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1089章 新圣皇


  王林飘在星空,四周yī片火焰,燃烧中那熊熊热浪弥漫,化作阵阵呼啸充斥星空四野,环绕整个朱雀圣宗

  在他的右臂上,此刻只剩下了七个火焰图腾,在他的身体外「那刚刚展开的火焰之花如骄阳_般绽放,浓浓的火无力迅的钻入王林的体内

  在王林的体内,这无法想象的火无力如同风暴横扫,砰砰如雷鸣般的声响是回荡天地,持续不断,使得这燃烧的星域内,所有人都可以在这yī刻,清晰的听闻

  ■剧烈的痛楚是如撕裂yī般存在,他的身体,就如同是yī个瓶子,而此刻,却是要装入九倍的元力,如此yī来,其疼痛可怒而知

  朱雀九玄变,就是借九世无力同时爆发,在不断地压缩之后,强通着修行者,打开◎朱雀的第yī变体内的剧痛使得王林面部青筋弥漫,仅仅是承受了两世的无力,就已经让他经脉仿若要被撑爆yī般

  但若就此放弃,却不是王林所愿,他咬牙之下,不顾汗水大量的泌出,挣扎中抬起左手,又yī次点在了右臂火焰图腾之上

  那第七个火焰图腾立刻燃烧,直接在王林的右臂上绽放,再次化作yī朵火焰之花,与此同时,王林体内的砰砰之声几乎达到了巅峰,那雷鸣yī般的声响是疯狂的向着四周传开

  yī片血雾顿时从王林身体汗毛内喷出,环绕在其身前,只是这鲜血几乎刚yī出现,便立刻就被四周的火焰蒸发,化作yī片血气消散

  三世元力融入体内,那zhǒng身体欲要爆亓的感觉加剧烈,王林全身颤抖,向着天空yī声咆哮

  吼在这咆哮中,他身体外立刻就有赤红之芒闪烁,却是那赤红铠甲在这yī瞬间幻化而出,在其身体上包裹出现

  在这铠甲出现的刹那,立刻王林体内的无法想象的无力顿时仿若找到了宣泄口yī般,疯狂的钻入铠甲内,立刻就使得王林的铠甲赤红之芒浓

  不远处石块上的朱雀圣皇,目不转睛的望着王林,神色露出期待与jǐn张,他的右手已然抬起,若是王林无法承受,他会在第yī时间出手,这第yī变不成虽说会让他失望,但相比于第yī变,这个二次觉醒的族人,为重要

  “老夫太过心急了,此人$质寻常,强逼他如此,反倒可能害了他……唉”他已经打定主意,yī旦察觉王林失常,就会立刻出手营救

  朱雀铠甲出现,使得王林体内痛苦有了缓解,他深深地呼出yī口气,左手再次点在右臂,第六朵火焰之花骤然间出现,接近疯狂的无力轰然而出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忍受这zhǒng痛苦,索性……”王林眼中露烧星域王林这疯狂的yī幕,即便是朱雀圣皇也是双眼瞳孔狠狠地yī缩,在他看来,这王林骨子里有yī股疯狂的狠逆之意

  此人yī千多nián修行,达到如今的程度,能够二次朱雀觉醒,绝非偶然,与他性格中的这股狠与逆,有莫大的关联”

  四世无力,加上王林体内与铠甲中的无力,yī共是七世无力骤然间弥漫王林体内,轰的yī声,王林喷出yī口鲜血,右手抬起在眉心yī点立刻从他的○天灵内,迅飞出yī只白色的朱雀,这朱雀刚yī出现就立刻传出朱雀之音,王林体内的元力是大范围的冲入那朱雀内「使得这朱雀身子yī下就庞大起来,几乎遮天yī般

  这朱雀当nián本被天运子擒住,但朱■雀圣皇的来临,岂能让天运子把朱雀之灵带走随着朱雀的出现,王林咬牙忍住全身的剧痛,低吼中左手再次点在了右臂仅剩的两个火焰图腾中的yī个刹那间,这火焰图腾立刻化作yī世无力,迅猛的融入王林体内,在这yī刻,王林有zhǒng仿若自己的身体,从内到外,全部都在燃烧yī般,如同置身于天地烘炉,正在被不断地炼化

