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1018、1019章 梵天


  此人身穿灰色铠甲,丝丝魔气从其身体上飘出,在其身后凝聚出一个狰狞的魔影他站在砰里,就仿佛与这黑沙荒漠隳为一体

  在那灰色铠甲的包裹xià,根本就看不到此人的相貌,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在那铠甲内露出无情之芒他声音平淡,没有丝毫色彩,在话语出口之时,目光默默地盯着王林

  王林神色阴沉,右手一挥之xià,立刻便把一地的头颅全部收入储物袋,抬头望着此人,在这自称是冥海的男子身上,王林感受到了一股不}干净涅的修为

  让他感觉奇异的,则是此人身上除了丝丝魔气外,竟然还yǐnyǐn有仙气缭绕“此地是否就我一人存在”王林粤专男子,平静的开口

  那男子沉就片刻,摇了★摇头,双目瞬息间绽出光芒,缓缓道:“战胜我,你会知道一切”他说完,整个人向前迈出一步

  这一步之xià,立刻便从黑塔之上跃起,身在半空之时,这男子右手向前狠狠的一抓当即就有五道尖锐的厉啸崛空而◇★摇头,双目瞬息间绽出光芒,缓缓道:“战胜我,你会知道一切”他说完,整个人向前迈出一步

  这一步之xià,立刻便从黑塔之上跃起,yáotóu,shuāngmùshùnxījiānzhànchūguāngmáng,huǎnhuǎndào:“zhànshèngwǒ,nǐhuìzhīdàoyīqiē”tāshuōwán,zhěnggèrénxiàngqiánmàichūyībù

  zhèyībùzhīxià,lìkèbiàncónghēitǎzhīshàngyuèqǐ,shēnzàibànkōngzhīshí,zhènánzǐyòushǒuxiàngqiánhěnhěndeyīzhuādāngjíjiùyǒuwǔdàojiānruìdelìxiàojuékōngér起,huà作五道黑烟,直奔王林而去

  这五道黑烟在半空中,就仿若可以割碎虚无,随着其急临近,出现了五道狰狞的痕迹,仿佛是把这天空划破

  王林眼中瞳孔一缩,身子立刻后退数步,那五道黑烟疾驰而来,在砰砰声中落在王林之前所站之处,立刻掀起大片的沙土,如同在这黑沙荒漠上卷起了一层层沙土之浪,转眼间就huà作数十丈高庋,轰隆隆中向着王林拍xià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掐诀中向前一指,口中低喝:“唤雨”

  此言一出,立刻天地色变,风起云涌中就有无数雨水幻huà而出,形成无数晶莹,随着王林的话语,齐齐落xià

  这些雨水之中蕴含了天地之力,在落xià之时那掀起的沙土立刻发出阵阵闷呐,在雨水中不断地消散

  王林身子没有停顿,始终后退,右手印记变huà,天地间的雨水疯狂的凝聚而来,瞬息间,方圆数千丈内,几乎全部都被雨水覆盖

  那从天而降的雨水,在王林双手向前一抖的刹▲那,立刻如同万道利剑,直奔前方而去,阵阵轰隆之声惊天动地,无尽雨滴冲击xià,那沙土之浪迅消散

  就在这一瞬间,那叫做冥格的男子,身影穿梭而来,竟然直接穿透了沙土,右手一指前方,口中低声道:“□沙爆”

  立刻其前方大地的沙土,在瞬息间齐齐一颢,竟然大范围的升空而起,带着尖锐的呼啸,从四面八方直奔王林而去

  远处,仿若以此地为中心,无尽的沙土蠕动而来,弥漫之xià,无边无尽

  这些沙土度太快,尤其是从四周涌现而来,仿若要把王林吞噬,从天空向xià看去,可见四周沙土如同波浪,齐齐凝聚

  王林面色一变,张口喷出一物,十八地狱封仙印顿时出现,在其身前立刻放大,huà作小山一般,一声“撒豆成兵”王林右手向前直接一挥立刻鬼汪之声回荡天地,随着王林一挥,晶光闪烁大地,那些晶光一个个立刻huà作魂魄,其中血祖之魂赫然在内

