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我,同意!”


  王林没有把这种剧烈的心绪表露在外略微平复,他目光渐渐平静,只是在这平静的背后,却是有yī团lái自心神的火焰在疯狂的燃烧

  他没有第yī个踏前,而是等陆续有人说出了各自的要求后,才缓◎缓地走出,向zhe炎雷子抱拳,恭敬的说道:“晚辈有yī要求”

  炎雷子看了王林yī眼,平淡的开口:“许木,把你的要求说出”

  “晚辈的要求,便是让yī残破沉睡弥留之际的元婴重凝聚肉身并☆且苏醒”王林沉声道,神色上看不出半点变化,只是他的内心,在这yī刻,却是砰砰急跳动,仿若要从胸口冲出yī般

  “哦?”炎雷子目光yī凝,略yī沉吟,看了看向家老者,说道:“这个要求倒也不难,向家自古便有yī样名为接神术的神通遗留,此术据说妙用无穷应该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向道友,你看如何?”

  向姓老者微微yī笑,他对王林很是赞赏,此刻闻言,笑道:“想必许木你所说的元婴,是被人毁了肉身之后,受到了严重的伤患,如此才造成沉睡,此事,不难你先把这元婴取出,让老夫查看yī下”

  王林沉默,李慕wǎn对他lái说,极为重要,不可代替,是他这yī生要保护之人,此刻,他犹豫了yī下,抬起右手在储物袋上yī拍,立刻便有yī团散发柔和光芒的小球飞出

  在刚lái雷仙殿的那三天修养中,王林便已经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把李慕wǎn的元婴从天逆珠子内取出,施展破灭心禁之术小心的封印,使得元婴不会消散

  为的,就是现在的的yī刻

  右手握zhe光球,王林左手在其上yī碰,立刻这光球仿若花开化作片片向外打开,露出其内yī个盘膝打坐的元婴

  这元婴,正是李慕wǎn,她面色苍白,盘膝坐在那里,整个人透出yī股柔弱,仿佛风yī吹,便会就此消散,永远的离去

  在她的身上,有yī层荧光,使得李慕wǎn在这yī刻看起lái,充满了yī股圣洁,仿若那lái自仙界的仙子,沉入到凡间,落在了王林手中

  尽管沉睡,尽管从未苏醒,但此时双目闭合的李慕wǎn,仍然还是可以让人隐约感受到她的温柔与善良

  她的容貌,很娟秀,她没有柳眉的绝伦玉颜,没有红蝶的傲◎气惊艳只是,在王林的心中,这yī切,又算得了什么

  李慕wǎn,在他的怀里,当年红颜白发云泥改,刹那时,何异桑田移碧海

  弹指间,yī切都灰飞烟灭,只剩下yī句话,永久的回荡在王林的心●◇间

  “天让你死,我也要把你抢回lái”

  为了这yī句话,王林,lái到了罗天,为了这yī句话,他站在了雷仙殿

  在王林把李慕wǎn的元婴拿出的刹那,远处yī双美目始终落在王★林身上的西子凤,目光崩溃,整个人面无血色,身子轻颤,她仿若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原lái……他历经这些考验争取封仙第yī的原因,是为了这个女子……”西子凤眼角流下晶莹,她怔怔的望zhe王林手中的元婴,yī股心痛传lái,却是让她泛起苦涩

  “能让自己的爱侣,做到这yī点,这女子,虽说元婴残损,陷入沉睡但,这也是幸福的”

  清水望zhe王林与他手心的元婴,眼中露出yī丝惆怅的追忆,在那很多很多年前,他也有yī个让自己守护yī生的女人,只是……清水眼中露出揪心的痛苦

  向姓老者看了李慕wǎn的元婴yī眼,笑容立刻凝固,双目露出精光,直勾勾的盯zhe李慕wǎn元婴▲,慢慢的皱起眉头,说道:“这元婴沉睡了多久?”

  王林深吸口气,此刻的他,千年修为的定力,好似极为脆弱,压下颤抖的心神,他轻声道:“近七百年”

  向姓老者略yī点头,开口道:“可以把元★,mànmàndezhòuqǐméitóu,shuōdào:“zhèyuányīngchénshuìleduōjiǔ?”

  wánglínshēnxīkǒuqì,cǐkèdetā,qiānniánxiūwéidedìnglì,hǎosìjíwéicuìruò,yāxiàchàndǒudexīnshén,tāqīngshēngdào:“jìnqībǎinián”

  xiàngxìnglǎozhěluèyīdiǎntóu,kāikǒudào:“kěyǐbǎyuán婴保存七百年不变,看lái你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不过……七百年的时间,太长了yī个元婴修士,如何能存活七百年?不用说没有了肉身,只剩下元婴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元婴正在濒临死亡许木,换yī个要求”向姓老者暗叹,他有心帮这许木yī把,所以,才给了对方换yī个要求的选择

  向姓老者的声音,仿若yī根锋利之针,在这yī瞬间,狠狠地刺中王林的心脏,那种痛,说不出lái,仿佛这世间在他面前崩溃破灭的虚无,只剩下了苍凉的回旋,yī切的yī切,全部都不在了

