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一触即发!


  钱贵钟,一个很俗的名字,但zài六阶星域内,zhè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却是一个“狠”字作为华清宗长老的他,修为已然达到了碎羟-初期

  一身神通惊人,是由于性格的原因,一旦招惹了此人,◎若是修为不足亦或者门派势力不够,那么下场只有死亡

  一千多年前,就有一个六阶星域的小宗派,因误杀了此人一个弟子,被zhè钱贵钟杀上山门,与其数个同门一同毁掉zhè宗派道统,血流成河zhè一战,▲使其名声大振,六阶星域各宗派无人不知

  此刻他面色阴沉,盘膝坐zài一头龙形巨蟒头部,随着身下灵兽游走zàizhè五阶星域内,zài他的身后,一个个华清宗核心弟子跟随

  “没想到那线索竟然是真”钱贵钟一想到此事,便忍不住心脏加跳动,他们华清宗zài数月前偶然得到了一个有关传说中的涅空丹丹方与可以成为破天宗核心弟子玉简的线索,zhè一发现,震惊了zài窑个华清宗身为云海星域本土修士,钱贵钟自兼知晓十万八千年前,云海星域内发生的那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十万八千年前,已经具备了搬迁进入九阶星域的八阶宗派破天宗,zài临搬迁进入至高九阶星域前两个月,无意中发现了一处空间裂缝,其内充满了禁制与凶险,破天宗集合了大量修士,是zài其宗派数个修为达到天人衰劫的长老带领下进入其内,一路破开,死伤无数

  最终zàizhè空间裂缝深处,发现了一具骸骨

  骸骨旁边,有三样物品,一粒丹药,一把残剑,一块兽骨zài拿到zhè三样物品后,进入空间裂缝的破天宗长老们为之疯狂,他们迅离开zhè空间裂缝,准备尽快回到破天宗

  因为他们的发现,实zài太过不可思议,足以震惊整■个云海星域是有可能让破天宗成为云海第一宗派,压过那至高无上的九阶神宗

  只是,他们之中有叛徒,消息被逞了出qù,等待他们的,是整个八阶宗派的疯狂出动,无数常年闭关不问世事,很少外出的老怪,纷纷●走出闭关之处,参与进了zhè让他们红了双眼的争夺与厮杀

  但能进阶进入九阶的破天宗,拥有对抗整个八阶星域所有宗派的实力,面对zhè场争夺与厮杀,整个八阶星域掀起了血雨腥风

  七阶星域受到牵引,也随之出动,六阶星域同样如此,即便是那五阶星域,也略有波及一场横扫了云海星域的浩劫,就此展开此事之激烈,即便走过了十万八千年,钱贵钟想起都会心神震动最终是引起了几乎从来不干涉下阶一切事情的九阶星域出手,形势对于破天宗来说极为不利,而正是zàizhè一刻,破天宗分裂了

  绝大部分破天宗之人不愿为了那三样物品继续交战下qù,他们拿着丹药与残剑,换取了继续生存下qù的资格,是献出,继续保持原来的宗派轨迹,进入到了九阶星域

  小部分破天宗修士,则是拿着那兽骨丹方,与各个宗派的抢夺者展开了生死厮杀,最终消失zài了历史的长河内

  至于那兽骨丹方,也从此消失,不知qù了哪里,有人猜测,zhè丹方被九阶星域修士取走,也有人猜测,zhè丹方藏zài当年追杀破天宗修士的某个八阶宗派手中

  总之,此事告一段落,兽骨丹方到底zài什么地方,成为了一个永恒的隐秘,一直到十万八千年后,六阶宗派华清宗,偶然间获得的那一丝线索

  zhè一丝线索不管真假,都让华清宗震惊,他们封锁了一切有关zhè线索的消息,是不惜屠杀门人,灭掉了一些知晓此事的弟子

  因为zhè件事情,实zài太过惊骇,若是稍有不慎,就会引起整个宗派的灭亡毕竟当年破天宗血的教“足以警示后人与往昔的破天宗相比,华清宗就如同一只蝼蚁,根本就没有获得那兽骨的资格,实际上他们尽管贪心极大,但却没打算独吞

  而是抱着找到那兽骨丹方后,献给某个八阶宗派,从而换取庞大的好处与长久的庇护,是借此机会,zài那八阶宗派的帮助下,成为六阶星域的霸主

  只是zhè一切,首先要证明,那线索是真若是只道出zhè线索给,阶宗派,一旦线索为假,华清宗承受不起八阶宗派的怒火,所以,他们不敢冒然献出线索,而是要先qù求证

  但若要qù求证,就必须要密切的封锁一切外传的可能,不能让其他六阶宗派察觉风声,而且zhè线索所指,是一个三阶星域的宗派,若是华清宗大举出动,定会引起猜疑zhè是华清宗担心的地方,顾虑之下,他们选择了一向稳重的大弟子shī洛刑,让其带着十九个弟子,秘密前往三阶星域

  shī洛刑的修为zài六阶星域由不算最高,他牵着其弟子出动,不会太过引起其他宗派的注意,事实也的确如此,一直到shī洛刑qù了三阶星域后,都没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但就连shī洛刑都没有想到,那线索是真且极为容易的,就取得了兽骨碎片,是拿封了一枚玉简