  还有那众多的仙人之魂∽无数被王林所杀之人这些被王林仙术幻huà而出者,纷纷发出怒吼,取代了天地一切声息,是压过了沙土弥漫而来的呼啸,一个个战魂,顿时就分布在了王林四周

  在王林心念一动xià,这些魂魄向着四周扑去,其中血祖之魂最为霸道,猛地转身,血红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王林,咆哮中没有反噬,而走向外一冲还有那众多的仙人魂魄,此刻一个个如同发狂,扑向四周

  在这些魂魄中,还有一些是杀域界之人,他们是加入者,此刻出现,浓○郁的杀意毕露

  随着四周无数沙粒飞起,冲向王林,立刻便与那些魂魄接触,一时之间,轰隆隆的声音在这天地中不断地回荡起伏

  冥海神色平静,右手在眉心一点,顿时在眉心中有一道白光闪烁而出,h■uà作一把三寸小剑

  此剑通体白色,在出现的一刹那,立刻就涌现出惊人的剑气迳剑气之强,竟然yǐn约可以破开天空“此剑当年仙帝所赐,名为方竹”冥海略有惆怅的声音响起,抬起头,剑向前一甩

 ◆ 立刻剑鸣中白光一闪,直奔前方而去,其之快,huà作一条白线,闪烁中飞快临近王林“此剑有灵,能死在其xià,可算你造huà”

  冥海轻叹,黑气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这叹息之声,却是传出,落在了王◎林耳中

  王林不假思索,右手握拳,立刻古神虚影在其身后幻huà,一步之xià,穿透大片沙粒,在砰砰之声中,向着那临近的白光一拳而去

  轰的一声,王林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旋风,这旋风横扫之xià,破开了全部沙粒,蓦然间与那白光礓撞

  一股惊天动地的剑气在这一刹那,突然爆发而出,凌天候的剑气与其相比,都大为不如这剑气如}b,在出现的瞬间,王林一拳huà作的漩涡,直接从中间开始了崩溃竟然被生生的切开

  王林面色阴沉中身子立刻再次后退,右手连续向前打出数拳「在那轰隆隆的巨响xià,一直退出了百丈,这才避过那剑气之锋冥海眼中露出一丝失望,转身向着黑塔走全那小剑在阵阵拳风中破开一切阻碍,闪烁中huà作白芒,再次冲向王林林眉头紧皱,右目青光一闪,在那白芒临近的刹那,青光盾立刻幻huà而出,在王林身前-环绕xià,与那白芒顿时碰骋■起来

  砰砰之声中,王林身后古神虚影加凝实,他沉就中眉心古神星点是yǐnyǐn环绕,记忆里古神涂司的传承,在脑海迅一一闪过深吸口气,王林双手抬起放在身前,十指交错,结出一个奇异的印记

  “夺天地之功,取乾坤之灵,结古之一族,永恒之念”古神之语缓缓从王林口中传出,随着声音的起伏,王林身后的古神虚影缓缓抬起双手,同样结出一摸一样的印决

  古神神通,王林虽说传承了很多,但以五星之力可以施展的,为数很少,除了唤古之力,凝聚虚幻灭神矛之外,还有一个神通这神通,也正是五星古神可以发榉的极限之力,名为功灵

  施展这一神通,目标除了那白色小剑外,多,就是那叫做冥海的男子,王林目露幽光,双手印决向前一堆,立刻他全身古神之力疯狂的运转,从眉心之上大范围流逝,最终全部顺着双手凝聚在那印记上“夺天地之功”

  整今天地,在这一瞬间轰然变huà,昏暗的天空如同被一只只巨大的手臂撕裂,大震动中无数弥漫而来的沙粒向着四周倒卷,●如此一未,撒豆成兵huà作的众多魂魄,立刻冲击而去

  随着天地骤变,这第五座洞府、妖灵之地外的无尽星空中,立刻就有一丝丝天地之力凝聚,破开了东海的潮汐漩涡,直接融入其中在妖灵之地内纵横,破开一■切,顺着那九龙阵法冲进第五座洞府

  而此S1,在这洞府内一座木桥上,那盘膝打坐的黑雾之人,其身前漂浮的白玉小瓶,立刻剧烈的颤抖起来

  ““竟然可以引发外界天地之成”那黑雾中之人声音透出惊讶

  “本以为这一次只有四人需要引起重视,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一个……”那雾气中传出喃喃之音,幽光闪烁xià,从那雾气内蓦然间伸出一只干枯的手臂,在那白玉瓶外狠狠地一捏顿时那些融入而来的天地之力,立刻就出现了崩溃,大范围的消散

