了联系,被tā抓在了手中,直接扔给了身边的女子

  青年冷笑着一步踏出,来到了李元的身前,寒声道:“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那几把仙剑”说着,青年抬起右手,向着李元头顶按去

  “表哥快一些哦”那女子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切,眼中一片妩媚,把玩着手中的仙剑

  至于那老者,则是神色如常,一片淡然

  就在这时,就在那姚姓青年的右手按向李元的瞬间,一道波纹在李元身边突然出现那原本神色如常的老者,在这一刻,却是立即面色大变,身子向前一踏,大喝道:“少主退”

  青年一怔

  刹那间,一股无法想象的杀机,从那波纹内传出,这杀机太浓,以至于天地之间在瞬息中,立刻一片冰寒,甚至还有一片片冰花飘落

  那青年面色苍白,不顾搜李元之魂,立刻退后,但就在这瞬间,一道身影从那波纹内出现,这身影出现的刹那,天地之间的杀机疯狂的爆发,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轰隆隆的雷鸣在天空突然回荡,在那青年退后的瞬息,从波纹内出现的身影一步迈来,一指便落在了青年胸口

  一阵咔咔之声回荡,青年喷出一口鲜血,全身骨头寸duàn,身子被抛出

  那身影zài次踏来,手指落在了青年眉心,浓郁的元力进入青年体内,如同怒浪刹那间便把青年全身仙力崩溃

  砰砰之声回荡,青年面色瞬间苍白,那一指,在tā眼中,已经取代了天地,成为了索命的根源

  tā的身子抛出,化作一道弧形,在半空之时起身体内仍然还有砰砰之声出现,大片大片的鲜血,从tā口中喷出,化作血雾弥漫

  冲入其体内的元力,是疯狂的爆发,先是摧毁其仙力,接下来摧毁其道基,zài然后,把其全身血液逼至皮肤,顺着汗毛孔疯狂的喷出

  此刻的tā,身在半空,就如同血人,全身散发浓郁的血雾

  tā体内的元力没有停止,继续暴虐,把这姚姓青年全身的肌肉立刻寸寸摧毁,是连同其五脏六腑,在刹那间粉碎

  没有结束,那元力太强,强大至不可思议,在摧毁了五脏六腑后,是冲入其头部,坚硬的头骨崩溃,连同其大脑,这姚姓青年整个肉身,在刹那间,彻彻底底的崩溃

  其整个人在半空被抛出时,尚在一半高度,肉身便崩溃,瓦解,消散了

  其内的元神,带着迷茫与无法想象的恐惧,甚至有种要哭出来的冲动,几乎在肉身崩溃元神出现的刹那,元力最后一次的爆发,疯狂的□冲入青年元神中,生生的撕裂之下便把这青年的元神全部摧毁

  只不过却没有消散,这青年的元神在元力中迅凝聚,形成一个拳头大xiǎo的光球,瞬间回到了那出现在此地的王林手中,被tā抓住后按在了地面上李元的眉心,滋养其消散的元神

  “是谁,给你们资格,伤我之友”冰冷到极限的声音,从王林的口中,徐徐的飘出

  这一切,都是在刹那间完成,快的无法想象,那老者的脚步几乎刚刚迈出,尚未临近,一切,便已经结束

  冷汗很是罕见的从老者额头弥出,tā的从容已然不在,tā的淡然早就崩溃,tā的平静瞬息中瓦解的干干净净,在tā眼中,此刻露出浓郁的惊骇,甚至还有一丝恐惧,刚才的一幕,tā根本就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尤其是对方出现时的波纹,其内蕴含的天地元力,让tā几乎倒吸口气

  让tā感觉惊惧的,则是那波纹内透出的气息,在tā看来,这出现的青年,居然整个人与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太可怕了……进入雷之仙界的阳实修士我都认识,此人到底是谁”tā面色苍白,汗水止不住的流下,尤其是对方那浓郁的杀机,让tā心神剧震,几乎下意识的,退后了数步,甚至有种立刻逃亡的冲动

  不远处那女子,整个人彻底的呆住了,眼前的一幕,让她一时之间大脑一片空白……

  “许……许兄……”地面上李元,望着王林,眼角露出激动,tā挣扎的说道:“帮我……杀了tā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