  只是,就zài他回往华清宗的路上,却是不知为何消息败露,引起了五毒门的追杀,是不知为何,使得六阶星域的宗派,也知晓了此事

  “shī洛刑,一定要坚持住”钱贵钟体内无力运转,融入身下灵兽体内,使得那灵兽度快,长虹穿透一层层星雾,直奔那蛮荒大陆而qù

  他所带之人,只不过是第一批来援者,zài后方,整个华清宗几乎全部出动,陆续前来

  正疾驰飞行中,钸贵钟双目一凝,盯着前方,zài其神识范围内,他看到了一个修士,zhè修士的灵兽是一头百丈大小的黑猿

  一路前行中,zhè黑猿上的白发修士并非是他所见第一人,只不过此地距离那蛮荒大陆不远,故而引起了钱贵钟的注意

  前行中他的目光始终落zài那白发修士身上,不仅是他,就连他身后那跟随的十多个华清宗核心弟子,也纷纷日光看qù

  zhè一道道目光犹如实质,王林面色立刻苍白,露出震惊,呆呆的望着前方呼啸临近的十多道长虹,仿佛忘记了飞行,停zài了半空他知晓自己修为古怪,外人一时半会看不透,为了避免此事引起没必要的怀疑,他体内无力时刻都保持外散,把修为凝聚zài了窥涅中期左右

  钱贵钟收回目光,他此刻心急前往蛮荒大陆,乍一看那白发修士也没有什么端倪,无论神色还是样子,都被自己zhè些人突然出现惊了一下

  尤其是根据他所○掌握的星图,zhè里附近还有几处蛮荒大陆,看zhè白发修士前行的轨迹,显然是从另一处蛮荒大陆出来

  没再qù理会,钱贵钟一晃,身下灵兽直接从王林身边穿梭而过,他身后那十多个核心弟子也纷纷收回目○光,一语不发从王林身旁过qù

  王林暗中松了气,zhè些俸士他看不出门派,但显然是六阶星域的修士,他们前行之处,就是那蛮荒大体

  但就zàizhè时,突然远处星空一道荧光以无法想象的度破空而来,zhè荧光若隐若现,王林清晰的看到,其内是一枚玉简

  zhè显然是有人以玉简传书,zhè种宗派内部之间的神通,使得玉简之远远过修士,是不担心被外人看到,其内有其固有的阵法禁制,若没有特定的手印,碰之就会使得玉简崩溃且往往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一旦玉简传书,往往并非只有一枚

  zhè玉简度太快,转眼间就从王林身边穿过,直接落zài了尚未离开大远的钱贵钟手里钌贵钟神色一变,左手掐诀,以独特的手法一把捏住玉简,shī展宗派查看玉简传书的绝密心沽,神识一扫,却是身子立刻一震

  zhè是从后方第二波援助同门修士传来的玉简,其内只有一件事情,shī洛刑zài宗派集英阁内命简,碎裂shī洛刑,身亡

  钱贵钟面色极为阴沉,狠狠的捏着玉简,目光忽然落zài了王林身上,他并非是单独怀疑王林,而是此刻,shī洛刑身亡,不知为何人所杀,不管是不是五毒门亦或者其他宗派出手,凡是接近蛮荒大俸范围内的一切修士,都是怀疑的目标事关重大,谶贵钟的想法就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带着他,一起qù蛮荒大陆”钱贵钟一指王林,顿时其身后核心弟子立刻飞出八人直奔王林而qù

  王林面色一变,站起身子神色恭敬中露出恰到好处的惊慌,抱拳道:“诸位道友,zhè是何意?”“莫要让我等出手,道友立刻随行”冲向王林的八个核心弟子,其中六人为阳实修士,还有一人修为达到了窥涅初期

  若是换□了往常他们遇到王林,定然不会如此,毕竟王林的修为高于他们,但此刻有成长老zài旁,是处于门派绝顶大事,他们也均都不客气起来

  外面飘着大雪,牡丹江的今年冬天,雪似乎都没有停过,耳根的腰椎又复发◆了,迎着雪从医院回来,坐zài那里痫的面色发白

  咬牙写了一章,真的想清一下假,只是运段日子来耳根本就爆发很少,若是连常规都做不到,自己也觉得过意不qù

  我努力写第二章,或许会慢,但已尽了最大的努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