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变化


  xiū长纤细白皙的纤纤玉手,轻轻捏着一张粉色的纸笺。

  “嘻嘻,原来是吃苦头了,难怪这么气急败坏。人家本来只是想吓吓你,谁叫你自作聪明硬扛呢?”

  瓜子脸光滑如凝脂,湛蓝如宝石的眼睛透着一丝顽皮,高挺的鼻梁下,一点朱唇殷红。洁白泛着银光的银月绒制成的抹胸和短裤,让她看上去毛绒绒的,说不出的可爱。大胆祼露的小腹和**,充满青春的活力。如同象牙经大师精心打磨而成最完美作品,没有一丁点瑕疵的赤足,系着细细鲜艳红绳,添了几分妖娆。手腕戴着一双天蓝色手链,上面有许多小铃铛,举步轻移,会在身后留下一连串叮叮咚咚清脆悦耳的铃音。

  “不过,真是有趣的人呢。”

  “连您都会感到有趣的人,那一定相当有趣。”身后传来带着几分恭敬的声音。

  一位面色金黄,头带檀木冠,看上去大约四十岁左右的xiū者,若有人看到此人,一定会惊讶万分,声名赫赫的赤野真人竟然会duì一位小女孩如此恭敬。

  她早就知道身后来人,也不吃惊,嘻嘻笑道:“是啊。很有意思的人呢。不超过筑基中期xiū为,能硬扛仙儿的两成【心魔咒】,很厉害哦。”

  “哦。”赤野真人动容:“的确是可造之材。”旋即沉吟:“不若把他纳入门中……”

  仙儿转脸面朝窗外,目光深邃悠远,淡淡道:“xiū真之途,除了天赋,机缘更为重要。门中弟子,天赋出众者何止万千,莫说大道,便是成就金丹,又有几人?”

  她忽然吐了吐舌头,顽皮道:“与其如此,倒不如留给仙儿解闷。”

  赤野真人呵呵一笑,带着几分宠溺:“依您依您!您既然duì他这么感兴趣,不如我们在这多逗留段时日?”

  仙儿歪着脑袋,蓝眼睛忽眨忽眨,想了想,摇摇头:“正事要紧,我们在这留的时间也够久了。嘻嘻,仙儿在他身上留了印记,他可逃不出仙儿的手掌心呢!”

  赤野真人见仙儿天真可爱的模样,不禁畅怀大笑。

  左莫悠悠醒来,浑身酸痛不已,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想想昨天,他觉得就像做了个梦。但浑身的伤口不断地提醒他,那场惨烈异常的战斗并不是场梦。他到现在还有些不能置信,自己是怎么打败那股冰冷的■气息。他知道自己有段时间陷入恍惚,也就是那段时间,自己胜利了。

  可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一无所知。

  搜肠刮肚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半点苗头,他便索性把这个问题丢到一边。◎◇至于duì方报复的问题,左莫已经完全懒得去想。

  哥很忙!

  掰手指头算,便知道今天有多少事情需要忙。药田施雨自是不消说,今天还有要给一位师兄施雨,那可是整整一百亩灵田。药田里的那些灵○◇至于duì方报复的问题,左莫已经完全懒得去想。

  哥很忙!

  掰手指头算,便知道今天有多少事情需要忙。药田施雨自是不消zhìyúduìfāngbàofùdewèntí,zuǒmòyǐjīngwánquánlǎndéqùxiǎng。

  gēhěnmáng!

  bāishǒuzhǐtóusuàn,biànzhīdàojīntiānyǒuduōshǎoshìqíngxūyàománg。yàotiánshīyǔzìshìbúxiāoshuō,jīntiānháiyǒuyàogěiyīwèishīxiōngshīyǔ,nàkěshìzhěngzhěngyībǎimǔlíngtián。yàotiánlǐdenàxiēlíng药可不会管他的状态好还是不好,而给师兄那一百亩灵田施雨也是早订下的协议,推脱不得。

  咬牙爬起来,左莫感觉全身骨头似乎随时可能散架。

  以龟速挪到冷雾谷,看着整片山谷的药田,他在肚子里把郝敏和罗离这duì“奸夫淫妇”诅咒了无数遍。

  诅咒归诅咒,做事归做事。

  和往常一般掐动【小**诀】,接下来的一幕让左莫呆若木鸡。

  白丝丝的雾气疯狂地向他面前汇集,眨眼间,便形成一团白云。愣愣的左莫还没来得及反应,云团迅速扩张,短短时间内便把整个山谷遮了个严严实实。

  置身白茫茫的云团中,左莫呆呆地伸出手,丝丝凉意从他指缝滑过,恍若梦境。

  他陡然一个激灵惊醒,这绝不是第三层的【小**诀】!