  就在这雾中人捏碎了涌入而来天地之力的刹那,黑沙荒漠内,王林古神之语再一次回荡“取乾坤之灵”

  此言一出,立刻王林身后的古神虚影蓦然间发出一声咆哮,这咆哮冲击天地,好似有一股力量可以把这天地劈开,如抽取山魂,抽取星魂一般,抽取这乾坤之魂

  乾坤本无魂,但古神之术,却是可以从其内抽出一个意念一股意志这功灵之术,在古神中是极强的神通,只不过根◆据修为不同,发挥之力也不同

  若是九星古神,施展功灵之术,抽取乾坤之魂,甚至可以把一界之规则抽出一些为己用,改变天道,逆转乾坤

  王林现在毕竟只有五星,无法做到这点,但以他王族古神的身■份,却是仍然使得这黑沙荒漠为之一颤

  在洞府中木桥上格雾中魔影,刚刚捏碎了融入而来的天地之力,立刻那白玉瓶为剧烈的颢抖起来,仿若有一股力量从由不断地传出吸力

  那堵住瓶口的黑木塞,竟然颤抖中向xià收缩了一些,仿佛要被吸入瓶中雾气由之人,双目猛地爆出凼光第lOlg章

  在那一句“夺天地之功”xià,尽管天地之力被阻拦在了外界,但王林体内的元力却是轰然而出,与古神之力融合,顺着双手消散在消散的瞬间,王林前方印决xià,立刻便有一道白色的细饯-幻huà而出

  “取乾坤之灵”是让这黑沙荒漠风暴骤起,形成无数狂风之浪呼啸,一丝丝黑气从天地间涌现而出,凝聚在了王林前方,huà作了一条黑色的细线这两条细线彼此交错,竟然形成了一个菱形的符文

  这苻文远远过了仙遗族一切祖符,其复杂的程度,几乎一眼看去就会有些眩晕之感“结古之一族,永恒之念”在王林这最后一句话语说出的瞬间,那菱形苻文立刻散发出黑白二色,向着前方渡缓飘去

  在飘行的过程中,这菱形苻文不断地放大,最终竟然huà作近千丈大小,竖立在了天地之间,仿若一面墙,向前推动而去

  轰轰之声回荡xià,这菱形苻文所过之处,天空的昏暗立刻倒卷,就连地面的黑沙,也齐齐后退仿若被生生的刮去一切痕迹

  整今天地,那庞大无比的菱形符文,清晰可见随着其向前移动,前方一切存在,全部都要摧毁

  王林脸上露出疲惫,以他的古神修为,施展这一神通,绝非简单,这也是他之前为何一直没有施展的原因,若非是现在能否离开这里在此一战,他也不会轻易使用

  那叫做冥海的男子,虽说修为看似相当干净涅,但此人的神通与法宝,却是惊天动地

  轰隆之声xià,阻挡在前的白色小剑,立刻倒卷而去,剑鸣之声崛空奋起

  那转身走向黑塔的冥海,身子一震,转过头看向缓缓来临的菱形图案,眼中露出精光“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古神也好,炼气士也罢,能施展出这样的神通,有资格亲眼目睹帝所赐之411的远古之威”

  男子说着,右手向前一指,那倒卷而退的白色小剑,立刻发出惊天剑鸣,一道剑气从其上直接轰然而出,冲入九霄

  整今天空在这一瞬间,被一道道剑影弥漫,一股远古剑之意「蓦然间充斥天地,那剑意逢着沧桑,在方竹小剑的召唤xià,降临黑沙荒漠

  随着剑意的降临,可见天空之上那无数剑影之后,竟然出现了一个个虚幻的人影,这些人影一看就是古人,每个人手中都拿住一把剑,随着白色小剑huà作白芒冲向那菱形符文,天空中这些人影竟然舞动起来

