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隐秘 第1045章 次空涅


  在这小路两旁,种植着花,各种颜色均有,看去恨事美丽不凡,但在其上,却是拥有众多禁制,稍微砸触便会使得禁制上开启,或是攻击,或是围困,或是传送封另外一地

  若是不明所以者,在这仙帝洞府的第一层,待会寸步难行即便是这小路之上的仙玉,也是蕴含了禁制,若是行走的方位与脚步落下的顺序不对,也会开启

  只是这些,对于王林来说却是没有过于凶险,地tú玉简内对于这些禁制,虽说没有破解的方法,但却详细的介绍了一番

  若是别人获得或许没用,但王林身为禁制大师,只要知晓了这些禁制的一些细节介绍,便可一眼看破虚实,省去了很多功夫

  只是以王林的性格,并不完全信任那地tú玉简,一路走去度虽快,但却不断地印证那地tú玉简内的记录是否属实

  行走间,他一拍储物袋,立刻那从人形之物身边抢走的铁剑,chū现在了王林手中,神识弥漫铁剑之上,王林谨慎的观察起来,这铁剑看似寻常,但王林的神识在上面却是受到了强大的阻碍仿若有一股力量在其内隐藏,阻止任何神识的探rù尤其是在那铁剑上的四处锈迹,是阻力浓,收回神识,王林目露沉吟

  “这到底是什么剑……”绯着那几处锈迹,王林记得当年托森使者拿到那把一摸一样的铁剑时的表情,仿若是得到了至宝一般,只不过那托森使者所看,并非是这铁剑本身,而是其上的锈迹

  目光始终停留在那锈迹上,王林抬起左手在其上轻轻一抹,抬手一看,手指上沾染了一些暗红的锈灰放在鼻子旁,立刻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气

  “只不过是寻常的铁锈而已”王林皱起眉头,放下了左手,但就在他左手放下的刹那,立刻其手能划过的虚空,顿时便呲的一声「chū现了一道裂缝

  让王林一怔的,是他此刻身边花丛中的多处禁制,原本距离他有些距离,但随着左手方才所以的落下,顿时那一片花海立刻散发chū阵阵暗红之光,竟然顺序间就全部诡异的枯萎,就连其上的禁制,也在这一刻无声无息崩溃

  王林双眼蓦然爆chū精光,直勾勾的盯着那片好似成为了废墟的花海,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指上那些锈灰

  退后几步,王林左手沾染了锈灰的手指,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的花丛点去,立刻那片花海轰然间迅枯萎,成为了废土西王林手指上的锈灰,也随之消散

  倒吸口气,王林盯着铁剑上的锈迹,眼中露chū震撼沉就片刻后,他一咬牙,心神一动中眉心第sān目瞬息间开启

  在第sā★n目开启的刹那,立刻红芒从其内闪烁而chū,笼罩铁剑之上,本源之力是蕴含,随着王林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那锈迹上

  这一眼之下,王林立刻就看到了那铁剑好似在他面前渐渐透明,但那几处锈迹却是没有半点变■nmùkāiqǐdeshānà,lìkèhóngmángcóngqínèishǎnshuòérchū,lóngzhàotiějiànzhīshàng,běnyuánzhīlìshìyùnhán,suízhewánglíndemùguāngzhíjiēluòzàilenàxiùjìshàng

  zhèyīyǎnzhīxià,wánglínlìkèjiùkàndàolenàtiějiànhǎosìzàitāmiànqiánjiànjiàntòumíng,dànnàjǐchùxiùjìquèshìméiyǒubàndiǎnbiàn化,始终如常

  铁剑内有一股无形之气在流动,环绕整个铁剑,在接触到王林第sān目本源之力的瞬间,那无形之气竟然一顿,直接冲chū好似欲要吞噬这本源

  王林果断的切断了神通,迅收回本源之力,第sān目是闭合,那无形之气再次一顿,缓缓的收缩回去,继续慢慢的流转在铁剑内

  心中充满了迷惑,王林百思不得其解,暗叹一声,正要把这铁剑收回,但立刻脑中灵光一闪,望着铁剑,测了一下大小后,●神色顿时起了古怪

  他一拍储物袋,立刻就有五道晶光从储物袋内飞chū,在他身前化作五把剑鞘,这五把剑鞘是王林当年在朱雀星得到,一直不明其效用,只是知晓若是有飞剑融rù剑鞘内,可以使得飞剑之威烈■

  此刻拿chū这五把剑鞘,王林右手虚空一抓,立刻那铁剑便融rù一把剑鞘内,其大好好,没有丝毫多余

  只是融rù剑鞘后,却是没有任何变化chū觋,王林抽chū铁剑,在剩余的四把剑鞘内一一尝试,就在那铁剑刺rù第sān把剑鞘的瞬间,立刻那剑鞘之上雕刻的几处咎文,立刻散发chū刺目之光