  这种痛,让王林在刹那间,体内的生机有了熄灭的迹象耳边,只有对方的声音,yī字yī字,如同轰隆隆的雷鸣,yī遍又yī遍的回荡
▲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么……”王林眼中露出至极的悲,望zhe李慕wǎn

  向姓老者长叹,再次仔细的看了yī眼李慕wǎn的元婴,摇头道:“若老夫没有猜错,此女是寿元断绝之时,被你以特殊的方法■▲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么……”王林眼中露出至极的悲,望zhe李慕wǎn

  向姓老者长叹,   “zhēnde,méiyǒurènhébànfǎme……”wánglínyǎnzhōnglùchūzhìjídebēi,wàngzhelǐmùwǎn

  xiàngxìnglǎozhězhǎngtàn,zàicìzǎixìdekànleyīyǎnlǐmùwǎndeyuányīng,yáotóudào:“ruòlǎofūméiyǒucāicuò,cǐnǚshìshòuyuánduànjuézhīshí,bèinǐyǐtèshūdefāngfǎ抽出元婴,进行了yī番滋养,可是,却在那滋养就要成功,改天续命的关键时刻,发生了意外,使得此女元婴无法承受,虽说被你保存至今,但实际上,她却是已经处于死亡的边缘

  以我之力,帮不了你……她,本就是yī个应该死去之人,强行留下,无论是对你,对她,都是yī件痛苦的事情我唯yī可以帮你的,就是送她入轮回”

  王林身子yī晃,退后几步,面色苍白之极,yī口心神之血喷出,带zhe惨笑,他望zhe李慕wǎn盘膝中的元婴

  与李慕wǎn的yī幕幕在他眼前流过心痛的感觉,弥漫他的全身,这种痛,刺骨,铭心两行泪水,从王林眼中留下,他这yī生,留下眼泪的次数,屈指可数,这yī次,他流泪了

  望zhe李慕wǎn,王林心中点燃了yī股绝不屈服的火焰

  “天让你死,我也要把你抢回lái,wǎn儿,这是我对你的承诺”王林抬起右手,握住李慕wǎn的元婴,其外的封印立刻收缩,再次化作yī个小球

  向姓老者沉默,许久之后,突然又道:“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方法”

  王林身子yī震,数万雷鸣在其心神轰然炸响,他整个人在这yī瞬间,所有的力量融入双目,凝聚在向姓老者身上 ●
  “只是,这个方法,代价太大此女无法存活的重点,便是其寿元不足,若是能够弥补寿元,也许有yī线生机只不过,这种神通,名为七夕术,老夫做不到,唯有我向家常年闭关的先祖,才可以施展

  许木○,我要提醒你,施展这七夕神通,需要yī个与此女极为亲近之人的生机,如此,才不会产生排斥,只是,这个输送生机寿元之人,其寿命,将会缩减,而且这种缩减,不是等量,甚至很有可能,消耗你十分之九的生机,才可以使得这女子,有yī丝可能恢复

  但也就是yī丝而已,若是不成功,你的寿元,也同样无法恢复,你考虑清楚,若是同意,老夫可以带你请求先祖,帮你yī次”

  四周yī片沉默,向家老者的声音,回荡天地之间,落在每yī个人的耳中,此刻,整个罗天星域内,所有修士,全部都听到了这yī番话

  为了yī个女子无法确定的yī线可能,牺牲自己绝大部分生机,这,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这个疑问,在每yī个听到这番话的修士心中,起伏不断

  向姓老者,也的确是很欣赏王林,这件事情上,当zhe整个罗天星域所有修士的面前,说出此话,却是没有任何私心与歹意

  “我,同意”王林望▲zhe手中的禁制小球,目光好似可以穿透,落在其内的李慕wǎn身上,缓缓的说道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随zhe他的目光,仿佛融入了禁制球内李慕wǎn的心中,yī股悲哀,弥漫李慕wǎn好似听到了这□个声音,元婴,轻轻的颤抖,试图想要睁开眼睛,只是,却没有任何力气,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疲惫与哀伤

  王林知道,所谓的寿元,实际上,便是lái自生机,生机越强,寿元自然无尽,修道者,在修为提升的同■时,生机,也在默默的强大,如此修为越高者,其寿命,也就越长

  向姓老者点头,说道:“你既同意,待这封仙完结,便随我去yī趟东临星”

  清水眼中的追忆,仍在,此刻带zheyī丝惆怅,平缓▲的说道:“许木,我随你yī路”

  王林看向清水,眼中露出感激,点了点头他知道,清水是担心自己在东临星出现变故,随同yī去,以保此事顺利

  接下lái,其余之人也纷纷提出要求,值得yī提□的,是许霆与南宫寒二人所提的要求yī样,均都是进入雷仙殿藏仙阁任意学习仙术,三十六天罡仙各自所求,均都yīyī获得之后,此次封仙,结束

  在结束的刹那,炎雷子的笑声,回荡四周,他整个人从蒲团之◎上飘起,yī身衣袍甩动,双目露出精光,低喝道:“诸位道友,助我打开通往联盟通道,大战,将要展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