  随着他们的舞动,好似在施展一套套剑诀,形成一股股磅礴的剑气,一时之间,漫天尽是一片剑之世界在白芒小剑的冲击xià,这些剑气齐齐向着菱形符文临近

  那白芒小剑,刹那间便碰到了庞大的菱形符文,轰的一声,在那符文上立刻出现了大片的波纹,在那小剑之后,漫天剑影同时呼啸而来

  这一幕,就仿若是有无数人,掐着各种各样的剑诀,散发出一道道剑气,这些剑气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滔天剑意,直奔菱形苻文

  那菱形符文通体一震这一震之xià,便有轰轰之声回荡天地,王林身子立刻颤抖,喷出鲜血,这攻灵神通,以他的修为施展,会面临强大的反震之力

  双Q露出寒光,王林盯着前方,眉心之上古神星点急旋转,大量的古神之力从体内散出,融入菱形符文内,使得这符文再次前行

  随着其背动,菱形符文所过之处黑沙不在,露出如同镜面一般的白色地面天空中,昏暗是被推开丅,同样露出了那白色的镜面

  那白色小剑唤出的远古剑意,形成了无数剑影,不得不后退在古神神通之xià,远古剑意,也不足以阻止

  况且这白色小剑上,并不是具备了完全的远古剑意,只是一部分而已,如此一来,无法抵抗

  冥海眼中露出奇异之光,长笑而起,盯着前方那庞大的菱形行文以及其后的王林,大笑道:“好,能让我有生之年还看到这种神通之术,我便回答你一个问题我想你最想知道的,就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仙帝洞府第一层,瓶中界本是仙帝收取仙气,酝huà仙灵之处,之所以称之为瓶中界,正是因为这一界,全部都是在一个瓶子内,此瓶,则是仙帝早年至宝之一

  只不过由于当年仙帝重伤,神念崩溃后,被一丝蕴含了仙帝神通大漠孤烟的神念融入,使得这里huà作了黑沙弥漫你之前经历的灰气,就是仙帝神通所huà

  在这里,共有九十九界,每一界内,都拥有同样的黑沙,你与你的同伴,分属于不同之处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仙帝的神通大漠孤烟,是从九副山河图中大漠孤烟图内感悟而出,而那大漠孤烟图,就是在被封印在了这瓶中界内

  若你有缘,自可拿去只是,这一切,需要杀了我”冥海长笑中身子一跃而去,目露幽芒,挂起右手一指天空,口中缓缓说道:“我冥海身为瓶中界灵,除了被仙帝赐予方竹外,拥有一式仙帝神通焚天”

  随着冥海一指天空,长笑中立刻便有一股九色之火从其身体内燃烧起来,这九色之火赤橙红绿青蓝紫,有黑白融其间

  顺着冥海手指,直奔天空而去,瞬间,整今天空立刻笼罩在了一片赤光之内,火红的天空,如同燃烧起了火焰

  并未结束,在那红光弥漫中,立刻其他颜色同时幻huà,九色火焰充斥天空,一时之间,眼前所望一切,全部都是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焚天焚烧天空以焚烧天空之力,huà作一股惊天动地的仙术,创出这种仙术之人,正是青霖

  阵阵热浪从天空降临,随着天空的燃烧,所有的昏暗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火海,天空在燃烧,热浪弥漫之xià,◇地面上的沙粒,竟然崩溃起来

  一粒粒沙土砰砰碎裂,转眼间,王林所在的整个黑沙荒漠,仿若成为了地狱所有的沙土纷纷崩溃,是在那崩溃中,被热浪侵入,竟然开始了融huà黑沙,成为了黑色的海洋

 ☆◇地面上的沙粒,竟然崩溃起来

  一粒粒沙土砰砰碎裂,转眼间,王林所在的整个黑沙荒漠,仿若成为了dìmiànshàngdeshālì,jìngránbēngkuìqǐlái

  yīlìlìshātǔpēngpēngsuìliè,zhuǎnyǎnjiān,wánglínsuǒzàidezhěnggèhēishāhuāngmò,fǎngruòchéngwéiledìyùsuǒyǒudeshātǔfēnfēnbēngkuì,shìzàinàbēngkuìzhōng,bèirèlàngqīnrù,jìngránkāishǐlerónghuàhēishā,chéngwéilehēisèdehǎiyáng

  这惊人的一幕,让王林倒吸口气,他身在这里,是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热浪临身,皮肤立刻出现了干裂,就连体内的血液,居然也在这热浪xiàhuà作丝丝红气从汗毛孔内飘出

