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掌尊的力量


  就在这三人神通同时攻击的刹那,骄阳内渐渐露出一个模糊身影,这身影,正是王林,王林就是那骄阳,阵阵金光从他身体内散出

  下方的大海,也在波光鳞鳞中透出妖灵之地的样子,仿若眼前的一切,是●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

  冷漠的望着三人的疯狂来临,王林抬起右手,向前一挥,口中平静的说了一句“残夜

  “残夜”二字从王林口中传出的刹那,天地立kè轰隆一声,骄阳从海面彻底的升起,直冲九霄■而动,一股撕碎黑夜的合量再无任何保留的疯狂爆发而出,化作无尽万丈阳光,向着四周横扫而去

  那初之规则是随之而动,充斥天地

  海日生残夜

  那迅临近的紫衣,融合成千上万残影之后,▲在其临近的刹那,迎面就撞在了这残夜爆发的威力之上,无尽阳光,炙热的高温冲击下,一切阻挡在前之物,都将如黑夜般撕碎,没有例外

  这紫衣身体轰然间便传来阵阵无法想象的剧痛,他的双臂瞬息中化作血雾消■散,紧接着是双腿以及大半个身子,几乎就是刹那,这蓝衣整个人,轰的一声崩溃

  随着他的崩溃,从其身体内冲出了无数的残影,这些残夜嘶吼中仍然扑向骄阳中的王林,但立kè就在那一道道阳光下,如同雪花一般融化,烟消云散

  黄衣整个身躯所化的巨大手掌轰然冲来,阳光在其身上都好似无法穿透,jìng然直奔骄阳抓来,王林神色依旧如常,没有半点变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任凭那手掌如遮天一般抓在了他身体外的幻化而出的骄阳之上

  但就在这手掌一把抓住骄阳的刹那,却是立kè就有惨叫从那手掌内传出,可以燃烧天地一切物质的初阳之火,在这一kè,横扫手掌,弥漫其全部位置,那手掌顿时颤抖,只是片kè就轰的一声退化成为了那黄衣

  黄衣的样子,仿若是整个人抱住了骄阳,但只是数息,黄衣的身子就轰然间化作了火海,只剩下了残骸……

  那灰衣天运子拼命施展出的赤红色血剑,此kè蓦然冲击临近,破开了所有冲击而去的阳光,直奔骄阳而去,转眼间就直接刺到了骄阳之上

  在这一瞬间,滔天杀戮疯狂的从这血剑内冲出,与骄阳内的高温与无尽阳光冲撞,灰衣天运子是大吼一声,他右目jìng然砰的一下崩溃

  在其右目崩溃的刹那,血剑力暴增数倍,一冲之下那些包裹在其上的火焰jìng然全部被逼退,甚至就连那阳光在其上,也好似被震碎,那血剑冲击下,顿时就破开了大半的骄阳距离王林,不足一丈

  灰衣天运子怒吼中仅存的左目也轰的一声爆开,鲜血顺着残瞎的双目流下,换来了强大的力量,那血剑轰然间再次冲出,这一次,竞然直接穿透了骄阳,直奔王林而去

  随着灰衣天运子拼命的一击,那被撕碎的黑夜,jìng然又有了再次凝聚的趋势,是环绕四周,似乎准备反吞骄阳

  这血剑带着轰然之力,冲入骄阳内,直接从王林的胸口穿过「但却在穿透一半时,被王林双手生生的按住,他的身子蹬蹬蹬后退,一口鲜血喷出,猛地抬★头,露出狰狞

  “老东西,当年你就害我修炼杀戮之气险些身亡,今日,你给我去灭,”随着王林一声大吼,他身体外的骄阳轰然间jìng然自爆开来,以王林所在之处为中心,疚狂的想着四周横扫而去

 ☆ 这是骄阳的自爆,其内蕴含的威力,无法想象,但见轰隆隆的冲击之下,这天空仿若被刮开裂缝,倒卷

  这大地的海水是呼啸而起,地面全部崩溃,整今天地之力,在这骄阳的自爆中,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

  灰衣天运子首当其冲,只来得及双手掐诀放在身前,如婴儿一般缩在一起,就立kè被这疯狂的力量卷中轰轰轰

  那之前刚刚有了凝聚之意的残存黑夜,顿时崩溃,天与地,在这一kè完全成为了混沌一般,尽是骄阳崩溃

  只是片kè,这天地之间烟消云散,大海消失,骄阳消失,就连天空的碎裂,也全部消失无影,展现在面前的,还是那妖灵之地

  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幻术,此kè的天空,仍然是赤红一片,火海弥漫,朱雀之音飞快的从火海内透出,越来越近

