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玉简


  迷离如幻,光华浮动,夜色中的东浮亮如白昼。

  街道两旁的灯笼释放着明亮柔和的光芒,天空不时传来各种灵兽的鸣叫,飞行法宝拖曳的光芒,比流星雨更加醒目。清凉的夜晚不仅没有让人流减少,反而更加热闹。各商家此时也卯足了力气,只见各家店员无不穿着整齐一色的制服,一左一右站在门口,一人手持铜摇铃,一人手持八卦银镜。

  持铜钟店员一掐法诀,轻摇铜钟,悠扬清音顿时从铜摇铃四下扩散开来:“本店出售法宝,货种齐全,物美价廉。无论您是炼气期学徒,还是金丹期高手,本店都能满足您的需求……”

  铜钟刻的是清音咒,声音平和中正,绝不刺耳,听久了也不会让人心烦意乱。

  持八卦银镜的店员配合默契,同时掐动法诀,只见八卦银镜光芒闪动,他头顶上空,顿时浮现形式各异的法宝幻像,形态逼真动人。而且随着铜铃声音的变化,他头顶的幻象也走马灯似地跟着变化。这是海蜃诀,生就幻象,以假乱真。

  若是两家面对面的商家,便往往可以看到双方店员彼此怒目而视,手上铜铃摇得飞快,八卦银镜上也是光芒急闪。

  沿街两边全都是类似场景。

  “五品洞天福地,带灵泉一眼,面积五百坪,灵气浓郁,无论是豢养精怪,还是种植灵谷灵草,保证您大获丰收!跳楼价两百万五晶,挥泪大甩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本店出售各种高阶灵药,千年老店,品质保证!本店所有药品,皆通过天心灵药院高级药理●职业认证!请放心购买!”

  “你想考上一字慧剑门吗?本培训中心全年招生,传授各种初级心法,一字慧剑门资深剑修亲自授课。保证您一学就会,一考就过!还犹豫什么?赶快参加吧!现在报名者可享受八五折优★惠!”

  ……

  这就是不夜之城,重镇东浮!

  繁华的重镇左莫并不陌生,但是还是有些不习惯,他来得并不多。倘若不是买了风行纸鹤,来一趟东浮可不容易。

  再华美流彩的街道也会有十字路口,左莫目光茫然,他迷路了。

  该死,又迷路!

  他懊恼又肉疼地拍了拍脑袋。

  无奈之下,左莫走到街旁一kē榕树下,仰起脸,只见树枝上站着许多红色的小鸟。小鸟浑身通红,有着长长的艳红尾翎,飞起来就像身后拖着一溜火焰,被称为火焰鸟。

  它们聪慧通灵,能听懂人言,擅长识途。许多城市都把它们当作路标导引,不过,这不是免费服务。

  左莫肉疼地朝空中抛出一颗一品晶石,一只火焰鸟张翅从树上俯冲而下,准确叨住晶石,吞进肚子。

  “自由集市。”左莫喊了句。

  火焰鸟在他头顶盘旋几圈,便朝一个方向扑腾扑腾飞去。

  左莫连忙跟在火焰鸟后面,火焰鸟飞得并不快,长长的尾翎后带起diǎndiǎn红光,在夜色耀眼得很。

  diǎndiǎn红光洒落在空中,很快又消失。穿行在灯笼排立的街道,静静听着各种叫卖,静静看着街道两旁幻象变化,想到两年前睁开眼睛时的心情,不知不觉中,左莫默然。

  心中叹息一声,略带伤感的情绪弥漫。

  火焰鸟的清鸣把他惊醒,看到不远处的自由集市,他精神顿时一振。火焰鸟在他头顶盘旋几圈,带着一溜红光diǎndiǎn,转身离去。左莫朝离去的火焰鸟挥了挥手。

  自由集市是低级修者最常光顾的地方,所谓自由集市,是指任何人都可以在这摆摊出售商品。只需要购买玲珑屋,交纳一些费用,便可以自由卖东西。玲珑屋的价格比起商铺要低廉得多,平时收起来也不过巴掌大小,随身携带方便得很。许多修者都会买一个随着携带,外出时也不需要担心没地方住。