  他表情凝重起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忽然有种预感,昨天那股冰冷气息,似乎改变了很多东西。沉静心神,闭上眼睛,云团之中他张开双臂。

  很快,他便察觉到异样。无数水汽汇集而成的云团,分外活泼,它们就像一群被唤醒的小生灵。

  这cì的云团,多了一份很独特的气息,像刚刚抽芽的青草,又像阳光,左莫很难很具体地形容。他很喜欢这股气息,因为很舒服。

  他不禁露出喜色。

  他种植灵谷已经有两年,虽然不知道这股活泼气息究竟为何物,但是它duì灵谷生长肯定很有帮助。

  他心意一动,云团淅淅浰浰地下起雨丝,银线般的◆雨丝之中,所蕴含的活泼气息比云团中的水汽更加浓重。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一些灵药植株叶片舒展,似乎十分喜悦。

  幻觉?

  昨天发生的一切像在做梦,今天正在发生的,更像在做梦●

  这是第四层【小**诀】吗?他不确定。他买的玉简关于【小**诀】的论述也只到第三层,有许多他没有想到的地方。他有些羡慕那些大门派的弟子们,无论哪种法诀,到达一定层cì之后,都需要自悟,可是若有前人的体悟作参考,可以大大减少自己走的弯路。

  他没人可问,别说掌门和各位师叔,便是内门师兄们,想去求教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他很怀疑,内门师兄有谁位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小**诀】这种低品、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法诀上。

  无空剑门是个剑xiū门派,以xiū剑为主,若不是需要灵谷,只怕根本不会招他们这些外门弟子。所有xiū者中,剑xiū以攻击力著称,他们只xiū剑诀,讲究的是一剑破万法。

  五行自成体系,易学难精,xiū炼的大多是散xiū。所以散xiū中,灵植夫数量最多。

  施完雨之后,他又到早就约定的那位师兄那施雨。

  连续施雨两场,身受重创的左莫看上去摇摇欲坠,吓得那位师兄连忙让他回去休息。

  今天的任务完成,精疲力尽的左莫,回到小院还是坚持打坐。昨天的遭遇让他深刻地理解了一个现实,在那些强大的xiū者眼中,低级xiū者有若草芥。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急需受bǔ,这cì入定的时间几乎是平时的两倍。

  他的身体就像饥渴的野兽,拼命地汲取周围空气中的灵力。蒲团下的小截灵脉此时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源源不断地提供灵力。被左莫汲取的灵力,没有像往常一样只储存在他的经脉之中,而是渗透进他全身每个部位。

  不得不说,左莫的天赋十分出色。【十正心法】不是什么高级心法,但是他深得“平和中正”四字要诀,xiū炼效果颇为不错。

  连续六个周天,左莫创下他迄今为止,一cì运转周天最多的记录。

  当他从入定中退出来,他愕然发现,全身的创伤竟然好得七七八八。

  检查了一下xiū为,有所增涨,但并不离谱,依然稳定在炼气期第八层。不知怎么,他不仅没有失望,反而松了口气。事有反常即为妖,这两天反常的事太多了,严重考验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想起昨天,他心中一动,随手掐了个【庚金诀】。

  于是,他妖了。

  庚金气芒围绕着他的手指欢快地转动着,像一团风卷起的金砂,晃得人眼花。之前淡金色的气芒,如今变成纯正的金黄色,泛着黄金特有的金属光泽,金光闪动,迷离人眼。

  无数信息涌入他的脑中,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信息,随着手指庚金气芒每cì转动,渐渐在他脑海中的完善起来。

  【庚金诀】果然是种攻击法诀。

  倘若说之前左莫只是猜测的话,今天他便万分肯定。

  【庚金诀】的特性,在第二层时,便显露无遗。通过玉简,他才确定,自己竟然突破了【庚金诀】第二层。

  一夜之间,【小**诀】突破第四层,【庚金诀】突破第二层,这样的速度,让胆大的他也有些心惊胆战,总好像感觉来得不踏实。

  实力的提升有些虚幻色彩,但所带来的快感却是实实在在。不过,他可不希望再来一cì,哪怕昨天他很硬气地留了那三个字。

  安全第一!

  身心恢复良好,他的生活迅速恢复正轨。可恶至极的粉色小千鹤没有再cì出现,左莫很欣慰。

  桌面上摆放着各种零碎,深红色的炎铁矿,一块青铜锭,七尺左右的松木杆……

  这些便是他从费云那买来的用来制作【震灵锄】的整套材料。

  炼器是每位xiū者必xiū法门,几乎人人都会那么一点,也是最受外门弟子欢迎的课程。duì外门弟子来说,一位擅长炼器的xiū真是很容易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但是d□uì于内门弟子,尤其是剑xiū门派,精通炼器的往往只有数人而已。

  剑xiū习惯用剑来征服世界,用剑来获取自己想要的、需要的。

  像本门,也只有辛岩师叔这一脉精通炼器,许逸师兄便是辛岩◇师叔的得意弟子。但无论是辛岩师兄在众师叔间,还是许逸师兄在二代弟子间,地位都不算高。

  这些和左莫都没有关系。

  此刻他有些激动,人生第一cì炼器,即将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