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精魂


  这声音仿若从天地传来,虚无飘渺,似在耳边,又好似在远处,dàn仔细听闻,què是在其心神之内

  很简单的一个字,很平静的一个声音,dàn落在孙yún心神,què是让她身子zhòu然一颤,如同天地在她身边崩溃,形成一道道无法想象的丝线,缠绕其身,使得孙yún的肉身,元神,甚至体内的无力,都在这一刹那,静止了

  就连她的思维,也全部都无法运转,仿若保留在了前生博世界中

  王林的身影,出现在了孙yún的面前

  盘膝中的孙yún,那隐藏在衣衫下的妙曼身躯,此刻很是显眼「这房间有一股清香,来自孙yún的身体

  她的表情,仍然还保留着之前的坚毅,一动不动

  从孙yún的手中取出那黑色的丹药,王林仔细的看去,这丹药的颜色,仿佛世间一切黑暗的源泉,让人望之一眼,就似乎可以被吸去心ji,

  “好奇特的丹药”王林喃喃自语,神识在这丹药上扫过,目中露出计算的闪烁之芒,王林对于丹药的了解,远远弱于禁制之术,dàn他的修为通天,神识在那丹药内弥漫,分析出了其内药材的结构

  只是有绝大部分,都不是他认识之物,重要的是,他在这丹药内,感受到了□一股灵魂的波动

  “有意思”王林双眼精光闪烁,再次看了一眼丹药,确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误,这丹药内,确有灵魂波动,迳灵魂的波动不强,dànquè极为坚韧

  闭上双眼,王林有种感觉,自己所●□一股灵魂的波动

  “有意思”王林双眼精光闪烁,再次看了一眼丹药,确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误,这丹药内,确有灵魂波动,迳灵魂的波动不强,dànquè极yīgǔlínghúndebōdòng

  “yǒuyìsī”wánglínshuāngyǎnjīngguāngshǎnshuò,zàicìkànleyīyǎndānyào,quèdìngzìjǐdegǎnjiàoméiyǒucuòwù,zhèdānyàonèi,quèyǒulínghúnbōdòng,jìnglínghúndebōdòngbúqiáng,dànquèjíwéijiānrèn

  bìshàngshuāngyǎn,wánglínyǒuzhǒnggǎnjiào,zìjǐsuǒ拿的,并非是一粒丹药,而是一头凶兽的精魂这精魂的样子,似一头猿猴,极为暴虐,在他手中疯狂的挣扎,只是在这猿猴的身上,què是有太多的封印,使得其根本就挣扎不出

  睁开眼,一切幻象朝二失,王林重把这丹药放在了孙yún双指之间,退后几步,右手向前一指

  立刻那缠绕在孙yún身上无形的丝线全部消散,孙yún身子一颢,恢复了正常,这一切对她来说,就仿佛是瞬间,如同前世今生重$}0

  王林的修为,高出她太多太多,定身术下,孙yún甚至都没有交格察觉出异常,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目露坚定,把丹药吞入了中王林站在她的身后,平静的望去

  孙yún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察觉到身后多了一人,吞下丹药后,面色立刻红润起来,隐隐露出痛苦,香汗从额头泌出,很快她全身的衣衫就被汗水打湿,贴在了身上

  从后方看去,王林清晰的看到前方女子盘膝中背影腠臂之处那妙曼的圆弧孙yún的面色越来越红,闭着双目,清晰的感觉到体内仿若有一团火在燃烧

  这火yàn燃着她的元神,渐渐地,在她的心神中一头金眼黑猿幻化而出,这金眼黑猿身子庞大,凶yàn弥漫,在其心神中怒吼咆哮,直奔她元神而去

  孙yún的心神中,此刻也是火yàn弥漫,她元神之前已然受伤,此刻在那火yàn内很是痛苦,dànquè没有退缩,而是与那金眼黑猿缠斗,其心神犹如战场,元神与那黑猿之间仿若生死之战,那黑猿咆哮中似乎想要撕碎这元神,撕碎孙yún的肉身,不再承受火yàn焚烧,欲要脱困而出dàn孙yún的元神què是死死的缠住黑格,任由那火yàn焚烧自身的同时也在飞快的炼化那黑楂,仿佛若不把那黑楂炼化,便绝不甘心

  只是那黑楂极为强大,在孙yún的心神内被炼化的度,低于孙yún本身元神被火yàn焚烧,如此一来,斯斯地孙yún元神节节后退,其肉身面色,已然赤红一片,是颢抖起来

  入死离魂丹,吞下生机只存◆一线,这一点,孙yún心知肚明,若非是焦急修为突破il以便能尽自己最大之力帮助师尊,她绝不会轻易吞下这丹药其师尊对她有大恩,为了师尊,她可以不惜一切