  这里卖的东西要比普通商铺要便宜不少,但需要花费时间去淘。

  自由集市就像一个巨大的围棋盘,分成一格一格,每格可以容纳十间玲珑屋五五背靠并排摆放。

  很快,左莫就找到目标。

  “哟,莫哥,你可来了!”店主是一个二十七八左右的男子,尖头☆鼠脑,两眼滴溜溜直转。他叫付金,天赋平平,对修炼也没多少兴趣,现在也才只有炼气三层的水平,便索性做起生意。他擅长钻营,路子宽,基本什么都有,不管是低级法宝,还是些法诀,他都能弄到。

  左莫也不○废话:“我要的东西到了没?”

  “当然当然!”付金拍拍干瘦的胸脯,嘿嘿笑道:“你莫哥想要,我哪敢不下死力啊!”

  说完他在腰间小布袋里摸索起来。左莫眼红无比地盯着付金腰间的小布袋,那小◎布袋虽然不起眼,却是一件三品的百宝囊。

  不过很快,左莫的目光便被付金手上的那枚小小的东西吸引。青翠的玉片,一指左右宽,两指节左右长,是一枚玉简。

  “不过莫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这★◎布袋虽然不起眼,却是一件三品的百宝囊。

  不过很快,左莫的目光便被付金手上的那枚小小的东西吸引。青翠的玉片,一指左右宽,两指节左右长,是一枚玉简bùdàisuīránbúqǐyǎn,quèshìyījiànsānpǐndebǎibǎonáng。

  búguòhěnkuài,zuǒmòdemùguāngbiànbèifùjīnshǒushàngdenàméixiǎoxiǎodedōngxīxīyǐn。qīngcuìdeyùpiàn,yīzhǐzuǒyòukuān,liǎngzhǐjiēzuǒyòuzhǎng,shìyīméiyùjiǎn。

  “búguòmògē,kěbiéguàiwǒméitíxǐngnǐò。zhè灵植玉简里面的五种五行术法,能够完整学下来的人不多。”付金正色道:“以莫哥【小**诀】有第三层的实力,何不买枚水术法玉简?莫嫌小弟聒噪,实在这些年见了不少。现在多少有些明白,一招鲜,吃遍天啊。”

  左莫认真道:“多谢付小哥。”

  对方为了自己好,这diǎn他还是懂的。

  见左莫坚持,付金也不多说,把玉简递给他:“价钱说过了,二十颗二品晶石。”

  左莫爽快地付了晶石。

  二十颗二品晶石是笔不小的买卖,付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笑道:“莫哥若是能真全学会,嘿,到时成了灵植夫,那待遇,嘿,到时可别忘了提拔小弟!。”

  左莫笑嘻嘻,面无表情一拱手:“借付小哥○吉言了。灵植夫要至少三种法诀修到三层,可没那么容易啊。”

  双方交易完成,各大欢喜。

  身上的晶石一下去了大半,左莫反而没有多少心疼感。小心翼翼地把玉简贴身放置,这可是宝贝。

 ◎ 买完玉简,左莫便准备回山。虽然赶夜路有diǎn辛苦,但是若是在东浮过夜,势必又要花钱。

  少了灵谷,小黄似乎也变得轻灵不少,带着左莫扑哧扑哧地往无空山方向飞。

  回到无空山住处,已经是深夜。

  星空下,左莫浑身酸疼地躺在房顶,手指拈着玉简放在眼前,眯起双眼,神情说不出满足。

  在剑河府地,种植的人很多,像无空剑门,百分之七十左右外门弟子选择任务时都会选种植。门派也会传授一些种植的术法,【小**诀】便是其中之一。但门派只传授最基础的,无空剑门是剑修门派,剑诀倒是不少,其它的术法就少得可怜。

  种植是门高深的学问,连续做了两年外门弟子的左莫对这diǎn深有◎体会。

  玉简里包含五种五行术法,全都是种植相关的术法,其中也包括【小**诀】,当他看到这,心头一颗石头落地,值了!玉简里对【小**诀】的阐述,比起他领悟到的更加全面,更加深奥。

  付★金说得没错,专精一门的确更现实。

  不过左莫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若是能把五种五行术法学会,三种达到三层,便能够成为灵植夫。若是【小**诀】没有突破第三层,他还不会有这想法。但自己能够领悟到【小**诀】第三层,那就说明,他在五行术法上天赋不错。

  像他把这些灵谷上交,换取的门派贡献,可以让他获得一套不错的剑诀。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要剑诀做什么?砍柴么?