  此刻的王林并不知道,在这燃烧的星域内,yī个个朱雀宗之人,纷纷神识弥漫,以同族之间特殊的方法,见证着yī代圣皇的崛起有其yī个个熟患之人,也关注着这yī切

  雷吉与大头所在的山峰,他二人也不再运功疗伤,而是抬头望着天空,隐约间他二人可以感受到,此刻的王林,就如同时欲火中的凤凰,正在承受着涅yī般“主子yīyīyīyīyīyī”

  那yī片沙漠的风暴中,此刻风暴渐渐消失,浮风子怔怔的望着天空,喃喃道:“好强的天地元力,莫非……莫非他三nián的修行,到了收功的程度”

  另yī颗修真星上,司徒南也不再吐纳,而是双目露出精光,盯着天空,神色露出yī丝jǐn张,他旁边的那朱雀宗长老,也没有催促司徒南修炼,同样望着天空,神色中多出了yī趿期待与兴奋

  他苍老○的心神,在这yī刻,也不由得牵动起层层心绪

  在司徒南所在的修真星上,还有二个王林熟患之人,其中yī人,她所在之处为此星西北方位,那里有yī片花海

  在这炙热的高温下可以生存的花朵,极为罕见,但却并非没有,此刻在这yī片几乎全部都是赤红色的火海内,盘膝坐着yī个女子

  这女子并非花妃,而是那银衣女子,此S,1,这女子抬起头望着苍穹,神色露出奇异之芒,三nián的时间,她隐约□间好似记起了yī些什么yīyīryīyīyī在这修真星上另外yī人,他所在之处为yī片干裂的往昔沼泽,此人上身**,无数符文弥漫,在他的四周,有yī些在这炙热环境下生存的凶兽

  只不过眼下,这▲jiānhǎosìjìqǐleyīxiēshímeyīyīryīyīyīzàizhèxiūzhēnxīngshànglìngwàiyīrén,tāsuǒzàizhīchùwéiyīpiàngànlièdewǎngxīzhǎozé,cǐrénshàngshēn**,wúshùfúwénmímàn,zàitādesìzhōu,yǒuyīxiēzàizhèzhìrèhuánjìngxiàshēngcúndexiōngshòu

  zhībúguòyǎnxià,zhè些凶兽yī个个均都死亡,眉心之皮被割下

  此人,正是塔山他咬破食指,正在yī张兽皮上画去,但立刻就抬起头,手指顿了yī下

  “主人yīyīyīyīyīyī要出关了么yīyīyīyīyīyī”

  同样在这燃烧的星域内,yī个处于边缘的修真星上,在最高的yī座山峰顶端,矗立着yī座黑色的石像,这石像的样子与王林yī摸yī样,在石像下,盘膝坐着yī个青nián

  在这三nián来,上千个日日夜夜,这青nián始终坐在这里,yī动不动,守护石像,此刻,他抬起头,耳边听闻着砰砰如雷鸣般的咆哮余音传来,神色露出yī丝激动

  “帅尊……”他,是十三在炼魂宗所在的修真星上,yī处朱雀圣宗的城池内,yī个神色沧桑的老者,坐在城墙头,手里拿着酒壶,yī口yī口的喝下,他面色透出苦涩,三nián来,他始终都是这样

  天空的雷鸣呼啸,漫天的赤红弥漫,使得这老者抬起头,看了yī眼后便低下,继络喝酒

  “老二,老三,是大哥对不起你们……”老者眼中流下两行泪水,yī口把酒壶喝干

  “灵儿,再去给我打些酒来”老者把酒壶向着城下yī抛

  在他身后,站着yī个相貌极其秀美的少女,这少女咬着下唇,她当nián被朱雀圣宗接来此地时,尘道子就是眼前这个样子,内心yī酸,少女默默的转身离去

  “对不起……老二,老三……”老者痛苦的声音,依旧徐徐的传入少女的耳中……

  在这燃烧的星域内,还有yī处地方,此地高温同样弥漫,但却好似有yī道无形旋风弥漫,使得四周的火焰环绕旋转

  “大魔头王林,你个杀千刀的,老子和你又没仇,你干嘛把老子仍在这里忍受火毒之苦”

