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孽缘


  魔塔珈全shēn魔气疯狂的涌现,立刻就在其上方化作了「「巨大魔影,这魔影狰狞下,就欲要冲天而起

  但那赤红长剑一压,那魔影顿时闷hēng-一声,整个shēn子骤然间竟然被生生的压下,是在那赤红长剑的斩下间,魔影抬起双臂欲要反抗

  只是轰的一声,这魔影双臂骤然崩溃,丝毫无法阻止长剑的压下

  古魔塔珈眼中露出恐惧,别rén不知道这四圣器的来历,但他却是在观察之后,从开始的猜测,一直到现在极为确定这……这是太古天道之宝”古魔倒吸一气,其上方的魔影,此刻轰隆隆的巨响下,却是根本就无法阻档长剑,眼看那长剑呼啸而来,斩开了魔影直鼻■塔珈

  就在这时,旁边9i天yùn子眼中露出一丝果断,大袖一甩,全shēn七彩之芒环绕,他深吸口气一指前方,口中低喝:“天yùn七彩,奉天承yùn一r,十一一赤”

  此言一出,立刻天yùn子shēn子一颤,其shēn体内外环■绕的七彩之芒,顿时赤芒分离而出,直奔古魔塔珈上方的长剑而去

  “橙”其体外剩下的六彩中,橙芒分离转眼间,随着天yùn子的一声声低喝,其shēn体外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不同之芒,全部一一抽出,直□奔前方,化作了一道七彩之虹

  “七芒归成天yùn之卦”天yùn子一头黑发无风自动,随着最后这一声低吼,那七彩之芒立刻就旋转起来,化作了一个七彩漩涡

  漩涡内,渐渐浮起三块木甲,被天yùn子一把抓在手中,向前一抛,立刻这三块木甲彼此碰撞,落在了前方,好似成为了一个卦象,天yùn子双目盯着那卦象,猛地一睁,掐诀之下一指木甲

  “借yùn,成道”此言一出,立刻这三个木甲之上顿时便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传出,这气息刮-一出现,甚至就连那赤红长剑都为之一顿○仿若有一股力量从那三个木甲内将要苏醒,轰然间冲出一般,这力量在弥漫的瞬间,四周众rén一个个顿时大吃一惊那昆虚老者双目一凝,看了天yùn子一眼,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这天yùn子的道……原来并非天之yùn,而是借天yùn转动,自成道海此rén竟然以这种意念修道,是让他修成了如此意境,甚至已然窥及了道一r一一r一”

  即便是那古魔塔珈,此刻也好似看出了一些,倒吸口气,看向天yùn子的目光,有了震惊

  王林直勾勾的盯着那三块木甲内传出的气息,这气息,他记忆极为深刻,在他的储物袋内,还有一些取自洞府葬仙深渊内,八星古神头颅伤口处的结晶,那结晶内透出的气息,与眼下三块木甲之上的气息,几乎一摸一样眼看那三块木甲之上的气息越来越浓,朱雀圣皇双目一凝,毫不犹豫右手向前一指,单独开启了四圣器中的朱雀圣器第三重,口中低喝:“火天”

  那赤红长剑发出一声嘹亮的剑鸣,其上火焰蓦然间向外一散,顿时就弥漫天空,仿若这一刻天地之火就是其根源一般,弥漫天空的火焰,是顺着妖灵破开的缺口融入星空,一时之间,几乎小半○个星域,全部都起了浓浓的火焰

  是在那长剑内,竟然也涌现出了与木甲内一摸一样的气息,但却强随着朱雀圣皇手指落下,那长剑直接斩下,迎面就碰到了那三块木甲

  轰轰轰震耳欲聋的声响下天地中掀◇起了疯狂的冲击,那三块木甲直接崩溃,就连其后的七彩漩涡,也是风卷残云一般碎裂

  天yùn子喷出一口鲜血,整个rén疯狂的倒退

  那长剑压下,破开了一切阻碍,直接落在了古魔塔珈头顶,在这一瞬间,塔珈怒吼中眉心黑雾迅凝聚,却是其古魔真灵出现,顺着眉心冲出,带着一股逆天之意,直奔长剑而去

  他是古魔,是古之三族之乃逆天一族,此刻在这长剑的压迫下,古魔的怒吼传遍天地

  但就在其真灵出现的刹那,长剑内赤红之芒一闪,却是那化作太古圣器的血液,竟然从长剑内飞出,红芒一闪,直接落在了古魔真灵的眉这……这血液不是太古天道……”古魔真灵惨叫中,眉心顿时仿若融化,立刻被那血液穿透,他的真灵倒退,回到了青霖肉shēn中,刚要退后,但那血液却是直接落在了其眉心,形成了一个鲜红的封印古魔塔珈shēn子一颤,立刻倒在了地上

  朱雀圣皇shēn子有了模糊,他本就是元神而来,施展太古圣器时他的消耗极大,若是第一二重开启倒也罢了,但第三重开启,四圣宗内,唯有他可以做到,只是这代价,即便是他,承受起来也是无法想象

