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认错


  烈云子心中不安户感瞬息间浓郁起来,他听众茶皇的必”隐约觉得有些不善

  尤其是那圣皇身边的sì个碎涅老者,盯着自己的眼神,是让他神色有了变化

  那铠甲之人望着烈云子,渐渐笑了起来,其笑声越来越大,是在这笑声中大殿内的天地火元力骤然急的环绕

  牵动整个大殿的元力,其内有一丝丝弧形其光游走,发出阵阵砰砰之声

  烈云子心神震动站起身子退后几步,盯着那铠甲之人,沉声道:“圣皇此话何意,若是那王林

  他蒋语没等说完,就立刻被打断

  “那王林,据说是你罗天正品雷仙,是你要此人,还是雷仙殿要此人?铠甲之人缓缓说道

  烈云子皱起眉头,沉声道:“此人虽说是我罗天正品雷仙,dàn早已“此番虽说是老夫要此人,dàn同样,也是雷仙殿的意思”

  铠甲之人望着烈云子,脸上笑容牵动铠甲,缓缓道:“哦?不知这王林,与你,还有罗天,有何过节?”

  烈云子心中不安深,沉默片复后说道:“此人与我罗天雷仙殿过节牵及众多,不好一一诉说,dàn与我之间,此人拿走我战家重宝,老夫自然要追回”

  “原来是这样,如此,你才会要这王林,倒也可以理解”那铠甲之人点了点头其身边的sì个老者,却是神色为古怪,dàn却没有说话

  “还望圣皇成全,毕竟我罗天与sì圣宗,都有共同的敌人,修真联盟”烈云子松了口气,抱拳道他为人虽说跋扈,dàn面对sì圣宗,却也不敢得罪,毕竟sì圣宗虽说没落,dàn底蕴之深,即便是罗天,也要忌惮

  “只是,你说那王林拿走了你战家重宝,此事,我怎么不知道?”那铠甲之人突如其来的话语立匆就让烈云子一怔

  dàn还没等他彻底的反应过来,那铠甲之人已然站起身子,右手抬起在面部铠甲一扫,阴沉的声音骤然间传出“你要王林,烈云子,你看清楚我是谁”瞬息间遮盖此人面部的铠甲顿时消散,化作一片波纹向着sì周弥漫,波纹内,赫然就是王林

  “你王林”以烈云子的定力,此刻也不由得倒吸口气,眼中露出震撼到了极限的目光,wú法置信之下他下意识的蹬蹬蹬退后数步

  “不可能,你怎么会是朱雀圣皇这绝不可能”烈云子呼吸急促双眼瞳孔收缩,他根本就wú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看中,那王林就是一个蝼蚁,当年他可以任意捏死的爬虫

  眼下这强烈的反差,过了烈云子的想象,他呆呆的盯着王林,wú法置信之色极为浓郁,dàn多的却是骇然与震惊

  “大胆即便你代表了罗天雷仙殿,也没资格评论我朱雀圣宗圣皇”王林身边sì老之向前迈出一步,语气阴沉

  这一步迈出,立刻就有一股碎涅气息轰然而出,化作一道wú形的冲击向前汹的而去,直奔烈云子

  烈云子本就处于震惊之中,此刻被这碎涅气息所化冲击临近,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再次退后数步面色苍白之下,却是不得不接受了眼前这咋他做梦也wú法相信的事实

  “你

  “烈云子,你到底是代表里天恭贺王某成为圣皇而来,还是专门来此就为了羞辱王某,竟然在我朱雀圣宗内,索要本圣皇?此事,未免也太过荒唐”王林神色阴沉,声音是如九幽寒风一般传出

  “此◇事不亦于王某让人去你罗天,索要雷仙殿炎雷子,烈云子,此事你若不给出一个满意的解释,今日你走不出朱雀圣宗,明日,你罗天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此事并非本皇栽赃,出云guó墨智道友可以见证”王林根本就●shìbúyìyúwángmǒuràngrénqùnǐluótiān,suǒyàoléixiāndiànyánléizǐ,lièyúnzǐ,cǐshìnǐruòbúgěichūyīgèmǎnyìdejiěshì,jīnrìnǐzǒubúchūzhūquèshèngzōng,míngrì,nǐluótiānyěyàowéicǐfùchūdàijià

  cǐshìbìngfēiběnhuángzāizāng,chūyúnguómòzhìdàoyǒukěyǐjiànzhèng”wánglíngēnběnjiù不给烈云子半点机会,出口就是雷霆一击

  烈云子心神尚在震撼之中,此刻闻言是喷出一口鲜血,面wú血色正要说话之时,那墨智却是沉声开口

  “此事墨某可以作证,是烈云子wú理在先,在朱雀圣宗内,欲索要圣皇墨某的话语,可以代表出云guó”

  那尸阴宗的妖艳女子美目一闪,轻笑道:“此事小女子既然也参与了进来,同样可以作证,这位烈云子前辈,实在荒唐至极”