  “王大爷,求求你放过小许子,这里真的太痛苦了”

  “煞星王,你若是把你家许爷爷逼急了,老子和你拼命这凄惨的咒骂与求饶之声,在这三nián内几乎没有断过,是时而还会传出阵阵惨叫,使得朱雀圣宗族人,往往路过这里后,纷纷绕道而走,不远听这声音聒噪

  在其中心,盘膝坐着yī人此人全身被火焰缭绕,必须时刻施展神通抵抗,若是稍有不慎,立刻就会被火焰烧身

  此人,正是那许立国,此刻的他样子极为狼狈,但双目之芒却是比之当nián要明亮无数倍,在这里三nián中,被火焰的环绕威逼,使得他不得不疯狂的吸收自己获得的远古剑意传承,如此才可在这里挣扎下去

  只见这许立国往往yī剑横扫,前方火焰就会消散yī些,与此同时,咒骂立刻从他口中传出,在这三nián来,几乎成为了他的习惯

  “王林小儿,你家许爷爷要是出去了,定然与你不死不休”他声音刚落,立刻身子莫名的yī抖,猛地转身看向远处,眼中露出yī丝惊恐

  “,这杀千刀的王林莫非要出关了不成苍天有-眼,yī定要让他出不来,出不来不对……他若出不来,我怎么出去……还是出来好了,yī定要出来啊”

  星域内火焰弥漫,王林痛苦的咆哮回荡,打开了那仅奄的两个火焰图腾中的yī个,释放出庞大的无力,使得他痛苦重此刻的王林yī身赤红铠甲,白发飘摇间在其身后有yī只巨大韵白色朱雀盘旋,不断地吸收器体内的元力,但尽管如此,八世无力的融入,仍然让王林无法承受

  撕裂的痛楚越来越剧烈,但这痛苦并没有让王林屈服,而是激起了王林的逆意,痛苦中他仰天狂笑,神色的狰狞使得这笑声也透出了疯狂

  “区区九玄第yī变,我王林定能成功”吼声中王林左手在右臂上最后yī个火焰图腾狠狠地yī点,刹那间,那最后yī世元力轰然间爆发而出

  在这yī瞬间,王林就如同被yī个火球包围,那炙热◎的高温,即便是他,竟然也无法承受,他的身体开始了燃烧……

  “你已经到了极限……老夫知道,你尽力了”朱雀圣皇轻叹,右手抬起正要点向王林,他明白,这yī次强行的冲击九玄第yī变,王林承受不住,之◇degāowēn,jíbiànshìtā,jìngrányěwúfǎchéngshòu,tādeshēntǐkāishǐleránshāo……

  “nǐyǐjīngdàolejíxiàn……lǎofūzhīdào,nǐjìnlìle”zhūquèshènghuángqīngtàn,yòushǒutáiqǐzhèngyàodiǎnxiàngwánglín,tāmíngbái,zhèyīcìqiánghángdechōngjījiǔxuándìyībiàn,wánglínchéngshòubúzhù,zhī前的八世元力若是勉强可以抵抗,但这九世yī开,王林怕是还没等成功,就会立刻被生生的焚烧而死,形神俱灭

  就在这朱雀圣皇准备阻止王林继续的瞬间,王林猛地转身,不顾身体的燃烧,盯着朱雀圣皇,声音透出沙哑,穿透了漫身的火焰

  “我,还没到极限”

  “你……”朱雀圣皇望着王林此刻的双眼,这是yī个近乎疯狂,充满了不甘心,不屈服,敢于逆天而行的双目

  就如同是那被天道压制封印在九泉的绝代凶魔,不管过去多少岁月,那不屈的怒吼始终存在,永远,也不会屈服这yī,朱雀圣皇明白了,眼前这个王林的道,是逆道“逆修成道,逆道成天,逆天……改命……”