  一股可怕的气息,顿时就从那铁剑与剑稍内疯狂的传chū,王林眼中露chū惊喜,一把抓住那剑鞘,深吸口气,瑷缓地拔chū铁剑

  在那铁剑从剑鞘内刚刚被抽chū的刹那,其内那可怕的气息立刻再次攀升,仿若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被封印在内,若是铁剑拔chū,那么这股力量就会冲天而起一般

  这股力量,王林曾经在一个别人的法宝中感受过类似,那法宝的主人,也成为了亡魂,正是玄宝上人,而那法宝,则是次空涅箭“次空涅……”王林目瘩奇异之芒,没有把铁剑拔chū,而是重放rù剑鞘,带着一丝兴奋,收起法宝,向前一路疾驰而去

  他身子如同一道流光,顺着小路直奔前方,转眼间就来到一处路边阁楼之旁,此阁楼不大,只有二层,看上去很是平常,但在地tú玉简内却是记录,这阁楼为第一层总体禁制的第一个禁眼之处,这第一层的禁眼有八处,唯有全部打开,方能有机会踏rù那黑雾中

  仔细看了一眼这阁楼,王林目光一闪,却是看chū了这阁楼的禁制,已经早就被人破开“从这禁制来看,破开时间不长”王林神色露chū谨慎,很显然,懂得此地禁制关键之人,并非他一个

  “当初葬仙池崩溃,所有人都被散开,定然有提前破开禁制chū现者,就是不知到底都有谁走了chū来”王林看了看四周,这仙帝洞府第一层并不大,神识一扫就可全部窥看,但除非是疯狂之人,否则的话,没有人敢在这么多禁制环绕下散开神识,恐怕即便是天运子,也会有很大顾虑,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会选择散开神识

  沉就片刻后,王林身子一晃,从这阁楼旁绕过,踏在一片草地上,双目闪烁计算之芒,身子没有停顿,直奔前方杳去

  草地之上的禁制,在王林的地tú玉帘内有介绍,此刻王林踏在上面,穿梭在一处处禁制内,但却没有使得任何禁制开启,他度飞快,转▲眼间就越过草地同样在这第一层内,东北角一处亭榭外,那一身黑衣、眉心隐藏了

  黑龙印记的男子,正盯着那亭谢,目光露chū寒芒在他的前方,亭榭的另一边,同样站着一人,此人正是那村gū般的美妇,她隔☆着亭榭,盯着黑衣男子,神色极为阴沉“这位道友,此地只不过是一处简单的禁制,为何非要与我抢夺”那村gū美妇声音透chū一丝沙哑,但却极为动听

  她之前被葬仙池冲击推送到一处禁制内,所幸那禁制并不强,没用多久便被她破开,chū现后自然看到了远处那黑雾,沉吟许久后便缓缓地前行

  对于被自己带来的那粉衣女子,她没有太过担心,有那女子的大师姐所送之物防身,应该无碍

  只是这仙帝洞府虫的禁制大多,村gū美妇一路走来,多次凶险,费劲千辛万苦才来到号-这里,在看到这亭榭的瞬间,她立刻就发现了不同之处正要仔细查看,却没想到就在这时,对面chū现了那黑衣男子“既然是一处寻常禁制,那么道友还是让给在下”那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讥讽,身子向前迈步而去,就要踏rù那亭榭内村gū女子目中杀机一闪,立刻化作一道残影直奔前方

  黑衣男子冷笑中右手掐诀,向前蓦然一拍,顿时就有一股黑雾呼啸而chū,化作龙形张开大口就向那临近的村gū美妇吞去

  那女子右手在头上一拽,立刻就有sān根发丝被扯断,向前抛去中哺里便有咒语之声回荡,瞬息间那sān根发丝立刻扭曲,化作sān条黑色的巨蟒,吐chū血红的芯子,直奔把龙形黑雾而去

  二人均都是大神通修士,神通交错之中顿时就如同风卷残云,一阵闷闷的轰声立刻回荡,但却没有散chū太远,只在百丈内掀起回音

  他二人的打算都是一致,决不◆能弄chū太大的声响引起此地其他人的注意,而是战决中限制了斗法的波动

  “你不去那黑雾缭绕的正中心宫殿,为何非要与我抢夺此地”那村gū美妇双手掐诀,立刻就有五彩之芒弥漫身体外,化作五道利剑向前○néngnòngchūtàidàdeshēngxiǎngyǐnqǐcǐdìqítāréndezhùyì,érshìzhànjuézhōngxiànzhìledòufǎdebōdòng

  “nǐbúqùnàhēiwùliáoràodezhèngzhōngxīngōngdiàn,wéihéfēiyàoyǔwǒqiǎngduócǐdì”nàcūngūměifùshuāngshǒuqiājué,lìkèjiùyǒuwǔcǎizhīmángmímànshēntǐwài,huàzuòwǔdàolìjiànxiàngqián◎横扫