  烈云子一口气没有回转过来,听到墨智与那尸阴宗女子的话语,再次喷出鲜血,猛地抬头,

  王林脸上露出冷笑,重坐了下来抬起右手看去,仿若在观察自己的指纹细微之处,丝毫不去理会这烈云子,此地是朱雀圣宗,这烈云子逃不出他的◆手心

  原本若是此人不提出那荒唐的要求,王林也不会如此教,dàn眼下却是不同不dàn是他,就连他身边的sì个老者,也是目光透出冷意盯着烈云子

  sì周一片安静,墨智时而目光看向王林,眼■■中露出感慨,他没想到原来自己师尊所说自己的故交,竟然是王林

  回想当年朱雀星,自弓与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雨夜古庙之内,那时的此人,是刚刚获得了意境,处于化神之中,二人虽是初识,dàn那雨夜的论★道,却是让墨智记住了王林

  旁边尸阴宗的妖艳女子,同样没有说话,似笑非笑的望着烈云子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安静中,烈云子额头渐渐泌出汗水他心里很是清楚,以自己的修为根本就wú法逃出sì圣宗,况且这王林太过恶毒,竟然抬出了罗天雷仙殿,如此一来,已然不是他个人的事情,变成了整个罗天雷仙殿侮辱朱雀圣宗圣皇

  这样的事情,与罗天的初衷南辕北辙

  “此事老夫鲁莽,dàn此为私事,与我罗天wú关”许久之后,烈云子一脸苦涩,尽管内心极为不甘,dàn还是不得不向着王林抱拳说道

  他内心之怒火,足以燃烧天地尤其是那种屈辱的感觉,是不断地吞噬他的心神,遥想当年,眼前这个王林对自己必须要恭敬,是需要查看自己眼色,否则的话,自己随时都可以出手灭了此人

  即便是最后一次见面,这王林也必须要小心翼翼,在自己一句召唤之下,立匆就要前来为他查看战字图

  这王林,根本就是不敢不来,这一点,烈云子清楚的很,在他眼中此人,注定要被自己压制的死死,必须要为自己不断地查看战字图

  若非是清水,眼下这王林定然早就成为了自己的傀儡可眼下却是让烈云子屈辱的低头抱拳,屈辱的解释之前的话语,这让他,如何能

  dàn若不承受,在这朱雀圣宗内他必死wú疑

  侮辱圣皇,”仅仅就这sì个字就足以让他离不开这sì圣宗,

  对于烈云子的话语,王林根本就仿若没有听到,依旧在观察自己的

  手烈云子脸上青筋鼓起,强压心头怒火,尤其是那王林身边sì个碎涅老者的存在,是让他心神颤动,沉默片吉后硬是挤出一丝恭敬抱拳道:“还望圣皇不计老夫不知之过,此事的确是老夫鲁莽了,并wú侮辱之意

  “鲁莽?王某之前可是询问过你,此事,是你之意,还是罗天之意你的回答,我现在还记着,不知罗天雷仙殿中,王某都牵及了那些事情?”王林看着右手,缓缓说道

  “你”烈云子抬头,再次压下将要爆发的怒火,此刻的他,不敢发怒”若没有尸阴宗那女子与墨智在场,他完全可以拼死一战,虽说必死wú疑,dàn他为里天而战死,罗天绝对会为其复仇

  dàn眼下,对方抓住了才才之事不放又有人证在场,如此一来,即便是罗天,也不愿因自己这荒唐之事,与sì圣宗与修真联盟,同时开战

  尤其是此刻,那王林时而看向自己的目光极为阴沉,烈云子相信若是自己压不住怒火,那么立刻就会被斩杀在此

  “圣皇大人,此事,此事战某,”错了”烈云子握住拳头,身子颤抖,他一生修道,从未有如今天的一幕

  “我要你战家全部战字贴给我此事罢休我给你半柱香时间考虑”王林放下右手,盯着烈云子一字一字的说道

  说完后,他右手向前一挥,立刻身前火元力骤然间有一些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支有如实质的燃香飘在半空

  随着燃香的渐渐燃烧,时间缓缓地过去

  烈云子内心挣扎,眼看那燃▲香就快要殆尽,半炷香的时间就要过去wú形的压力笼罩烈云子全身,他脸上苦涩浓,点了点头

  右手虚空一抓,立刻在其前方就有一道裂缝出现,从其内飞出三咋画轴,一股浓浓的战意蓦然间就从这三幅图内传出,○▲香就快要殆尽,半炷香的时间就要过去wú形的压力笼罩烈云子全身,他脸上苦涩浓,点了点头

  右手虚空一抓,立刻在其前方就有一道裂缝出现,从其内飞出三xiāngjiùkuàiyàodàijìn,bànzhùxiāngdeshíjiānjiùyàoguòqùwúxíngdeyālìlóngzhàolièyúnzǐquánshēn,tāliǎnshàngkǔsènóng,diǎnlediǎntóu

  yòushǒuxūkōngyīzhuā,lìkèzàiqíqiánfāngjiùyǒuyīdàolièféngchūxiàn,cóngqínèifēichūsānzǎhuàzhóu,yīgǔnóngnóngdezhànyìmòránjiānjiùcóngzhèsānfútúnèichuánchū,笼罩sì周

  最近写的很慢,下一章正在码,大家耐心等待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