  身体的焚烧,没有让王林放弃挣扎,他右手抬起在眉心yī点,休内元神立刻直奔眉心而去,瞬息间,在他的眉心之上就有了yī个漩涡出现,太古雷龙的元神,电闪而出

  元神冲出眉心,yī声怒吼惊天动地吼太古雷龙行使天地雷之权利,在这yī刹那,整个燃烧的星域内,顿时充斥了yī股天雷之气,yī道道弧形的雷光瞬息间就弥漫了整个星空

  在这yī刻,这燃烧的星域内所有修士,纷纷感受到了天地间这yī殷浓郁的天雷气息,轰隆隆的真正雷鸣●,转眼就取代了这天地yī切声息,化作无穷的咆哮

  yī道道雷光生生的幻化而出,如同yī条条舞动的银蛇,从四面八方疯狂的向着王林凝聚而去,这雷光大快,使得星域内所有修士,只能看见天空骤然间被yī○道道闪电弥漫

  若是从上方向这燃烧的星域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无尽的雷光下,无边无际的闪电如同yī**雷海电涛,齐齐向着王林凝聚

  就仿佛是在这燃烧的星域内,刮起了yī场横扫整个星域的雷电风暴身处这雷电风暴的中心,王林的身体在不断的燃烧之下,被yī道道雷霆冲入体内,使得他整个人顿时就置身于雷火交错之中

  在这yī瞬间,王林身后的白色朱雀,立刻yī冲直奔王林,融入王林体内,在其铠甲上化作图腾,与此同时,朱雀体内的无力,是疯狂的涌入王林身体中

  同样的,他铠甲内分散吸入的无力,也在这yī瞬间倒流,冲入王林体内

  在这yī刻,王林身体中彻彻底底的蕴含了九世无力,也就是他这三nián来,八次封印之后压缩的全部元力轰然间,王林仿佛成为了yī个火人,浓浓的烈火在其身体外急的旋转,形成了yī个巨大的火焰漩涡,与此同时,这燃烧的星域内yī切火焰,竟然在这yī刻如同受到了召唤与牵引,竟然与那雷霆yī样,齐齐向着王林凝聚而来

  星域内那永恒存在古以来不灭的火焰yī旦移动,立刻就掀起了yī场震惊星域的剧烈变化,火焰与雷霆交错,赤红与银白相衬,仿佛雷与火的交融联盟星域东部,这占据了近三成地域的火焰星域,在这yī刻爆发开来,火海弥漫,使得这星域火光向着四周疯狂的穿透

  青龙圣宗内,yī群庞大如同蚊子yī般的凶兽,发出嗡嗡的声音穿梭在yī出出巨木之间,带头的是yī只身体为巨大,如同小山yī般的紫色蚊兽,正飞行间,这蚊兽立刻yī顿,看向远处朱雀圣宗的方向,冰冷的马上目露出了激动

  不仅是他,青龙圣宗内几乎所有族人,在这yī瞬间,全部察觉到了朱雀圣宗的变化,在青龙圣宗中心yī颗绿色的星球上,有yī株苍天巨木,在那巨木顶部,盘膝坐着三个老者

  在这yī刹那,这三个老者几乎同时睁开双眼

  “朱雀圣宗皇将要诞生”三人相互看了看,均都露出惊喜之色,身子yī跃,直奔朱雀圣宗而去

  同样的yī幕,在玄武圣宗也掀起了巨浪,玄武圣宗内,yī片沼泽中,趴伏这yī头约数十丈大小的蛙兽,此兽极为懒散,爬在那里,时而伸出舌头yī扫,便会卷住yī头经过这里的小兽吞入口中

  但就在这瞬息间,这蛙兽慵懒的双目猛地yī睁,全身电光刹那回荡,使得方圆百丈内顿时成为了yī片雷光地狱,它抬起头,望着朱雀圣宗的方向,神色如蚊兽yī样,露出激动

  与此同时,在这玄武圣宗内,几大长老纷纷跃起,方向,正是朱雀圣宗

  “朱雀皇诞生,对我四圣宗来说,是极为隆重之事”这几个长老度飞快,化作长虹

  白虎互,宗,在这yī刻,也有数道身影带着惊喜之笑,冲入星空而去

  整个朱雀圣宗,是沸腾yī般,无数的族人冲出所在星球,密密麻麻弥漫星空,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激动不已,但也有yī些,则是面色阴晴不定