  眼看其元神已经被黑猿逼得退到了绝路,那黑☆★猿只被炼化了小半个身子,一扑之下,就要撕碎孙yún的元神

  就在这时,王林抬起了右手,他要的是仔细观察这丹药如何起到作用,若是孙yún失败,也就没有了眼下观察的机会“罢了,送你这女娃一场造化”☆王林摇头,右手食指点在了孙yún天灵,一指之下,王林的神识蓦然而动,直接进入到了孙yún心神之中

  在孙yún的心神内,她的元神不断后退,隐隐露出绝望,眼看那黑猿扑来,就在这一瞬间,突然一个白衣身影走入心神这白衣身影她看不清样子,只能看到一头白发翻↓动甚至还来不及去震惊这白衣白发之人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心神中,孙yún元神就蓦然一颤,不敢置信的望着前方

  只见那白发身影出现后,右手随意的一指,立刻那扑去的黑猿就惨叫一声,身子迅后退,阵阵砰砰之声是从黑猿体内传出,其身子zhòu然就崩溃开来,被四周爆起的火yàn吞噬,疯狂的炼化起来

  孙yún呆住了,那一指的风姿,让她震撼,◇她无法形容那一指「只是感觉,在刚才的那一刻,这一指似乎取代了她全部心神,足以惊天动地,在那一指之下,仿佛天地都会颤抖,苍穹都要崩溃

  她看到过师尊吕烟菲施展神通,dàn这一刻,她清晰的知晓,即◎便是师尊,也无法展开这样的惊天一指,即便是师尊,在这一指下,恐怕也会败退而亡

  她是见过已经归墟的师祖施展神通,dàn即便是师祖,在她看来也很难施展出这等神通,尤其是那白发之人随意的动作,仿若漫不经心,dànquè撼动了她的心神

  那白发之人似乎回头看了孙yún一眼,一步之下,远远地离开了她的心神,消失不见,残留在孙yún眼中的,只有那一头白发,清晰的烙印在了心中

  黑猿被地心神中的火yàn炼化,形成一股奇异的魂力,在这一瞬间,疯狂的融入进了孙yún的元神内,使得她再不能去思索眼中残存的白发,随着不断地吸收魂力,渐渐地孙yún仿若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类似于始境的状态中

  在这奇异的状态下,一段段对于道的理解,对于天地的明悟,从那魂力内传来,融入其神黑猿并非寻常的凶兽,而是云海星域内特有的灵兽,这种灵兽,与人一样,也在修道,也有对于天地的感悟

  是在其天☆生寿元悠久9j优势下,对于天地的明悟,比之修士要深刻不少,这头黑猿,已经有了三千多年的寿命,取其魂,配合炼丹之术,化作了一枚入死离魂丹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孙yún缓缓地睁开双眼,目中敷出明亮之芒,一丝阳实境界的气息,环绕在她身体外,尽管还是没有到阳实,dàn眼下她已经打开了进入阳实的大门,假以时日把之前的感悟融会贯通,就可真正的成为阳实修士

  孙”猛地回头看向身后,què是看不到任何人影,整个房间,只有她一人存在,只是她怎么也忘不了,那一头白发下,一指的风姿

  沉就片名1,孙yún脸上露出黯淡,她怔怔的望着前方,脑海内那白发,始终挥散不掉,隐隐的,她有种非修士,而是身为女子的直觉「自己似乎……曾经见过这个身影……“是幻觉么……白发……白发……”孙yún渐渐地双眼再次明亮起来,她想到了师尊所说,师祖归墟前施展择灵神通后,说出的话语“北部……白发……”孙yún饱满的胸口起伏不定,她立刻走出屋舍,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南部山脉师尊寝宫而去

  王林站在窗旁,看着黑夜的天空中那一道长虹渐渐远去,目中露出明悟

  “没想到……在这云海星域内,竟然有这种丹药存在……岂不是说,越强大络灵兽,其魂魄就越是对于意境感悟有帮助……这一点,倒是与雷雨两界,完全不同”沉吟中王林忽然神色一动,他想到了当初在朱雀圣宗,墨智送来的那一头其师炼化的精魂……

  此时此刻,在云海五阶星域内,距离莫罗大陆不远的一片浓浓的星雾中,一头身子约百丈大小,身子女U蝌蚪一般的黑色凶兽,正缓缓地飞行

  这凶兽庞大的头颅占据了身子的一大半,如疤痕一般的大口,时而张开,仿若在吞噬星雾☆,露出森森的牙齿与嗜血的凶yàn,它身后尾巴细长,慢慢的摇动着

  在它的头顶站着二人,当前一人是个青年,一身紫袍,相貌英俊,dànquè有股邪气笼罩,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暴虐青年身后,跟■着一个老者,他恭敬的站在那里,神色一片平静,只是时而看向青年的双目内,露出溺爱“本少宗不dàn要那吕烟菲成为侍妾炉鼎,要让这归元宗成为小爷的寝宫宋叔,你有几成把握?”“若那老道没死前,老夫半点把握没有,dàn眼下,十成”老者语气平淡,眼中寒光一闪而过那青年闻言大笑起来,舔了舔嘴唇,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淫亵之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