  他的shēn子越加模糊,但却右手一挥,立刻那赤红长剑闪-烁而出「直奔后退中的天yùn子而去瞬息间,这长剑就临近,向着天yùn子当头一斩是在这一斩之下,在长剑之后立刻就有青龙长枪幻化,有白虎之刀,玄武之戟出现,齐齐落下显然,朱雀圣皇是动了杀机ICIICI夭yùn子神色狰狞,猛地抬头,在这危急关头,右手在眉心狠狠地一撕,却是把其第三道封印生生的撕开了一半仅仅是撕开了一半,就有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十倍轰然而起,对抗四圣宗太古四圣器的轰击

  轰轰之声骤然回荡,形成一股冲击弥漫,冲击中,天yùn子再次喷出一口鲜血,shēn子疾驰而走,转眼间就撕开了天空,消失不见

  那赤红长剑飘在半空,一动不动

  朱雀圣皇沉就,shēn子为透明,望着天yùn子逃走的方向,摇头道:

  “老夫年迈……若是当年全盛之时,这天yùn子逃不出四圣器的第二重一一r一一一”

  他轻叹中看了一眼四周众-rén,最后目光泾在了昆虚老者shēn上「缓缓说道:“老朋友,你今日要再次与我四圣宗者敌么……”

  那昆虚老者沉就片刻,看了一眼地面上被封印的古魔塔珈,又看了一眼那尚未收起依然飘在半空的太古圣器

  以他的修为,在这个时机出手,唯一需要忌惮的,就是那太古圣“老夫此行是为偿还青霖当年一个rén情,如今古魔也被你以太古圣器封印,也算事了,告辞”衡量之后,老者放弃的出手的打算,对于太古四圣器,他忌惮很深,今日的圣器所发之威,与当年差距很大,可一旦若是把这四圣宗通急了,itl血祭器的话……

  老者暗叹,shēn子一晃,直奔天空而去,在半空他回头看了木冰眉一眼

  木冰眉沉就片刻,望着王林的背影,咬着下唇轻声道:“让我……看他一眼,行么……就一眼”无极手打

  朱雀圣皇一愣,目光在王林shēn上一扫,没有说话

  王林面色苍白,体内的伤势已经到了他可以承受的极限,元神是崩溃中有了消散的迹象,木冰眉的话语落在他耳中,使得王林shēn子一颢,钻心的痛苦弥漫,从他的眼中露出

  王林没有转shēn,没有回答木冰眉的话语,而是对shēn边的朱雀圣皇开口道:“是要带我回朱雀圣宗么?”

  那朱雀圣之点头

  “把这些因我而伤的朋友,也一起带走,让他们恢复……你朱雀圣宗一切条件,我可以答应”

  朱雀圣皇徽做一笑,点头道:“可以”

  他说着,四周四圣宗之rén立刻各自散开,搀扶此地伤者,至于那些修真联盟之rén,则是纷纷退后,眼中露出忌惮

  “我的朋友很多rén都失去了肉shēn……

  “四圣宗会bāng他们重凝聚”

  “我兄长司徒shēn重尸阴宗奇毒……”

  “我来负责”

  “我恩rén周佚需要青霖复活”

  “这青霖肉shēn,我给你就是如需四圣宗bāng助,则全力助之”

  “这妖灵之地内,有我一支嫡传门rén……”

  “我会让rén带走,送至朱雀圣宗”

  “修真联盟的这些仙rén,之前试图杀我,我要他们的仙rén元神王林目中闪过寒芒,对于这些rén,他从来不会心慈手软,而是如魔头一般四周的仙rén毫不犹豫,立刻就疾驰后退如鸟散一般疯狂的逃遁

  朱雀圣皇眼中寒光闪烁,点头道:“此事好办”他大袖一甩,立刻那飘在半空的太古圣器顿时一震,一分为四,向着四周横扫

  惨叫之声骤然间回荡起来

  对于王林的冷漠,木冰眉咬着的下唇,再次有了血迹,她眼中露出痛苦,大声的喊道:“王林我要见他,求求你,让我见他一眼”

  她眼中的痛苦,王林看不到,但王林却知道,自己的痛苦,浓郁的这一生都无法消散,王林闭上了双眼,平静的说道:“我欠此女一粒救命的丹药,有一次救命之恩”

  朱雀圣皇微笑道:“我想办法为你偿还,定让昆虚之境满意还有问题么?”

  王林沉就,摇头,轻声道:“走……

  朱雀圣皇大袖一挥,王林的shēn子立刻随之飘起,在圣皇的无力弥漫下,直奔妖灵之地缺口而去

  “王林他是我的孩子,我要见他”木冰眉面色苍白,shēn子颤抖,盯着王林,双握紧

  “你,不配”王林猛的转shēn,大吼道,他一直克制自己的情绪,一直在克制,但此S1,却是再也克制不住,其声音之吼,把其内心数百年的痛苦,疯狂的宣泄出来

  他本就重伤,此刻这数百年痛苦压抑的一吼,牵动了心神,一口心血喷出,王林眼前一片黑暗……

  四圣宗……走了,带走了所有rén……

  木冰眉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洎水,剧痛从心中不断的朝卜生,一口鲜血喷出,rén,同样倒了■下来

  那昆虚老者长叹,右手一样,带着木冰眉远远的离去

  虚空中,唯有其沧桑的声音回荡

  “孽缘一一一一一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