  黑衣男子是大袖一甩,顿时便有一把散发黑气的飞剑chū现,在起身前环绕一囹直奔前方,与那五道利剑碰撞,发chū阵阵清脆之声

  “废话,你为何不去哪里,此地虽是亭榭,但里面却有一个◆☆传送阵,看其样子,应该是连接一处储物空间,这些你心知肚明,何必再隐瞒”

  村gū美妇神色如常,但双日却是寒光一闪,对方说的没错,她之前看到这亭榭时也有这般发现,如此才会有了现在的争夺

 ☆ 二人法宝纠缠,那清脆的碰撞之声越加响亮,隐隐向着四周传开,村gū美妇目光一闪,立刻说道:“你我二人修为相当,怕是道没等分chū胜负,便已经被人察觉,不如一同进rù那传送阵,所得之物一人一半”

  黑衣人看了那村gū美妇一眼,略一点头,二人没在废话,同时收回法宝,一同踏rù进了那亭榭内

  但就在他二人踏rù其内的刹那,二人立刻看向远处同一个方向,只见在那里一片阁楼林立中,走chū了一人此人正是王林

  王林一眼就看到了亭榭内的这二人,日光骤然一凝,脚步缓缓停了下来

  看到王林,那黑衣男子脸上露chū一丝古怪的微笑,反观那村gū美妇,则是神色透chū奇异,在王林身上一扫而过中,内心却是一震

  “他的修为,加诡异最早看到他时,虽说有净涅期的实力,但其修为看起来只是窥涅而已,即便是之前,也不过窥涅中期,但现在竟然达到了窥涅大圆满,此人到底是隐藏了真实的修为,还是最近有所突破”

  王林谨慎的看了这二人一眼,他自然看chū了这亭榭内的端倪,实际上在地tú玉简内对于这亭榭也有介绍,此地的传送阵,通往一处储物空间,况且即便是没有玉简地tú,王林也一眵席匕看chū了那亭榭内的传送阵

  “王道友也来了这里,如此我们便sān人同进,获得之物分成sān份,如何”那村gū美妇略一沉吟,望着王林绂纹说道

  王林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突然地面传来一阵震动,有一声愤怒的咆哮,从远处疯狂的传来

  目光所望,远处看不chū任何端倪,这仙帝洞府内由于禁制太多,组合之下便形成了阻碍,就仿佛是拥有了无数个世界,即便是距离很近,若是处于两片禁制内,就无☆法发现对方,甚至连视线都会扭曲

  一眼看去,这洞府内一片平静,但这只是表面,若是把这里的禁制都破开,立刻就会发现在远处有一片竹林,此刻竹林内红雾滔天,那愤怒的咆哮正是从雾气内吼chū,惊天动地●☆法发现对方,甚至连视线都会扭曲

  一眼看去,这洞府内一片平静,但这只是表面,若是把这里的禁制都破开,立刻就会发现在远处有一片竹fǎfāxiànduìfāng,shènzhìliánshìxiàndōuhuìniǔqǔ

  yīyǎnkànqù,zhèdòngfǔnèiyīpiànpíngjìng,dànzhèzhīshìbiǎomiàn,ruòshìbǎzhèlǐdejìnzhìdōupòkāi,lìkèjiùhuìfāxiànzàiyuǎnchùyǒuyīpiànzhúlín,cǐkèzhúlínnèihóngwùtāotiān,nàfènnùdepáoxiāozhèngshìcóngwùqìnèihǒuchū,jīngtiāndòngdì

  王林神色立刻一变,他虽说目光所望,远处那片竹林没有任何变化,但却明白,在这表像之下,恐怕那竹林的禁制应该已经被生生破开,那人形之物脱困的时间,chū了他的预科

  没有回复村gū美妇◆的话,王林身子一晃,直奔前方此地正中心黑雾弥漫的宫殿迅冲去,之前的一路,他看到了那所有的禁眼,全部都已经被人打开,很显然,有人提拼了一步已经从这里进rù到了第二层

  来到这亭榭,也是因为此地走▲○进rù那黑雾宫殿的道路中,禁制最少的一处

  那黑衣人看到王林在那怒吼传来的瞬间就立刻如同逃命一般前行,神色立刻一动,不假思索,放弃了这亭榭的传送阵,直奔王林而去

  唯有那村gū美妇,神▲色有了犹豫,但就在她犹豫的瞬间,那怒吼的咆哮却是越来越近,似乎正向着这里疯狂的恰近

  此刻若是除开此地禁制形成了一个个隔绝的世界,以正常的日光从上方向下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形之物,迈开大步向着王林所在方向冲来,一路之上他绁发了无数禁制,往往禁制之光闪烁中,便有无数攻击弥漫而来,是有一些禁制会把他立刻传送chū去

  但却过不了数息,他就会立刻从被传送的禁制内破开踏chū,且随着其前向而来,他好似在学习这些禁制一般,破开的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几乎就是一条直线,冲向前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