  仅仅如此,就已经骇人听闻,但立刻,王林便察觉到体内的元力,竟然也起了变huà,飞快的消逝

  天空的火焰弥漫成片,一眼望不到尽头,仿若要把这天空全部燃烧成灰,这火焰才会结束,但凡有半点天空存在,这火焰都会疯狂的燃烧xià去

  阵阵啪啪之声回荡天地,在这火焰xià,王林清晰的看到仿若有九条火龙在天空咆哮而过,焚烧天地

  这种仙术,能取焚天之名,其威力,显然是无法想象的强大,就连天空都可以烧成灰迹,不用说天空xià的一切存在

  那菱形的符文,向前横扫之xià,立刻地面沙土融huà推动,天空中的火焰是在这菱形符文的移动中,仿若被推卉

  但瞬息间,就有为磅礴的火焰弥漫,焚烧了天空后,仿佛这天空也随着大地一样融huà,一团团火焰从天空落在大地,每一次火焰落xià,大地都会轰然震动起来越来越多的火焰落xià,是在菱形符文的前行中,大量的火焰在其外燃烧浓浓的热浪与黑烟,使得王林心神剧震此刻,那冥海的长笑回荡天地“凝焚天之力,成我之仙术,毁一切存在”冥海的声音出现的刹那,立刻天空轰然间所有的火焰,竟然横扫之xià齐齐凝聚菱形苻文

  这火焰有九色,九色火焰从天而降,环绕菱形符文,随着越来越多的火焰降临,就连大地也都燃烧起来,仿若这黑沙荒漠成为了一个火焰地狱,要把王林以及那菱形苻文统统吞噬

  王林体内无力流逝太多,他面色苍白中盘膝坐在菱形符文之上,但随着火焰的冲击,随着整今天空的赣散il随着焚烧天地之力全部降临,他身xià的菱形符文,轰的一声崩溃了

  崩溃中王林双目一闪,他双臂蓦然伸开,体内不多的无力向外狠狠的一震,立刻形成震动,使得那碎裂的菱形符文向着四周立刻冲击而去

  符文虽说碎裂,但其内仍然蕴含了古神神通,此刻向着四周横扫,就仿若是在这无边无际的火焰中起了一场风暴

  这风暴向着四周冲击之xià,立刻就把此地的火焰不断地向外推开,但这只能阻止一时,一旦时间长了,风暴消散,火焰会再次回来,把一切存在全部焚烧

  借着火焰被推开的刹那,王林红着双眼,不顾全身汗水淋淋,不顾从汗毛孔内飘出的一丝丝血液所huà的红气,一拍储物袋:“射神车

  刹那间,一道五彩之芒从王林储物袋飞出,在其身前砰的一声,huà作了那五彩多姿的蝴蝶第lOlq章

  五彩蝴蝶翅膀扇动,立刻便有五彩之粉泾xià,王林右手一指前方火焰过后的冥海,顿时那五彩猢蝶向前移动,其翅膀是扇起一股无形之风,破灭一切规则之力,在迳残骸般的黑沙荒漠,骤然而起

  在那五彩蝴蝶出现的一瞬间,冥海身体外的雾气,立刻便被一股突然出现的狂风横扫,向后迅随风而去雾气消散,露出了其xià灰色的铠甲,以及那铠甲中,挺拔的身影

  望着那五彩蝴蝶,冥海眼中露出一丝迷茫,竟然放弃了抵抗,望着蝴蝶,好似有了恍惚

  那五彩蝴蝶前行中,立刻翅膀再次一扇,只听轰的一声,□冥海身体外的铠甲,立刻就有一小半,崩溃中huà作碎片倒卷

  随着五彩蝴蝶再次临近,其翅膀同时扇动之xià,轰轰之声不断,冥海的铠甲,立刻大范围的碎裂

  尤其是其头部的铠甲,是咔咔之声中□,出现了大片的裂缝,huà作无数碎片,从其脸上落xià露出了一头粗糙的黑发以及深深陷xià去的容颜

  这是一个充满了沧备的中年男子,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痕,这疤痕在右眉之上,若仔细看,可以看到这疤痕几乎穿透了男子头颅,在深处,有一个黑色的碎片阵阵黑气从这碎片上冒出,不断地dí入冥海头部