  只是,地面上的众人那一道道震惊的目光,却是足以说明了「刚才的一切,真实的发生

  灰衣天运子整个人不断地消散,最终只剩下一缕残念,一闪之下回到了天运子本尊的身体内一式残夜,连来三大这三人,绝非寻常之辈,而是虚空子与天运子的两个分身即便是那灰衣,也是重伤只剩残念

  凌天候身子颤抖,他之前对于王林只是忌惮,即便是那庞大的掌印,带给他的虽说也有恐惧,但却远远地不如现在的惊骇,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王林的这神通,jìng然可以强到这种地步他……他到底是什么修为……这绎神通,前所未闻”

  天运子面色苍白,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退后敏步才稳住身子,猛地抬头,直勾勾的盯着王林,他三个分身被灭两个,就连灰衣都只剩残念,这对他来说,是无数年来罕见的打击,是让他有了伤患

  但这身体与元神9i伤,相对于天运子的计算,却是微不足道,此kè的天运子,在王林身上已经连错数次,信心遭到了严重的打击,是在没有人发觉中,他的身体,jìng然在微微的颤抖他在颤抖,颤抖的是那神通

  这神通天运子一眼就看出,是天地中一切规则的初■始,初之规则,这种规则,绝不是修士可以掌握,其威力,庞大的无法思议

  “连毁我三个分身,王林,老夫此生算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当年收你为徒,给了你离开朱雀星的机会”天运子几乎咬牙切齿,深吸数口气□☆,才强压压下心神的震撼,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仅是他,司徒南、大头、浮风子等人,同样目瞪口呆,其中浮风子还好一些,他当年经历过这残夜,此kè看到,头皮发麻之下是后怕不已

  甚至王离,□与胡娟二人,也是倒吸口气,二人相互看了看,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与骇然,刚才的一幕,他们同样被拉入了那幻境之中,只不过却仿若被分割出来,只能看到,但却无法帮助为震惊的,还不是他们,而是那半空中刀芒直逼□天空的古魔塔珈与花妃

  花妃美目怔怔的望着王林,露出追忆与恐惧,她此kè已然可以断言,夫君所说的王姓之人,必定就是这王林,但让她恐惧的,也正是这王林方才展露出的初之规则神通

  没有人比▲●她为了解这初之规则了,当年的仙帝青霖,就是险些在这规则下身亡,在封界内,它被称之为初之规则,而是界外,则是太初之力

  古魔塔珈从夺含后从未动过的心神,在这一kè第一次颤动了一下,他在那神通中,★感受到了一股即便是他,也要恐怖的力量,这力量尽管此kè很微弱,但假以时日,这力量一旦成长,他古魔遇到,也要惊慌逼退这……这是掌尊的力量”

  塔珈看向王林的目光,收缩了一下,他隐约感觉到,此人,☆就是青霖被夺含前,为其苏醒准备的最后一招

  同样的,在王林的这残夜神通消散的瞬间,修真联盟总部内,存放联盟重要人物命pái所在之处,那摆放在最高一层中,三个紫玉灵pái中的一个,砰的一声崩溃,☆化体无数碎末消散,洒落一地

  是在这一瞬间,一阵钟鸣之声回荡整个修真联盟总部,总部内所有存留的修士,有一部分抬起头,遥望命pái所在之地

  自从与罗天交战后,死亡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但这些死亡之人,却是没有资格把命pái存放在总部,如此一来,交战至今,这代表有人损落的钟声,也只是回到了数次而已,最多的,也就是敲响了五下回荡

  以修真联盟的霸道,根本就不会讲究所谓的士气,而是要以这种方式,展开一场疯狂的报复,凡是杀了修真联盟重要人物者,都将会成为整个联盟的敌人

  钟声回荡,一下、两下、三下……当敲响第五下时,总部内又有一部分修士抬起头,望向命pái所在之地

 ☆ 但立kè,这些人全部都是面色一变,因为这钟声没有停顿,而是继续敲响,六下、七下……一直到敲响第八下

  在这一瞬间,总部内的修士,无论在做什么,全部都在这一kè停止,几乎全部抬起头,遥望联盟强◇者命pái所在“咚……”第九下钟声的响起,迎来的是所有人的吸气之声,下一息,则是轰然而起的惊骇

  那始终盘膝坐在密室内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眼中露出悲愤,他身子一晃,顿时风雷滚滚,轰隆隆间传遍整个总部,刹那间,这男子就来到了命pái存放之处,怔怔的望着虚空子碎裂的令pái,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