  相比之下,种植术法要实用得多。就算自己学不全,学得越多,自己种植的本事越大。门中别的不多,没人种的荒灵田到处都是。有足够的灵田,自己就能种出更多的灵谷,有更多的晶石……

  想着想着,左莫头脑越清醒,睡意全消。

  坐起身子,伸出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肌肉jiāng硬,**像木头,这也是为什么他始终难有其他表情。

  他不在意美丑,他在意另一件事。

  淡淡的星光洒落院落,倒映着些许银光,如同渐渐浮起的清冷夜雾,面无表情的左莫眼中浮起几分哀伤。

  两年前,无空剑门的掌门在回门派的途中,捡到了昏迷的左莫,便把他带回门派。从他醒来开始,他便发现,他的记忆一片空白。在这两年里,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无法找到任何关于两年前记忆的痕迹。

  他发现了自己异常之处,那就是他的脸。jiāng硬像石头的脸,他无法做出任何表情。掌门说,这有可能是一种罕见的怪病。也因为这张脸,他一开始并不受众师兄弟待见,受了许多委屈。

  但他并不讨厌这张脸,他是他能找到的仅有两条线索之。或许有一天,这张木头脸能提醒他。

  我是谁……我的家在哪……

  另一条▲线索,便是那个反复出现的梦。那是谁的声音?又让他不要忘记什么?

  自己却什么都忘了!

  心中叹息一声,摇摇头,似乎想把这些想法从脑海中甩出去。他随手拿起身旁的音圭,朝里面注入灵力。

  音圭是时下修界最流行的法宝之一,由一个底座和一个圆盘玉圭构成,设有符阵,能够收听到大型符阵的传音。左莫的音圭是最简陋的一品,一个方形楠木底座,托着一个竖立的巴掌大小圆形玉圭。注入灵力后,玉圭表●★
  音圭是时下修界最流行的法宝之一,由一个底座和一个圆盘玉圭构成,设有符阵,能够收听到大型符阵的传音。左莫的音圭是最简陋的一品,一个方形楠木底座,托
  yīnguīshìshíxiàxiūjièzuìliúhángdefǎbǎozhīyī,yóuyīgèdǐzuòhéyīgèyuánpányùguīgòuchéng,shèyǒufúzhèn,nénggòushōutīngdàodàxíngfúzhèndechuányīn。zuǒmòdeyīnguīshìzuìjiǎnlòudeyīpǐn,yīgèfāngxíngnánmùdǐzuò,tuōzheyīgèshùlìdebāzhǎngdàxiǎoyuánxíngyùguī。zhùrùlínglìhòu,yùguībiǎo面光芒闪动,色彩变幻,悠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都天血界再次爆发剧烈冲突,十二个修者营地同时遭到大规模的妖魔袭击,伤亡惨重。”

  “周定剑门发现又一新界,目前勘探发现拥有大量晶矿。据悉,另外有超过十五家门派同时派出高级修者。而且,由于此界土著数目众多,有业内修者预计,这将有可能导致市场修奴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跌……”

  “自击杀妖族著名高手西摩达后,西商界西商剑门便欲将其本命翎炼制成飞剑,今日飞剑终于出炉,据传出炉时剑气纵横十里。有炼器门派高手估计,这把金翎剑将达到惊人的七品!西商剑门再添利器!”

  ……

  星光下,左莫静静听着,在他刚刚醒来的那阵子,这个粗陋的音圭帮助他渐渐了解这个世界。

  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养成每天收听音圭的习惯。

  每当他心情烦躁时,他都会打开音圭,静静地听着,心情就会渐渐平复下来。

  夜色如水,苍穹繁星diǎndiǎn,一个jiāng尸安静坐在房顶,出神地听着音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