  从五彩蝴蝶上收回目光,冥海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疤痕,双眼顿时起了幽光,喃喃道:“我还没有死么……

  他身子一晃,瞬息间就直奔王林而去,右手掐诀之xià,一指天空,立刻远处四周的火焰,顿时疯狂起来,仿若受到了召唤,齐齐凝聚,立刻就把推动它们散开的菱形苻文碎片淹没,是带着热浪,呼啸而来

  王林眼中寒光闪烁,整个人立刻冲出,双手掐诀之xià,立刻咬破舌尖,一口血箭喷出,右手在上一统,huà作一个血色的符文,直接落在了五彩蝴蝶上

  “每一个射神车都拥有五道封印,这第三辆射神车开■启后魂兽huà茧,成为了五彩蝴蝶,但在这蝴蝶身上,同样有五道封印,只有全部打开,才可以发挥这天宝上人当年所制作的可天仙神的无上法宝”

  “huà作蝴蝶,可算第一道封印,眼xià便是第二道封印,★□解开”王林血苜瞬间落在了蝴蝶身上,立刻这五彩蝴蝶身子一颢,其五彩颜色在刹那间剧烈的闪烁起来,立刻便有第六道颜色,蓦然幻huà而出

  冥海迅前行,右手之抬起中蕴含了火焰,临近王林立刻便一挥而出,■顿时再起前方火焰弥漫,王林不假思索身体外古神大鼎一闪,整个人在那火焰落xià的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时已然在了冥海之后

  他眼中寒光一闪,右手一指便狠狠地按向冥海背部,其右手之上子母道枯兽骨图案是闪烁而出,煞气弥漫间,冥海脚xià顿时便有了灰芒闪烁

  冥海嘴角露出阴森之笑,双臂迅伸开,一甩之xià立刻体内便有一股仙魔之力轰然而出,huà作崩溃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散去

  其脚xi◇à灰芒立刻消散,有一股磅礴之力冲击王林而来,王林收指身子立刻后退,但却在后退中又是一口血箭喷出,直奔不远处的蝴蝶“第三道封印,开”打开三道封印,是王林修为的极限那蝴蝶身子颤抖中,颜色立刻又增,转眼间就■成为了一只七彩蝴蝶

  七道颜色闪烁,使得这猢蝶为绚丽,翅膀扇动xià,立刻在王林的前方就有一股七彩之粉幻huà而出,向前轻轻飘击

  冥涤转身,右手一挥,立刻火焰再次出现,向前疯狂的吞噬而去,远处的火海,此刻已然临近百丈,眼看就要一扑而上

  那热浪吹在王林身上,使得他皮肤裂出多的伤口,只是却少有血液流出,此刻的

  他头部阵阵眩晕,这是体内鲜血huà作红气失去太多造成即便是元神,此刻也有了萎靡,只是在古神皮甲之xià,并未受到伤害,毕竟,这古神皮甲来自八星古神,而王林的肉身,只是五星而已

  眼看四周焚天之火就要临近,王林目中疲出焦急,但立刻他便双目一凝,只见▲那随着七彩蝴蝶翅膀扇动出现的七彩之粉,竟然毫无阻挡的穿透了冥海挥起的火焰,不但如此,是在穿透的一瞬间,不知以各种方式,竟然使得那些火焰倒卷,紧随其后而去

  这一幕,就连那冥海也是一怔,冷笑中左◎手掐诀,一指大地,虚空狠狠的一抓,顿时地面传来阵阵波动,那沙土被焚烧融huà成的黑水,立刻流淌而来,向着冥海手中凝聚此刻,七彩蝴蝶翅膀扇动xià迅临近,直奔冥海而去,大量的七彩皂■粉弥漫,形成了一道七★彩风暴,冲向冥海冥海目光闪烁,左手抓着凝聚而来的黑水,向上狠狠地一掀,立刻就把地面的黑水全部掀起,形成防护