  其中以那三个原本为yī任圣皇而培养的轿子为重,这三人两男yī女,均都是人杰之辈,相貌自然不必多说,修为是在窥涅与净涅之间

  尤其是当中yī男,此人名为任涛,看起耒约四旬左右,其修为,已然达到了净涅初期在他身后,站着四个老者,纷纷面色阴沉盯着天空

  那任涛,神色是阴沉如水,他清晰的感受到这星空中的火焰,正在以极快的度直奔深处而去

  “九玄第yī变……那又如何廖云,凤姗,你二人可下定了决心在这四旬男子身边,另外两伞yī男yī女朱雀宗为圣皇培养者,此刻沉默下来

  “任师兄,我参与了三nián前妖灵yī战……这王林,我绝不会招惹”那廖云抬起头-,目光坚定,话语斩钉截铁,神色是在看那任由时,露出yī丝这任涛不自量力的神色

  这廖云本是yī个心高气傲之人,质绝佳,在朱雀圣宗内小辈声望仅次于任涛,对于王林,他原本很不服气,但三nián前妖灵之地的yī幕,却是让他每次回想起来,都是yī头冷汗

  对于王林,他已经从不服瞬间过度成为了恐惧,是在这三nián内,慢慢的从很为投机的大头那里知晓了王林的yī些事情后,产生了狂热的崇敬对于任涛的打算,在他看来,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三人中唯yī的女子凤姗沉默片刻,同样插头,轻声道:“若他九玄成,凤姗便尊他为圣皇,若失败,便yī切听任师兄”

  任涛眼中闪过yī丝阴沉,正要说话,但就在这时,突然这星空中的火焰瞬息间为剧烈,发出如同咆哮yī般的巨响,与雷光融合,度骤然间加快了数倍不止在这星域的深处,无尽火焰凝聚,不断地融入王林体内,有雷霆弥漫他yī个人,牵引了整个星域的火海,牵动了整个星域的天雷不远处的朱雀圣皇,神色露出罕见的激动,望着王林,眼中有欣慰

  随着无穷火海的融入,王林闭上双眼,他抬起右手,在自己的胸口yī点“封yī”

  刹那间,轰轰之声骤然而起,随着王林yī点落下,四周火海凝聚快

  在王林的身后,在这yī点之下,有yī个虚幻的身影出现,其样子,竟然与王林yī摸yī样,只不过这虚幻身影通体全部都是由无形的火焰组成

  是在这虚幻之影出现的瞬间,这星域内燃烧的火海,仿若是臣服yī般,齐齐向下yī压王林右手没有停顿,迅yīyī点在身上

  “封二”“封三”……几乎刹那间,王林连续点了九下,每yī次点下,四周的火焰就会轰然加快冲入的度,他身后的那虚幻之影,则为清晰yī分,最终王林低喝道:“封九成玄,第yī变”

  他身后的那虚影骤然间彻底的清晰,赫然就是另yī个王林逗不是分内,瞬息间就与王林元神中的火zhǒng融合,竟然在王林的元神内,再次出现了yī个元神时间仿若永恒,王林睁开双眼,yī股炙热之芒瞬息间惊天动地而出,使得四周火焰轰然起舞,仿若迎接是在这目光中,蕴含了yī股天地至极之雷,使得王林目光所过之处,雷鸣轰轰,火焰滔天,完美的融合,不分彼此“圣皇”

  “圣皇”同族之人的特殊感应,yī任圣皇出现时的心神震撼,使得这yī刻,朱雀圣宗的族人,纷纷传出了激动的呐喊唯有那任涛,压下心中yī丝莫名的恐慌,神色为阴沉

  是在这yī刻,整个联盟星域,罗天、尸阴宗、联盟分散的众多势力,全部惊动今天月票很惨,求下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