  但就在这黑水被掀起的刹那,七彩蝴蝶huà作七彩之光,融入到了风暴内,直接穿透了黑水☆,是使得这黑水倒卷,随着风暴以极快的度,冲向了冥海

  此刻,四周的焚天之火,已然临近不足五十丈,危机之xià王林身体外古神大鼎一晃,直接出现在了冥海身后,右手迅点去

  冥海皱着眉头,体内仙魔之力再一次爆发而出,但却在爆发的刹那,王林眼中寒光一动,大喝道:“定身术”他这一次攻击,不是为了直接伤dí,而是借此迷惑冥海,给自己一个施展定身术的最好时机

  一字定身,瞬息间冥海的身子好似被无数细丝缠绕,竟然在刹那间顿了一xià,王林修为不算古神肉身,毕竞只是窥涅中期,施展定身术定住一个相当于净涅的仙人,立刻便有了反噬,但这一切他已然全不在意

  冥海身子被定住的刹那,前方的◎七彩风暴呼啸而来,并非是攻击其身,而是在王林的操控xià,在临近冥海身体的瞬间,齐齐向着其右眉之上的伤口而去整huà彩风暴,顺着那伤口全部融入其内,半点不剩

  一声疯狂的咆哮从冥海口中传出,他◇按着自己的头,立刻挣扎起来,向后急退去

  王林并未追击,而是在这一瞬间收起一切法宝,是在之前焚天之时,已经收起了撒豆成兵的魂魄与封仙印,直奔前方黑塔此刻,焚天之火弥漫,从四面八方直奔王林吞噬,热浪之xià,王林全身的衣衫当即燃烧起来,但在其右目青光闪烁xià,却是很快就熄灭

  他是咬牙之xià,身体外古神大鼎再一次闪烁,一晃之xià出现在了百丈外,直接踏入黑塔内,之所以进入这里,是因为在刚才火焰弥漫之xià,这黑沙荒漠一切都不存在,唯有这黑塔,纹丝未动,没有半点火焰涌入其内只是那火海吞嗒的度太快,几乎在王林身子进入黑塔的刹那,火海弥漫吞过,热浪如此近距离的冲击,立刻卷到了王林背部王林只感觉后背一痛,热气直接涌入体内,好在这热气只是余波,并不太多,王林挣扎中一拍储物袋,拿出大把丹药吞xià

  这才回头看向远处,只见在这黑沙荒漠内,处处都是火海,已经没有了天空,抬头看去,天空成为了虚无,时而露出一片片白色如镜面般的光滑

  远处,冥海痛苦的吼叫疯狂的传来,他身在半空,双手抱着头,不断地怒吼,以王林的目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冥海额头右眉之上,闪烁七彩光芒,阵阵七彩之粉弥漫,好似要把这伤口给封死

  但就在其额头伤口被封死的刹那,冥海脑中那魔气碎片,立刻便被七彩之芒覆盖,阻断了魔气的流入,他眼中露出恍惚,好似一场噩梦苏醒,但立刻就出现了无尽的痛苦,他猛地抬头,看向上空邵W同白色的镜面,脸上露出惨笑

  “仙帝,冥海不忠,为一己私念,魔huà至今,当得一死”他惨笑之xià,立刻身xià的无尽火焰疯狂的掀起,把他全身包裹,火焰过后,此人huà作灰痕,只有一只七彩蝴蝶在那火海中飞舞,回到了黑塔内,王林的身边

  望着这一切,王林沉就,他yǐn约明白了一些,轻叹中在发现外面的火海并未靠近黑塔内,略作打量这此塔

  许久,他目光一闪,一拍储物袋,立刻之前所获那些人头,全部飞出在其身前漂浮王林目露奇异之芒,喃喃自语道:“没想到当初清水师兄传授的仙术幽冥引路,有了用武之地”“这些人体内均都有魔气,以这魔气为引,定可打开一条离开这里的通道”

  王林右手一挥,立刻身前这些头颅在砰砰声中全部崩溃,是在他掐诀之xià,搅动一切huà作一个暗红色的漩涡,这漩涡不断的延伸,渐渐的一条通道出现在了王林面前“恩?”王林目光一凝,他立刻发现了不对,这漩涡随着旋转,居然有浓郁的魔气在其内涌现而出

  就在这一刹那,漩涡在魔气的指引xià,传出轰的一声,好似打通了各处王林一眼望去,立刻眼中露出震惊

  他看到了一座大殿,魔气缭绕,在那大殿的上方,有一张巨大的座椅,其上坐着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